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雨进了程家直接去了程家后院,她的养母就住在这里。其实原本养母是住在主楼的,只是养父过世之后,没有人给她撑腰,她住在这里多多少少会受些委屈,养母是个不争不抢的人,索性就直接搬到后院来住了。

    养母住的地方是个两层的小楼房,虽然和主楼不能比,但里面一应东西都俱全,养母一个人住也够了。

    大门并没有关,程雨进去之后直接上了二楼,养母并没有在房间里,程雨又去了书房,程雨走到门口就看到养母在里面作画。

    养母有个很动听的名字,叫林佳人,人如其名,她确实是一个温婉大方的倾城佳人,哪怕现在上了年纪,容颜被岁月侵蚀,可是她身上依然沉淀出一种常人无法比拟的气质。她年轻时候是个画家,程雨画画的技术也是由她一手教导的。

    林佳人听到动静,下意识转头看过来,待看到门口的程雨,她似乎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温和慈爱的笑意瞬间爬上眉间,她忙将画笔放下向她走过来,语气中透着难掩的惊喜,“宝宝,你怎么过来了?”

    宝宝是程雨的小名,自小养父母便是这样叫她。

    林佳人显得有些激动,她走到程雨跟前,忍不住要去拉她的手,可是手伸过去才意识到什么,她急忙又顿住,问她:“你吃过饭了没有?”

    程雨将养母的动作看在眼中,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十八岁之前她和养父母的关系都是很亲密的,只是自从十八岁生日宴过后她便对养父母刻意疏远,所以她也很能理解养母为什么明明想靠近她,却又不敢靠近。

    当年事情发生之后,程雨对程家人都心存怨恨,包括自己的养父母,只是后来经历得多了才慢慢明白之前的自己是多么的不懂事,即便养父母疼爱她只是因为感情寄托,即便她只是他们收养的孩子,但是从小到大他们确实也是很疼爱她的,再加上见识过亲生父母的冷漠之后,她就越发觉得自己刻意疏远自己的养父母是多么愚蠢又可笑的事情。

    只是当她想要好好孝敬他们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养父已经故去,而养母没过几年也因为心中苦闷而自杀。

    现在,她回到了十年前,虽然很遗憾她已经没有办法再对养父尽孝,可是养母还在,她还有机会报答她对她的养育之情。

    程雨深吸一口气,自然又亲昵的拉住养母的手道:“我吃过饭了,我过来就是想看看你,你过得还好吗?有没有人欺负你?”

    林佳人身体僵了僵,显然也没料到程雨会主动亲近她,但是看得出来她很高兴,面色明媚了不少。

    “你别担心我了,我过得很好,你好好过好你自己的就行。”林佳人拉着她的手下了楼,一边走一边道:“之前你忙,也没有好好跟妈妈说一说,你和陆云景过得怎么样?他对你好吗?”

    程雨笑道:“他对我还是很好的。”

    林佳人拉着她到楼下客厅坐下,又语重心长道:“即便选择了和他结婚,那么就不要老是忙着工作了,要多抽一点时间好好经营自己的婚姻。”

    之前林佳人每次给她打电话,她都以工作忙推脱,实际上她的工作也没有多忙,忙也不过是自己给自己找事情干,她不过是借此逃避,逃避程家,逃避陆云景,逃避她自己。

    “对了,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今天又不是节假日。”林佳人又问道。

    程雨道:“我打算辞职了,我想接手爸爸的公司。”

    林佳人似乎有些震惊,半晌才道:“你……想好了?”

    程雨点点头,林佳人随即放松下来,显得很开心,“你能想通就再好不过了,你爸爸知道了也会开心的。”

    实际上程雨的养父是非常有希望成为程家下一任接班人的,只是程雨十八岁的生日宴过后养父就辞去了与程家有关的各种职务,然后在外面自己开了餐厅,因为他非常有经营头脑,所以餐厅发展了几年,势头还不错,已经开了多家连锁店了。

    养父离开之后,这餐厅原本是留给她的,只是她无心经营,就让职业经理人代为管理。

    那时候她性子倔,不想再和程家扯上任何关系,不想再要程家的东西,只是多年之后她才慢慢明白养父的苦心。

    养父脱离程家自己去外面累死累活做餐厅,多少是为了她,因为他知道,程老先生当众说明了她的身份,自然是没想过让程雨接手程家的产业的,养父想给她留一条后路,自然要出去打拼。

    仔细回想一下,前世那些年她都不知道在做什么,好像已经对生活麻木了,就那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如果她能多思考一下,那么或许就不会留下这么多遗憾了。

    程雨简单的跟养母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之后便去灵堂给养父上了一炷香。

    香案上放着养父的遗照,照片上的养父笑得非常和蔼,她还记得小时候,养父在外面忙碌回来,不管多累都会将她驼在背上满屋子爬。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虽然她只是收养的孩子,但是他是真的将她当成是亲生女儿来对待的。

    她在养父遗照前跪下,眼泪经不住从眼眶中滑落,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她的感激她的悔恨,可是现在都来不及了。

    她后悔自己曾经的不懂事,后悔自己的故意疏离伤了他的心,她真是个自私又冷血的人,而她现在能做的就是一遍遍在心里祈祷养父的在天之灵能原谅她这个不孝女。

    程雨在养父灵堂前忏悔的时候,林佳人也偷偷的在门外看,她看到程雨低垂着的脑袋和轻轻颤抖的肩膀,她的眼中满是心疼,也忍不住偷偷抹了一把眼泪。

    给养父上完了香,程雨又陪养母说了一会儿话便告辞离开了。

    从这边出程家要经过程家的花园,花园中种了一丛丛矮小灌木,矮小的灌木被修剪整齐,一丛丛挨挨挤挤在一起,将花园隔出一条条道来。

    在花园正中央有个古希腊风格的凉亭,她从灌木丛隔开的道中走过来,无意中一抬眼就看到凉亭中坐了两个人,从后院到大门必然要从凉亭经过,和这两人打照面也是必不可少。

    程雨停下脚步,有些犹豫。

    正对着她坐着的那个人是她的堂兄程飞,他如今已经开始在程家旗下的鲜橙企业上班了,可能是刚刚从公司回来,身上还穿着一身笔挺的职业装,大概是近些年在公司混得不错,他身上自带一种意气风发,再加上他长相俊俏,一眼看过去倒觉得这人有一种势不可挡的魅力,然而即便如此,跟旁边的那人一比却还是稍显逊色。

    他穿了一件蓝白条纹的格子衬衣,一条浅色长裤,他打扮得干净清爽,整个人都清新得像春日的微风。

    他依然如她记忆中那般英俊潇洒,他身上每一处都透着家族良好的教养,坐姿很标准,腰背挺直,不动的话简直就如一尊雕塑一样极富美感。

    他正和程飞谈论着什么,脸上透着轻笑,是他惯常那般温和如风的笑容,他似乎永远都是那般温和大方,让人倍感亲切的,他就像冬日最温暖的阳光,他温柔的目光看着你,性感的嘴角挂着浅笑就能将你心底所有不愉快都吹散。

    曾经,他如她,就是这般。

    他叫陆承允,他是陆云景同父异母的哥哥,也是那个曾经在她断了腿在床上养伤爬不起来而偷偷和别人订婚的初恋。

    “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不太友好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程雨收回目光下意识转头看去,却见程思檬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

    程思檬正双手抱胸微挑着下巴看着她,眼底流露出毫不掩饰的轻蔑之色。

    她留着一头齐耳短发,画着淡妆,穿着白色喇叭袖上衣,下面是一条紧身的包臀裙,衣服设计和质感都很好,想来也是出于名家之手,再加上她身上昂贵的首饰修饰,一眼看过去,便知道这人的身份很不简单。

    而程思檬如今确实也是北城很有影响力的名媛。

    程思檬的声音不小,自然惊动了凉亭中的程飞和陆承允,两人自然也看到了她,然后她看到陆承允向这边走过来,而程飞也紧跟着走过来。

    程雨并不想和这几人打照面,暂时也不想和程思檬起争执,所以她只是淡淡瞟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去,刚走出几步却又听到身后程思檬道:“果然是小门小户人家出来的女儿,只能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情,畏畏缩缩的上不了台面,丝毫教养也没有!”

    程雨转头向她看去,她依然保持双手抱胸的姿势,看向她的目光在轻蔑之外还带着几分得意。

    而程飞和陆承允也已经走到了近前,程思檬的话他们也都听到了,不过两人也都没有说什么,程飞完全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而陆承允却只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本来,她不想和程思檬起争执的。

    她看着程思檬那高高在上的目光,她似乎很享受这种将她踩在脚下的感觉,也是呢,在她的身份被揭露之前,所有人都只看得到骄傲又光芒万丈的程家大小姐,被她的光芒掩盖着,谁看得到程家这个二小姐呢?程思檬自小活在她的阴影之中,何其憋屈何其怨恨。所以,当程雨身份被揭开之后,憋屈疯了的二小姐自然要把曾经活在她阴影之下的不满和委屈都向她发泄出来,对她的欺压和奚落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而在一夜之间失去所有的程雨,也再也没有了程家所带给她的骄傲和光芒,一个被亲生父母抛弃了的孩子,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一个假金枝,确实也没有脸再继续骄傲下去,所以她收敛所有锋芒,懦弱着忍受着一切。

    程思檬大概也喜欢极了这种感觉,就喜欢看到曾经高傲的程雨被她踩在脚下一句话都不敢说的痛快。

    如果换做往常,程雨大概也只会默默离开,而程思檬自然也会再次享受打击她所带给她的愉悦。

    只是现在,在经历过生死之后,在知道自己的生命或许只有八年之后……

    忍气吞声,继续憋屈着任由人欺凌过完八年?

    不,她再也不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