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22.22
    程雨上了床好一会儿也不见陆云景有动静, 有好几次想出去看看可是又觉得自己这样出去好像显得挺急迫一样。

    这床很舒服, 躺在上面简直让人昏昏欲睡, 最后程雨实在撑不住便直接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是半夜, 程雨转头看了一眼,陆云景并没有在床上,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找了件外套披上去了外面, 不过她没想到陆云景并不在。这大晚上的他跑到哪里去了,她换上衣服出门去, 只是在楼下找了一圈却也没看到他的人,倒是碰到了一个大刺头。

    “我说你大晚上的跑出来瞎逛什么?”

    谢博艺也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 此刻酒店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他突然出声倒是把她吓了一跳。

    程雨拍了拍胸口向他看去,便见他穿着一件宽大得过分的篮球服,底下是一条同样宽大的短裤,头上勒了一根发带,使得那火红的头发都竖了起来,简直像极了一丛长得极为茂盛的红色杂草。

    程雨后退几步和他拉开距离, 这才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谢博艺将她的动作看在眼中, 颇为不屑的笑了笑, “你管我?”

    “……”程雨不想和他废话,打算直接走人,不料谢博艺又说了一句:“你是不是在找陆云景?我看到他和一个女人往SPA馆那边走了。”

    程雨眉头一皱, 以一种不信任的目光向他看去, 谢博艺耸耸肩, “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过去看看。”

    程雨想了想便直接向SPA馆的方向走去,在SPA馆门前果然看到金黎阳等人,看样子谢博艺没有骗他,陆云景真的在这里。

    她想到谢博艺说陆云景和一个女人一起来的,他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女人一起跑到SAP馆里做什么。

    金黎阳看到程雨出现在这里,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不过他随即便笑道:“太太怎么来这里了?”

    “我听说你们先生来这里了,我进去看看。”

    程雨作势要进去,不料金黎阳却拦了上来道:“先生在里面有事,太太如果有事找他的话我先进去说一声。”

    程雨一见这情形,心头便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她猜出里面肯定有猫腻,跟这个女人跑到这里来了,还让他的属下们严防死守,他在里面做什么?

    程雨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量,直接就往里面闯,金黎阳要上前拦她,程雨不等他说话直接冷声道:“你敢碰我试试看。”

    金黎阳被吓了一跳,他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碰她啊,被程雨这么一唬,那要拦他的动作便顿住,程雨便趁着他分神的功夫直接推门进去。里面是一个空旷的房间,在正中间放着一张床,床边放了个桌子,上面摆着一大堆瓶瓶罐罐,在床四周点了几根蜡烛,不知道蜡烛里面加了什么东西,散发出一股奇异的幽香。

    程雨冲进去的时候便见陆云景赤0裸上半身躺在床上,而在床边跪着一个人,正将什么东西涂抹在他身上。

    她穿着一身白大褂,口上还戴了个口罩,不过程雨从她的身形上判断她就是那日她从陆云景办公室外面看到的那个女人,陆云景曾经告诉她,她是他的针灸师。

    程雨突然闯入大概出乎了两人的意料,那女人给陆云景按摩的动作停下,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有些复杂的向程雨看去。

    趴在床上的陆云景看到程雨出现在这里也是微微愣了愣,不过他却并没有说什么,金黎阳急忙走上前来,语气透着焦急和畏惧道:“太太硬要闯进来,我也没有办法。”

    陆云景冷冷吐出两个字,“出去。”

    金黎阳松了一口气,向那穿白大褂的女子示意了一眼,两人便一同出去了,偌大的房间里一时间就只剩下了程雨和陆云景两人。

    陆云景慢条斯理站起身,他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程雨倒抽一口凉气,急忙将目光移开。陆云景起身之后便向她走过来,程雨听到脚步声靠近,只觉得脸上一股火辣辣的。

    他走到她跟前站定,问她:“你跑进来做什么?”

    程雨调整了一下呼吸才敢转头向他看去,他腰上虽裹了浴巾,但是上半身依然赤-裸着,程雨目光一触碰到他胸口那结实的肌肤,顿时又被刺了一下,她微微偏开目光才道:“大半夜的没看到陆先生的人,我还怕你出了什么意外,却没想想到你躲在这里做针灸,陆先生你可真是享受!”

    根本没管自己这样说是多么的不客气,也根本忘记了面前站着的男人的可怕,这话竟就这般不知不觉脱口而出了。

    原本听到他和一个女人单独来这里她就带着几分火气,如今看到这情形她就更是窝了一把火,本来她还为他换了一套很性感的睡衣,还特意做了面膜,可是他却偷偷跑到这里来让一个貌美的针灸师给他做针灸,什么时候不做,偏偏是这个时候做。

    陆云景微蹙着眉头望着她,沉声道:“我不过是做个针灸而已,你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

    程雨:“……”

    程雨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无理取闹,而且她和陆云景之间的关系也还没有到可以任由她无理取闹的地步,而且她好像也管得太多了,也是,人家只是做个针灸而已,跟她有什么关系。

    只是一想到她刚刚洗白白的穿那么好看的睡衣一直等他他都无动于衷,一转眼他却跑到这里做针灸,她感觉自己简直太过自作多情,所以莫名就恼怒起来。

    程雨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算了,是我太不知趣了,你继续做针灸吧。”

    她说完不等他回答便直接跑出去了,她一口气跑出了酒店,只是在路过酒店大门的时候却见谢博艺正靠在门口上抽烟,见她跑过来,他幸灾乐祸的说了一句:“哟,看你这样子,是捉-奸成功了?”

    程雨正在气头上,如今再被人冷言冷语的,她稍稍扑灭的火又燃了起来,程雨真是越看谢博艺越不顺眼,尤其是他那一头红毛,真想一把火把它给烧了。

    不过她身上没有带火,只是这火气不消掉又不痛快,程雨便走过去直接对着他细长的小腿就是狠狠一踹。

    谢博艺也没料到她会这么做,猝然被她给踹了一脚,疼的他差点没摔倒,他抱着被她踹到的脚跳上去质问道:“你几个意思?我好心给你指路捉-奸,你不感谢我就算了竟然还敢踢我?我可别忘了你还欠我钱。”

    程雨没想搭理他,直接走到海边跳上那里停着的一艘皮划艇,她暂时不想回去,她现在饿得不行,这么晚了酒店厨师大概也休息了,她便打算坐皮划艇去对面,对面有小吃摊,她可以去那边吃点东西。

    谢博艺见她要走,直接跑过来拽住皮划艇,他不依不饶道:“程雨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清楚,不说清楚你休想走。”

    程雨这会儿已经将皮划艇划出一段距离了,只是水面还很浅,只够到腰部,却不想谢博艺如此难缠,竟然直接追上来。

    程雨觉得他简直烦死了,直接用船桨将他的手捅开,不料她这样做越发激出了谢博艺的大少爷脾气,她将他一只手打下去了他另一只手又抓了上来,一边恼怒着吼她,一边跟着她的皮划艇追上来,最后程雨实在忍受不了,干脆一脚将他踹下去,此刻皮划艇已经滑出了一段距离,这边的水面足以淹没一个人,却见谢博艺被她给踹下去之后当即便在水中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冲她嚷道:“老子不会游泳,你他妈想淹死我。”

    刚开始还有力气骂骂嚷嚷,到了后来声音便转向了无助,“我……我不会游泳,快拉我上去。”

    程雨见他那样子不像是作假的,她也不想闹出人命,急忙划过去将他拉上来,不料谢博艺这家伙竟然这么重,她将他拉上来几乎用完了身上的力气,其中还有几次差点将皮划艇都弄翻了。

    终于将他拉上来之后程雨已经累得不行了,她直接将船桨扔给谢博艺,冲他道:“自己划回去。”

    谢博艺一听就不痛快了,当即便挑着眉头反问:“你把我推下水居然还有脸让我划船?”

    程雨走到一旁靠坐在皮划艇边缘大喘气,闻言只是悠悠说了一句:“你信不信我再一脚把你踹下去?”

    谢博艺嘴角一抽,大概是真的怕水,倒是没再说什么,乖乖抓过船桨开始划起来。

    程雨见状,不屑地撇撇嘴,倒是没想到那个爱逞威风的谢博艺竟然如此外强中干,怂货!

    程雨靠在皮划艇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总算才好了一些,只是当翻过身去打算看看离岸边还有多远之时却是傻眼了。

    之前还能隐约看到对岸的灯火,可是这会儿却是什么都看不到了,而且连小岛上的灯火也看不到了,周围是一望无垠的黑暗海面,眼下也只有皮划艇上的荧光棒能勉强照出些光亮。

    程雨急了,急忙冲那始作俑者道:“你……你这是划到哪儿去了?”

    谢博艺却一脸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我又不会划船,你非得让我划。”

    “……”程雨眯眼看他,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不过程雨明白,对付这种无赖硬来是不行的,她大眼睛转了转,索性直接走到他跟前蹲下,故意一脸神秘冲他道:“你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没有?”

    谢博艺轻哼一声,“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程雨道:“这海里面可是生活着很多很可怕的东西的,那些东西体积庞大,一口就能吞下整艘船,而且还有食人鲨鱼,这声音搞不好就是它们发出来的。”

    她明显听到谢博艺的抽气声,不过他依然嘴硬,一脸吊儿郎当的道:“少拿这些来吓我?爷我又不是吓大的。”

    程雨真是恶心极了他这种狂妄的样子,想着曾经自己遭受欺负的时候他还要落井下石冷言冷语两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程雨也要让他尝尝被人欺负是什么滋味。

    “你可别不信,眼下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如果我们真被吃掉了搞不好都没人知道。”

    谢博艺下意识向周围看了一眼,他咽了口唾沫道:“你……你少来。”

    程雨挑眉:“怕了?”

    “谁……谁怕了。”

    说话都结巴了还没怕……程雨冷哼一声,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怕了还敢乱划船?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踹下去喂鱼?”

    不料一向狂妄自大,天不怕地不怕的谢大少听到她这话之后却吓得瑟缩了一下身体,而且被她这么不客气的戳着胸口他却连屁都不敢放一句。

    程雨简直痛快极了,尤其看着谢博艺吓得嘴都在哆嗦的样子,她一点也没有见好就收的打算,继续又在他脑袋上戳戳戳,“我让你乱划船,让你乱划船!”

    这种报复的感觉怎么这么爽呢!

    不过大概谢博艺也觉得这样被她戳着实在太丧失爷们儿的尊严了,最终忍无可忍咬牙切齿道:“你再戳试试看!”

    此刻怕水怕得要死又飘在海上的谢博艺就像一只被拔了牙的老虎,程雨怕他才怪,便又在他头上戳了几下,一脸挑衅道:“我戳你怎么样?你打我啊?!”

    不料谢博艺却突然一把抓住她作乱的手,再往前一扑,程雨没提防他有这动作,直接被他扑倒在地上,谢博艺压在她身上,一脸坏笑道:“无所谓了,被鱼吃掉就吃掉吧,不过在吃掉之前还有女人作陪倒也不失为一桩乐事,更何况这女人还是陆云景的老婆,死前能上一次陆云景的老婆也是挺带感的。”

    程雨一听到这话心头便是一咯噔,谢博艺好歹还是个男人,力气比她大,这会儿死死将她压在身下,她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程雨知道此刻千万不能露怯,如果向谢博艺认了怂,绝对会被他给欺负到底的。

    她心思电转间,索性冲他冷冷一笑道:“原来你这么不怕死啊,那好了,我们一起掉海里喂鱼算了。”

    她说完,便用一只手抓住皮划艇的边缘,借助全身的力气往右侧一翻,很明显是要将整搜皮划艇一起翻个转,让两人同归于尽的。

    不料她动作才做到一半,趴在她身上凶神恶煞的谢博艺便吓得赶紧爬起来,双手死死抓住皮划艇的一角,一脸惊慌失措:“你……你……你别乱来。”

    程雨:“……”

    程雨望着那缩在角落中,双脚慌得又踢又打像只弱鸡一样的谢博艺真替他害臊。

    谢博艺就这般踢打了一会儿也没等到皮划艇翻过去,他终于才停下动作,小心翼翼探头向她看过来,就看到在荧光中程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谢博艺:“……”真他妈丢脸。

    谢博艺轻咳一声正了正面色,觉得有必要找回一点尊严,便故意提高了语气冲她道:“我警告你可别乱来。”

    程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她突然一抬脚,谢博艺以为她要踹他,吓得死死拽住皮划艇边缘,身体完全缩成一团,连脑袋也缩在手臂中,只偷偷拿眼睛透过手臂的缝隙向她看去。

    却见程雨抬起脚之后……用手在脚踝处挠了挠。

    谢博艺:“……”

    程雨看着这家伙那弱鸡像,真是一点戏弄他的兴致都没有了,她直接将船桨扔给他,这下谢博艺是一句话也没说,乖乖拿过船桨便划起来。

    程雨便躺在一旁闭目养神,过了一会儿她感觉不对劲,急忙坐起身来冲谢博艺道:“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谢博艺冷冷一笑道:“这个梗玩了一次就不要再玩了。”

    “没有!”程雨拧紧了眉头,她急忙拿起一根荧光棒向声音来源地照去,顿时惊得后背冒出一层冷汗,却见地平面上一片火光通天,就像在海平面处燃烧了一把熊熊烈火,而那烈火正以一种不可阻挡之势向这边燃烧过来。

    程雨心头咯噔一声,小声嘀咕道:“不好,搞不好遇上海盗了。”

    不料身后的谢博艺却悠悠然说了一句:“比起海盗我更相信是陆云景过来抓人了。”

    “……”

    程雨转头向他看了一眼,便见他船也不划了,只将双手耷拉在皮划艇上,一脸吊儿郎当看着她,眯着那双狭长的双眼对她道:“霸道总裁捉拿小逃妻,听起来是不是很狗血?如果他的小逃妻身边刚好有个男人,这男人还跟她做亲密的动作,你说他会不会疯掉?”

    程雨目光危险看着他,冷声警告道:“你敢乱来我一脚将你踹下去。”

    谢博艺耸了耸肩膀,似乎没将她的话当成一回事的样子,不过他倒是也没有乱来。

    果然被谢博艺说中了,来人是陆云景。

    陆云景一共出动了二十多艘船,看样子为了找她,他可谓是大费周章了。他就站在最前那一艘船上,船上灯光明亮,能清楚看清他的模样。

    他身上还穿着一件睡衣,在一众人的簇拥中,他的气势却丝毫不减,他看着皮划艇上的程雨和谢博艺,用着慢条斯理却明显夹杂警告的语气说道:“是要自己过来,还是要我把他打死了你再过来。”

    程雨知道这话是对她说的,此刻他们已经被这二十多艘船包围,她就是不想上他的船也不得不上了。

    只是程雨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见谢博艺突然上前一步挡在她跟前,以一种完全不输陆云景的气势冲他道:“我说陆云景,你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厚道了?带着老婆在身边还跟别的女人瞎搞。你以为她是你的东西啊,你不想理她的时候就将她丢在一边,你想起她了就要将她带走,凭什么啊?”

    程雨听到谢博艺这些话整个人都惊呆了,先不说她跟谢博艺一向关系不好他竟还站出来为她说话,就说刚刚谢博艺那一脸弱鸡的样子她还历历在目,如今他竟然丝毫不畏惧陆云景和他身后一大群人,直接挡在他身边。

    这一刻,程雨突然觉得谢博艺的身影一下子高大起来,似乎他周身还镀了一层耀眼的金光。

    然而谢博艺好不容易在她跟前树立起来的高大形象就在陆云景的一句话中完全破灭了。

    谢博艺说完之后,却见陆云景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的□□开了。”

    程雨:“……”

    谢博艺:“?????!!!!!!!!!!!!!!!!!!!!!!!!”

    谢博艺略显僵硬低下头看了一眼,顿时低咒一声,然而他却只是若无其事的走到一边,然后背对着所有人,将□□拉链拉上去。

    对于谢博艺陆云景根本没当成一回事,当即便又冷冷吩咐一句:“带走。”

    程雨和谢博艺就这般被陆云景抓了回去,回去之后谢博艺就被陆云景的人丢到了一边,而程雨则和陆云景一起回到了酒店房间。

    回到房间之后陆云景也没说话,径自走到酒柜前开了一瓶红酒,他端着红酒抿了一口,突然转过身来向她扫了一眼,凌厉的眼神,吓得程雨瑟缩了一下。他又轻轻抿了一口酒,仿若无意问道:“谢博艺对你做过什么?”

    程雨皱了皱眉头,“他能对我做什么?”

    “他的□□为什么是开的?”

    “……”程雨被他问得一头黑线,“我怎么知道他的□□为什么是开的!”

    他没有说话,将手头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他慢慢向她走过来,他的步子很慢,可是程雨却感觉有一种沉重的压迫感,呼吸也开始不顺畅起来。

    他走到她跟前站定,突然抬手捏住他的下巴,他逼迫着她抬头与他的目光相对,那森然的脸靠近,深邃的眸光涌出可怕的暗色,他浑身煞气逼人,“你最好清楚,你是我的妻子,该离别的男人远一点。”

    生冷的话语,一字一句,像是磨得极为锋利的剑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