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26.26
    看得出来简朱妍简直气得要死, 奈何却被程雨赌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确实也是她说了地滑不小心绊倒的话,不料程雨却用这话反将她一军。

    简朱妍一腔怒火不知该怎么发泄,索性就靠在陆承允怀中嘤嘤哭起来,“承允,我好痛,程雨她是故意报复我的,她是故意的。”

    她简直哭得好不可怜,那被陆承允按着也流血不止的伤口更让她看上去娇弱惹人怜惜, 陆承允目光深深向程雨看了一眼,他叹了口气安慰道:“好了不哭了, 她也向你道歉了。”

    简朱妍一脸不敢置信望着他,她咬了咬唇,强忍住情绪,又委屈道:“我真的很疼啊,承允。”

    陆承允没有说什么, 只温柔的在她的头上摸了几下。

    程雨见状, 下意识移开目光。

    秋棠看不下去了,索性直接说道:“要不我们直接报警吧,是故意伤人还是真的无意,自然有警察说了算。”

    秋棠说完,程思檬给她使了个眼色, 秋棠不解道:“怎么了?有什么好怕的?”在她看来, 程雨如今是陆太太又怎么样, 听说陆云景外面女人众多,她这个陆太太不过就是个空壳子而已。

    就在这时候,包厢门上传来有节律的敲门声,班长走过去开了门,却见门口站着一个服务生,他手上端着一个托盘冲众人道:“各位好,我们陆先生听说陆太太在这边参加同学会,特意嘱咐我端了本店的特色清蒸龙虾过来给大家品尝。”

    班长向程雨看了一眼,然后接过托盘,让他帮忙向陆先生表达谢意。

    刚刚凝重的氛围,因为这盘龙虾的到来顿时活跃了不少,毕竟这清蒸龙虾可是这里的特色菜,还以为无法一饱口福了,却不料一转眼就送了这一盘子过来。

    班长有些为难的看了陆承允一眼,带着商量的口气道:“要不,你先把简朱妍送到医院吧?”然后又冲其他同学道:“其他没事的同学都过来吃龙虾,这么大一盘龙虾够大家吃的了,陆先生出手可真是大方。”

    就连在那大方桌前打牌的谢博艺也都被龙虾吸引,跑过来先尝了一只,这个一向自大的二世祖竟也赞道:“不错。”他一脸深意向程雨看了一眼道:“陆云景好歹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送了这么一大盘龙虾过来,谢过了。”

    其他人一听,也都纷纷向程雨道谢。这么一来简朱妍等人就更显得尴尬了,

    简朱妍原本还想着要让大家看到程雨恶毒的一面,最好是所有人都敌视她远离她更好,不料,就因为一盘龙虾,大家都纷纷向她示好了。

    这样一来就越发显得她可怜,简朱妍咬了咬牙,最终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虚弱的冲陆承允道:“承允,先送我去医院吧。”

    陆承允带着简朱妍离开了,程思檬和秋棠自然也跟着,秋棠落后了两步,冲一旁的程思檬问道:“那个……不是说程雨和陆先生夫妻关系不好吗?他怎么还为了她送龙虾过来?”程思檬一向瞧不上秋棠这个人,所以秋棠和她说话总不免带上了几分讨好的味道。

    程思檬一听,冷哼一声,翻了她一个白眼道:“关系不好?上次我不过是跟程雨绊了两句嘴陆云景就让人在枫叶国断了我家的产品,关系不好他能这么护着她?”程思檬说完还不忘丢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秋棠听着这话,一张脸顿时吓得惨白,她之所以敢帮着简朱妍针对程雨,只因她如今已不再是程家大小姐,哪怕最后成为了陆太太,也不过空担了一个虚名而已,不足为惧,可是如果说陆先生和程雨的关系并不如外界传的那样。

    就连程家陆云景也会下手,那么她呢……秋棠手脚不由得哆嗦起来,她简直不敢再想了。

    几人走了之后,程雨想了想,给陆云景打了个电话过去,这还是她第一次给陆云景打电话呢,不知怎么的,竟有些紧张。

    “陆……陆先生?”程雨小心翼翼问道。

    “嗯?”他清冷的声音响起。

    “刚刚那盘龙虾是你让人送的吗?”

    “嗯。”

    “……”

    程雨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谢谢你。”

    “嗯。”他简单应了一声。

    “……”

    有时候程雨觉得陆先生真不是一个善于聊天的人,他似乎永远都是这样冷淡的。可是这样冷淡的人,她让他买花的时候他就会乖乖去买,她让他牵手的时候他就会牵着她的手,还有今天早上的告别吻,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但是能让陆云景这样高冷的男人吻她已是很难得了。即便如今想着,那被他亲到的地方竟还有些发烫。

    “要一起回去吗?”

    他突然响起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程雨忙回过神来道:“好,我去跟同学打个招呼。”

    程雨去跟大家简单说了一声就出来了,文熙骂她不道义,有了老公就忘了朋友,程雨则回给她一个羞涩的微笑。

    出了大门,果然看到陆云景霸气的豪车停在门口,金黎阳为她拉开车门,程雨看到陆云景已经坐在里面了。

    她上车坐下,问道:“这个休闲会所也是陆先生的产业吗?”

    “嗯。”他应了一声,停顿一会儿又说了一句:“不知道这里是我产业的怕只有你一个人了。”

    程雨:“……”

    程雨顿时有些惭愧,她之前确实对他关注得很少。不过她想到什么又道:“上次在酒吧碰到陆先生,没想到在这里也碰到陆先生,真是巧,两次我在你的地盘上玩都刚好遇到你。”

    陆云景不以为意道:“嗯,是巧。”

    “……”

    此刻车子慢慢起步了,程雨和陆云景分坐在两边,不同于一开始和他坐在一起的局促不安,如今的程雨却已经淡定了很多,大概知道这个男人其实不如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可怕,又或者,她慢慢摸清了,这个清冷的男人很多时候是纵容她的。

    她看到陆云景交握着放在腿上的手,她知道在他的手心中有厚厚一层茧,被他牵着的时候,厚茧磨在她的手上,会让她有一种麻麻痒痒的感觉。

    不知怎的,她竟有点怀念被他牵手的感觉,后来她终于忍不住,直接将手伸过去抓住他的手腕,她不敢太造次,所以只抓在了手腕上。

    他微微怔了一下,转过头来,用眼神询问她,程雨一对上他的眼睛急忙便错开目光不敢与他对视,她低垂着头,咬了咬唇道:“我想被陆先生牵着。”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她也不敢看他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听到他说:“在车上不会迷路了。”

    她想起之前他之所以会牵她的手,是因为她告诉他,在人多的时候她容易迷路。所以他这么说,大概是委婉拒绝的意思吧?

    程雨有些失落,低低应了一句:“好吧,我知道了。”

    正要将手缩回来,不料却被他一把抓住,他握住她的掌心,然后十指交叉扣住,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程雨:“……”

    她一脸惊愕向他看去,却见他握住她的手依然淡定坐在身侧,程雨一脸疑惑问他:“不是说在车上不容易迷路吗?”

    他的脸色一如往常那般阴冷,闻言只轻描淡写说了一句:“我怕车开得太快你被甩出去。”

    程雨:“……”

    他的车子这样好,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甩出去啊……

    所以他明明……明明也是想牵她的嘛。

    这个想法让程雨有些激动,而且被他手心贴手心这样牵着,他的温度似乎完全通过掌心传到了她身上,她心跳竟莫名快起来。

    就这样牵着她到了家,他的手还没有松开,一路牵着她上了楼,来到她房间门前,他脚步停下,说道:“到了。”

    程雨却没有松开他的意思,她很享受这种靠近他的感觉,这个清冷的男人,他每次对她的让步和不同总是让她贪恋。

    所以她想了想对他说:“我房里有种很好喝的茶,你要不要尝一尝?”

    他几乎没有多做考虑便道:“也好。”

    程雨和他一起进了房间,这才将手松开,她的房间里靠近窗户的地方放了一个小圆桌,圆桌旁边有个宽大的懒人椅,这是她喝下午茶的地方。

    陆云景走到懒人椅上坐下,程雨便拿了她常喝的茶给他泡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一路回来口渴了,他喝水的动作透着几分急切,喝完了一杯又自己倒了另一杯。

    此刻他就坐在懒人椅上,姿势大马金刀的,他的个头很高,即便坐着也给人威武的感觉。

    程雨望着他那宽阔的胸膛,竟有些想念他的怀抱了,她目光又扫到他那双有力的长腿,也不知道坐在上面是什么感觉。

    程雨觉得她简直就像魔怔了一样,时不时的就要起勾-引陆云景的心思,可偏偏这想法一起就让人无法控制。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虽然很危险,但是程雨还是想要试一试。

    所以,待得陆云景喝完茶,轻轻靠在沙发椅背上休息的时候,程雨找到机会,直接走过去往他腿上一坐,然后将身体趴在他胸前,环住他的后背将他紧紧抱着。

    他身体一僵,随即低头望着那坐在他怀中的女人,一向沉着冷静的他语气中竟透着几分慌乱,“你……这是做什么?”

    程雨不敢看他的表情,就将自己完全缩在他的怀中,闻言,她故意在他怀中拱了拱,理所当然道:“我想被你抱着。”

    陆云景:“……”

    想被他这种阴冷可怕像是对任何人都没有感情的男人抱着,想要看看那紧绷坚硬的脸庞底下会不会露出难得的温柔,或者更想看看他在她面前束手就擒的样子。

    她如此贪心,并不满足于他给她的那蜻蜓点水的一吻。

    “我说过的程雨,我很危险,你不该这样靠近我。”他冰冷的语气有些微变调,“快下去!”他冷声命令。

    程雨心头轻哼,怎么可能?

    她抬头向他看去,对上他冰冷锋利的眉眼,他眼底燃着点点怒火,似乎是在对她做出警告,可是眼底似乎又泛起几分慌乱。

    他的脸绷得紧紧的,冷得吓人,可是线条又是这么好看,他长得这么俊俏,如果他身上没有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的话,如果他没有那么可怕的话,他毫无疑问会成为女人堆里的万人迷。

    对着他这张可怕的,冷然的脸,她的目光竟泛着几分迷离,她下意识伸手抚上他的脸颊,她感觉他的身体僵了一下,却没有躲闪。

    “我不下去的话你会将我怎么样呢?”她轻笑了一下,“你说你是危险的,那我倒是很想看看陆先生危险起来是什么样子。”

    陆云景:“……”

    陆云景脸色黑得难看,却也没有躲避,完全由着她抚摸着他的脸颊。

    他的胸膛宽阔又温暖,他的大腿结实有力,坐在上面真的很舒服,她的手指慢慢从他的脸颊上滑下来,他学着他以前的动作捏着他的下巴,拇指在他唇上摩挲,他的嘴唇很单薄,却很性感,柔软的嘴唇触碰到她的手指上,她只觉得浑身战栗了一下。

    然而他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她的手从他的唇上拿开,他目光冰冷,语气含着危险的警告:“我再说一次,马上下去!”

    真是无情啊,都做成这样了他还无动于衷。

    然而她的逆反心理却完全被激了出来,她倒是要看看,他还能怎么冷淡,所以她不顾所以,微微坐起身,一手被他抓在手中,可另一只手却抱着他的后脑勺,对准了他的唇就直接吻下去。

    他的唇也和他的人一样冷冷的,她的吻技不是很好,可是跟文熙那个老司机学过,就算吻得不熟练,但也没有太差。

    她柔软温热的唇在他的唇上碾过,她的舌头探进去,然而他的牙齿却紧紧闭着,她也不急,就那么一下下的抵着。

    他很长时间都没有动作,身体略显僵硬,似乎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打蒙了,真是难得陆云景这样的人也有震惊到呆如木鸡的时候,她很有成就感,耐心又温柔的攻陷着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听到他一声闷哼,他结实有力的长臂突然一下子将她的身体抱住,而那一直藏在齿间的舌头也骤然探出来猛然勾住她的舌,不过眨眼之间便反客为主,他的动作显得有些粗暴,带着一种贪婪和疯狂。

    程雨被他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不过她很快就平静下来,勾着他的脖子与他深深拥吻。

    他一直吻到她的嘴唇开始发麻了才将她松开,她此刻完全瘫软在他的怀中,他的双手轻轻拥着她,自上而下望着她的脸。

    他的目光已不如刚刚那般冰冷,有点点红晕弥漫,似有一种陌生的温柔氤氲在其间,他用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下巴,他说话的语调泛着沙哑,“你真像是有毒一样。”

    她愣愣的看着他,看着这个完全陌生的陆云景,那个冷得毫无温度,就像是没有自己感情的陆云景竟回应着她的吻。

    此刻搂着她的他看上去是那般温柔,那泛着红晕的温柔双眼简直有一种穿透人心的魅力。

    就在程雨怔愣的时候却见她猛地一个翻身,程雨便被他给完全压在了身下,此刻陆云景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一条腿跪在懒人椅边上,将她整个人都禁锢在懒人椅和他的怀抱之间,就这般由上而下望着她,两人的距离很近,她能很清晰感觉到他喷在她脸上温热的呼吸。

    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又太过危险……

    她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程雨望着他凌厉的眉眼,只觉得心脏开始砰砰砰加快,她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问他:“云……云景……”

    他没说话,就这样盯着她看,而她的双眼无处安放,便也只能盯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很大,因为眉眼深邃显得格外有神,甚至有些锋利,眼眸黝黑,显得深不见底,隐隐藏着危险。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慢慢发现陆云景看向她的眼神逐渐迷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