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六七十年代 > 12.六零农女
    快到家里的时候,红梅才把铁锅拿出来,进村以后,她一个人也没有碰见。家里只有小弟在家里看家,大姐二哥都读书去了,这是红梅坚持的结果。

    没有人觉得这么大才读书丢人,农村里面轮去读书已经很不错了。

    为这事老宅的二婶胡玉米在村里吧嗒吧嗒说了好些难听的话,说什么骗钱啊!又说挑拨说什么孟大山只喜欢大的,不喜欢两个小的……,拉拉散散的说了好多。

    红梅这人从不记仇,有什么仇都是当时要报的。

    当天晚上孟大川两口子刚上床,还没有来得及有啥想法,就无意中看见好多窗外好多的影子晃动,摇来摆出的,吓死人。

    胡玉米吓得尖叫,不停的哆嗦,打开门一看外边啥也没有,一关上房门,外边密密麻麻的影子飘来飘去,家里的老人小孩全部被吓醒了。可是这两口子,自己吓的半死。

    胡玉米和孟大川两口子惊叫了一夜,就连隔壁的人家全部给惊动了。早上出门上工的时候,个个都是青黑眼,村里的一些老爷们儿,什么话都不顾及,待在一切就荤话连篇。

    这件事在村里笑了好久。

    为此,胡玉米以此为借口,怎么都不下地,只在家里干活。不肯出门。

    “三姐,你回来了。”津卫放下手里正在摘的野菜,走了过来,他看见三姐端着一口锅。“三姐,哪儿弄的。”

    “买的呗,还能哪儿弄。”

    “你咋有钱的?”

    “赚的。”

    “哦!”

    小津卫知道三姐最近神叨叨的,一个人天天往山上跑,每天不到天黑不回来,可是带回来的东西却不多,他知道三姐肯定有秘密。

    有了锅当然就可以做饭,红梅烧水洗了好几次铁锅,才开始做饭。

    孟红娟和孟津明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炊烟袅袅,半山的家里飘着饭菜的香味。

    现在的姐弟俩知道读书来之不易,每天读很认真,他们年龄比班上的孩子都要大,理解能力当然要好些,学起来也快些,每天回来教弟弟妹妹等于又复习了一遍,红梅还有意引导他们去理解,学的就更好。

    学习好,对读书就更向往。

    津卫很喜欢跟着哥姐学习,只有红梅不是很认真。红梅在厨房也知道哥姐回来了,“小弟,出去学习,大姐和二哥回来了。”

    津卫抬头看了一眼无所谓的三姐,皱着眉头:“三姐,你又不去学啊?”三姐每次都是这样,手里有活,就不去学。

    红梅傲娇的扬起好看的尖下巴,得意洋洋的说:“姐聪明,学的快。”

    “哦……”津卫转脸不想看到三姐臭屁的样子,嘴里拖长声音。

    红梅站在椅子上,正奋力的炒菜,她前世爸妈在的时候,她根本就不会做饭,还是后期自己琢磨的,味道也只是一般,但是她舍得放油,味道比她娘做的好些。

    马兰花回到家里,看见八岁的闺女站在椅子上炒菜,欣慰的笑了笑,不过这笑容在吃放的时候,变了又变。这菜放了多少油啊?第一次,肯定是孩子不懂。算了。

    “三妮儿,你怎么买到的铁锅?”之前夫妻俩很高兴家里有口铁锅,现在是担心。三妮儿哪里来的钱买到的铁锅。

    “爹,娘,用钱和券买的呀?要不然你以为这锅能捡来。”红梅觉得自己爹这话问的。

    孟大山放下筷子,叹一口气,“爹当然知道要钱和券,爹的意思是,这钱和券,你是怎么弄来的。”

    “山里采药材卖给收购站,一半换钱一半换券,就这样来的。”红梅还这一世第一次做饭,觉得自己做的饭菜喷香的,很好吃。她情不自禁多吃了一点。

    “你这孩子怎么认得药材的。”

    “爹,你上次带我上县城看病的时候,红梅问的医生伯伯。”

    “好吧,你这孩子就是鬼主意多,以后要和家里商量,一个人采药不怕啊。”

    孟大山的眼睛都湿润了,这孩子是个贴心的,看着泼辣,其实心里是个爱家的。

    孟红娟和孟津明亮晶晶的双眼都望着妹子。他们一直想着怎么帮补家里,现在找到方向了。

    “知道了,爹。我还买了别的东西,一会儿拿出来。”既然这么容易就相信了,那就再拿点家里需要的东西出来。以后自己也能用。

    马兰花也没有想着要红梅把钱交给家里,三妮儿要是愿意,她就帮着收着,要是不愿意就随孩子的。家里的孩子都是一样,要是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一分钱不赚,还不是一样,自己一分钱也得不到。孩子们也不是个枯心的,这不三妮儿就不声不响的把铁锅买了回来,孩子多懂事。

    “你这孩子有钱就攒着,以后你上学要用钱。”马兰花夹菜夹给四岁的津卫。这孩子吃饭老是慢腾腾的。

    “娘,再攒就是了,不要紧的。”

    “你这孩子,不说你了,上山要注意些,拿根结实的长棍子知道不?”

    “嗯,会的。”

    目光转向自家两位哥姐,他们亮闪闪的眼神,着实吓人,像是要吃人一样,“大姐,二哥,你们咋了?这么看着我,太吓人了。”

    “三妹,你太聪明了,怎么想到要问医生认识药材的。以后你教我成不成?我也自己赚上学的钱。”

    “随便想到的,你休息的时候教你。”

    “还有我呢,你也教教二哥好不?”孟津明一脸谄媚的望着眼前的妹妹。

    “行吧,看着你是我爹娘儿子的份上带上你吧。”红梅嘚瑟的很,孟津明这时没有了之前的紧张,人放松了下来,他一把揉在红梅的头发上,“三妹,你还挺嘚瑟的呀。”

    “哼,有本事的人当然有资本嘚瑟。”傲娇的小样子,逗笑了全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