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25.25
    程雨心情大好, 也愉快地上班去了。程雨刚刚在办公室坐下不久秘书小姐就给她拿来了一份账单和催款单。

    “总经理, 这是这半年要给鲜橙企业的钱。”

    程雨接过账单看了一眼, 随即被这数字给吓了一跳,她一脸疑惑道:“为什么要给鲜橙钱?”

    秘书道:“这是之前老总经理还在的时候跟鲜橙那边定好的,说是老总经理创办品格简餐时向鲜橙要的钱, 当时就跟鲜橙签订了条款,要每半年将品格简餐的一半纯收入给鲜橙。”

    程雨听罢倒抽一口凉气,一半纯收入都要给鲜橙,那她还赚个什么?

    程雨道:“之前签订的条款呢,我看一下。”

    秘书却一脸为难:“那条款自从老经理过世之后就不见了。”

    “不见了?”程雨满脸疑惑, “怎么会不见了?”

    秘书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公司上下都找过了就是没有。”

    程雨思索了一下,“行了,这些钱先留着, 如果我父亲真和鲜橙企业签了条款, 那么到时候钱送不到鲜橙那边自会拿着条款过来收钱, 到时候我看了条款再给也不迟。”

    她可不觉得有这么巧的事情, 她养父一不在他签订过的条款也随着他不见了,更何况她不觉得养父会给她留这么一个烂摊子。

    下午的时候程雨接到文熙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文熙说今天晚上有个同学聚会,要带她一起去。

    程雨一想到简朱妍谢博艺等人就觉得糟心, 她才懒得去参加什么同学聚会, 她得回去好好撩拨她的陆先生, 所以她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我下午有事不想去。”

    却没想到文熙居然直接找到她公司来了,程雨下班之后才出品格简餐的大门就看到文熙的车子停在门口,文熙从车中冲她招招手道:“下班了吧?快上车。”

    程雨皱了皱眉头:“干嘛?我说了我不去同学会。”

    文熙却一脸诧异道:“你现在不是下班了吗?你下班了没事干就一起去聚聚呗,莫不是你还要回去陪老公啊?”

    程雨很认真的点点头,“对啊。”

    文熙:“……”

    文熙直接下车将她往车上一塞,一脸怒其不争道:“你少给我来这套,你现在可是陆太太有什么不好见人的?你乖乖的去,给那些曾经瞧不起你的小娘们儿看看,好好给我出口气!”

    程雨想起来,前一世的同学会文熙也是这么将她生拉硬拽去的,当时她好似也是这么说的,让她好好用陆太太的身份出一口气,只是到了同学聚会上,她还是静静缩在一边,并没有什么出头的想法,后来还被简朱妍取笑。

    程雨不由深深看了文熙一眼,文熙硬拉她去同学会,是不是真的只是为了让她出口气?

    程雨摇摇头不敢再多想,她侧身系好了安全带。

    文熙直接开车去了同学聚会地点,一个集娱乐与餐饮与一体的高档休闲会所。程雨望着那会所的名字,总觉得这名字有点眼熟,她想起来之前和文熙欣瑶去的那个酒吧也叫这个名字,那天在酒吧中她和程思檬还因为欣瑶闹得不愉快,最后是陆云景出面帮了她。她记得那酒吧是陆云景经营的,这会所搞不好也是陆云景的。

    程雨有些纳闷,她记得上一世同学聚会好像是在班长家,可是这一世却选在来这里,看样子因为她重生很多事情都起了变化。

    程雨和文熙一起进了会所大门,却见会所大堂装修得富丽堂皇,里面有很多娱乐小玩意儿,比如一些小型的游戏机还有小朋友玩的小型游乐场,程雨注意到右侧有个跳舞机,跳舞机上有两个年轻小姑娘在跳舞。

    文熙也看到了,她感叹道:“想当年,我们也是跳舞机上的霸主啊。”

    程雨当然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每天放学她和文熙都要到附近的商场玩一圈才回家,而她们玩得最多的就是跳舞机,那时候正是最具青春活力的年纪,身上有好多的力气,不发泄完就不舒服。

    她还记得只要她和文熙上跳舞机必定会吸引众多人观看,他们还会为她们鼓掌呐喊。

    不过……程雨看了看自己的右腿,自从十八岁生日那天摔断腿之后,她就再也不能站在跳舞机上挥汗如雨了。

    文熙大概也意识到什么,忙拉了她便向电梯走去,一边走一边道:“这些小屁孩远没有你跳得好看,不用看了。”

    同学会所在的包厢在三楼,听文熙说,这同学会是高中班长聚集的,程雨对这个人还有印象,他家里人都是在政界工作的,而他在家族的熏陶中也是个能说会道的人,一看就是个做官的料,据说后来大学毕业之后确实是从政了。

    程雨和文熙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同学在里面了,原本氛围挺热闹的,两人一推门进来,周围瞬间陷入诡异的安静中。好像前一世也是这样,只是那时候她对生活太过自卑和消沉,一看到这情形自然越发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只是这一世,心境已然与前一世大不相同,面对相同的情形,她并没有再消沉逃避,反而若无其事的笑了笑道:“怎么,这么多年没见了,都不认识我和文熙了?”

    大家似乎这才回过神来,立马就有几个女同学上前来跟程雨打招呼。

    “程雨,好多年没见了,你越来越漂亮了。”同学A说道。

    “哇,程雨你这个包包颜色好好看,我记得这应该是BlueSky家新出的系列吧,这个颜色很难买的,程雨你是怎么买到的?”同学B问了一句。

    程雨客气道:“这包包是厂商送给我先生的,他用不着就留给我用了。”陆云景是很多大品牌在华北地区的赞助商,品牌商有时候为了感谢他,便会送上品牌一些季节性的新品,陆云景用不上这些东西,就让人拿回来给她了,前一世她收到就放在一边,从未用过,这一世她想着反正是老公给的,不用白不用。所以如今身上穿的,手上拎的基本都是这些大品牌。

    同学C接着道:“真是羡慕啊,程雨嫁了个那么厉害的老公。”

    其实连程雨也觉得诧异,前一世同学们好像都没有对她这么热情啊,不过她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原因,前一世她完全就是避世的态度,跟谁都不说话,人家见她没有说话的兴致自然也不会热脸贴她的冷屁股,如今她比前世开朗了不少,再加上她如今陆太太的身份,自然有人愿意过来奉承她两句。

    和几个同学聊了一会儿天,大家便将她和文熙拉过去坐下。这个包厢很宽敞,在房间东北方向有个大方桌,谢博艺那群人在那边玩牌,而简朱妍和程思檬则在沙发上和别人聊天,还有以班长为首的几个男生则是在吸烟室里谈着如今的国内外大事。虽然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但是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个班也分好几个小团体,这些团体泾渭分明,不是轻易就能踏进去的。

    程雨意外的发现,陆承允竟然也和简朱妍一块儿来了,不过好像其他同学也有带家属的,简朱妍带上陆承允也没有什么。

    虽然上一次在酒吧程雨和简朱妍程思檬撕得很难看,但毕竟都是成年人,倒也不如小孩子那般意气用事,见了面还是相□□头问了一声好,今天的程思檬看到程雨倒也没有像以前那般尖酸刻薄挖苦两句,程雨猜想应该是陆云景的教训起了作用。至于陆承允,程雨只是简单跟他笑了一下算是招呼。

    大家先相互寒暄了一下,抽完烟的班长从吸烟室出来让大家先点菜。班长之所以将聚会的地点选在这里就是因为这边既能娱乐又能吃喝,非常方便,而这也是这个高档会所的一大特色。

    不得不说陆云景做生意真的很有一套。

    虽然这里主要是以娱乐休闲为主,但是餐饮也做得很好。这边有个特色菜叫做清蒸龙虾,龙虾用的是波士顿大龙虾,再加上蒜和香料蒸出来的,据说口感很好,回头客很多,不过这个菜是限量供应的,不是每个来客都能吃到,就比如他们这群人,如今虽然还没有到饭点,不过这个菜已经被抢光了。

    没能吃到这边的特色菜,大家都很沮丧,能说会道的班长安慰了好一番,大家才释然。

    点完了菜,班长便又提议让大家先唱唱歌乐一乐,做菜还得要一些时间,不玩点别的也无聊。包厢里面正好也可以点歌来唱,倒是也挺方便。

    点好了歌,大家依次轮着唱,轮到简朱妍的时候,她旁边有个女孩突然说了一句,“朱妍点的这首歌是要伴唱的……”她目光在场内众人身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在程雨身上,她笑眯眯的道:“程雨以前也是学过声乐的,不如你来给朱妍伴唱吧。”

    说话的女孩名叫秋棠,说起来她曾经也是程雨的好朋友。秋棠家和明欣瑶家很像,也是家道中落,两人在学校里面也属于最不起眼经常受欺负的那种类型。

    不过不同于明欣瑶的自尊自立,就算被欺负死也不去抱谁的大腿,而秋棠为了寻求保护,谁在学校混得最好她就跟在谁的身边,溜须拍马,说尽好话,简直能把人哄上天。在程雨十八岁之前,毫无疑问,她是学校中最耀眼的存在,秋棠从高一开始就抱她的大腿,那时候程雨还不知道她跟自己说那么多好话只是为了抱大腿,而她竟也被她的那些花言巧语骗得团团转,将她当成是好朋友,只是后来她的身份被揭露,曾经跟在自己身边将好话说尽的朋友却突然变了一副嘴脸,程雨才意识到,原来这个曾经的朋友在她跟前说的好话不过只是溜须拍马讨好她而已。

    不仅如此她还立刻倒向简朱妍那边,和那些喜欢捡软柿子捏的人一起,在她落魄的时候冷言冷语两句,不得不说,这种人比程思檬还要可恶。

    好像前世也是她提出来的,让她给简朱妍伴唱,只是那会儿她还没有回答简朱妍就说了一句:“现在程雨就只知道傻笑,哪里还能唱歌?大家就不要为难她了。”

    当时因为这句话她收到了不少取笑,而其中笑得最大声的大概非秋棠莫属了。

    程雨没表态,却听得文熙道:“你跟简朱妍那么好,要不你给她伴唱得了?找程雨做什么?”

    秋棠嘴角一抽,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有学过声乐,五音不全,哪里敢跟程雨和朱妍比?再说了,大家都是同学,伴个唱也没什么。”

    简朱妍笑了笑,正要说话,程雨见状,忙道:“伴唱啊?当然可以啰,对了秋棠,我记得你好像是学过舞蹈的,要不你来给我们伴舞吧,反正都是同学啊,伴个舞大家乐一乐不也挺好的吗?”

    秋棠笑容有些僵硬,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拒绝,便故作自然笑了笑道:“当然可以,要给朱妍伴舞我可是非常荣幸的。”

    简朱妍大概也没想到程雨会答应得这么爽快,略带诧异看了她一眼,不过此刻前奏已经响起来了,她便也没说什么,拿过话筒走上前去准备开唱。

    简朱妍跟程雨这种专门学习古筝的人不同,她是学过声乐的,嗓子比程雨开得好,所以她才这么有自信。

    简朱妍点的是一首老歌,不过这老歌调子很高,唱起来很有难度,但是对简朱妍来说这并没有什么,而且唱好了正好可以突出自己的优势。

    作为伴奏,程雨只需要轻轻唱一两句副歌就行,不过程雨可不甘心成为烘托简朱妍的绿叶,所以在高-潮部分的时候,她便故意提高了音节,让副歌的音调变高,作为主唱的简朱妍,音调必须要高过伴唱才行,程雨故意提高了音调,简朱妍自然要跟着提高。

    高-潮部分是三阶高音层层推进,程雨的伴奏音调一阶高过一阶,已比原伴唱要高好几个音了,而简朱妍再怎么也要比她高一个音阶才行,不过到第三个音阶的时候简朱妍明显有点力不从心了,竟然稍稍有点破音,而简朱妍这音一破,秋棠一时没跟上调子,脚崴了一下,差点没摔倒。程雨见状,不免在心头暗笑。

    一曲唱完,大家倒是都很给面子鼓起掌来,不过简朱妍的笑容明显有些僵硬。文熙就像是没看到简朱妍那僵硬的表情一样,取笑道:“我说简朱妍,你弹琴不如程雨就算了,怎么连唱歌都不如程雨了,你好歹还是大名鼎鼎的北城名媛呢,你连程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都比不过,怎么去跟其他地方其他国家的名媛比,就你这点工夫,不用再出去丢人现眼了。”

    文熙这话说完,偌大的包厢里简直如末日一般寂静,大家都不敢接这话,毕竟堂堂简式纸业的大小姐也不是谁都敢得罪的。

    当事人简朱妍虽然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客气说了一句:“我也没想到程雨唱歌唱得这样好,我是甘拜下风的。”

    谦逊得体,进退有度。不得不说简朱妍已比上次在汽车拍卖会上更加沉着冷静了,这样一来倒显得文熙太过针锋相对,落井下石,显得小家子气。

    不过文熙一向对这些并不在意,只一脸无所谓的撇撇嘴。

    程雨也懒得理会简朱妍的虚情假意,不过淡淡应了一句:“过奖了。”

    程雨说完便要转回身坐下,而简朱妍似乎也没有当成一回事,便也转回身去,只是在她回身的时候程雨用余光瞟到她故意在裙角上踩了一下。

    简朱妍今日穿的是长裙,长及脚踝,一不注意还真容易踩到,但是程雨用余光看得很清楚,她是故意用鞋尖去踩向裙角的。

    电光火石之间,程雨的记忆突然闪到了十八岁生日宴那一天,那时候她被程老先生拉到了楼梯上当众宣布她只是程家的养女,程思檬和简朱妍听到动静,从房间出来看热闹,然后就在程雨被消息震惊到失魂的时候,简朱妍也是像这样,不小心踩了一下裙角,然后往前一绊推了程思檬一把,程思檬直接就向程雨撞过去,然而简朱妍及时抓住了程思檬,可是却没有人及时抓住程雨,她从楼梯上滚落下去,将右腿摔倒。

    事后,简小姐惊慌失措跑下楼来,焦急询问她伤得如何,然而因为断腿疼痛难忍的程雨却在简小姐那惊慌的脸上看到她掩藏不住的笑意。

    她知道,她是故意的。

    大约是因为这件事有了心理阴影,所以程雨对简朱妍踩裙子的动作反应极大,在她被裙角绊到就要往前推去的时候,程雨下意识往后一退,正好躲过了她撞过来的身体。

    简朱妍大概也没料到程雨会躲得那么快,她这么一撞,没有借力的,当即便向前栽了两步,还好被秋棠扶住,不然怕是直接摔个狗吃屎。

    简朱妍和程雨这边的动静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除了在东北角玩牌玩得正乐的谢博艺等人,其他人都围过来询问怎么回事。

    程雨看到陆承允微蹙眉峰走到简朱妍跟前,他伸出手臂微微将她扶住,问道:“怎么了?”

    简朱妍却像是猛然想起什么一样,急忙冲程雨道:“程雨你没事吧?刚刚差点撞到你了。”

    程雨眯眼望着简朱妍那担忧的表情,如果不是她刚刚亲眼看到是她故意用脚尖踩了一下裙角,如果不是前一世她看到她脸上那怎么也掩盖不住的笑意,大概也会以为她真的是无意的。

    如果说刚刚程雨没来得及躲的话,她目光向不远处那根柱子上扫了一眼,柱子的下端修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柱脚,如果她直接撞在上面,后果将不堪设想。

    上一次她不小心踩到裙角害得她摔断腿之后,简小姐也是这般惊慌担忧的询问她的情况,她真诚的向她表达歉意,她还大方的为她支付医药费。

    那时候她跌落低谷,再也没有振作起来的勇气,她光芒尽退,收敛了属于程家大小姐的强势,面对强大的简家,她无能为力,也从未想过要讨回公道。

    重来一世,她还没有来得及找简小姐清算以前那笔账,没有想到她又故伎重演,这一次是想将她怎么样呢,嫌让她断了腿还不够,是想直接撞死她吗?

    简朱妍曾经说,“你看你现在也不是程家大小姐了,而且又成了半个残废,那就好好安分守己的,不该去想的就不要去想了。”

    她想让她安分守己,可是如今的程雨实在是太不安分了,一次次逼得她简小姐丢尽脸面,简小姐大概也觉得这样的程雨实在太过碍眼,倒不如直接让她废个彻底。

    程雨后背不禁起了一层冷汗。

    简朱妍见她不说话,便又着急的走过来问道:“程雨你没事吧?刚刚真是抱歉。”

    程雨望着她那担忧焦急又满含愧疚的表情,突然冷冷一笑道:“简小姐,我还记得五年前,在我十八岁生日宴会上,你也是像现在这样不小心绊了一下撞到了程思檬,然后程思檬撞到了我,我就这样摔到了楼下,摔断了右腿。”

    简朱妍听到她这话,顿时一脸不敢置信道:“程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那一次我明明就不是故意的。我刚刚……刚刚明明也是因为地滑绊了一下,我还庆幸我没有撞到你,没想到你竟然这样想我,大家好歹也是同学一场,你何必这么阴暗想我?”

    简朱妍这后半句的质问简直就是铿锵有力,那被怀疑到了之后一脸愤怒的样子倒显得程雨像一个心理阴暗的小人。

    “地滑?”程雨眯着眼睛往地面上看了一眼,她走过去,指着刚刚简朱妍绊到裙子的那个地方:“你是说这里地滑吗?”

    简朱妍理直气壮道:“当然,不是因为地滑我怎么会绊倒?”

    程雨低着头笑了笑,“我倒要看看这地有多滑。”

    她走过去将脚在上面剁了两下,不料脚下一滑,她惊呼一声,身体“无法自控”向前一倒,不偏不倚正好撞在简朱妍身上,程雨的动作太过突然了,简朱妍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这般被她撞得向一旁栽倒过去,而陆承允后知后觉回过神来伸手拉她已是来不及。

    今天简朱妍穿得是高跟鞋,本来就不好稳住重心,这么一栽倒过去,她的额头便直接撞到了那四四方方的柱脚上,柱脚四面有尖角,尖角在简朱妍额头上划过,顿时血流如注。

    众人回过神来,程思檬看到那额头流血的简朱妍当即捂住嘴惊叫一声:“天啊,流血了!”

    简朱妍被这一撞,当即痛得眼冒金星,此刻也顾不上什么大名媛的身份了,她当即疼得龇牙咧嘴,呻-吟不止。陆承允回过神来,急忙扶着她起来,看到她流血的额头,他也是吓了一跳,忙用手给她按住。

    简朱妍慢慢从疼痛中回神,她看到自己手心上沾染的血,顿时惊呼一声,哭道:“我……我的脸。”她猛然想到什么,发红的双眼向程雨盯过去,再也没有了刚刚面对程雨那愧疚又慌张的样子,她咬着牙,一字一句道:“程雨,你凭什么?!”

    凭什么?不过就是撞破了额头而已,跟她断掉一条腿比起来简直轻太多了,而且这样还罢了,她竟还要故伎重演,如果这次不是程雨反应快,那么被撞在柱子上的就是她了,那时还不知道是不是只是撞破头这么简单。

    程思檬见简朱妍流血不止的脸,大概也是怒了,冲程雨吼道:“程雨你是存心的吧?朱妍都说了当年的事情只是意外,你断了腿她也内疚,该赔偿的她也赔偿了,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旧事重提对她下手,是不是太过分了?!”

    秋棠也道:“就是啊程雨,再怎么说你跟朱妍也是同学一场,朱妍刚刚怕撞到你都担心得要死,一转眼你却对她下这么重的手,你的心未免也太坏了。”

    而扶着简朱妍的陆承允也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望着程雨,似乎是在询问,似乎是在责怪。

    程雨冷眼看着这些人,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学着简朱妍刚刚那惊慌又愧疚的样子道:“抱歉,我本来只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地滑,没想到朱妍果然没有骗我,这地真的很滑,抱歉啊朱妍,我刚刚误会你了,我也没料到这地这么滑,没注意将你撞倒了。”

    简朱妍:“……”

    程雨走过去,目光担忧在她流血的额头上扫了两眼,她咬了咬唇,做出无比歉疚的样子道:“真是对不起啊朱妍,流这么多血怕是要破相了,不过没有关系,朱妍你尽管治疗,医药费我来出就是了。”

    曾经的简朱妍也是如此,看着她摔到变形的腿,一脸焦急又歉疚对她说:“天啊,摔成这样,这腿大概是断了,程雨是我不好,你放心,你就尽管治疗,所有医药费我都会负责的。”

    如今,相同的话,她全部还给她。

    简朱妍那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大概是被程雨口中那“破相”两个字刺到,大概是控制不住心头的怒火,她咬牙冲她吼道:“你不用在这里假惺惺了,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程雨一脸无辜,“朱妍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你不也觉得那地很滑吗?你看,你刚刚不也差点摔倒了么?这怎么能赖我呢?只能赖地太滑了。”

    简朱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