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雨是被白日的灼阳刺激醒的,她眯了眯眼适应了一下光线才睁开眼,很意外的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干净舒适又华丽的房间中。

    程雨认得这是她的房间。

    她有些疑惑,为何她现在还有意识,莫非那人并没有将她刺死?

    程雨试着坐起来,她一坐起来才发现不对劲,她胸口不再因为她轻微的动作而扯出疼痛,身上好像也没有之前那么虚弱了。

    她下意识将手伸到睡衣中摸了摸,这一摸之下她大惊失色。

    胸口的肌肤光滑细腻,竟然连一条伤痕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她分明还记得在失去意识之前她被人给刺了一刀,如今她非但没死,而且还好好的从床上醒来,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包括之前陆云景给她换过心脏留下的缝合伤口都不存在了。

    这完全说不通啊!

    就在程雨开始怀疑这只是在做梦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敲门声,程雨愣了愣,思索了一会儿才下床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中年女人,穿着黑色的帮佣制服,看到她开门便笑吟吟的冲她道:“太太,早餐做好了,快下去吃吧。”

    程雨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她一脸诧异道:“七……七嫂,你怎么在这里?”

    大概是她反应太大了,七嫂也疑惑看了她一眼,继而说道:“今天是我的班啊,太太怎么了?”

    “……”

    怎么可能呢?她回来的时候,家里的帮佣园丁保安什么的都已经完全走光了,七嫂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就在程雨疑惑的时候,只听得楼下有人叫了七嫂一声,七嫂应了一句便又冲程雨道:“我还有事情要忙就先下楼了,太太收拾好了就下来吃饭吧。”

    七嫂离开很久之后程雨才从疑惑中回神,她回到房中,望着房间里熟悉的一切,现在满脑子的问号。

    目光扫过床头柜,她看到上面放着一个手机,是那种老式的智能机,设计一点美感都没有,这已经是多少年代了,为什么她床头柜上还出现这样的东西?

    程雨走过去将手机拿起来,可是在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日期时却吓了一跳。

    “2010年7月2日?!!!!”

    搞什么?为什么手机日期上显示的是2010年?!如果说她昏睡两年的话,那么眼下应该是2020年了啊!

    程雨突然发现了不对劲,她望着自己拿手机的手,这双手白嫩细腻,完全不是生过重病之后干燥脱水,像是枯树枝一样的手。

    她猛然想到什么,急忙走到梳妆台前,望着镜中这张脸,她简直惊呆了。

    标准的鹅蛋形脸,眼睛大而明亮,充满了年轻的生机和活力。挺翘的鼻子饱满又充满水分,水嫩的脸颊白里透红,像樱桃般红润的嘴唇充满弹性和诱惑力。

    完全不是重病之后形容枯槁的脸。

    程雨在手臂上掐了一下,有清晰的痛感传来,似乎是在提醒着她,眼前的这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程雨在床上呆坐了半个小时,中途七嫂又过来叫过她一次,不过她没有开门。眼前的这一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虽然她不敢相信,但是事实却告诉她,她真的回到了十年前。

    这一年她和陆云景结婚还不到一年,她的身体也还没有出现不适,而陆云景也还没有为了救她杀人被抓。

    半个小时之后她总算是回了神,然后换上衣服出了门。门外是一条铺着地毯的走廊,华丽又柔软的地毯,每一条都价值不菲,然而在这里却只用来铺地。

    雕工精致非常具有工艺感的扶梯被擦得纤尘不染,头顶一盏大而华丽的精致吊灯,吊顶上喷着油墨画一般的图案,在吊顶的边缘还镀了一层金,放眼望去,房间的每一处无不尽显奢靡。

    程雨打量着房间的每一处,已完全与她之前见到的不同了,她之前看到的房子是死寂的,可是现下它还活着,以极具霸道的生命力活着。

    目光慢慢从那大大的吊灯落下,然后她扫到了门口高大的身影。

    他从门外走进来,身上只穿了一条迷彩裤,光-裸的上半身披着一条宽大的浴巾,袒露出胸口结实的肌肉。

    微卷的头发被汗湿了,有一两缕贴在额头。然而这作乱的头发依然无法打破他冷硬坚毅的脸部线条,那浓密的眉头和深邃到让人畏惧的目光更给这张冷硬的脸添了几分森然之色,尤其那一张薄唇习惯性的轻抿,嘴角的弧度似乎永远凝着冷意,他一句话都不说,那逼迫人的气势也在无声的给人压迫感。

    他走到门口,早有帮佣走上前恭敬的帮他将踩了泥土的靴子换下,换上干净的拖鞋。

    望着眼前熟悉的人,程雨下意识停住脚步。

    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突然醒过来,突然知道了陆云景杀人被枪毙的消息,突然被杀,然后又突然回到了十年前,人生最大起大落的时光都堆砌在短暂的几个小时里走完。

    她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就已经在交错的时光中完成了一次轮回。

    前一刻,她和陆云景还生死相隔,她有许多秘密还没有来得及问清楚,可是下一刻他便又活生生出现在她面前,可是眼前又完全不一样了,十年后的程雨面对的是十年前的陆云景。

    那个她从未真正了解过的陆云景。

    陆云景有日常锻炼的习惯,就在后院的训练场中,为了保持他强劲的体魄,只要有空他都会在训练场中锻炼。

    换了拖鞋走进门来,又有人为他端来一杯电解质水和一盘糕点,他喝了水,用叉子叉了一块糕点,正要放到口中,似乎意识到某道强烈的目光,他下意识转过头去。

    程雨注视他的眼神毫无意外与他对上,平静的眼眸,却像是藏着无垠的天空和无边的海水,深邃却又暗藏威胁。

    程雨几乎就是在与他对上之后便被他的目光逼得仓皇而逃,然而他在发现注视他的人是她之后,却是丝毫多余的表情也没有,面无表情地转回头去继续品尝他还未来得及品尝的糕点。

    对,这就是陆云景一直以来对她的态度,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彼此对彼此的态度,哪怕在家里,也往往一句话不说,除非遇到了不得不说话的时候,否则就像刚刚那样,就当彼此都是陌生人。

    其实这也能理解,她和陆云景的婚姻本来就只是一场交易。

    陆云景帮她解决了父亲留下的麻烦,而他需要她嫁给他来羞辱那个曾经侮辱过他的人。

    结婚之后两人都很明白两人的婚姻状况,所以大家都再有默契不过了,各忙个的,互不相干。

    两人就维持着这样的婚姻,整整八年,完全没有感情,连交流都没有。

    所以当初听到女警官说陆云景为了救她而杀那么多人她才会觉得不可思议,她不相信陆云景会为了她这么做,他也完全没有为了她这么做的道理。

    说他很爱她?

    这句话就是笑话,完全没有可能的。

    她甚至还想过,陆云景杀那么多人,并不是为了救她,他曾经做过医生,所以对医学肯定会有炙热的兴趣,那么救活她可能真的只是为了研究。

    这样想似乎有点太无情太残忍了一些,只是除此之外她真的找不到陆云景要不惜一切救她的理由。

    陆云景吃完了糕点向楼上走来,此刻她就站在楼梯上,他一步步往上走,一步步向她靠近。

    这个陌生又可怕的丈夫,她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她不知道他的动机,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他走到她跟前,和往常一样,就仿若看不到她一样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只是他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她想到了女警官的话。

    据我们调查所知,他是为了救你而杀人。

    因为性质恶劣,他在宣判过后没几天就被枪决了。

    不管怎么说,他曾经也是救过她的。

    巨大的反差和不可思议让她有很多地方想不明白,隔了一世再见到他,她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感觉。

    她忍不住叫住他,“陆……”

    可是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竟然连该怎么称呼他都不知道,喏嗫了一会儿她才道:“陆……陆先生。”

    他脚步微顿,转头向她看过来,他微蹙眉心,纵使不着痕迹,可程雨还是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诧异。

    他大概也没料到她会突然和他打招呼吧。

    她微垂着头避开他的目光,深深吸了一口气才道:“我……我们一起吃饭吧?”

    许久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她悄悄抬眼向他看去,他深邃的眸光落在她身上,面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他一向都是沉默的,然而他的沉默却莫名让人觉得可怕。

    因为你根本看不透这人在想什么。

    和这样的人呆在一起,简直多停留一刻也会觉得恐慌,程雨实在受不了,正要说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却不想他竟轻轻点了点头,应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