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穿越小说 > 炮灰集锦[综] > 30.匡提科(13)
    白皇后:“请说。”

    林宁:“……我想知道智慧公交系统在威尔明顿的推广率。”

    白皇后:“在爆炸发生前, 95.8%。”

    林宁挑了挑眉:“还不赖。”

    “那调出那辆公交车的‘黑匣子’, 结合我们的卫星系统进行爆炸现场还原。”林宁顿了顿道:“如果有乘客没有使用智慧公交系统, 就用全黑的平面剪影来标示。”

    白皇后:“甲骨文云计算已经成功启动。”

    “连接卫星。”

    “爆炸现场正进行立体还原。”

    “还原完毕。”

    随着白皇后提示音落下, 原先的投影被缩放到一边,取而代之的那辆发生爆炸的公交车立体投影,接着人影相继被投放到他们各自的座位上,绝大多数人都被“实名”还原——智慧公交系统对大众普及时,尽管不要求实名制,但所使用手机或是公交卡都会出卖他们的个人信息。

    “我看到了艾伦·韦伯斯特。”林宁在公交车的过道上走着, 来到了坐在公交车中部座位上的艾伦·韦伯斯特,在他座位后面就放置着一个全黑人影, 在全黑人影的手中就是那柄装着路边炸-弹的黑伞。当然了, 在这辆公交车上还有一个这样的“黑衣人”,只是那个“黑衣人”坐在车厢尾部, 而考虑到智慧公交系统的普及度, 这个“黑衣人”该当是没用智慧公交系统的。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林宁还是嘱咐白皇后:“参考下当地警局关于乘客的调查数据。”

    白皇后:“正在进行中。”

    稍后,车厢尾部的“黑衣人”就被虚拟本人替换了下来, 也就是说在爆炸发生时和发生后,这个“黑衣人”都在车厢中, 他不会是嫌疑犯。

    “好的, 排除嫌疑。”林宁退回到‘艾伦·韦伯斯特’身边, “调出韦伯斯特先生的日程安排表, 让我们来看看他是不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

    白皇后:“另一名死者凯恩·尼科尔斯呢?”

    林宁:“……我们先来看艾伦·韦伯斯特。”他和另一名死者这不是拥有着和她认识的优先级吗?尽管林宁不是很愿意这样, 但过去的那么多血泪史告诉她,这个“优先级”基本上和真相更相关。

    白皇后:“哦。”

    林宁捂了下脸。

    很快白皇后就从特拉华大学得来了艾伦·韦伯斯特的日程安排,可以看出在他的日程安排上,有去拜访在人工智慧领域是个权威的大卫·摩尔的计划,而从特拉华大学去大卫·摩尔的家,确实乘坐这辆公交车能够直达大卫·摩尔家附近。

    再来是另一名死者凯恩·尼科尔斯,他在个保险推销员,业绩中上,银行账单,和客户来往邮件等等都没什么大问题。

    林宁想了想说:“让它爆炸吧。”

    接着是公交车靠近车站,黑衣人拉响电铃表明他要在这一站下车,公交车车速下降,缓缓停靠在车站。

    经过三秒公交车加速启动,再过四秒公交车爆炸。

    被放在艾伦·韦伯斯特座位后面的炸-弹被引爆,碎片飞了出去。

    尽管是在虚拟环境下,可林宁还是下意识皱了皱眉,等她稍后平静下来后:“进行炸-弹重组。”

    很快重组后的虚拟炸-弹就被投放到林宁面前,炸-弹上的图案也得到了还原。林宁拖过来,将它放大了来看,在盯着看了片刻后,不是很确定的说:“没头有翅膀的机器人吗?亲爱的,你怎么看?”

    白皇后:“我对你的猜测持保留意见。”

    林宁:“我不是猜测,我是在推测——智慧公交系统年轻人中得到推广的比例只会比95.8%更高,然而这个嫌犯却没有在使用。在排除他知道智慧公交系统中存在‘黑匣子’,而拒绝使用智慧公交系统的因素,那他更有可能是抵触使用高科技。在这种情况下,我才从理性上,而不是出于我本人的鉴赏能力,来判断那更可能是个无头机器人。”

    林宁有理有据的说完,却还是想不太通:“可那两个翅膀又是什么意思?”

    白皇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只是提醒道:“艾米莉亚,我想你还需要看一看这个。”

    林宁朝着白皇后指给她的方向看去,不由得愣住了。

    ·

    威尔明顿警局

    JJ和霍奇召开完了记者会,便急匆匆的朝着警局走去。

    JJ问霍奇:“你觉得那样讲有用吗?”

    霍奇道:“他的讯息没有被公开,应该让他很焦虑。”他们那样讲就是想让不明份子主动联络他们,好让他们掌握更多信息。

    JJ抿了抿嘴角:“如果他不打电话来呢?”

    霍奇脚下生风:“瑞德和摩根正在分析爆-炸-物,也许他们会有眉目。”

    等他们俩回到警局内时,艾米丽和罗西也回来了,他们并没有什么收获,那个路段没有路边监控,而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被爆炸吸引去了,没谁会特意注意到不明份子。好在瑞德和摩根有所收获,在他们集体观摩了下身为灵魂画手的不明份子的图画后,他们暂时认为那是个无头的机器人。

    艾米丽说:“那他就是个反科技者。”

    摩根拿出他的手机,拨通了给他家大宝贝儿加西亚的电话:“嘿,甜心,能帮我一个忙吗?”

    加西亚笑着说:“尽管放马过来。”

    摩根说:“查一下在威尔明顿境内的反抗活动。”

    加西亚假装不满道:“摩根,来点有难度一点的嘛,你说的一点都不让我兴奋。”加西亚说着就将威尔明顿的怨民名单调了出来,摩根就问她有没有反科技的。

    加西亚:“哦?我的死对头。等等,我找到了什么,在一个月前在特拉华大学,一个不明的年轻人把实验室的几台电脑砸了,还大叫‘我们就快变成机器的奴隶了’——这对我太不利了,我完全被机器包围了。”

    摩根笑道:“你怕什么,有我保护你。”

    加西亚意味很是不明道:“这话可让我兴奋了。”

    摩根笑得开怀,其他人都见怪不怪了。

    加西亚和摩根惯常“打情骂俏”两句后,就立刻回归到她的“王国”:“我这就把录像传给你们。”

    霍奇问道:“还有什么,加西亚?”

    加西亚挥舞起手指:“哦哦,还有在特拉华大学附近的一家网咖,也受到了攻击。校报说‘校园网咖爆炸案,指向反科技阵线’,有人用磁碟片炸-弹炸毁了四台电脑,好在无人伤亡,而且关键是他留了张纸条,上面写着‘到最后你们将如同科技一般被淘汰’,上面的署名就是反科技阵线,我正在深挖它的资料,目前只知道它是最近才成立的一个激进组织。”

    罗西问:“字条上还有什么?”

    加西亚扁扁嘴:“还有一个滑稽的插画,已发到你们的电脑上。”

    成员们凑到电脑跟前,看到了加西亚口中的滑稽样插画,然后纷纷看向瑞德——那个插画和瑞德画的机器人有异曲同工之妙,反正就是同一个画风的,不过这个机器人并没有翅膀就是了。

    还有就是他们在这之前都不觉得那真的会是个无头机器人,但现在他们倒是信了,只是心情略微微妙,毕竟如果没有这个放大的插画,他们可不会确定炸-弹上刻着的图案就是个无头的机器人,而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瑞德:“…………”

    加西亚并不知道他们这边的故事,继续活力满满道:“资料在传输中。”

    “传输完毕。”

    霍奇面无表情道:“谢谢你,加西亚。”

    “等等,长官,我最近刚得到一个面部识别程序,如果你们觉得需要的话,我可以对录像中的不明人物进行面部识别,看能不能将他的面部还原出来?不过我可能需要多一点的时间。”在不明年轻人砸实验室时,被实验室内的摄像头拍了下来,只是他戴着帽子还有墨镜,不过镜头有拍到他的正面,对加西亚来说,她可以用面部识别软件进行面部模拟。

    霍奇微微动了动眉毛,因为他很清楚加西亚从哪儿得来那什么面部识别软件的,其他人也是心知肚明,只是他们没谁明着说出来。

    只有瑞德无知无觉道:“两起袭击案都发生在特拉华大学,不明份子很有可能是这个大学的,因为那儿极有可能是他的舒适区。加西亚你将他的面目识别出来,我们可以派警员去特拉华大学问一问。”

    加西亚连忙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霍奇最终发了话:“做好你的工作,加西亚。”

    加西亚就当霍奇是默认了她的提议。

    霍奇环视一周:“现在我们可以发布侧写了。”

    ·

    NEMESIS地下基地

    林宁语气纠结道:“如果我说我刚才潜意识里有意识到不对劲,现在听起来会不会很像是马后炮?”

    白皇后:“考虑到在警方报告中,下车的乘客并没有被爆炸伤害到,那就说明我们这一模拟中缺少了不寻常的参数。”

    林宁:“我们确实是。”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白皇后让林宁看的,是倒下的“黑衣人”,也就是她们模拟出来的嫌犯——在参照着公交车停靠,到爆炸启动的时间差,再考虑到正常人下公交车的速度和步幅的正常情况下,黑衣人本应该被爆炸波及到,最少也会倒地不起,可被警方捡到的引爆器此刻却还在几米远外的地方。

    那正常参数就说不通了。

    可若是黑衣人快速下车,小跑着往公交车驶走的反方向去的话,那就未免不够谨慎。

    不不,这还不只是谨慎不谨慎的问题,而在于反应时间问题。因为不仅下车,和往外走几步需要时间,掏出引爆器引爆也需要反应时间,这些步骤七秒时间足够吗?

    林宁坐下来准备进行就此进行一个模拟,心神却猛地一动:“以NEMESIS针对艾伦·韦伯斯特所遭遇的意外事故而成立的调查小组的名义,问一问艾伦·韦伯斯特的助理,他是突发奇想要乘坐的公交车,还是本来就打算乘坐这辆公交车的?又或者是他没有其他选择,不得不。”

    白皇后稍后回道:“韦伯斯特先生的助理,罗伊女士说他本来是打算开车去拜访摩尔先生,只是临行前车子发动不了,不得已选择了乘坐这辆公交车。还有我顺带调查了下,韦伯斯特先生上一次把车送去例行检修,是在三天前。”

    林宁:“唔——”

    白皇后:“艾米莉亚,你想到了什么?”

    “就目前所知的,我还无法下定论,只能说这起案件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林宁揉了揉眉心,她自己来注入参数来进行下车到按下引爆器这段过程的模拟,还对白皇后说:“你来查一查威尔明顿的反科技份子吧。”

    白皇后查到了特拉华大学实验室和校园网咖的电脑被毁之事,还有反科技阵线这个新进激进组织。

    林宁若有所思:“抛开时间差有古怪的问题,其他的一切我都可以解释得通,也能给出对嫌疑犯的侧写:

    毁坏电脑,以及这次公交车爆炸事件中炸-药少,造成的伤亡有限,还有在爆炸前打电话给各大媒体,都说明他最主要的目的是造成恐慌。再者他是个个人目标型炸-弹客,再加上反科技,那他所崇拜的人当中肯定有‘大学航空炸-弹客’希尔多·卡辛斯基,而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发表他的宣言,就像希尔多·卡辛斯基就撰写了《工业社会及其未来》。

    又嫌犯聪明,在性格上易怒,不容易亲近,很容易情绪化,在外人看来是个怪胎,他如果被捕的话,认识他的人都不会觉得意外。”

    道格拉斯·欧什科将炸-弹客分为犯罪型、集体目标型、精神异常型以及个人目标型;又“大学航空炸-弹客”希尔多·卡辛斯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现的炸-弹客,十七年连环爆炸案的主谋,联邦调查局直到九五年才将他抓获。值得一提的是,希尔多·卡辛斯基智商高达一七零,是哈佛大学的高材生,曾任伯克利大学数学系助理教授。

    林宁支着额头又说:“我们现在去查查看都有谁知道艾伦·韦伯斯特要在今天去拜访大卫·摩尔的,我猜对方还提前让艾伦·韦伯斯特的车发动不了了。”

    她说着扒拉了下头发,有点苦恼道:“我还是有些地方想不通。”

    “对了,面部还原。”林宁突然想到了她之前和白皇后写的那个面部识别的程序,她还共享了个简化版给加西亚。倒不是说她不舍得给加西亚原版,只是她这个需要强有力的硬件支撑,加西亚那里尽管有难得一见的硬件和软件,可还是不能和她这边相比,所以可以说她是特意做了个新版本给加西亚。

    先前林宁还没机会使用,现在可以拿来还原先前在实验室里砸电脑录像里的不明份子。

    “他两次活动都离不开特拉华大学,说明特拉华大学是他的舒适区,那他极有可能是特拉华大学的学生,或是教职工。等面部还原出来,和特拉华大学的数据库做个交叉对比。”

    果然,在交叉对比下,有个特拉华大学的大三学生浮出水面:理查德·加勒特。

    且他符合侧写,即平时独来独往,性格怪僻,因一点小事儿就和同学发生口角,进而升级到肢体冲突,因此被学校记过。

    然而问题在于理查德·加勒特并不是艾伦·韦伯斯特的学生,更没有资格进入艾伦·韦伯斯特所主导的研究团队,进而知道艾伦·韦伯斯特的行程。

    这一发现有那么些让林宁豁然开朗:“说不定还有一个嫌犯。”

    可另一个嫌犯究竟是不是像理查德·加勒特这样的个人目标炸-弹客,还不好下定论。说不定这个人的目标就只是为了除去艾伦·韦伯斯特,即和他有私人恩怨?林宁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白皇后出声打断了她:“艾米莉亚,又有一起爆炸案。”

    林宁一愣:“这么快?在哪儿?”

    原来是一家加油站,然而这个时间点加油站都下班了呀,也就是说这次的爆炸并没有引起伤亡。

    林宁想了想却说:“我们去艾伦·韦伯斯特的实验室。”

    先前就说过NEMESIS和艾伦·韦伯斯特有一个合作项目,而这个合作项目与其说是合作项目,倒不如说是NEMESIS赞助了艾伦·韦伯斯特的一项研究,只是对外说是合作项目而已,而艾伦·韦伯斯特的团队是他自建的,并不纳入NEMESIS职员行列,因此NEMESIS这边并没有他们的档案。

    林宁得亲自去一趟。

    至于名目?林宁先前都想好了,她让白皇后联系韦伯斯特的女助理,都是用NEMESIS特别调查小组的名义来着,尽管这个特别调查小组才刚刚成立。

    ·

    BAU已赶往了加油站,并在附近搜查到了一个文件袋,那个文件袋放在无头的机器人图画上,里面是一份装订好的论文,多达二十页,名为《实用生活指南》。

    罗西说:“这是他的宣言。”

    瑞德当仁不让的拿起了那份宣言,作为一个过目不忘,且每分钟能阅读两万字(美国成年人平均速度在每分钟两百五到三百字)的天才,“给我三分钟。”

    摩根斜眼看了他一眼,转头对上艾米丽的目光,他耸了耸肩。

    艾米丽笑了笑,她也习惯了瑞德的天才作风,记得有一次他们遇到一个需要应用一个什么特别难算法的案子,瑞德就说那样的算法通常都是用电脑来运算的,而他自己竟然说电脑运算比不过他用脑来计算,可真是无形中扎了她智商的心啊。

    瑞德对他们俩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他就捧着那本宣言,一目十行的看着,那感觉就好像翻一页的速度都比不上他看那一页的速度般。

    不到三分钟他就把那本名为《实用生活指南》读完了,“这很奇怪。”

    霍奇问道:“奇怪什么?他提出了什么要求?”

    “停止所有自动机器。”瑞德再次翻看那本宣言,“我不是在奇怪这个。”

    摩根挑高眉毛:“这还不奇怪?停止所有自动机器?这太不切实际了,好吗?”

    “我知道。我只是——”瑞德抿了抿嘴角,“我们的侧写是嫌犯是个反科技分子,在他的宣言中确实大部分段落都表达了这种思想,尽管我觉得他的论调往往缺少必要的逻辑基础,更甚者有些想法完全是异想天开。但还有一小部分,很小的一部分,展现出了一种后现代主义思想,认为科技发明是一种艺术,这自相矛盾。”

    霍奇:“你确定?”

    “耶,”瑞德点头,“即使这部分在极力掩饰,可字里行间想要表达的含义就是这样,而且我觉得这部分的书写者有很深的科学背景,像是这一段落——”

    罗西截口道:“你的意思是这份宣言不止一个人写的?”

    瑞德:“……嗯。”

    艾米丽有点困惑:“我们之前的侧写中可没有推测到有第二个嫌犯的存在,所以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JJ突然说道:“公交车爆炸案的两个死者之一,艾伦·韦伯斯特博士,他算是某种电脑天才,人工生命领域的先锋,而他的座位就在放雨伞位置的前面。”

    霍奇思量一番后道:“也许我们的嫌犯目标不是智慧公交,而是他。”他对着JJ下命令,让JJ去联络下艾伦·韦伯斯特的联络人,或是家人或是同事,看他们什么时候去询问一番。

    JJ很快就办好了。

    霍奇分配了瑞德和摩根一起去艾伦·韦伯斯特的办公室,摩根负责开车,瑞德坐在副驾驶座上搂着他的邮差包,呆呆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摩根:“瑞德?”

    瑞德:“嗯?”

    摩根:“你在想啥呢?”

    瑞德老老实实道:“我在想NEMESIS,它不仅仅在医疗行业成就惊人,而且近来它还涉足到高新科技方面来。我先前不是和你说过,威尔明顿的智慧公交就是他们给提供的技术支持吗,而且我问过加西亚了,她说艾伦·韦伯斯特博士和NEMESIS有合作项目,所以我就在想NEMESIS会不会也是嫌犯的攻击目标?”

    摩根并不怎么赞成这个想法:“你看看目前嫌犯攻击过的目标,电脑,智慧公交,自动加油站,怎么看NEMESIS都不不符合嫌犯的标准。”

    瑞德“唔”了一声:“也许吧,我现在也说不好。”

    与此同时,NEMESIS的创始人已来到了艾伦·韦伯斯特的实验室。助理小姐负责接待她,在林宁展示了她的证件后,便将她迎了进来。

    这时已是晚间,实验室的其他人都不在,到底艾伦·韦伯斯特的去世,让他们措手不及,也无法做到专心工作,他们于其在实验室干忐忑,还不如去做其他事,再者他们基本上都是艾伦·韦伯斯特的学生,课业也是很繁重的。

    助理小姐端了一杯水过来:“我已通知他们赶过来了。”

    林宁点了点头:“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提前看到韦伯斯特博士的日程安排?”

    助理小姐想了想说:“戴维斯。艾萨克·戴维斯,他是博士最器重的学生,除了在实验室做博士的助手外,在学校里还担任了博士的助教。”

    林宁若有所思,随后又问道:“只有他吗?”

    助理小姐点了点头:“博士很注重个人隐私的,私人行程都是单独记录的,只有我和戴维斯知道。”

    林宁微微挑眉:“戴维斯,你叫他戴维斯。”

    助理小姐:“是的,怎么了吗?”

    “你似乎并不太喜欢他,难道他做过什么冒犯你的事?我知道即使在校园中,某些事也不能避免。”林宁意有所指道。

    “不,戴维斯他没有性-骚-扰过我,他只是和我处不来。”助理小姐微微撇了撇嘴,尽量让自己显得不失礼,选择了尽量轻描淡写的方式道:“你知道的,天才的通病。”

    林宁下意识判断下她自己是不是这所谓的天才,还没等她得出个结论,助理小姐就带着歉意道:“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影射你的意思。”

    林宁:“嗯?”

    助理小姐笑道:“你年纪那么小,却在为NEMESIS工作,想来也是个天才。要知道如今成为NEMESIS的职员,不知道有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求不来呢。”

    林宁没错过助理小姐说后面这句时的神情变化,她心中微微一动:“包括戴维斯?”

    助理小姐一愣,有点尴尬道:“也许吧,我猜。”

    林宁有点漫不经心道:“艾伦·韦伯斯特博士是人工生命领域的佼佼者,戴维斯跟从着他必定能有所成,怕是对加入NEMESIS没什么兴趣的。”然后,她就注意到助理小姐不以为然的神情变化,而且她还变得欲言又止,只是正当她要说点什么,对林宁的否定进行反驳时,艾萨克·戴维斯回来了。

    明明是秋天,艾萨克·戴维斯却出了满头汗,气还不顺,看得出来是快马加鞭赶回来的。艾萨克·戴维斯只有二十出头,考虑到他已经成为艾伦·韦伯斯特的博士生,那他确实可以被称作天才了,尽管也不是那么的天才,最起码远远比不上斯潘塞·瑞德博士。

    艾萨克·戴维斯面对林宁时,并没有那么明显地展现出他的高傲,大概和林宁是NEMESIS特别调查小组成员的缘故。而林宁浅浅呼吸着,从艾萨克·戴维斯身上闻到了炸-药残存的味道,还有最起码三种汽油味,再考虑到最新的爆炸是在加油站,以及艾萨克·戴维斯是唯二知道韦伯斯特博士行踪的人,林宁有理由怀疑他是那个隐性的嫌犯。

    “戴维斯先生,很高兴认识你,我听罗伊女士说你如今似乎是这个实验室的代理负责人。”

    “我就是。”艾萨克·戴维斯肯定道,“我不明白,NEMESIS为什么会调查老师的死因,新闻上都说了,不是吗?我想NEMESIS不是更该决定实验项目的顺利进行吗?”他顿了顿后才补充道:“它毕竟是老师的心血。”

    林宁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道:“我只是得到主席的命令,来彻查此事,其他的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

    “主席?”艾萨克·戴维斯的声音止不住的上扬,神情也变得略微激动:“你是说主席他有在关注这件事?他是怎么批示的?我是说关于实验项目,要知道它不仅仅让老师为它费尽心血,还有我,和其他人为它兢兢业业,我们都希望它能够成功,为主席,为NEMESIS和大众造福。”

    林宁:“…………”她什么时候变成‘他’的?

    当然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艾萨克·戴维斯好像很崇拜主席。也不是,是他的野心几乎都要溢出来了,林宁不动声色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就是不知道你作为代理负责人,有没有什么好的提议?”

    “我确实有,”艾萨克·戴维斯微微抬了抬下巴,“可我觉得我该向主席或是专门负责这个项目的主管禀明,不是吗?没有冒犯的意思。”

    林宁心中毫无波澜,面上却惊讶道:“什么项目主管?这没有项目主管。”

    艾萨克·戴维斯怔住了:“什么?”

    林宁指出:“我是说这个项目从头到尾都由艾伦·韦伯斯特博士负责,NEMESIS只是充当着赞助人角色而已。当然了,当项目取得成就时,NEMESIS将拥有优先合作权。”艾伦·韦伯斯特也是个天才,他也有着天才的某些品质,比如说骄傲。

    这时等在前厅的助理小姐接到门卫的电话,门卫说了什么,助理小姐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请他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