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他优雅的迈开长腿便出了大门,而身后一堆女佣恭敬的目送他走远这才回身做自己的事情。

    程雨却半晌没有回过神来,陆云景刚刚那句话虽然说的轻描淡写的,可是却让她后背升起一股凉意。

    只是在害怕过后她却又诧异。这样看来,陆云景并不想和她离婚,这就是让她不解的地方,以两人的关系,如果今天换做是陆云景来跟她提离婚,大概她不会多想就会答应,她原本以为陆云景也如她一样。

    所以陆云景拒绝离婚让她很诧异。

    真是莫名其妙啊这个人,完全就没有感情,结婚的目的只是各自为利的两个人,她真的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拒绝。

    她真的很不理解,她身上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陆云景维持和她的婚姻的。

    前一世没有和陆云景提过离婚,只是程雨并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陆云景毕竟帮过她,就算提也该是他来提,而她也一直以为陆云景或许会有一天和她离婚的,毕竟两人的婚姻只是一种形式,说白了只能算一种交易,只是她没有想到那样的婚姻一维持就是十年的时间。

    难不成陆云景真的是喜欢她?她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又或者说陆云景喜欢她,却又深藏不露所以她一直都不知道?但是她不觉得陆云景这种人是羞于启齿自己感情的人,而且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大的魅力能让陆云景喜欢上。

    说真的,她真的是不明白他的想法,说来也是惭愧,前世和他结婚那么多年,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其实也并不是太了解,就连今天这样简单的交谈恐怕都是前世今生加起来和陆云景说话最多的一次。

    陆云景到底在想什么,前一世究竟为什么要拼了性命去救她,为什么他对她没有感情可是她提离婚他又拒绝?

    **

    吃完饭之后程雨去了一趟程家,程家在北城距离城中心不远的别墅区,虽然是别墅区,但是这边每栋别墅都是独门独院的。程雨并没有将车开进大门,而是停靠在程家大门外。

    站在门口,程雨望着前方新刷过漆的大铁门,这些年来她一直很抗拒这里,曾经以为这个地方她永远都没有办法再面对了,却没想再站在这里,她会如此平静。

    程家在遭受陆云景打压之前,在北城虽算不上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但也能拍上得前五,程家祖上是卖水果的,后来慢慢发展积累起来,开了自己的工厂开始生产饮料,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了一家集饮料和零食于一体的成熟大企业,再加上广告投入得也不错,所以在国内也有一定的知名度。

    而那时候作为程家大小姐,程雨多么令人瞩目是可想而知。

    她的爸爸是程家长子,头脑聪明又懂得经营,程老先生一直有心要将程家的家业交到这个优秀的大儿子手上,而作为独女的程雨,如果她的父亲接手了程家家业,那么她也有很大的可能成为程家再下一任接班人。有了这层关系,程雨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拱月,在十八岁之前她永远都是最耀眼的存在。

    程老先生有两个孩子,除了程雨的父亲之外还有个儿子,不过程雨这个二叔并没有程雨父亲聪明能干,所以自来都没有程雨的父亲在程老先生跟前受宠。

    程雨的二叔有两个孩子,老大是儿子,名叫程飞,跟陆云景同年,比程雨大了四岁,老二叫程思檬,比程雨还大了两个月。

    虽然父亲非常得程老先生和程老太太的喜欢,但是和父亲不同的是,作为父亲的独女,而且还是老来女的程雨并没有因为父亲的关系在两位老人家跟前也同样受宠爱,反而程雨感觉程老先生和程老太太从小就不太喜欢她,而对于她的堂兄和堂姐,两位老人却又都是和蔼可亲的。

    程雨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为了得到爷爷奶奶的关注,她从小便比堂兄堂姐更努力,她努力让自己和父亲一样优秀,努力成为让所有人称赞的程家大小姐,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没法让两位老人向她投来赞赏的目光,甚至她还感觉,她越是优秀两位老人就越是对她不满。

    程雨诧异极了,她去问父亲,为什么爷爷奶奶不喜欢她,父亲只是安慰她,爷爷奶奶不是不喜欢,只是不想让她太骄傲所以从来不会将赞赏之色流露在面上。

    而程雨也一直信了父亲的话,直到她十八岁成人礼那一天。

    程雨和程思檬的成人礼只差了两个月,程思檬的成人礼办得可真是豪华又奢靡,而两个月后程雨的成人礼却简陋太多,甚至让人觉得这成人礼完全就是一种敷衍。

    一般来说,负责成人礼的都是当家的长辈,而她和程思檬的成人礼都是程老先生一手操办的。

    那时候的她是何其骄傲啊,请了同学来自己家中,然而如此简陋的生日宴却让她在同学面前颜面扫地,从小爷爷奶奶就偏心堂兄堂姐她很清楚,可是平常就算了,如今却是她的十八岁成人礼啊,连这么重要的日子为什么还要如此明显区别对待,竟然连一点样子也懒得做。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积累了这么久的不满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她将程老先生请到后院声泪俱下问他为什么从小就如此冷眼对她,她和程思檬都是程家的孩子,为什么他们却如此偏心!偏心得这么过分,办出如此敷衍又简陋的生日宴,简直就没有将她当成是程家的孩子。

    她难过极了,心里的委屈膨胀到了最大,她不顾一切说出了这些年的委屈和不满。

    然而她并没有得到程老先生合理的解释,反而还因此触怒了他,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阴沉着一张脸拉着她来到大厅的宴会场地,他拉着她走到楼梯上,站在高处,让所有人都看得到的地方。

    然后当众宣布,她并不是程家的孩子,只是程家长子在外面捡来的被父母扔掉不要的野孩子。当年真正的程家大小姐不幸夭折,因为伤心过度这才将偶然捡到的她当成是自己的孩子来抚养,他们也一直看在程家长子的面上没有说破她的身份。而她,却一点都不顾念程家对她的养育之恩,居然还来质问程家人的不是,程老先生声色俱厉的骂她是个白眼狼,是个不懂感恩的东西。

    天知道啊,这个消息对她的打击有多大,她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并不是程家的女儿,一直疼爱自己的父母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自己这么多年所受到的宠爱,不过是建立在他们早早夭折的孩子身上。

    她只是一个被亲生父母抛弃不要的野孩子。

    原来程家所有人都跟她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她不过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外人。

    她哪里来的脸把自己当成程家大小姐呢?

    在十八岁生日宴那一晚,她的整个世界都在她的眼前坍塌。然而屋漏又逢连夜雨,就在她被这个如晴天霹雳一般的事实震惊得无以复加的时候,在她站在楼梯上被各种复杂的目光注视着的时候,她又遇到一场“人为”的意外。

    她被人“无意”中推了一把,她从楼梯上滚落下去,将一条腿摔断,而她的人生从此也跌落深渊。

    她在家里躺了几个月才能勉强走路,然而爱好打排球的她却再也不能英姿飒爽站在排球场上了。

    再出现在人前的她也不再是那个受人瞩目被众星拱月的程家大小姐,她成了所有人嘲笑奚落的对象,就连程家那些帮佣也开始不将她放在眼中。

    这样的变化让她愤怒又无可奈何,她于是慢慢的收敛了自己的锋芒,慢慢变得沉默,慢慢变得对一切都忍气吞声。

    这才是她应该做的,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凭什么拥有程家人的骄傲?

    程家曾经是她最温馨的港湾,可是自从知道真相之后,她便想逃得远远的,再也不想回到这个地方。

    而她的父母,从小最疼爱她的人,在得知他们对她的疼爱也不过是一种感情寄托之后,她心里的难过是无法言说的。

    没有隔阂是不可能的,甚至有时候对他们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怨恨,如果他们从一开始就告诉她,她只是领养的,那么她也不会像今天这般难以承受了。

    所以她逃避着程家的同时,也逃避着这世上最亲近的两个人。

    时隔这么多年,再想起这些的时候内心已经没有太大的波澜了。

    曾经,她觉得如果可以的话,她永远都不会再踏进程家的门了,可是现在,再站在程家门口,也并没有她想象的那样不可面对。

    她低头看了看那条曾经断过的右腿,当时它被摔断的时候她痛了很久,甚至差点就永远站不起来,可是好在上天还没有完全绝她,最起码她还能正常走路,正常开车,只是再激烈一点的运动却是再也不敢做了。

    前一世,因为重大的打击,她没有力气再为自己讨回公道,后来慢慢变成了一个忍气吞声的人,懒得再为这些旧事再和那些人纠缠不休。

    可是现在……

    当经历过一次生死之后,当知道自己的人生或许就只剩下八年之后……

    是否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沉默,忍耐,麻木,忍气吞声默默咽下所有委屈呢?

    不!

    那样的人生过一次就够了,重来一次,她不会再毫不作为忍气吞声,她要过得恣意过得痛快,她欠的人她会慢慢弥补,欠她的人,她会一丝不差全部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