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12.12
    程雨语气渐渐转冷,一字一句,毫不客气道:“还是说,简小姐你是心胸如此狭窄的人,连实话也不愿意听了?”

    “你……”

    简朱妍显然是被她彻底激怒了,她脸色阴沉得不像话,一双眼睛里满是刻骨的不甘和怒火,大概因为太过愤怒了,她额头青筋暴凸出来,在头顶璀璨的灯光中,竟显出几分狰狞来,这样的简朱妍哪里还有半分堂堂简式纸业大小姐的样子。

    一旁观战的陆云景见差不多了便冲连北坡使了使眼色,连北坡便急忙走上前去拦在简朱妍跟前,面色也显得不太好,“大家都是来这边玩的,简小姐你就不要闹事影响到大家了。”

    “闹事?”简朱妍简直气得快要喷火了,她堂堂简小姐却成了闹事的人,这简直就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简朱妍看了看连北坡又看了看陆云景,她点点头冷笑道:“我明白了明白了,世人皆都功利势利眼我有什么不明白的!”简朱妍说完一甩袖子,大步离开。

    这话说的,众人都是功利势利眼,就她简小姐是出淤泥不染的小白花,程雨暗自撇撇嘴,这简朱妍也真是敢说!

    简朱妍离开之后程飞兄妹和陆承允也都相继离开,程雨也没太在意,一直和陆云景呆到了宴会结束。

    拍卖宴结束之后程雨是坐陆云景的车回去的,这还是程雨第一次和陆云景同坐一辆车子,后座倒是挺宽敞的,只是陆云景那高大的身体坐进去,空间似乎一下子就变得狭窄起来。

    程雨和他各坐一边,陆云景大概也是累了,上车之后便微微合着眼皮养神。不同于陆云景的淡定自如,程雨却显得坐立不安。车厢之中似乎全被陆云景的气息充满了,强势的气息,使得程雨一上车就莫名紧张,神经也崩得紧紧的,连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

    这家伙确实是一个不好接近的人,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和他呆在一起也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不过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程雨又觉得不可思议,关于简朱妍她并没有当成一回事,她碾杀简朱妍本来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并没有不可思议,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今天陆云景对她的维护。

    他将对她泼香槟的言冰儿封杀,他对她说抱歉,他让她耀眼出现在人前告诉所有人她是他的妻子。

    脑海中又响起了前世女警官的话,她说:“陆云景之所以杀掉这么多人,只因为他要拿这些人做实验找到救你的办法,不得不说,他很爱你。”

    如果说之前她从不敢将陆云景杀人救她是因为喜欢她联系起来,那么在发生了今天的事情之后她倒是敢稍微往这方面想了,当然,陆云景喜欢她这种事情她依然是不相信的,但是她感觉得到陆云景待她是不一样的。

    这个心性残忍手段狠辣的人,这个高深莫测让人猜不透的人,他会维护她,会低头跟她说抱歉。

    前一世她一直到死都没有搞明白陆云景为什么会不惜搭上性命救她,重来一世,她还有八年的时间,她还有机会去弄明白他的目的。

    以前,她和陆云景之所以一直保持半陌生的关系,只是因为她一直逃避他,一直躲着他,不愿意和他靠近,可是现在,她稍微靠近一些就发现了他和她想象中的不同,那么如果她再靠近一点是不是就越能发现他的不一样?

    她转头望着那个闭目养神的男人,他的头轻轻靠在后座,灯光很暗,他的轮廓蒙了一层暗色,使得那有着冷硬线条的脸越发显得森然。

    她转回头来,目光看着前方深深吸了一口气,要接近陆云景吗?可是想一想就觉得怕怕的……

    “我合作对象几乎都是男人,言冰儿是明星,有一定的影响力,也很对这些人的胃口,有她应酬这些人会事半功倍。我出钱,她负责帮我应酬,仅此而已。”

    他突然出声将她吓了一跳,程雨转头看了他一眼,便见他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程雨看了看周围,车子里就只有三个人,司机在开车这话显然不是对他说的。

    所以,这话是对她说的?

    只是,他怎么突然对她说这些?他是在向她解释?不过他为什么要给她解释这些?可是从他那淡漠的表情来看又不像是解释,更像在简单跟她陈述一个事实。

    程雨不太清楚他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倒是点点头,回了一句:“好,我知道了。”

    之后他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这天晚上程雨并没有睡好,她做了一场又一场很混乱的梦,只是她醒来之后梦里的内容却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这样就导致她第二天起来迟了一些,她下楼来的时候陆云景已经坐在餐桌前吃饭了。

    今日的他一件深蓝色的衬衣加黑色长裤,一身深色的衣着让他的面容越发透着一种严肃凝重。

    他将面包切成小块小块的,再用叉子叉起来慢条斯理吃进口中,那样一个危险的人,可是举手投足间却又透着一种赏心悦目的优雅。

    程雨想着昨晚的打算,明明已经说服了自己,只是看到陆云景她却又充满担忧,总觉得靠近这样的人特别特别需要勇气。

    程雨深吸一口气这才走到餐桌旁坐下,七嫂很快给她端了两片面包上来,是她最爱吃的提子味面包。

    她向对面看了一眼,陆云景吃的是白面包,程雨想了想便冲七嫂道:“我今天想吃白面包。”

    七嫂立马道:“我这就去给太太拿过来。”

    程雨却叫住她,然后扫了一眼陆云景盘子里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面包,她鼓足了勇气才道:“我想吃先生切好的。”

    七嫂:“……”

    七嫂愣了一下,确定了一下程雨不是在开玩笑之后便一脸为难向陆云景看去。

    陆云景听到这话之后也停下动作,微抬眸光向程雨扫过来,暗色的双眸,深邃到让人心生惧意。

    程雨一对上他的眼睛便听到心头咯噔一声,她想要靠近陆云景,她必须要知道他的底线,她想知道……他可以容忍到她哪里。

    所以她才要冒着作死的危险对七嫂说这番话,要吃陆云景切好的面包。

    可是一对上陆云景的双眼程雨就后悔了,总感觉自己这是在老虎头上动土,虽然陆云景倒不至于因为这句话就将她怎么样,可是她就是害怕,这个阴沉难懂高深莫测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利益,她想,大概不会有人愿意去靠近他。

    然而就在程雨觉得她的笑容都快要僵硬得要掉下来的时候,却见陆云景移开双眼,并没有太当成一回事的样子,直接将他切好的面包推到她跟前,又冲七嫂道:“去给我重新拿。”

    七嫂也松了一口气,急忙应了一声下去了。

    而程雨望着那推到眼前的面包却是愣住了,那僵硬的身体反而显得越发僵硬。

    陆云景居然还真的就把切好的面包给她了……

    她小心翼翼抬头看了他一眼,七嫂已经给他拿了两片新的过来,他正慢条斯理的切着,似乎也觉得将切好的面包给她并没有什么。

    程雨僵硬着身体用叉子将面包叉了一块吃进口中,因为是专门给陆云景吃的,甜味不大,口感并不好。不过程雨现在还有点懵懵的,倒是也吃不出什么味道。

    陆云景吃完早餐就出去了,照例是一大帮帮佣恭敬目送他出门。程雨坐在餐桌前望着陆云景离去之时高大挺拔的背影,阳光落在他身上,他伟岸的身躯也像是镀了一层光,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程雨单手撑着下巴微微眯着眼睛看着,一边吃着他切好的面包,一边在心头想着,陆云景也并没有那么可怕嘛,竟愿意把切好的面包给她。

    看样子她们之间的相处方式也不是不能改变的。他大概也是那种很被动的人,她疏离着他,逃避着他,他便也不靠近,可若是她主动一点或许就会发现完全不一样的陆云景。

    所以她打算以后再多靠近他一下,她想知道陆云景藏在阴冷外表下最真实的他到底是什么样。

    她想知道他在想什么,更想知道他除了可以将切好的面包让给他之外还能容忍她到哪种地步。

    或者更确切的说,她想知道这个阴冷可怕又高深莫测的男人男人心里究竟有没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