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14.14
    这下轮到陆承允抽嘴角了,不过他还没开口就听得陆云景又道:“我记得我曾经跟你们说过,想要好好活着就得安分守己一些,倒没想到你如此不听话,竟然还跑去打扰我太太,如此不懂安分,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他冰寒的语气像是一把剑,“等着给你姐夫白鹏收尸吧。”

    丢下这话他便直接转身离去,陆承霜却是坐不住了,追出门道:“陆云景,钱都已经给你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

    陆承允的母亲陆老太太也追出来骂道:“陆家怎么养出了你这种蛇蝎心肠的东西?!”

    并没有得到陆云景的话答,他直接上了车,车子缓缓开出了陆家,陆承霜却还是不甘心,追着车子声嘶力竭骂道:“陆云景,你就是魔鬼,你会下地狱的!”

    程雨在餐厅巡视完了还得看各个部门的报表,看完了已经到了晚上,她回去之后只觉得浑身都快要累散架了,简单的洗了澡便直接睡去。

    公司接手得顺利,她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晚上也睡得很好,第二天她精神饱满起了床,下楼吃早餐的时候却得知陆云景还在后面训练。

    程雨想了想,便冲七嫂要了一杯电解质水,又带上一条毛巾去了后院。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出现在这里了,金黎阳和其他几个保镖看到她出现也没像上次那么诧异,只冲她恭敬的颔颔首算是打招呼。

    程雨便静静在外面等着陆云景出来。

    在训练场上的陆云景简直迅猛得像一头野兽一样,他身上的肌肉都是自然健身而来,并没有健美达人那么夸张,却自带一种力量美感。

    尤其在场地里跨越翻滚的时候很有一种狂野男人的气息,再加上他每次训练的时候都不穿上衣……

    程雨耳朵有点热热的,她急忙移开盯在陆云景身上看的目光,深呼吸几口气调整了一下这才恢复如常。

    等了一会儿陆云景才从里面出来,程雨给自己做了一下心理建设这才走上前去将电解质水端给他,带着她自认最温柔明媚的笑容道:“先喝点水。”

    陆云景目光在她和杯子上扫了扫,他似乎怔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眨眼之间便消失不见,他波澜不惊的面色一如往常般清冷,他倒是没说什么,将杯子接过,慢条斯理喝下去。

    程雨看着他喝完这才松了一口气,便又将帕子递过去道:“擦擦汗吧。”

    这一次程雨看到他的眉心皱了皱,她的心猛地跳了跳,不过她却没有退缩,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慢慢的靠近陆云景,她知道要靠近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他也不是不能靠近的,只要……她胆子大一点。

    陆云景许久没有接过,而周围那些保镖可能也觉得自己挺碍眼,默默退了下去,这后院中便只剩了程雨和陆云景两人。

    说实话,身边没有其他人程雨反而更紧张。

    陆云景不接过她却并不打算退缩,程雨深吸一口气,索性直接豁出去试探着问他:“你是要我帮你擦吗?”

    他目光微凛,落在她身上的视线越发锋利逼人。

    程雨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走上前去,忍着发抖的手指垫着脚尖将手帕在他额头上轻轻擦过。

    她一遍遍在心里告诉自己,陆云景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他昨天不还将他切好的面包让给她吗?她想要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想要知道他上一世究竟为什么要拼了性命救她,那么她就必须得靠近,只要靠近他她才能知道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然而手帕才刚刚挨上他的额头便被他一把拽住,程雨身体一僵,怯生生向他看去,便见他眉心微蹙,凌厉的目光像是有穿透力一样。

    “你在想什么?”

    他清冷的语气莫名让人害怕,程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在想什么,当然是想靠近他,但是她不可能这样告诉他。

    “你想要什么,直接告诉我,我能给的都会给,你不用这样。”他面无表情说完这话,将她的手放下。

    “……”

    这下程雨是彻底懵了,他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想要什么就直接告诉他,不用这样。

    莫非他误会了她靠近他是因为有利可图?仔细想一想好像也有这个可能,她之前从未正眼看过他,两人虽是夫妻,但跟陌生人也差不多,可是现在,她突然变得这么殷勤,又给他端水,又给他擦汗的,是个正常人都会疑惑,更何况还是陆云景这么谨慎的人。

    所以他的误会也是在情理之中。

    只是……如果他真的误会她是有利可图,她觉得以陆云景的手段,绝对不会给她好脸色,不过他却说他能给她的都会给,这样的回答一点也不符合陆云景这种强势狠辣的人设。

    所以程雨诧异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不过她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跟他解释清楚为好,她可不想让他误会她是那种趋炎附势的势利小人。

    但是要怎么解释呢,实话实说想和他缓和一些夫妻关系?这种话对于他们如今这种情况来说怎么听都别扭,而且陆云景不一定会信,毕竟结婚也这么长时间了,两人一直都是各过各的互不相干,如今突然说要缓和关系,要让人家怎么相信?至于告诉他是因为她知道前世救过他的事情,所以这一世想对他好一点,她觉得这个说法陆云景更不会信,大概还觉得她是疯子。

    程雨想了想便道:“你误会了,我这样不是想要什么,只是我现在想通了,我不想再被人瞧不起,不想再被人奚落,我知道陆先生的厉害,所以我想把陆先生当做靠山,抱紧你的大腿,这样别人在欺负我的时候也会忌惮几分。”

    她说得也没错,她确实也是想抱他的大腿,对于陆云景这么精明的人,跟他来虚的,他一眼就能看出你的虚伪,倒不如坦诚一些。

    陆云景没有说什么,也不知道他信了没有,程雨便偷偷抬眼向他看去,只见那眼中的锋利似乎淡了一些,看上去也没那么让人害怕了。

    程雨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个意思,不过既然他面色好转,那说明她这样说并没有让他反感,程雨略想了想便又小心翼翼问道:“陆先生愿意当我的靠山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不用找什么靠山,作为陆太太,你本身就是‘靠山’,只要你想,我拥有的权利和金钱你都可以支配,你好好利用,没有人可以欺负得了你。”

    “……”

    听到这种话程雨简直惊呆了。

    所以他刚刚说,她想要什么他能给的都会给是这个意思吗?他所拥有的权利和金钱她都可以支配……

    这样一个可怕又危险的人竟然对她说这些,竟如此大方和她分享他的权利和财富。

    她呆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完全无法控制地,她问他:“我……我可以支配你的金钱和权力?为……为什么啊?”明明就是各自为利的婚姻……明明就像是陌生人一样的夫妻……他为何要对她这么大方?

    那一向凌厉深沉的目光竟透出几分诧异,他似乎觉得她问了个多余的问题。

    “你是陆太太,本应如此。”低沉的声音,掷地有声。

    “……”

    你是陆太太,本应如此。

    程雨一时间心情很复杂,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虽然她和陆云景之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甚至多年都保持着半陌生的关系,但是说句心里话,陆云景确实也在名义上给了她陆太太所能有的一切,比如他手底下的人都对她恭敬有加,比如在外面会毫不犹豫维护她。

    比如现在,他甚至告诉她,她可以任意支配他拥有的权力和财富。

    可是前一世,因为觉得他是个很可怕的人,所以一直逃避着他,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他,而就是这样的人,前世却还不顾一切救她。

    程雨突然觉得心头发酸,说出去大概也没人信,陆云景这样一个强大到让人望尘莫及的人竟然会有人替他感到心酸。

    因为陆云景的话,程雨吃饭的时候还没有回过神来,面对陆云景,她竟觉得有几分惭愧,虽然两人结婚算是彼此利用,但是除了丈夫的义务,他几乎给了她作为他的妻子能享受的一切,可是她,却从未将他当成自己的丈夫。

    “你最近在家里吃饭的频率倒多了起来,你工作不忙了?”

    对面陆云景的话拉回了她的思绪,她低垂着头也不敢看他,小声道:“之前那个工作我已经辞掉了,我打算接手我爸爸留给我的餐厅。”

    他将口中的面包咽下去,像是闲聊一般冲她说:“你有管理的经验吗?”

    程雨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她和陆云景接触的不多,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询问关于她的情况。

    程雨微微低头掩盖住脸上异样的神色,这才冲他道:“我管理经验不多,不过我可以慢慢学的。”

    “如果有不懂的可以去找金黎阳。”

    “啊?”程雨没反应过来,一脸惊愕向他看去,他依然慢条斯理吃着面包,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说话的语气也平缓得像是在简单聊天。

    可是听着他的话程雨内心却不平静了,陆云景让她有不懂的去找金黎阳,而金黎阳是他的贴身助理,也就是说他很乐意帮她?

    程雨愣了愣的,好半晌才呆呆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陆云景吃完饭就离开了,程雨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陷入沉思中,虽然他身上那阴冷的气质依然让人难以靠近,虽然他深沉的目光依然让人心生惧意,可是这样一个阴冷可怕的男人竟让她觉出几分暖意。

    她想她以后也该对陆先生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