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19.19
    程雨猛然回过神来, 急忙冲他摆摆手,“没……没有,你……你别误会。”

    大概是因为听到陆云景说那个女人只是他的针灸师让她太过震惊了,所以她说话不由带上了结巴, 可是这样的结巴听在人耳中反而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她明显感觉陆云景的面色更加阴冷了几分。

    程雨一张脸胀得通红,感觉手脚都没有地方安放了, 尤其对上陆云景那像是可以洞悉一切的眼睛她就更是尴尬, 如今在他面前多呆一秒都是煎熬, 她忙又说道:“陆先生你别误会,如果陆先生没有……没有女人的话,我也……我肯定也不会去找男……男人的, 我还是会尊重婚姻的。”

    她说得语无伦次,说完又觉得自己这种结结巴巴的样子很丢脸,她咬了咬牙又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不等陆云景回答,她就逃也似的上了车, 将车子开出去老远她还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刚刚她嘲讽陆云景有女人之时那满满的酸味儿一眼就看出来她在吃味,更何况还是陆云景那么老练的男人,以她现在和陆云景的状态来看, 虽然陆云景倒不会笑话她, 但她觉得她刚刚的表现实在是太丢脸。

    关键是, 她以为她是亲眼捉-奸了,不料人家只是针灸师。

    从长林集团出来之后程雨就直接去了公司, 一直在公司呆了很久那尴尬的感觉才好了一些。

    下午她依然是开车回去的, 她将车开到车库中, 从车库出来的时候,她看到有个人从后院小径上穿过往后门走去,那人穿着一件黑色短袖和一条迷彩长裤,露出的手臂上有着古怪的纹身。

    他肤色成棕色,眉头的位置也比国人高很多,看上去很像中东那边的人。程雨注意到在他右侧脸颊上,从眼角到耳根的位置有一条长长的疤痕,使得他的脸看上去带着几分狰狞。

    程雨觉得这个人很面熟,她似乎在哪里见过,她仔细想了想便想了起来,曾经她在国外上学的时候这个人救过她。

    那时候因为想躲避程家躲避国内的一切,她在高考过后就报了国外一个很烂的野鸡学校,这个学校所在的国家也是欧洲最穷的,那边的治安也不是很好。

    那一天她在别的校区上完课已经很晚了,要回宿舍得经过一条很僻静的小路,在那条小路上她遇到几个吸-毒的男人。

    夜深人静无人经过的小道上,独身经过的少女遇到这样一群人根本不是一件好事,而程雨确实也被这些人盯上了。

    就在他们要对她施暴的时候就是这个男人及时出现救了她,而且还一直将她送到了宿舍外面,她还记得,这个男人非常冷漠,全程都没有看过她一眼,不管她跟他说什么他都不说话,将她安全送回宿舍之后他就离开了。

    而从那之后她就没再见过他,却也没有再遇到过那群差点对她动手的男人,虽然在治安不太好的国家生活了那么多年,她竟也没有再出过什么意外。

    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程雨下意识跟着他追上去,只是这人脚程很快,她追到后门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后门上有个巡逻的保安,程雨问他:“刚刚从这里经过的那个人是谁?”

    保安摇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他是来给先生送东西的,太太问他做什么?是不是他冲撞你了?”

    程雨摇摇头,没有再多言,转身离开了这里。

    真是奇怪啊,多年前在国外遇到的人竟然出现在了这里,他是来给陆云景送东西的,想来他应该也是陆云景的人。

    陆云景的人为什么会救她呢?那个时候她和陆云景可完全一点交集都没有。

    这是否只是一种巧合呢?

    陆云景一直到晚上才回来,因为上午的事情程雨总觉得看到陆云景就别扭,本来不打算吃晚饭的,只是想着心头的疑惑,她还是下了楼来。

    和陆云景面对面坐在桌前,程雨依然有些尴尬,只是不同于她的扭捏,他倒是挺淡定,慢条斯理吃着饭,动作间透着说不出的优雅。

    程雨想了想,最终还是向他问出她的疑惑,“我今天看到有个脸上有疤的男人出现在这里,好像是来给你送东西的,他是你的人吗?”

    陆云景并没有太在意,只轻应了一声,“嗯。”

    程雨紧盯着他的脸又道:“大概在四年前我在瑞城上大学的时候这个人曾经救过我,那时候你们认识吗?”

    她故意说得意味深长,然而他听到之后只是略思索片刻便道:“四年前他还没有在我手下做事。”

    听到这个答案程雨莫名有些失落,看样子,这真的只是一种巧合。

    “不要听外面那些人的胡言乱语,我在外面并没有女人。”

    他突如其来的话拉回了程雨的思绪,她愣愣向他看去,他说得很平静,似乎只是在简单跟她陈述一个事实,只是程雨却有一种他在向她解释的错觉。

    怎么还特意跟她说这个啊?是因为今天上午的事情吗?可是他如此强势独断的人,原本可以不用去在乎她的看法的,所以特意跟她说这个是怕她误会吗?

    这个想法让程雨的失落的心情莫名的好起来,她急忙低垂着头掩盖自己的异样,只淡定的点点头道:“好,我知道。”然后便故作如无其事的吃饭。

    第二天陆云景去了国外开会,据七嫂说,陆云景大概要在那边呆好几天。

    陆云景本来就是个大忙人程雨也能理解,只是晚饭的时候,陆云景那个冷面阎罗没有坐在对面她竟然有些不习惯。

    陆云景一直到周末还没有回来,程雨一个人在家也无聊,就去了程家位于北城郊外的果园,这个果园是父亲留给她的,在北城郊外,差不过就快出北城了,开车也要几个小时。

    果园不大,里面却应有尽有,看守果园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伯外加一条牧羊犬,老伯以前是跟在程雨养父身边做事的,后来出了意外一条腿瘸了,养父便安排他来这边看果园。牧羊犬是从小就养在程家,后来长大了才将它带过来这边专门看门用的。

    如今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老伯给她摘了新鲜的葡萄,还打了她最爱吃的葡萄奶昔给她。

    程雨吃过葡萄和奶昔便独自在果园中散步,在果园的外围是一片桃林,如今桃子快要下架了,留在枝头的水蜜桃熟得过分,一口咬下去便是满口汁。

    这个果园算是她的象牙塔,她时不时会来上这里呆上一段时间,这里有四季鲜果,有城市没有的清新空气,呆在这边会让人放松很多。

    程雨吃完一颗水蜜桃又摘了一颗,正准备剥皮的时候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程雨转头看去,却见在不远的桃树背后站了一个人,浓密的枝丫挡住了他的上半身,她只看到那人露在外面的黑色裤子和长靴。

    程雨皱了皱眉头,暗想大热天的扬伯怎么还穿这么厚的靴子,她满脸疑惑,问道:“扬伯是你吗?”

    问完她就发现了不对劲,仿若是要坐实她的不对劲一样,却见站在树后的男人慢慢走出来。

    程雨看到眼前这人,只觉得仿若天灵盖挨了一记重锤,她呆呆看着他,好半晌忘了反应。

    却见他穿着一件长风衣,头上戴着一个头盔,整个人被遮得严严实实。

    这装扮完全就跟前世将她杀掉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重生之后她并没有追究当初那个杀掉她的人是谁,只以为他就是被陆云景杀掉的其中某个人留下的遗嘱,是来找她寻仇的。虽然她疑惑过这个人像是认识她的,但是她并没有往深处想,因为她不觉得在认识她的人中她有得罪到非得杀掉她不可的。

    程雨看到再次出现的这个人,脑海中闪过几百条疑问,然而容不得她多想,便见那人向她慢慢走过来。

    太阳从桃树枝丫间照下来,程雨清晰的看到那人藏在袖中的手上有一道寒光闪过,那大拇指上还套着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菱形红宝石戒指。

    来不及害怕,程雨下意识便向后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叫道:“来人啊!来人啊!”

    只希望扬伯听到后能及时过来救她。

    情急之下程雨也没辩清方向,她只知道要离这个人远一点,再加上后面那急切追赶的脚步声越发让她害怕,她不敢向后看,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到了哪里。

    只是当她看到那不远处的悬崖时她却傻眼了。

    桃林的最外围临着崖边,崖下是从北城外围经过的大禹江。程雨停下脚步转头看去,便见那人就站在距离她十米开外的地方。

    却见他慢慢将手举起来,手上那匕首迎着太阳散发出一阵冰冷锋利的光芒。

    程雨简直怕得要死,这个人就像一个索命的夜叉一样,前世要了她的命,这一世也来要她的命。

    程雨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但是她很清楚,如果她在这个时候退缩的话她只有死路一条。

    她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怯意,便面带怒容冲他道:“你究竟是谁?”

    那人不说话,一步步向她靠近,程雨握紧双拳,不再往后退,而是迎面向他走去,反抗或许还有活下来的可能,可是不反抗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只是程雨没有想到这人力气这么大,她本来打算推开他往回跑的,却不想他看出了她的意图,在她试图逃走的时候猛地拽住她的手,程雨腿受过伤,虽然能正常走路但并不是很灵活,被他这么一拽她一时重心不稳摔在地上,而这人行动很快,直接握刀就向她刺来。

    不同于前世病重的身体,此时的她可比前世灵活得多。她直接在地上滚了一圈躲过,那人接着步步紧逼,程雨背靠在桃树上借力踹了他一脚,那人被踹得后退几步,程雨趁着这间隙拼命往回跑,只是才跑了没一会儿就被那人追上,他一把抓住她的衣服,挥刀就往她背上刺来,程雨惊叫一声,想也不想一脚踹在他身上。

    她爬起来正想跑,那人反应迅速,一脚踹在她小腿上,程雨被绊了一脚,当即就摔在地上,那人站起身来,握着刀又向她刺来,程雨来不及多想急忙往前一滚,只是她没想到这一滚没控制住力道,竟直接从悬崖边滚了下去。

    还好悬崖下面藤蔓密布,经过重重缓冲,程雨掉到大禹江中的时候冲力已经很小的,也是她运气好,正好遇上了大禹江中水势最缓慢的一段,而她从小就会游泳,浮出水面之后便直接向对岸游去。

    她看到对岸修了一座别墅,还有许多人在别墅外面玩闹,岸边还停着几艘游艇,想来那里应该是谁家修的度假别墅。

    只是当程雨艰难的游到对岸,看到那岸边几个熟悉的身影之后,她差点脱口骂出一句“MMP”。

    大禹江的这个部分正好在两座峭壁之间,那别墅正好就建在对面的峭壁之下,峭壁前面有一大片开阔地带,外面有一层护栏作为保护,而那群人此刻就在那开阔地带开趴。

    程雨游过来之后这群人自然也看到了她,那走在前方围到护栏前观望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老同学。

    光头易铭杰趴在护栏上冲她乐呵呵的笑,“哟这不是陆太太吗,怎么这么好的兴致跑到大禹江里面游泳来了?”

    程雨:“……”

    虽然现在是夏季,但是大禹江的水依然冰冷刺骨,程雨从对面游过来已经废了不少力气,再不从水里起来她迟早力竭而死。

    所以她忍着呼易铭杰一巴掌的想法,用着一种非常友好的语气商量道:“能不能先将我拉上去?”

    易铭杰还没开口呢便有一人先他一步道:“要拉你上去也可以,你得叫我一声爸爸。”

    程雨嘴角抽了抽,目光微眯看向那一头红毛的男子,他微微弓着身体,手肘支撑在护栏上,撑着下巴看向她,他笑得眉梢挑起来,嘴角勾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谢博艺这话说完,周围立刻响起一阵哄笑声,程雨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怒火,尽量让语气听起来友好一些道:“这种时候就不用开玩笑了。”

    谢博艺嘴角弧度渐深,又道:“不叫爸爸也可以。”他冲她露出一个很灿烂又很贱的笑容,“叫我老公。”

    我叫你妈个头!

    程雨和谢博艺的恩怨大概要从高二那次的表白说起,自从高二那次谢博艺来向她表白被拒之后他倒是没有再跟她表白过,不过自那之后谢博艺却和她杠上了。那时候她是班委,不管她说什么他总是会刺上几句,再加上他那两个狐朋狗友推波助澜,没少给她添堵,后来她身份揭露,一夜之间跌落低谷,时不时会遭到同学的嘲笑和奚落,有时候还会被恶作剧,每每这时候他都会出现在她跟前不留余力的看她的笑话。

    再加上易铭杰和明欣瑶的事情,即便如今已经毕业这么多年了,她依然看这群人非常不顺眼,当然他们也看她不顺眼。

    程雨算是看明白了,这群人本来就没打算伸出援手的,她竟然还指望谢博艺这群人帮她,她真是傻的。

    程雨不想再做无用功,白了他一眼便直接往回游,刚转回身却又听得谢博艺优哉游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听说这大禹江中有食人鱼,你可得小心一点,别成了食人鱼的美食。”

    程雨嘴角一抽,不过却也没有回头,继续往回游,只是才游了没一会儿便听到谢博艺冷冷的声音传来,“下去几个会游泳的女的将她拉上来。”

    程雨被几个女的给拽上岸之后,看到双手插兜站在她跟前一脸嘲讽看着她的谢博艺,觉得这家伙就像一个神经病。

    夏天的衣服单薄,程雨在水中泡了那么久,衣服早就湿透了,她被拉起来之后就听到人群中有男生唏嘘了一句,“哟,身材挺不错啊。”

    谢博艺眉头一皱,他突然将他身上那件宽大的T恤脱下来,非常粗鲁的给程雨套上,程雨瞪了他一眼,怒道:“你干嘛?”

    程雨想将衣服脱下来扔给他,却听得谢博艺冷冷道:“不想让人用眼睛吃豆腐就乖乖给我穿上。”

    “……”程雨瞟了一眼他身后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青年的一群人,最终还是打消了将衣服脱下还给他的念头。

    谢博艺蹲在她跟前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程雨想着她好歹也算是被他救上来的,过去那些恩怨就暂时不提了,便冲他指了指对面的悬崖道:“我从那儿掉下来的。”

    谢博艺眯着眼睛看她,没答话,一脸你他妈当我是傻子的表情。

    程雨很认真告诉他,“我不骗你,对面那悬崖上面就是我家的果园,我在里面玩的时候遇到一个一身黑衣戴头盔的人,他想杀我,我和他打斗间没注意就从上面摔下来了。”

    谢博艺嘴角抽了一下,然后勾唇冷冷一笑道:“你再这样侮辱我的智商试试看。”

    程雨:“……”

    程雨索性挥了挥手,他不信她也就懒得说了。

    “对了,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

    谢博艺像是听到笑话一般,“这里根本没信号,你拿手机有什么用?”

    “那你们怎么回去的?”

    谢博艺冲她指了指停在岸边的游艇,程雨想了想便又道:“我有急事,你能不能让人送我回去,等我安全回到家必有重谢。”

    谢博艺嗤笑一声道:“谁稀罕你的重谢?”说完也没有再搭理她,回到桌前和朋友玩牌了。

    他们这一群人大概有十多个人的样子,男男女女都有,便见谢博艺坐到那宽大的懒人椅上之后就揽了个美女在腿上坐着,不时含着她的唇亲一下,时而又将手在她身上到处作乱,那女孩大概也习惯了,也不躲,随便他胡来。

    程雨看得直摇头,她起身打量了一下这里,这边临着峭壁,根本没有上山的路,唯一能出去的就只有游艇。

    不过她又不会开游艇,而且看谢博艺那样子似乎将她从江里面拉上来已经够意思了不打算送她回去。

    也不知道谢博艺这群人什么时候才离开,他走的时候有没有那个好心将她带上,还有扬伯知不知道她掉下山崖的消息,如果他知道了会不会立刻打电话通知陆云景,而此刻远在国外出差的陆云景知道消息之后会不会因为她赶回来?

    他会来吗?其实她倒是有点期待他知道她遇到意外之时的反应,会是冷漠以对还是会心急如焚?

    心急如焚?他那样的人会吗?

    “我带你进去换件衣服吧?”

    突然有一道甜美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程雨转头看去,便见眼前站着个高挑性感的美女,她认得她就是刚刚坐在谢博艺腿上的那个。

    程雨想着身上湿衣服也不舒服,便道:“那就麻烦你了。”

    女孩便将她带进了别墅,又拿了一套换洗衣服给她:“这是我的衣服,你应该也能穿。”

    程雨谢过了她,便进去洗了个澡,热水冲在身上,她觉得舒服了很多,换上衣服出来,却见女孩给她端过来一碗红糖姜水,她冲她笑了笑道:“喝一碗这个暖和一下。”

    女孩挺热情的,笑容也很甜美,程雨接过红糖水喝下,却听得女孩又道:“我叫何美美,你叫什么?”

    程雨想着女孩对她挺热情的,便笑道:“我叫程雨。”

    何美美听到这名字却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一下道:“原来你就是程雨。”

    “嗯?”程雨不解,“你认识我吗?”

    何美美低头笑了笑道:“谢少身边的朋友打趣他的时候就经常说你的名字,谢少听到就会很生气,然后挨个揍他们。”

    程雨下意识摇了摇头,只觉得这群人真是幼稚。

    “你话是不是太多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将何美美吓了一跳,她转头一看,却见谢博艺就站在门口,她似乎有点怕谢博艺的样子,略显紧张道:“我……我只是和程小姐聊聊天。”

    谢博艺没说话,何美美也很知趣,乖乖出去了。

    此刻程雨就坐在别墅的客厅中,外面就是那群玩闹的人,不过隔了一层墙壁,这里倒显得清净许多。

    谢博艺双手插兜从门口走进来,因为刚刚将衣服脱给了她,此刻他还光着身子,他走到冰柜前拿了一罐啤酒,然后拿着啤酒走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将酒罐重重一放。

    砰一声,将程雨吓了一跳。

    程雨抬头看去,正对上他戏谑的眉眼,他嘲讽一笑道:“你这么胆小?”

    程雨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所以也不想跟他一般见识,没搭理他。谢博艺就像看不出她的冷淡一样,他斜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又问道:“陆云景知道你大老远跑到大禹江来游泳吗?”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别墅外面的彩灯也被打开了,一时间灯火通明,热闹喧天,属于这群人的狂欢才刚刚开始。程雨目光从窗外扫过去,越过喧闹的人群看着远处暗色的天空,沉思一会儿才道:“他会来找我的。”

    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确定他会不会来,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说得这么肯定。

    谢博艺听到这话,毫不客气嗤笑了一声道:“陆云景会来找你?指不定在哪里快活呢!”

    程雨冷冷哼了一声,冲他翻了个白眼道:“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缺德,同时交往几个女朋友的。”

    谢博艺不屑的挑了挑眉,一脸悠哉道:“我没有女朋友,更没有同时交几个女朋友。”

    “没有女朋友?那刚刚那个……”

    程雨还没有说完谢博艺就直接打断,“她不是我女朋友。”

    “……”不是女朋友还对人家上下其手,谢博艺这种人还真是够混蛋的。

    就在这时候,别墅外面原本喧闹的氛围突然安静下来,安静得有点过分了,程雨和谢博艺纷纷向外面看去,谢博艺正要询问便见易铭杰急匆匆跑进来道:“谢少,姓陆的那家伙来了。”

    话音才落,便见门口涌进一大群人来,而刚刚说话的易铭杰则直接被推到一边。

    这群人大概有十多个,皆是一身黑西装黑西裤,如此黑压压一群人走进来,立马给人一种凝重的压迫感。

    程雨愣愣站起身来望着那为首的一人,他好像走得很急,额角微微出了一层汗,有几缕头发凝结在上面,然而他却并不显狼狈,他的脸色是一如既往的冰冷,那深邃锋利的目光直接落在程雨身上,她当即就是一激灵。

    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她诧异了许久才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他不是去国外出差了吗?

    陆云景没有回答,只沉声吩咐一句:“快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觉得他的语气中透着几分紧张,这样的语气和他那一脸冰冷的模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