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24.24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程雨要收回来是不可能的, 她咬了咬唇,索性心一横, 便做出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冲他道:“我们是夫妻啊,要个孩子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吧?”

    出乎程雨意料的,一向强势又淡定自若的陆云景竟避开她的目光,他直接站起身来,就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 冷冷丢来一句:“先吃饭。”

    她注意到他走路的姿势略显僵硬,走到餐桌旁坐下之后就随手拿了一瓶沙拉酱往他盘中的牛排上挤,一旁正在上菜的七嫂见状吓了一跳, 忙道:“哎哟先生,你怎么把沙拉酱挤到牛排上啊?”她指了指沙拉酱旁边的一个小瓶子,“这个才是黑椒酱。”

    陆云景:“……”

    陆云景脸色阴沉下来,将沙拉酱往桌上一丢, 用一种凝重又可怕的声音吩咐:“拿开!”

    七嫂吓了一跳,忙将沙拉酱和那涂了厚厚一层沙拉酱的牛排拿开。

    程雨慢悠悠走到他对面坐下, 她将餐巾铺好,倒是也没有取笑他的意思,只是看到一向做事干净利落的陆先生竟然像是着了魔一样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原本还有几分羞耻心的她竟大着胆子起来,她塞了一块牛排在口中, 冲对面的他眨眨眼睛, “陆先生, 刚刚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我们要个孩子怎么样?”

    陆云景避开她的视线,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闻言,冰冷又毫不留情说了一句:“那样讨厌的东西,要来做什么?”

    程雨简直惊呆了,顿时一脸不满反驳道:“哪里讨厌了?小孩子最可爱了好不好?”

    陆云景没吭声,程雨也没想到陆云景竟然觉得孩子是个讨厌的东西,她觉得她跟他已经没有办法交流了,也不再搭理他了。

    程雨吃了饭就回了房间,想到刚刚的情形她的脸还有些热,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那么直接就跟陆云景说要孩子,她更没想到陆云景居然那么不喜欢小孩。她叹了口气走到窗边望着外面的夜色,后院的树上挂着小灯,一直延伸到远方,一眼望不到底。屋里很温暖,灯火的颜色也很温馨,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轻轻吐出一口气,不管怎么说,陆先生给了她这一切她是心存感激的,他受过那么多苦,从来没有人真心对他好过,那么她以后就对他好一点吧。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程雨就去找七嫂学做饭了,陆云景下楼之后正好看到她和七嫂一起将面包牛奶还有红豆汤端上来。

    程雨看到他,对他展颜一笑,颇为得意道:“今天这早饭是我亲手做的,你快来尝尝看喜欢不。”

    陆云景走过来,目光在桌上扫了一眼,他阴冷的表情让人辨不出喜怒,只是目光收回来的时候说了一句:“你用不着做这些。”

    程雨道:“这没有什么啊,我愿意为陆先生做早饭。”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程雨将面包给他切好放在他跟前又道:“我听七嫂说你喜欢吃白面包和黑麦面包,白面包我上次吃过感觉不怎么好吃,所以我做的是黑麦面包,知道你不喜欢吃糖,所以就没有加糖。”

    她给他盛了一碗红豆汤又道:“汤也没有加糖,你放心喝。”

    “你的手是怎回事?”陆云景却问了一句。

    程雨手背上起了个泡,闻言她没在意道:“刚刚不小心在烤架上烫了一下。”

    他也没再说什么,坐下开始吃,程雨也没当成一回事,拿了面包在红豆汤中蘸了一下轻轻咬了一口。

    红豆汤是用红豆加薏米再加小麦熬出来的,很粘稠,程雨加了糖,用黑面包裹着吃,黑面包烤得很脆,红豆又很软,一脆一嫩在口中相撞,再加上红豆里面的甜香和黑麦面包里面的麦香,口感真是相当不错,程雨连吃了好几片面包再加一大碗红豆汤才罢休。

    陆云景依然是吃得慢条斯理的,面上没啥多余的表情,反正他吃啥也是这个反应,程雨就当他是喜欢了。

    吃完了饭,程雨正要上楼陆云景却叫住了她,程雨转头一看,就见他手里提着药箱,她想了想就明白过来,忙凑过去将那长了泡的手递给他,笑道:“我就知道陆先生会心疼我亲手给我包扎的。”

    陆云景:“……”

    他目光淡淡扫了她一眼没吭声,动作熟练从药箱中拿出一根针,程雨一看却吓了一跳,忙道:“这……要干什么?”

    陆云景道:“戳破了才好得快。”

    程雨:“……”程雨一把将手缩回去道:“会很疼的。”

    他眉头一拧不由分说直接将她缩回去的手抓起来,程雨以为他要开刺,吓得哼哼了一声,不料陆云景举着针却没动,而是问了她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昨天晚上九点钟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程雨见他表情严肃,暗想她昨天晚上是不是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招惹到了他?程雨急忙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

    “呀!”

    正当她全神贯注回忆的时候,他手上的针直接以电光火石的速度刺了一下,然后他将她水泡中的浓水挤掉,然后又娴熟的为她上药包扎,还交待一句:“最近不要沾水。”

    程雨:“……”

    并没有她想象中的疼痛,只是轻微有点麻,她望着陆云景那利落包扎的动作笑了笑问道:“陆先生,你做医生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转移病人注意力的?”

    他闻言头都没有抬一下,只轻飘飘丢来一句:“我做医生的时候除了一些必不可少的话之外不会跟病人交流。”

    程雨撇撇嘴,“你这么拽啊?”

    陆云景:“嗯。”

    程雨:“……”

    “你今天有事吗?”他包扎完之后突然问了一句。

    “什么?”程雨一时间没回反应来。

    “没什么事的话等下陪我出去一趟。”他又说了一句。

    今天并不是周末,按理来说程雨得去公司,不过她是公司老大,去不去由她说了算,用不着跟谁请假,她想了想便点点头道:“好。”

    程雨原本还以为陆云景叫她陪他出去是做什么事情的,却不料他只是带她到北城的街上逛,他让人开车到北城的老街区,北城不仅是华国的政治经济中心,而且也是文化古都,这里的街道商店非常具有华国文化的特色。

    程雨站在老街边,愣了半晌也没回过神来,她有些不确定问陆云景:“陆先生你带我出来该不会是为了逛这里吧?”

    不料陆云景却只是非常淡定的点点头,“嗯。”

    程雨:“……”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走在这条老街上,两人离得不远不近,步调却很一致,看得出来陆云景是在故意放慢脚步等着她。这还是她第一次和陆云景一起逛街,而且他这么忙的人居然这么有闲情逸致带她出来逛,她不知道陆云景在想什么,而且不知怎么的,程雨竟有一种陆云景带她出来是为了和她约会的感觉。

    这个想法让程雨有些激动,她看到旁边不少约会的年轻男女都是手拉手亲密行走,她下意识看着陆云景放在身侧的大掌,她想着她曾经捏过他的手指,他的手指干燥粗粝,她很想知道被这样一只手牵着是什么感觉。她想了想,咬了咬唇冲他道:“陆先生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很容易迷路,以前我和我妈妈一起出来逛街她都会紧紧牵着我的手,生怕我在人群中走丢了。”

    陆云景深邃的眼眸落在她身上,“嗯?”

    程雨深吸一口气,一咬牙,怯生生的将手伸出去,“陆先生得牵着我。”

    陆云景:“……”

    她低垂着脑袋也不敢看他的表情,手却还是很执着的向他伸出去,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牵。不过程雨并没有等多久,她的一双小手掌就被一双温柔的大掌包裹住,程雨心尖一颤,脸蛋微微一红,却也没有抬头,暗自笑了笑。

    他的手真的真的很温暖,他的手指从背面看修长又迷人,可是内里却长了厚厚的茧,手心中的肉茧在皮肤上磨过,有点痒痒的。

    他走得靠前一些,而她被他牵着落后了一些跟在后面,他的手真的好大啊,握住了她的手还绰绰有余。她跟在后面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此刻他一手插兜一手牵着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离得近的缘故,她觉得他的后背看上去特别伟岸,而且因为长期健身显得比较宽厚,给人一种很踏实的安全感。

    她也没想到他真的会牵她的手,他明明是那么冷淡的人……

    所以他带她出来真的是为了跟她约会吧?陆先生那样的人竟然会特意带她出来约会……程雨这么一想就更是激动了。

    两人就手牵手一前一后走着,程雨心情大好,看周围的东西也都充满了新奇,旁边小摊上贩卖的都是一些古老的小玩意儿,古老的梳妆镜,古老的折扇什么的。程雨随意拿起一块端详了一下,笑道:“真好看。”

    “喜欢就买下来。”陆云景说完这话,就直接掏出钱来递给了小摊贩。

    程雨:“……”

    她只是随手拿起来看看,也没说要买,不过她倒是没有那么不知趣,将东西收下,跟陆云景道了一声谢。

    程雨和陆云景又继续往前逛,期间程雨每拿起一块小玩意儿看,陆云景便都掏钱买下来,虽然每个东西都没有多贵,但是几次下来也弄得程雨挺不好意思的。

    她终于忍不住冲他道:“陆先生,要是我看上的东西都非得买下来的话,那我看上一整条街的东西,你是不是要把一整条街都要买下来?”

    陆云景闻言,目光在街两边的尽头各扫了一眼,然后一脸正色冲程雨道:“等下我打听一下这条街的价格。”

    程雨:“……”

    程雨望着他那一脸正经的面色,确定他并不是在跟她开玩笑,她刚刚不过是打个比方而已,没想到他还真就惦记着要买整条街,程雨生怕他真将这条街买下来,忙冲他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陆先生你不能因为我看上什么都得买。”

    他并没有当成一回事,“这并没有什么。”

    “……”

    程雨望着他那张阴冷严肃的脸,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些恍惚,她轻轻笑了笑,说道:“我竟然有一种我在被陆先生宠爱的感觉。”她歪着脑袋望着他,“你说这是我的错觉吗?”

    他身体似乎僵了一下,目光定在她脸上,不过只停留片刻便移开,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只简单说了一句:“你是陆太太,这本就是你应该得到的。”

    程雨低垂着头想了想,问他:“如果换了一个人成为陆云景的太太,你也会对她这么大方吗?”

    “嗯?”他拧着眉头,目光透着几分诧异,随即他眸光一沉,斩钉截铁说道:“陆太太不会换成别人。”

    “……”

    她抬头看他,他的面色是他一如既往的冷淡,她也听不出来他这话是不是意有所指,他说陆太太不会换成别人,是在说他想娶的那个人就是她,还是说当初能让他羞辱文家的人只有她。

    她低头望着篮子里满满的一篮子小礼物笑了笑,不管怎么说,成为陆云景的妻子还是很幸运的一件事。

    而前一世,她却从未珍惜过这种身份,白白那样过完了一生。

    不管陆云景对她究竟是什么想法,但是这一世如果她好好做好陆太太的话,她相信她的人生一定比前世过得灿烂百倍。

    和陆云景逛了一会儿两人便回去了,中午吃完饭陆云景便准备去公司,程雨见他要出门,急忙叫住他。

    他转头向她看过来,问道:“有事?”

    程雨望着他那张俊脸,犹豫了一会儿她才鼓足勇气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眯眯说了一句:“告别吻。”

    陆云景:“……”

    这个高冷又强势的男人就这般僵住。

    虽然眼前这个强势的男人依然让人害怕,但程雨却莫名的很享受这种轻薄他的感觉,所以被他用那沉沉的目光看着她依然笑意盈然看着他,甚至还将脸凑上去冲他道:“现在该你吻我了。”

    他腰背挺得直直的倒显出几分僵硬,许久都没有动,程雨也很有耐心,对他戳了戳自己白白嫩嫩的脸蛋又道:“陆先生,我给了你告别吻,你也该还我一个啊。”

    陆云景站着没动,他面色阴沉,微眯的眸光中似含着警告,程雨心头咯噔一声,暗想自己是不是玩大了啊。

    然而就在她想着要不要见好就收的时候那挺直腰背站着的男人突然弯下腰在她脸上啄了一下,蜻蜓点水的一下,程雨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转身离开了。

    望着他那高大的背影,程雨摸着被他亲到的脸颊不由笑起来,这家伙一脸高冷又难接近的样子,实际上还是想亲她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