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景换了一身衣服从楼上下来,他穿了一件白衬衣,一条修身的长裤,衣服裤子的设计都非常简洁,不过做工和质感都很好,穿在他身上,便透出一种特别的品味来。

    他若无其事走到餐桌边坐下,坐在对面的程雨却有些紧张,好像每次都是这样,只要面对陆云景总会让她下意识感到不安,所以她和陆云景结婚之后便以工作为由,早出晚归,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都尽量不出现。

    和他坐在一起吃饭这种非常日常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少之又少。

    不过这也不怪她,因为陆云景本身也是个非常可怕的人。

    说起来她和陆云景算是从小就认识,不过那时候的两人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时候她是程家的大小姐,骄傲优秀光芒万丈,走到哪里都是焦点,而那时候的陆云景不过只是陆家的养子,说是养子,但是圈内的人都知道这是陆老先生在外面的私生子。

    自从这个私生子来到陆家之后陆老先生便对他不闻不问,而陆云景因为他那见不得光的身份,从小就受到周围许多人的冷眼和欺凌。所以那时候陆云景给她的印象就是一个沉默又孤僻的少年,脸上和身上总是带着伤痕。他在她的印象中几乎永远都是狼狈不堪的,在她所处的光鲜亮丽的世界里他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

    只是所有人都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个受尽欺辱,看上去弱小无助的少年会成为如今这般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陆云景此生让人刮目相看的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被誉为旷古烁今的天才医生。陆云景大学考到了国外一所非常著名的医学院,毕业之后回国效力,他和他的团队研究出了一种新型药,这种新型药有效的解决了使用抗生素过多带来的问题,可以说这种新型药的问世为人类医学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还因此获得了多项医学类的大奖。

    而陆云景所做的第二件事,用刮目相看大概也无法形容了。

    就在所有人以为陆云景安心做他的医生为医学界效力的时候,他却趁着陆家所拥有的长林集团陷入危机之时一举夺过陆家大权,手上握了陆家大权作为后盾,接着他便开始在北城商业界大肆杀伐,为了目的不折手断,相继蚕食了北城不少大中小企业,短短三年的时间,他的财力权力便已经达到了让人望尘莫及的地步。

    就这样,北城迎来了属于陆云景的时代,一时之间,北城人心惶惶,而陆云景杀伐果决的作风也让他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如今的陆云景早已不是那个身材矮小,受尽欺凌,浑身是伤,狼狈又弱小的少年,如今的他,强大,危险,让人望而生畏。

    而不同于陆云景的凤凰涅槃,程雨和他的遭遇几乎是截然相反。

    在她十八岁生日那一天,她被自己最敬重的爷爷当众宣布她并不是陆家长子的亲生女儿,而只是陆家长子和妻子所领养的女孩。

    那个骄傲优秀光芒万丈的程家大小姐原来是个假金枝,一夜之间,所有人对她的态度都变了,那些曾经追捧她的人都对她冷眼相待,甚至和她青梅竹马早已约定终生的初恋也离她而去。

    她享受了十八年程家大小姐的身份却是完全不属于她,一夜之间,她变成了一个被亲生父母抛弃的来路不明的女孩,她的整个世界观就此坍塌。曾经如耀眼的明珠一样的她一夜之间黯然失色,她失去了她所有的光芒,她变得沉默,逃避着一切。

    原本成绩优异的她在高考失利,最终远逃去了国外上了一个非常烂的野鸡学校,而曾经程家培养出的才艺也被她慢慢丢弃。

    从此之后她过得浑浑噩噩,她逃避着一切,包括她的养父母,如果可以,她甚至想过,再也不要回来这里,再也不要和程家有半点关系。

    原本她已经在国外找好了工作,却没想到收到了养父意外身亡的消息,她不得已回国,只是养父离世遗留了太多的问题,她不想去求程家人帮忙,可是完全没有经验的她根本不知道怎样处理这些事情,就在她焦头烂额的时候,陆云景出现,很轻松帮她解决了一切。

    她不知道陆云景为什么要帮她,他们本来是完全不相干的。不过她也并不想欠他的人情,所以她索性直接问他,她该怎么做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激。

    她记得当时陆云景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我什么都不缺,就只缺一个妻子。”

    之后她便嫁给了他,而她也很清楚陆云景娶她的目的。

    当陆云景还是那个被欺凌的少年之时,他曾经被同龄的几个男生捉弄过。在北城的上流圈内有个和他们同龄的女孩子,是出生余氏实业的余小姐,余小姐性格比较泼辣。那几个同龄的男生为了捉弄陆云景,便偷偷将余小姐的发带塞到了他的书包中,余小姐发现之后以为是陆云景拿了她的发带,误会了陆云景在暗恋她,这让她感觉受到了侮辱,当时就对陆云景说了一些言辞激烈的话。后来这件事情还成了圈中的笑话被人到处传讲,所以连程雨也知道了。

    后来那个被人欺凌的少年成了如今权势滔天的陆云景,余家有意拉拢,想着之前陆云景似乎也喜欢过余小姐,余家便上赶着来和陆云景提亲。陆云景也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就这样吊了余家很久,就在余家以为多少有希望拉拢陆云景之时,陆云景一转眼便和程家那个不起眼的养女程雨结了婚,完全就是在告诉余家,我宁愿娶一个一无所有的程家养女也不会娶堂堂余家大小姐。

    这简直就是无形的一巴掌打在余家人的脸上,有很长一段时间,余家都成了北城取笑的对象。

    而程雨自然也清楚,陆云景之所以娶她不过就是想打余家的脸而已。

    想着上一世女警官的话,程雨心不在焉的吃着面包,目光下意识向陆云景看去。哪怕从小被陆家厌弃,可是在陆家的环境中长大,陆云景身上依然有着陆家作为世家熏陶出来的良好教养。

    吃饭慢条斯理,细嚼慢咽,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

    即便如今的陆云景已不再是曾经那个任人欺凌的少年,可是他大多数时候依然是沉默的,只是现在的沉默却透着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阴霾,即便穿着炫白的衬衣依然无法驱散。

    陆云景究竟是为什么要救她啊?如女警官所说的是因为他爱她吗?

    她随即摇摇头,并不是她对自己不自信,实在是她和陆云景之间除了有夫妻这种苍白的身份外,并没有任何可以让他爱上她的交集。

    可是不管怎么说,他终究还是救过她的,甚至还因为救她而被捕,被枪毙,这个可以说创造了属于自己时代的人就这样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说真的连她也替他感到惋惜。

    如今是十年前,她可以改变的事情有很多,当然她也并不能保证这一次自己不会再生病死亡,不过就算生病死亡她也还有八年的时间好好活一次,这对她来说也足够了。

    而陆云景呢?

    如果这一次她再生病他还会像上次那样救她吗?

    白白葬送自己的前程,将自己的命都搭上?

    虽然他走到如今这一步,恨他的人有很多,甚至很多人都恨不得他死,不过程雨和他却无冤无仇,甚至这个人还帮过她,而她嫁给他之后他也并没有让她受过委屈,甚至因为陆太太的身份,曾经那些落井下石的人也不敢上赶着来羞辱她。

    所以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救她,她都不愿意看到他再搭上自己的前程和性命。

    现在她和他的婚姻也才刚刚开始,所以结束这一切也还来得及。

    只有和陆云景彻底摆脱关系才不至于连累到他。

    思索了许久,程雨才鼓起勇气,故作淡然的冲他道:“那个……陆……先生,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他喝牛奶的动作一顿,幽深而平静的目光落到她身上,他轻启薄唇,低沉的嗓音似漫不经心流泻而出,“什么?”

    程雨调整了一下呼吸才道:“我知道当初陆先生和我结婚的目的,既然现在目的达到了也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即使控制得再好,她说话的语气中依然透着一种紧张。

    他看向她的目光似乎凝重了一些,“你想说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程雨的错觉,她觉得他这句话隐约透着几分冰冷和危险。

    程雨的心猛地跳了跳,说真的,这个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哪怕她多活了这么多年,可是面对他这种上位者的压迫感依然让她感到害怕。

    “我……”她酝酿了一会儿才鼓足勇气接着道:“我是想说,婚姻毕竟是长久的事情,既然陆先生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么我们何不就结束这段婚姻了,说不准陆先生将来还会遇到心仪的女孩子,只有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婚姻才算是美满的。”

    程雨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之后便偷偷瞟陆云景的表情,陆云景微敛眸光,她看不到他眼中神色,只是他的面色是一如既往的阴沉。

    他慢条斯理的用餐巾擦了擦嘴,似乎并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的样子,擦完了将餐巾放下,他才又轻描淡写说了一句:“我没想到,原来程小姐是个过河拆桥的人。”

    “……”

    程雨懵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这话的意思。陆云景说得也不无道理道理,人家之前才帮她处理了养父留下的事情,一转眼却又将他踹开,确实有点像过河拆桥。

    程雨很是愧疚,低着头半晌才道:“抱歉。”

    陆云景没有说话,他起身向门口走去,七嫂见状,急忙拿着他的西装外套给他披上,服帖的西装穿在他身上,越发显得他身材挺拔。

    七嫂帮他整理着领口,他微微侧头,目光轻扫到她身上,问她:“你想离婚?”

    他的语气很淡,淡得仿若只是在和她简单聊天,然而这话听到她耳中却让她猛地一个激灵,不知怎么的她竟下意识感到害怕,认真想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嗯。”

    他侧过头去,依然是那平淡的语气,“离婚……”他突然从鼻端发出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轻笑,随即掷地有声丢来一句,“不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