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16.16
    其实让他哄她不过只是她赖着不走的一句托词而已, 所以她根本没想过要让他怎么哄, 他这样一问倒是把她问愣了。

    然后她想了想便试探着说了一句:“你给我买花?”

    他的目光扫了扫被她拽紧的衣袖, 说道:“你得先放开我。”

    程雨反应过来, 原本就透红的脸这会儿更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急忙松开手指,陆云景也没再说话, 直接起身出了门。

    陆云景离开之后程雨也回了房间,关上门之后她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勾引陆云景这种事情真的太累人了。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陆云景似乎并不反感她的靠近,而且他居然还问她他要怎么哄她, 她说要他买花他就出门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去给她买花了。

    陆云景买花送给她?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她就这样在房间里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直到一阵敲门声拉回她的思绪,她急忙将门打开, 门外果然站着陆云景, 他将手上的一捧花递过来冲她道:“不知道该买什么就买了最贵的。”

    “……”

    程雨呆呆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手中那粉嫩娇艳的朱丽叶玫瑰。她是真的没有想到陆云景居然真的给她买花了。

    陆云景见她没有动作,他眉心微蹙,问她:“不喜欢?”

    程雨回过神来,急忙将花接过,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便只道了一句:“谢谢你,花很漂亮。”

    他点点头, 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便转身离去了。

    程雨去找了个花瓶, 将花束一支一支修剪好插-进去, 粉色的朱丽叶玫瑰,美得很梦幻,挨挨挤挤簇拥在一起,在阳光中散发出柔美的色彩。

    她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懒懒的在这些花朵上拂过,原来,原来他并不是那么难靠近的,最起码她让他买花送给她他就乖乖买花送给她,这么听话,简直就跟外界传言中那个冰冷无情冷漠残忍的陆云景人判若两人。

    她笑了笑,眉眼弯弯,心情真的很不错啊……

    吃过午饭程雨被文熙叫出去玩,只是在三人聊天的时候她却频频发呆,文熙看不下去了,直接踹了她一脚。

    程雨受痛,这才回过神来,一脸不满冲她道:“你踢我干什么?”

    文熙瞪了她一眼道:“都叫了你几声了你都不答应,你在想什么?”

    程雨没答话,却心虚的躲闪着文熙的目光,文熙见状,便眯了眯眼道:“我说你今天看上去很不对劲,快说说你究竟干什么坏事了?”

    被两人齐刷刷的目光看着,程雨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对于自己的好友她一向都是无话不说的,所以她抓了抓头发道:“也没什么,就是突然发现陆先生好像跟我理解的不太一样。”

    “哦?”欣瑶挺感兴趣的,兴冲冲问她:“怎么不一样?”

    程雨想着陆云景送给她的花,目光有些悠远,她笑了笑道:“感觉他也挺不错的,他会很耐心的帮助我,而且还买花送给我。”说到此处她依然觉得不可思议,“你说是不是很神奇,陆云景那样的人居然会买花给女生。”

    文熙听到这话却像是被吓到一样一脸震惊看着她道:“你别告诉我你对陆云景来电了!你之前不是还说过你很怕他,这辈子都只想离他远远的,还说你们只是表面夫妻,他不会喜欢你你也不会喜欢他,你甚至还说你就希望和他这样保持这种半陌生的关系过一辈子最好。”

    程雨挑了挑眉,“我说过这话?”

    文熙削了一下她的脑袋不满道:“你刚结婚那会儿我和欣瑶去看你,你告诉我们的,这才过了多久你就忘了?”

    结婚那会儿的事情了,对如今的她来说已经隔了一辈子,她哪里还记得?

    程雨不想搭理他,转头看向欣瑶,问她:“欣瑶你觉得呢?”

    不同文熙的震惊,欣瑶握着她的手,很认真对她说:“程雨,你不用管别人的看法,你只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就行了,而作为朋友,不管你选择什么我都会永远站在你这边支持你。”

    一番话说得程雨心头暖暖的,她冲欣瑶点点头,便又冲文熙道:“看到没有,这才是真的朋友!”

    文熙却冲她翻了个白眼。

    三人在这边说了一会儿话文熙便提议去酒吧玩,程雨想着去放松一下也好,便也答应了。因为时间还早三人先去吃了晚饭,吃完才去了酒吧。

    酒吧是文熙推荐的,她说那边有个驻唱的小哥哥长得特别有型(虽然文熙平时打扮得很中性又有点大大咧咧的,但是她是个实打实的钢筋直女)。

    几人直接将车子开到了酒吧楼下的地下停车场,刚一下车就听到身后响起一阵刺耳的轰鸣声,不过眨眼的工夫便见有几辆跑车在距离她们不远的地方停下。

    为首的是一辆相当惹眼的红色敞篷,车上还播放着嘻哈风格的音乐,却见车门打开,走出一个一头红发的男子。红色的头发蜷曲着堆砌在头顶,简直就像一丛丛燃烧的火焰,用拉风都形容不出它那种特别的存在感。

    他身上穿了一件宽松的短袖,脖子上还挂着一串骷髅装饰品,下面一条破洞牛仔裤,再加一双白球鞋,又长又大的短袖和带点掉裆的牛仔裤,和他车上的音乐倒是挺相得益彰的。

    不过和他嘻哈风的穿着风格不同的是,他长了一张无比干净的脸,干净得过分了,尤其那一双天生自带烟熏妆的媚眼更让这张脸显得过分白皙,看着有点像失血过多,就如电影中妖冶的吸血鬼。

    而他后面那两辆豪车上也相继走下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剃着光头,耳朵上还打着耳钉,这么热的天气居然还披着一件皮草,可是下面却又穿着一条短裤。

    相比较前面两人,后面那人的穿着倒是正常多了,衬衣加西裤。当然,作为一个三人小团体,前面两位哥的品味都那么独特,他不独特一点也不行,衣着上他可能做不到像前面两位一样奇葩的搭配,那么他就从发型上入手。

    明明一头黑发挺油亮的,偏偏剪了个像羊驼一样的发型,两边剃光了只留下了中间长长的一缕,再加上一缕斜刘海,又拉风又飘逸。

    文熙看到这几人也是皱了皱眉头,用一种明显带着不爽的声音道:“这几个家伙怎么来这里了?”

    程雨表示她也挺费解。

    嗯,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几人她们都认识,而且还是高中三年的同学。

    那卷发红毛吸血鬼双手插兜从几人身边经过,目不斜视就像是没看到她们一样,那淡漠的一张脸简直就差将“老子鄙视你们这群人”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红毛卷发吸血鬼走过去之后文熙撇撇嘴道:“谢博艺这混蛋怎么还是这德行呢?”

    程雨也没在意,她并不想招惹这几个人,便想等他们先进去了再进去。

    谢博艺进去了没一会儿那个光头皮草男也随着他向电梯口走去,从她们身边经过的时候他脚步突然停了一下,程雨明显感觉欣瑶的身体在发抖,她下意识握住她的手,发现她的手心冷得可怕。

    程雨目光沉了沉,紧握住她的手,面容警惕望着前面的光头。

    光头男生嚼着口香糖微微弯着腰向欣瑶看过来,他正对着她的脸,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阴阳怪气的说道:“看到我在这里你还不赶紧逃?难道不怕我再强-奸你一次?”

    欣瑶头垂得更低,不敢看他,身体也抖得更厉害了。

    程雨怒从心起,正要说话,不料文熙却先她一步道:“易铭杰,你不要太过分了!”

    易铭杰微微眯着眼睛站直了身体,他目光嘲讽的看了文熙一眼,轻蔑的嗤笑一声道:“真是个蠢货!”

    “你!”文熙明显被激怒了,她上前一步,眼看就要直接上手扇他了,程雨却拉住她,毫不避讳冲他道:“没必要跟他一般见识。”

    易铭杰慢悠悠看了程雨一样,依然是那轻蔑的表情,“你也没好多少。”

    他说罢轻轻哼了哼又得意的笑了笑,便揣着手大喇喇走进了电梯。

    随着易铭杰进去,他身后那羊驼男子也走上前来,一脸和气笑道:“大家都是同学嘛,搞这么僵干什么?”

    文熙冷冷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冲他丢来一句,“滚。”

    男子倒是挺好脾气的人,摸了摸鼻子便闪身进了电梯。

    待那几人上电梯离开之后文熙才道:“真是倒的什么霉,居然在这里遇到这几个神经病。”

    她说着,目光复杂看了欣瑶一眼,小心试探着问道:“他们在这边,你还去吗?”

    明欣瑶咬了咬唇,便冲两人无所谓的笑了笑道:“都走到这里来了当然要去了,再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受到了该有的惩罚,我也没什么不好面对的。”她又拉了拉两人的手,“走吧。”

    程雨和文熙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有些无奈,欣瑶永远都是这么善良体贴。

    大概每一个班级总是有那么几个扮演着让老师头疼让同学讨厌的角色,哪怕在程雨所在的那所贵族学校也同样如此。

    而她们班中最品行不良的莫属这三个人。

    那个红发卷毛吸血鬼名叫谢博艺,谢家在北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实力远远超过程家,大概是因为谢博艺是谢家的独子,被一家人给宠坏了,并没有长成接管家族的优秀接班人,却长成了一个北城出名的纨绔大少。

    虽然他的品味在程雨看来实在是一言难尽,不过大约是因为他长得太好看的缘故,他那种奇葩的穿着打扮在很多女孩眼中居然是一种个性的表现。上学那会儿不少女生都疯狂迷恋他,而谢大少往往来者不拒,同时交往几个女生也是常事,据说曾经还将某个女孩肚子弄大过,不过因为谢家用了些手段将这件事压了下去,便没有多少人知道。

    而那个光头名叫易铭杰,跟谢博艺也是臭味相投,谢博艺在学校中最多就是不听话外加私生活混乱,而这个易铭杰却比他可恶得多,谢博艺有的缺点他都有,谢博艺没有的他也有,而最让程雨所不耻的就是这易铭杰很喜欢欺负弱小,欣瑶便是他常欺负的人之一,甚至在高三暑假那一年,易铭杰还对欣瑶做了非常可恶的事情。

    那时候程雨已经不再是正经的程家小姐了,但是得知这件事之后她相当气愤,尤其是看到欣瑶被侵犯过后差点崩溃的样子,她真是恨不得将易铭杰碎尸万段。

    程家她指望不上了,她只能求助她的养父,她动用了一切她可以动用的办法,再加上文熙家帮忙,终于将易铭杰送上了法庭,因为证据确凿,再加上当时程雨等人扇动舆论,虽然易家动用了不少关系,但是在重重压力之下易铭杰还是被判了四年,他也是去年才刚刚出狱的。

    而也是因为这件事,程雨算是彻底开罪了易家,当初她父亲出事之后,之所以留下了很多棘手的问题,其中便是有易家从中作梗。

    相比较这两个人,那个羊驼就显得正常多了,他叫刘旭,不过虽然他没有这两个人的恶劣行径,但是这三人能走到一起他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程雨和他接触过几次,这人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笑嘻嘻看上去很好相处的样子,但是他绝对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角色,总之这三人都不是什么善茬。

    这个小插曲一过,程雨几人这才进了电梯,文熙想到什么,便说道:“那谢博艺真是拽得跟什么似的,我还记得高二的时候他跟你表白,被你拒绝之后那小鳖样呢。”

    程雨也想起来,高二的时候谢博艺确实跟她表白过,那天上体育课,她打完排球准备上楼休息,然后在楼道口遇到谢博艺,那天上体育课的班级不多,楼道上也没什么人经过,谢博艺就将她堵在这里,说他喜欢她。

    文熙像是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捂着嘴笑起来,学着谢博艺当时的那一本正经的口气道:“程雨,我喜欢你,你不要追着那个什么承允哥哥跑了,你跟着我,我会对你比他对你还要好,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其实当时谢博艺突如其来的表白也弄得程雨挺不知所措的。虽然同学了两年,但是她和谢博艺并没有多少交集,甚至算得上是处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他是他们班出名的纨绔三剑客之一,而她却是她们班的骄傲,为班级挣得了不少荣誉。

    那时候程雨第一感觉就是这家伙在搞恶作剧,所以当时她想也不想就直接对他说:“抱歉啊,我对你没兴趣。”

    文熙说到此处的时候笑得更乐了,“当时谢博艺根本不知道我就在楼下偷偷看着,我还记得当初你说完之后他那像是被扇了耳光的表情,难得他那么白的一张脸都快黑得像锅底一样。”文熙说到此处似乎想到了什么,稍微正了正面色又道:“不过说起来,谢博艺那时候大概是真的喜欢你的,我记得自从那天之后他好像有好几天没有来学校,我还听人说他差点闷闷不乐自杀了。”

    程雨撇撇嘴,满不在乎道:“谢博艺那种人会自杀?说出去谁信啊?”

    文熙想了想跟着点点头,“也是。”

    几人进了酒吧找了个稍大一些的卡座,然后一人点了一杯这边的特色鸡尾酒,文熙还特意叫了两个陪酒的小帅哥,她和欣瑶一人一个。

    程雨看到却不乐意了,“我说你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你们两个都有陪酒的我为什么没有?”

    文熙瞪了她一眼道:“你现在可是有夫之妇,若是让陆云景知道我给你找了男人让他头上冒绿光,他一定会砍死我的,这种大佬我可惹不起。”

    “……”

    听到文熙这话,程雨居然脑补了一下陆云景头上冒绿光的模样,那一张永远阴沉的脸还有那轻轻扫到人身上也让人窒息的目光……然后头上却顶着一片绿。

    程雨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怎么的她竟觉得这个画面特别带感……

    程雨倒抽一口凉气,急忙摇摇头打消了这个非常危险的想法。

    这个酒吧属于慢吧,酒吧氛围比较安静,只在中间的台子上偶尔有驻唱的艺人为客人唱歌助兴,听着歌声喝着美酒,倒也不失为一个放松身心的好去处。

    文熙这个老司机很快将陪酒的小哥哥撩得面红耳赤,而欣瑶是个容易害羞的女孩,有个陪酒的男生在身边反而不太自在,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程雨身边没人陪便乖乖品她的美酒欣赏歌声。

    她们卡座的位置正好对着大门,大门口进来什么人只要稍微一抬眼就能看到。

    程雨抿了一口酒,这无意中的一抬眼便又看到几个熟人进来。

    文熙显然也看到了他们,当即便低咒一声道:“怎么又是他们,还有蒋鄞州那货怎么也跟他们凑在一起了?”说完下意识看了欣瑶一眼,便见欣瑶望着前方几人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文熙见状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几人都是熟人,简朱妍,程思檬还有程飞和陆承允,外加一个蒋鄞州。

    蒋鄞州和程雨他们同一届只是不在一个班,曾经和明欣瑶是一对恋人,只是蒋鄞州家嫌弃欣瑶是个破落户的女儿,极力阻止两人在一起。欣瑶看似弱小但自尊心很强,得知这件事情之后便决意和蒋鄞州分开,只是蒋鄞州似乎一直不舍得,哪怕蒋家有意要凑合他和程思檬他也迟迟不肯表态,大约是以此来反抗,也大约是希望欣瑶能回来,说起来这两人也真是一对苦命的鸳鸯。

    蒋鄞州一向很反对和程家联姻,倒是没想到他竟和程家兄妹一同出现在这里。

    这五人进来之后正好遇到了谢博艺三人,然后几人便站在一起说话,上学的时候刘旭和简朱妍关系很不错,所以简朱妍和程思檬还有那三人算是一个小团体。

    几人聊着聊着便见刘旭冲几人指了指程雨几人所坐的方向,而那五人便也顺着看过来,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一群人便向程雨几人走过来。

    程雨和文熙见状,皆异口同声说了一句:“你大爷!”

    一群人很快走到了跟前,为首的简朱妍笑呵呵的在几人脸上扫了一眼道:“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们。”

    程雨挑眉向简朱妍看了一眼,心中不免诧异。不久之前在汽车拍卖会上,她和简朱妍还不欢而散,那时候两人简直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了,可是这才过了多久,简朱妍竟若无其事的来跟她们打招呼了。

    不愧是北城名媛,虚与委蛇的功夫真是练得炉火纯青。

    程雨没搭话,文熙大概不想让气氛弄得太尴尬,便不咸不淡的道:“我们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文熙目光向蒋鄞州身上扫了一眼,故作意味深长的道:“还有你啊蒋鄞州,好久不见了啊!”

    谁都能听出文熙话语中的嘲讽,蒋鄞州自然也听得出来,不过他倒是没说什么,只下意识向明欣瑶看了一眼,明欣瑶全程低着头,似乎在以此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简朱妍便又笑道:“既然大家在这里碰上了就是缘分,反正大家也认识,你们这卡座挺宽敞的,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何不我们就一起坐在这里,也好一起叙叙旧。”

    程雨真是佩服简朱妍啊,上次在拍卖会上她让她颜面扫地,她竟然也不膈应她,还提出和她坐在一块叙旧!

    不过简小姐有这个心情她可没有。

    简朱妍这话说完便转头征询其他人的意见,她先笑着看向陆承允问道:“承允你觉得呢?”

    陆承允脸上依然是他很和气的笑容,“我没有关系,坐在哪里都一样。”

    程飞也道:“我也没关系。”

    程思檬目光冷冷扫了明欣瑶一眼,便也耸耸肩,“我也无所谓。”

    剃着光头的易铭杰和羊驼刘旭也表示没什么,简朱妍又将目光扫到蒋鄞州,他虽没有说话倒是也没有反对的意思,简朱妍的目光最后落在谢博艺身上,笑问道:“博艺,你介意吗?”

    谢博艺懒洋洋的靠在柱子上,一手插兜一手玩着手机,闻言他抬头瞟了一眼简朱妍,咧嘴勾出一抹笑,笑得挺意味深长的,声音却漫不经心的道:“你安排就行了,问我做什么?”

    简朱妍没太在意他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她点了点头便又冲程雨等人道:“你们看大家都挺愿意坐一块儿的,你们也不介意的吧?”

    程雨真是很不理解简朱妍,她们三个和他们这群人根本不是同一个团体,不懂为什么要硬凑在一起。

    而且一一询问了其他人不介意之后才来问她们,明显带着一种社交压迫的意味,毕竟在成年人的社交中大多都是虚伪的,不会轻易得罪人。

    程雨也不是不能虚伪,比如在和她有利益牵扯的时候,但是这群人他们并不能带给她什么利益,和他们坐在一起还糟心,她连虚伪都懒得了。

    所以,她对简朱妍笑了一下,简单明白冲她丢来一句,“抱歉,我介意。”

    简朱妍面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得文熙也毫不客气说了一句:“抱歉,我也介意。”

    而一向胆小的明欣瑶也小心翼翼的举了举手,小声道:“我……我也介意。”

    简朱妍脸上的笑简直僵硬得都快要维持不下去了。

    程思檬大概是看不过眼,她直接站出来指着明欣瑶的鼻子道:“你算什么?你有什么资格介意?”

    因为蒋鄞州的关系,程思檬和明欣瑶向来就不对付,在学校的时候程思檬可没少仗着程家的势力欺负明欣瑶。

    明欣瑶也很怕她,听到她这话,她当即就吓得缩了缩,程雨见状,面色也阴沉了下来,懒得跟这些人客气了,直接道:“既然我们不欢迎,也用不着再厚着脸皮了吧?”

    程思檬被她这话激得带了几分火气,正要和她理论,程飞忙拉住她,又冲程雨几人道:“算了算了,我们去找别的地方坐也行。”

    送走这一大群人之后,这边的氛围总算是好了一些,文熙撇了撇嘴道:“来这里也能碰上,真是晦气。”

    程雨没当成一回事,“管他呢,点了这么多酒,当然得喝完才走。”

    驻唱的小哥哥唱了一首很舒缓的歌曲,清越的歌声流动,刚刚那插曲带来的不快渐渐散去,三人之间的氛围又变得轻松起来,开始天南地北胡侃。

    二楼的某个包厢之中,灯光调到了最暗,有个高大的身影坐在暗红色的沙发上,他手上握着一杯特调的鸡尾酒,此刻正慢慢品着。

    金黎阳原本非常不理解,为什么陆总会突然要来这里视察,而且大门不走偏要走正门。虽然这个酒吧也是他手下的产业,但是这种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经营场所还轮不到他亲自过来视察,更没有必要偷偷摸摸来视察,直到他看到楼下卡座中的陆太太。

    当然,金黎阳也不敢肯定陆总来这里就是因为陆太太,虽然他跟在他身边很多年了,但是他这位老板实在是高深莫测难捉摸,他的心思除了他自己别的人根本猜不到。

    金黎阳想了想,试探着问道:“太太也在这里,先生要下去跟她打声招呼吗?”

    他收回目光,慢条斯理将酒杯放下,语气很淡,没有任何感情起伏,“不用。”

    金黎阳便不敢再多言了。

    程雨本来并没有太在意简朱妍等人也在这里,她原本想着大家各玩各的互不相干,只是没想到才没过一会儿,事情便又起了变故。

    欣瑶大概是喝多了酒,中途去了一趟厕所,回来的时候遇到了程思檬,不知道怎么的发生了争执,程雨所坐的方向能清晰看到大厅里的情景,所以自然也清晰的看到程思檬打在欣瑶脸上的那一巴掌,她这一巴掌用的力气很大,欣瑶踉跄了几步便直接摔倒在地上。

    程雨见状,急忙放下酒杯走了出去,文熙大概也注意到了,忙跟了过来。简朱妍那群人大概也看到这场景,也都围了过来。

    程雨才一走近便听到程思檬怒声道:“你走路不长眼睛的吗?我这裙子可是今天才换的,就这样被你给毁了,你赔得起吗?”

    程思檬穿得是一件银色吊带紧身裙,裙摆成鱼尾形,材质优良,上面还泛着荧光,看得出来价格不菲。

    却见在那漂亮的鱼尾裙上方,靠近腰部的地方有一大滩酒渍,是有颜色的鸡尾酒,这么泼上去,这裙子大概也是毁了。

    欣瑶坐在地上,大概是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立马着急道:“你不要冤枉我!我碰都没有碰到过你怎么可能弄脏你的裙子,我看到你都是绕道走的!”

    听到这话,程思檬似乎越发恼怒,恶狠狠说了一句:“你还敢狡辩!”她说完便扬起手来准备再打,程雨见状,急忙走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后一推。

    程思檬大概没料到程雨会出手,完全没有防备,当即就被推得后退了几步,还好有程飞扶着,不然大概也会跟明欣瑶一样直接跌倒在地上。

    程雨将明欣瑶扶起来,程思檬站稳之后当即眯眼向程雨看去,咬牙道:“你竟然敢推我?!你算什么……”

    程思檬还没说完程飞立马捂住她的嘴,而程雨自然也清楚她想说的是什么。

    你算什么东西!

    实际上程思檬自诩名媛淑女,大庭广众之下是不会这么泼辣的,要耍横也只会在暗地里耍,然而在面对明欣瑶的时候却是个例外。

    因为蒋鄞州的关系,从读书到现在不管是什么场合,只要有程思檬和明欣瑶同时在场,她绝对会想办法找明欣瑶的不是。

    尤其是在学校里的时候,程思檬仗着程家的势,可没少对明欣瑶霸凌,只是那会儿程雨和明欣瑶还不是朋友,也管不了那么多。

    后来成为朋友之后,她才亲眼见识到程思檬是怎样对待明欣瑶的。

    完全没有将她当成对等的人一样,明欣瑶在她眼中只是个什么都不算的东西,不,甚至连东西都不算。

    欺辱,凌虐,只要她程大小姐想,没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

    而在十八岁生日宴之后,程雨在程思檬看来也是如此。

    她自诩身份尊贵,势要将她觉得不如她的人都踩在脚下,尤其是程雨。

    程思檬倒是没有对她像对明欣瑶这么过分,只是平时言语奚落嘲笑挖苦却也不少,而她以前也和明欣瑶一样不会反抗,忍气吞声,只是现在她觉悟了。

    可是明欣瑶……

    程雨转头看着她,便见她低垂着头,浑身因为害怕而发抖,她委屈得直流眼泪,却又不敢哭出来,压抑的哭泣着。

    她曾经也是这般隐忍着……

    她又抬头看了看程思檬身后明显多过她们的一群人还有程思檬那无所畏惧的挑衅目光,她冷笑一声,用着清晰而坚定的语气道:“欣瑶,打回去!”

    程雨这话一落,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在场的人似乎都觉得自己听错了,皆一脸不敢置信看向程雨。

    尤其是明欣瑶,她猛地抬头看着她,语气带着不确定唤她,“程雨……”

    程雨冲她笑了笑,替她整理了一下略显凌乱的头发,虽笑着,语气依然坚定有力,“你没有听错,我让你打回去。不管那条裙子是她故意刁难你自己弄脏的还是你不小心给她弄脏的,我都会赔给她,只是她打你的那一巴掌,你不要忍着。”

    “……”

    程思檬在愣了一会儿之后才回过神来,她却是冷笑了一声,故意上前一步道:“打回来?她敢!”

    明欣瑶吓得浑身一抖,程雨的面色一点一点冷凝下来,她双手抓着明欣瑶的肩膀冲她语重心长的道:“你不要怕她,如果你一直这么懦弱的话她便会一直欺负你,甚至越来越变本加厉,所以你要打回去,她怎么打你的你就怎么打回去。”

    “可是……”明欣瑶明显不敢。

    程雨推着她的肩膀,让她向程思檬靠近一点,她贴在她的耳边,冰冷的目光落在程思檬身上,一字一句冲她道:“不要害怕,你打了她算我的。”她将她往前一推,加重了语气,“快去!”

    程思檬丝毫不惧,甚至满脸嘲弄,她并不觉得明欣瑶这种弱鸡会动手打她。

    明欣瑶亦步亦趋走到程思檬跟前,然而她却久久没有动作,她回头看程雨,眼中带着求救,程雨却冲她坚定的点点头。

    程思檬见状却呵呵冷笑两声,用着明显带着鄙夷的语气道:“就你这样还敢打我?!”

    然而话音才落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明欣瑶想起了曾经被霸凌的委屈,又或者是程雨给了她力量,便见她狠狠一咬牙,一扬手,如飓风的一巴掌便落在程思檬脸上。

    “啪!”

    一声脆响,世界瞬间陷入死寂中。

    简朱妍和程飞等人都看呆了,大概也没料到明欣瑶真的敢动手,就连程雨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她很快便回过神来,暗中吐出一口气。

    最震惊的大概非程思檬莫属了,明欣瑶刚刚那巴掌明显用了全力,程思檬的脸当即就被扇得歪在了一边,那精心打理过的短发也显出几分凌乱,她捂着痛得发麻的脸慢慢转过头来看向明欣瑶。

    发红的双眼仿若燃烧着熊熊怒火,“你竟然敢打我?!”她咬着牙一字一句蹦出来。

    明欣瑶刚刚大概只是愤怒之下的冲动一举,这会儿反应过来了,再看到程思檬那泛怒的面容,当即便吓得连连后退。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挨了明欣瑶这一巴掌,程思檬只觉得自己受到莫大的了羞辱,她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当即怒不可遏,扬手便要向明欣瑶打去。

    不过这一次有人先程雨一步阻止了她。

    蒋鄞州将她的手腕重重一扔,他斯文俊俏的脸上也带着火气,“真是够了!仗势欺人也要有个度!”

    蒋鄞州那愤怒和嫌恶的眼神明显刺痛了程思檬,她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蒋鄞州,你刚刚没看到是她动手打我吗?她弄脏了我的裙子,我打她一巴掌又怎么样?”

    蒋鄞州大概也被她的无理取闹搞烦了,他也不再跟她多言,只转头略显心疼的冲明欣瑶道:“我送你回去吧?”

    明欣瑶没回答,先转头看了一眼程雨和文熙,见两人对她点点头,她稍稍犹豫了一会儿才点头同意。

    蒋鄞州带着文熙先离开了,可是被打了一巴掌的程思檬依然不甘心,她堂堂程家小姐,这样被人扇了一巴掌,让她的颜面往哪里搁?

    程思檬满腔愤怒无处发泄,一抬头却看到程雨那带笑的脸,她的笑容是那样刺眼,程思檬的怒火又被刺上来了几分,她一步步向程雨走过来,咬牙切齿的问道:“你刚刚说,明欣瑶打我的那一巴掌算你的对吗?”

    程雨嘴角微弯,笑意更甚,然而她微眯的双眼中却盛满了嘲弄,“对,算我的。”

    “这可是你说的。”程思檬从齿缝中蹦出这一句,然后扬起巴掌便向程雨招呼。

    程雨早有防备,正要侧身躲过,不料还没行动,便见程思檬扬起的手臂突然被人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