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穿越小说 > 炮灰集锦[综] > 230.重回聊斋(1)
    为了寻找玩离家出走的熊狗子, 林宁便画了个圈圈去了斯特兰奇那儿。

    斯特兰奇果然一脸不耐烦,可又因为没多少底气, 所以整个人就显得很割裂:

    要不怎么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呢。

    林宁还火上浇油:“那本书拍卖回来了?那你可得好好感谢你家斗篷和我家猪笼草。”

    斯特兰奇咬牙切齿:“可不是。”

    他恨不能也把林宁扫地出门,不过过了会儿他们俩还是坐到了书房的书桌旁谈起了人生。

    林宁跟斯特兰奇更不避讳,说起了她不久后会离开这个平行宇宙的事。

    斯特兰奇看了她片刻, 冷不丁道:“你知道灵魂宝石在哪儿?”尽管是问句, 可他却是用的陈述语气。

    林宁:“嗯。”

    斯特兰奇更好奇了:“可你为什么不想集齐六颗无限宝石?”

    林宁看了看他:“看来你进行了不得了,且说出来肯定让我也很错愕的推理, 关于我的来历的。”

    斯特兰奇:“…………难道你自己没有觉察出不对吗?即使强如灭霸, 他也只有依托无限宝石来承接六颗无限宝石的力量, 而你几乎是随心所欲在使用它们。”

    林宁没说什么, 等着斯特兰奇继续往下说:“关于无限宝石的来历,其实真正的来历是它们是惩罚女神(Nemesis)因为厌倦自己的存在与孤独, 自我分裂成了数颗宝石, 除了六颗无限宝石外,还有一个自我宝石。只是在我们这个平行宇宙中, 无限宝石被设定为宇宙大爆炸时的奇点。”

    林宁:“你去其他平行宇宙窥探到的?”

    斯特兰奇微微颔首:“如果你非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甚至还看到了漫画和电影,我还有漫威宇宙系列电影光碟。”

    林宁抓住了华点:“那你付钱了吗?”

    斯特兰奇:“…………”

    林宁继续问道:“你都看过了吗?《奇异博士》那部也看了?作为主人公你作何感想?”

    斯特兰奇对那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在说你。”

    “我在你说你的推理前,就说了我的感想。”林宁说着却皱了皱眉,“我是说以我所有的记忆来说,我和你说的惩罚女神没有任何关联, 可谁又能保证我记忆中最开始的时候, 就是我最开始的记忆呢。唔, 非要这么辨思下去,我可能会怀疑人生,这时候我就很羡慕普通人了,所以我们还是来谈谈能让我开怀的事吧,好比《奇异博士》那部电影。以我看,扮演你的演员演技不错。”

    斯特兰奇:“……”

    林宁其实也没那么洒脱,在记忆都可以被篡改的情况下,谁知道她作为林宁存在前,是否还经历过其他?再有系统又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不过她也没有去钻牛角尖,那并没有多少意义,还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呢。

    于是,他们就凑在一起看了斯特兰奇从其他平行宇宙带回来的电影还有漫画。

    在他带回来的漫画中,有部分涉及到了他们刚推倒的超级反派灭霸。和电影剧情不同的是,漫画中灭霸并不是宇宙计生委员会会长,而是为了获得死亡女神的青睐,才集齐六颗无限宝石,去打个响指让宇宙中生灵少一半。

    又在漫画中,灭霸被打败了好几次。

    一次是死亡女神和他儿子好上了,还帮助他儿子得到了宇宙中最强的凤凰之力,灭霸面对凤凰之力毫无招架之力,被自己的儿子秒杀;

    一次是金刚狼设法获取了灭霸的信任,接着给他吹耳旁风,说地狱领主墨菲托斯可能对死亡女神有想法,灭霸岂能忍这片绿光,于是墨菲托斯被秒杀。接着金刚狼又作为感情顾问,说真感情是需要去碰触的,因而鼓励灭霸去触碰死亡女神,而就在灭霸抬手去触碰他女神的瞬间,金刚狼突然发难,一下子用利爪将灭霸的胳膊砍掉,无限手套也因此脱离了灭霸,失去无限手套的灭霸被绿巨人爆锤,被一拳打死;

    这两次都和绿光有关,还有一次是灭霸自己在打个响指后幡然醒悟,让宇宙恢复了没有被他破坏前的形态,而他自己回老家种田去了。

    真种田。

    林宁看完后耸耸肩,没发表什么看法,将话题转回到她不久后会离开这个平行宇宙上,“如果我在我的遗嘱中给你留一份,你肯定觉得你自尊心受到伤害,所以我决定以魔浮斗篷的名义,给它弄个信托基金。”

    斯特兰奇:“…………”这不还是拐着弯的伤害他那可怜的自尊心吗?

    林宁:“略略略。”

    斯特兰奇:“…………滚!”

    林宁捞着猪笼草离开了,并且她还说到做到,不过为了不让斯特兰奇气炸,她还是将她收集的各种古书籍赠送给了他,以及接下来一段时间都没有出现在他面前。

    再说托尼·斯塔克那边,他还是了回来,也没有再单方面屏蔽林宁了,有和林宁好好谈了谈,最终只有接受林宁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平行宇宙的事,还答应了会帮她盯着彼得·帕克。

    而林宁并没有说离开就离开,她还是有多呆了半年的,毕竟她铺了那么大的摊子,不能说抽身就抽身,而且总还得上手调-教调-教下小蜘蛛,不是吗?

    不过还在为日常开销发愁的小蜘蛛都还不知道他已经摇身一变,往后非得做好一个超级英雄,不然就只能回家继承千亿遗产了。

    唉。

    ·

    林宁离开这个平行宇宙时,除了白皇后和猪笼草一如既往地跟着她离开外,她还有将心灵宝石和现实宝石一并带走了。

    本来林宁只想要现实宝石的,可若是将心灵宝石落下,总让她有种她在始乱终弃的感觉,再者贾维斯如果想成为实体,其实也不必借助心灵宝石,其实是有其可行操作的,林宁有提供给托尼·斯塔克,让他去为他们家智能管家钻研去吧。

    话说回来,林宁他们一家三口回到了系统空间。

    猪笼草:“哼唧。”

    林宁:“你还想见到斗篷啊?这个吗?如果下次我们去到了构成类似的平行宇宙,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再见到他们。”到时候可以进行平行宇宙旅行嘛,就像斯特兰奇去到平行宇宙稍带回漫威宇宙系列电影碟片一样。

    猪笼草立刻高兴了起来。

    林宁撸了撸它的脑袋,她还以为它最先想念的是各色大补的外星人呢,转念跟着叹了口气。

    下一刻,白皇后拍了拍她的头。

    林宁:“…………既视感太强了,强到让我哭笑不得。”

    白皇后:“那你感觉好点了吗?”

    林宁盘腿坐下来:“我也没有那么的伤感,再怎么说我之于那个平行宇宙只是个旅人,并不会把那儿的地球当成我的家园。”

    她神色平静道,“我知道即使他们把我当成朋友,战友,可也不妨碍他们从理性分析我的危险性,毕竟就像我说的,那不是我的地球,也没有真正融入进来,受到的羁绊可能在必要时候不足以让我像他们那样把地球放在第一位。这很正常,我能理解他们,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想,会想着如何增加对地球的羁绊,尽可能约束行为。

    至于像弗瑞他们,他们对他们一手扶持出来的,本身崇尚着正义与自由的美国队长都有着戒备,何况是对我?不过我没有放在心上就是了。

    再说这和是不是我的地球无关,而是和有没有你和猪笼草有关,你们才是我的羁绊所在。”

    白皇后:“艾米莉亚——”

    林宁朝她眨了眨左眼:“有没有很感动?”

    白皇后:“……”

    林宁抖下机灵后,又从鼻子里发出了声黏糊的轻哼:“有自己的地球了不起啊,有想保卫的家园了不起啊,当我稀罕吗?”

    白皇后:“虽然不是教科书级别的口是心非,不过也差不多了。”

    林宁:“…………说好的爱我永不变呢?”

    白皇后没有和她一般见识,而林宁很快就振奋起来,在系统空间中研究起心灵宝石和现实宝石,在这儿可比从前还能进一步剖析它们俩的本质,还有林宁有暗搓搓地利用它们俩来撬动系统,斯特兰奇关于她是惩罚女神Nemesis的推理,林宁自己也有想过,尽管她的记忆和逻辑都告诉她那是无稽之谈,可尝试下也没什么不好。

    再说即使推断有误,那无限宝石去碰撞系统总不会是以卵击石,即使是以卵击石也该会有涟漪。

    而林宁这么做的结果是,她上一瞬还在系统空间,下一瞬就浸入到江水中,林宁还来不及细想,她的身体就自动自发的在江水中舒展开来,接着一条身批鳞甲,头有须角的蛟龙从湍急的江水中一跃而上。

    说来林宁最开始由蛇化蛟时,整条蛟只有三四米长,就连须角都只是两个凸起的肉块,以及身上的花纹也只是寻常蛟龙会有的,像是颈上是白色的花纹,背上是蓝色的花纹,而如今就大大不同了:

    她整条蛟舒展开来有十五六米,鳞片变成了金红色的,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四肢健壮有力,隐隐有雷电交加,而当她在半空中盘旋游弋时,仿佛能够遮天蔽日,金红色的光芒又似乎可以扫除所有黑暗。

    接着龙吟声响彻云霄。

    闻讯赶来的东海五太子敖孪:“…………这不可能!”

    敖孪是从前林宁去海市时认识的,因为被东海保护的比较好,所以有点傻白甜,又因为蛟龙宁因为泄洪大出风头,她师父回道人又是个放荡不羁嘴毒的,让正统出身的东海龙王大为吃瘪,就差在东海口放上“吕洞宾与拾光不得入内”的石碑,可敖孪就和林宁玩得好,在林宁离开后还有帮她照看拾光河。

    可现在见着林宁化为蛟龙,敖孪心中小醋河涓涓流:

    说好的小蛟呢?

    说好的大家一起修炼,共同进步呢?

    这让他以后怎么好意思变回原形嘛,大骗子!

    林宁:“…………”她从前怎么不知道他那么多戏?

    林宁这么想完后,变化了道体变回了道士拾光,只是因为鳞片颜色发生了改变,她的衣服也跟着有了改变,变成了一套大红搭配金黄的衣衫,袖口处还用银线纹束袖收紧,腰带处有两块宝石做点缀,打破了金红一片的骄奢。再看她面貌也比从前少了几分稚气,更多了几分丰神俊朗,哪里像是道士,分明是富贵人家无忧无虑的公子。

    林宁自己却有点不适应,又瞧了瞧那镶嵌在她腰带上的一黄一红两块宝石,她就小小翻了个白眼,心念一转金红色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较为素净的白底佐蓝边的道士服,这么一来可就是端得一派凛然正气的道君了。

    还是有两根丁丁的那种。

    不是……

    是拾光小道长是男的。

    林拾光做完这一切后,看了看表露着羡慕嫉妒的敖孪,再一转眼将周围景色尽数收归眼底,又仔细梳理起了记忆,确认她这一次并没有出现像先前那次做梦时的记忆断片,接着链接了现实宝石,确认她所看到的并非她用现实宝石制造出来的。

    如此这般后,林宁才敢确定她切切实实地回到了聊斋世界,而且还是她曾经呆过的,有她心心念念师父的那个。这一刻,林宁先是有那么点不切实感,接着她就将这种不切实感踩在了脚底下,紧盯着东海五太子敖孪:“再见到你,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敖孪:“…………我以为你要吃了我。”他差点就要捂胸口了。

    林宁不置可否:“你怎么在这儿?哦哦,我想起来了,我先谢谢你,你可以回东海了,等我有空再去找你玩。”

    敖孪当时就炸了,当他东海五太子不要面子的啊,只是没一会儿他还是委屈巴巴地离开了,走前还叮嘱林宁让她千万别忘了去东海找他玩。

    林宁不走心地应了一声,接着就回到了拾光河中,她在拾光河中有座洞府,当时她离开前和其他人说她要闭关,而那时候她就没想过她有一天还能回来。

    在来到洞府后,林宁稍后就等来了猪笼草和白皇后,猪笼草还是原来的模样,而白皇后就少了投影时的科技感,更多的是幽灵感,就像是霍格沃茨的幽灵。

    林宁想想在这个魑魅魍魉的大环境下,白皇后这样其实并没有多少违和感,顶多就是西洋的幽灵渡海来到了东土,再想想这会儿本国其实就有不少外国人过来舶金,那这违和感就更没有了,再不济她还有现实宝石,还有重塑肉身的法术她是不会,可总有大佬会啊,于是眼睛发亮的林宁就对白皇后说:“亲爱的,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我师父接纳你的。”

    白皇后:“艾米莉亚,我想说的是在那之前,你得让你师父重新接纳你。”

    林宁:“…………扎心了。”

    林宁回想了下她从前做得那个梦,在梦中她是在她师父回道人的雕像前苦苦哀求,她傲娇本娇的师父才纡尊降贵出现的,只关键是她根本就没有她是如何苦苦哀求的记忆,只有她师父一下子就出现的记忆。

    现在?林宁下意识摩挲了下现实宝石,却还是很踟蹰。

    白皇后贴心道:“艾米莉亚我想很少有父母会拗得过他们的孩子,再不然你还有一哭二闹三上吊三招。”

    林宁:“对哦!”

    白皇后:“…………”

    且说回道人,当初林宁回小天地和他提及借尸还魂的事,惹得他跟林宁断绝了师徒关系,原因也和林宁梦中推断的差不多:

    他在去和阎王喝茶,让阎王多关照林宁时,就瞧见了生死簿,上面就显示了林宁阳寿已尽,这件事他自己瞒了下来,还去拜见了东华帝君,最终知道林宁是异魂,但并没有他碍,回道人这才放下心来,只不曾想林宁并不能长久做他徒弟,于是他就干脆利断地先和林宁断绝师徒关系,也不想承受分别之苦,自那之后回道人就回了蓬莱仙岛,再也没到过凡间。

    又如今林宁回归,对她来说是转世了数次,而对这个世界来说,也只是过去了不到两年,对仙人来讲两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不过也不那么尽然。

    蓬莱仙岛

    牡丹仙子如往昔一般国色天香,清艳绝伦,这日和其他女仙游玩完回来,就来找她的情郎,说笑几句后,牡丹仙子就仿若不经意间说道:“这次西海龙女也在,听闻西海龙王有意为她寻访佳婿,我听她的意思仿若想寻个品貌上佳,不骄不躁,有所作为的年轻俊杰,出身什么的倒也不论。”

    回道人不甚为然:“即是自个拼搏出了锦绣前程,出身已然不重要了,而这样年轻有为的未免自傲,再要求人家品德端方,她这般要求非是一般的苛刻。”

    牡丹仙子睇了他一眼,继续闲话家常般道:“仿佛还需得是水族。”

    回道人“啧”了一声,正要说西海龙王有得选,忽然想到了什么,意兴顿时就阑珊了下来:“不与我相干。”

    牡丹仙子美目一转:“西海龙王的首选便是拾光。”

    回道人仿若未闻。

    牡丹仙子再接再厉道:“我瞧龙女也是有意,也是,拾光天资高,性情好,胸怀高阔,年轻有为,哪怕是四海中的年轻龙族都比他不上——”

    回道人截口道:“你不必因他和你亲近,就昧着良心说这等夸赞他的话。”

    “我看你是口是心非,”牡丹仙子娇咤道,“你分明是惦念着他,不然你为何不对外说你已与他断绝师徒关系,瞧瞧外人都还以为拾光只是在闭关呢。再有你若是觉得我在睁眼说瞎话,认为拾光名不副实,那先前李老君问你可愿意再收个徒弟,你也给拒了,还说人家只是个榆木疙瘩,我看你当时还想说半点都比不上拾光吧。”这儿的李老君说的是铁拐李,八仙之首。

    回道人:“……这只是你个人揣测罢了”

    牡丹仙子不客气道:“我怎么觉得是你死鸭子嘴硬。”

    回道人:“…………”

    牡丹仙子见他说不出话来,遍叹了口气道:“你和拾光到底怎么了?你若是再不说,那我自己去人间瞧瞧。”

    回道人过了半晌还不吭声,牡丹仙子真是服了他,索性转身离开。她走后,回道人变得悻悻然起来:“那个不肖徒有什么好说的!”

    然后,“不肖徒拾光给师父磕头了。”

    回道人:“…………!”

    回道人再定睛一看,果然是他那个合该千刀万剐的不肖徒。

    回道人二话不说,挥起宽袖就要把林宁打出蓬莱仙岛,可惜没挥动,他皱起了眉,而趁他愣神之际,不肖徒宁就膝行过来:“师父,我知道您在生我的气,我也在生我自己的气,我不该当初没有告诉师父我的来历,不该徒惹师父伤心,如今我想通了,知道师父是我最亲的人,我若是还瞒着您,那我真真是不应该。”

    回道人不带任何感情-色彩道:“你以为你做这般苦情做派,我就会被你说动吗?”

    “不瞒师父说,我在附身在小白蛇身上前,已经过了数次转世。”林宁接下来连系统都说了,只是将系统拿来和天道相比拟,这有利于回道人理解,而回道人并没有打断她,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就是了。

    但他老人家还是没绷住,当林宁说起她被西方神明围追堵截,欲杀之而后快时(米迦勒:MMP),回道人脱口而出:“岂有此理!”

    说完他就后悔了,所以很快就将懊恼掩过,冷淡道:“本就是历劫,若是平平顺顺又怎么能称为劫数?再者我看你好似没有半分长进,不然怎教那群自命不凡的修神道人欺负到你头上?他们也不过是花言巧语,就骗得那多愚昧的凡人供奉罢了。”

    说完也不管冷淡不冷淡的了,反而是恨铁不成钢道:“你平日里不是巧舌如簧吗,怎么还能在这一块儿吃亏?出息!”

    林宁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