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雨目光在三人脸上冷冷扫过,她低头轻轻一笑才道:“你说的对,我确实是小户人家出生的孩子,不过呢我自小就在程家长大,受得也是程家的家教。你说我没有教养,畏畏缩缩,但是能说出这样话的人想来家教也好不到哪里去,看样子程家的家教确实不怎么样,教不好你也教不好我。”

    “你……”程思檬被她给堵了一下,不过她倒是有些诧异,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大概是没料到她今天竟然一反常态,还学会跟她顶嘴了,程思檬略想了想就明白过来,随即冷笑一声道:“果然,如今嫁给了陆云景就是不一样了,学会狐假虎威了。只不过呢,有些人也不过是空担了一个陆太太的名头而已,还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当初陆云景之所以娶她,程雨自己清楚,北城上流圈的人自然也看得明白,陆云景此举不过就是故意羞辱余家而已。

    如今坐在高处的陆云景可是被无数双眼睛看着,而他的私生活自然也为人津津乐道,所以陆云景和她夫妻并不和睦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再加上据说陆云景在外面女人很多,所以她虽是陆云景的妻子,不少人碍于陆云景的身份不敢将她怎么样,不过却还是在背后偷偷笑话她。

    以前程雨并不在意有人取笑她和陆云景的夫妻关系,现在么,她同样不在意。

    她不以为意的挑了挑眉,一步步向程思檬走过去,走到她身边,她含笑的目光盯在她脸上,慢悠悠的说道:“不管我和陆云景的夫妻感情怎么样,我也是他正大光明娶进门的妻子,作为陆太太,我在陆云景跟前多多少少也有一定的话语权。”她笑意渐深,用着越发轻松的口吻问她:“你猜如果我在他跟前说一说程家的坏话,你说他会怎么样?”

    程思檬那描得很浓的韩式一字眉皱了皱,望着程雨那近在咫尺笑得很贱的一张脸,她愤怒的一巴掌简直呼之欲出。

    只是陆云景如今的可怕是北城人有目共睹的,谁都不敢轻易招惹他,虽然程思檬有着大小姐脾气,但她也不是傻子,程家现在连遭陆云景打击,如果这个时候惹到陆云景,那跟找死也没什么区别了。

    虽然陆云景和程雨的夫妻感情并不是太好,但是人家毕竟还是夫妻,如果程雨真对他吹吹什么风的话,对程家来说绝对没好处。

    程思檬也没想到,之前那个畏畏缩缩在她跟前连屁都不敢放的程雨如今居然也学会反击了?竟还拿出陆云景来压她!她抿着唇,眼底渐渐燃起怒火,不过她大概也知道厉害关系,那一巴掌终究还是没有落在程雨脸上,只憋着气盯着她。

    而程雨并没有就此收手,她的面色一点点冷凝下来,对着程思檬一字一句道:“不想我在陆云景跟前说程家坏话的话就立马给我道歉!”

    程思檬简直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她,她没想到程雨居然敢让她道歉,虽然她碍于陆云景不打算再继续刁难她,但是她哪里来的资格让她跟她道歉?

    而一直在一旁好看戏的程飞这才站出来做和事老道:“程雨,思檬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不要太较真了。”

    程雨冷笑,“玩笑?行啊,开玩笑谁不会,就看看谁开的玩笑更大了。”

    程雨说完便转身离去,程飞大概也是担心程雨回去之后真跟陆云景说些什么不好的话,他畏惧陆云景的手段,毕竟程雨如今也是陆云景的妻子,他们不想招惹陆云景,虽然很不甘心,但也不得不给程雨几分面子。

    程飞忙叫住她,“思檬不懂事,我代她向你道歉。”

    程雨停下脚步,心头冷笑,刚刚冷眼看程思檬羞辱她的时候不见他上前阻止,这会儿怕她跟陆云景告状就跳出来要对她道歉,要是她还和往常一样什么都不做只是忍气吞声任由程思檬奚落,想必这个热闹程飞也会冷眼看到底的。

    说白了,不过就是柿子捡软的捏而已,她越是示弱,他们就越是欺负得过瘾。

    程雨冷笑:“你道歉有什么用?惹到我的又不是你。”

    程飞还没说话呢,程思檬便怒道:“程雨,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程雨微垂着头,面色渐渐冷下来,“这样就算过分了吗?那如果我真的过分起来,你们岂不是更受不了?”

    程思檬:“……”

    看得出来程思檬很不喜欢这种被程雨压住的感觉,很不甘心很想对程雨大发脾气,可是想着她背后那个手段残忍的男人,她却又什么都做不了。

    程思檬在心头骂了无数遍程雨就是个狐假虎威的贱人,以前在她面前屁都不敢放的,现在竟然还敢在她跟前耍威风。

    程雨并不急着走,很明显是不会轻易罢休的,最终程思檬深深吸了一口气,用着咬牙切齿的语气道:“对不起行了吧?”

    原来这么轻易就能逼着她们道歉啊,程雨突然就觉得没意思了,她摇了摇头,嘲讽的笑了笑道:“我也不想让大家都难堪,所以在走之前还是想提醒一句,如果想相安无事的话,以后大家便各行其道,谁都别来招惹谁,当然如果你们耐不住寂寞非要找我的不是,将我惹毛了我来个鱼死网破,到时候大家都得不到好。”

    她吐字清晰,语气轻描淡写就像是在聊天一样,然而字里行间的警告意味却让所有人都听得分明,在场几人都格外诧异,眼前这个人哪里还是那个沉默懦弱又不敢反抗的程雨,似乎以前那个骄傲不可一世的程雨又站在了跟前,她自信又骄傲,浑身散发着光芒,她的光芒是如此让人讨厌,可是又如此让人服气,似乎她与生俱来就该如此。

    在几人多变的面色之中,程雨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去了。

    “程雨。”

    程雨出了程家正要上车,身后却突然有个声音叫住她。

    清越的声音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她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她听到脚步声靠近,这才慢悠悠转头看去。

    陆承允走到她跟前,他微蹙着眉心,目光复杂看着她,一向待人温和的他很难得面色有如此凝重的时候。

    相比之下程雨倒是淡定许多,只一脸平静望着他,等着他开口。

    许久之后他勾唇轻声一笑,就像是多年故交一般问道:“过得还好吗?”

    这个男人曾经给过她很多很美好的记忆,她们从小就认识,他永远都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呵护着她,他对她简直面面俱到无微不至。

    然而也是这个人在她跌入低谷的时候给予她最沉痛的一击。

    在她被程老爷子亲口揭露身世,又被人“不小心”推下楼摔断腿之后,她在床上躺了两个月,两个月并没有等到他的心疼和怜惜,却等来了他跟别人订婚的消息,她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对他温柔备至,那个她受一点点伤他都心疼得不行的他会背弃她和别人结婚。

    她直接跑去问他。他却只是一脸无奈又沉痛的告诉她,“对不起程雨,这是我父母的安排,我也是逼不得已。”

    她以为他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他不会因为她的身份而嫌弃她,只是没有想到他却也是如此功利的人。

    什么逼不得已,他不愿意,没有人能够逼迫得了她。

    愤怒,痛苦,怨恨绞扭在心头,然而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带着自己仅有的自尊转头离去,从此便和他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当初重重打击之下,他的背弃简直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时候她甚至悲痛难过到恨不得死去,只是时间长了,不知不觉间,心底那些怨恨和难过就慢慢的随着时间流逝了,尤其经历了一次生死之后,再回头看这些,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也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

    曾经,她发誓,她要痛恨陆承允一辈子,可是现在,再对面他的时候,她没有想到她竟可以如此坦然对他微笑,甚至还会客气说上一句,“我很好,谢谢关心。”

    仅此而已,多余的话也不必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