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30.30
    程雨脸蛋一红, 她低垂着脑袋轻声道:“你……不用那么猛, 可以轻一点。”

    只听得他带有男子特有的磁性声音在头顶响起, “我无法控制, 我说过了我的自制力没有那么好。”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在你面前。”

    听着他的话, 她的心跳一下子快了起来, 他是那种很沉稳的人, 很难得从他口中听到暧昧的话, 可是一旦从他口中说出来就特别要命。

    程雨稍稍平复了一下过快的心跳这才冲她道:“那你还让我勾引你?”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时间已经到了。”

    她没明白他的意思,“时间?什么时间?”

    此刻她的脸蛋微微泛着红晕,她的下唇大概是被她咬过, 上面泛着淡淡的水汽,看上去晶莹剔透的, 像一枚鲜红的果冻。

    他感觉呼吸急促起来, 稍稍偏开头去才道:“我可以忍受的时间。”

    “……”

    “不想明天下不了床就放开我, 直接去洗澡睡觉。”他沉冷的声音中竟带着点威胁的意味。

    还别说, 程雨倒还真有点怕,她便慢慢松开了他,他站直了身体转身向外走,在出门之前还丢来一句:“不要再穿你那种睡衣。”

    程雨:“……”

    之前穿那种大尺度的睡衣的时候还以为他根本就没有关注过,这会儿听他这话才发现原来他一直看在眼中。程雨揉了揉发红的耳朵, 急忙去挑了一件保守一些的睡衣去了浴室。

    洗完了澡程雨望着镜子跟前略显单薄的身体, 确实是感觉瘦弱了一些, 不过真的有陆云景说得那么严重, 做完了就下不了床?

    他……有那么猛吗?

    程雨想起了他在训练场中那矫健的身姿,他身上肌肉结实,迅猛地像一头野兽一样,程雨倒抽一口凉气,暗想好像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算了,还是听他的话先锻炼一段时间吧,她倒是也挺担心她的小身板承受不住他的。

    程雨上床躺下,没一会儿陆云景便进来了,他已经洗完澡了,进来便直接拉开被子躺进来,程雨有些意外,问道:“你今天晚上不用忙?”

    “嗯。”他漫不经心应了一句,然后按下床头上的开关,屋里瞬间陷入黑暗。

    这应该是第二次和陆云景躺在一张床上,当然昨晚她睡着了,和他躺在一张床上她啥感觉都没有,不过现在不一样,她很清醒,而且感觉好像清醒得过头了,所有感官都变得比以前更敏锐。

    她能听到黑暗中他的呼吸声,她能闻到属于陆云景的气息。虽然两人各趟一边,不过程雨却感觉心跳在不断加快。

    这种感觉让她有一种冒险般的刺激,她甚至很大胆想要牵一牵他的手,然后她便将手慢慢向他那边挪过去,只是才挪了没多久她的小手便突然被一只大掌握住,他的手心简直烫得惊人,突然被他抓住,程雨被吓了一跳。

    只是没等她反应过来,他便猛地将她往他跟前一拉,紧接着他一翻身便压在她身上,程雨倒抽一口凉气,身体僵硬着一动也不敢动。

    房间很昏暗,只有后院点点灯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她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只能看到昏暗之中他那一双黝黑暗沉的双眼,似乎散发出一种幽暗的光芒,就像在黑暗中捕食的野兽一样。

    程雨吓坏了,小心翼翼叫他,“云……云景?”

    她感觉握住她的手掌骤然收紧,他突然向她凑过来,嘴唇凑到她的耳边,用一种压抑的变调的声音对她说:“谁让你穿这种睡衣的?”

    “……”程雨有点懵,“我……没有穿以前那种了啊。”

    短袖加短裤,很保守的一套睡衣。

    只是,耳边又传来陆云景咬牙切齿的声音,“胳膊大腿都露出来了。”

    “……”

    所以他现在是怪她穿了一套露出胳膊大腿的睡衣吗?那她也是没有办法了,不可能大热天的还穿长袖长裤吧?

    程雨还没有来得及表达一下自己的委屈,就听到他用一种极其压抑的声音道:“你自找的。”

    然后不由分说的,他直接就吻上了她的唇,骤然而来的吻让她有些微失神,不过她很快便回过神来,然后闭上眼睛回应着他。

    他的吻有点急促还有一点粗鲁,就像一个暴食的人在狼吞虎咽。

    这种略显凶残的感觉让程雨有些害怕,再加上他身上那种自带危险的气场,然而这样高冷又强势的人突然靠近又让她贪恋,矛盾重重之中,她便怯生生的带着期待与他吻着。

    可是吻着吻着,他的动作突然慢下来,他开始从口中溢出她的名字。

    “程雨,程雨,程雨,程雨……”

    一声又一声,带着他的意乱情迷,他的声音简直沙哑得不像话,程雨听在耳中,只觉得像一记记沉重的鼓点敲在心头。

    他的吻慢慢从她的口中移开落到了别处,他还是一遍遍叫她:“程雨,程雨,程雨……”

    居然让她有一种肝肠寸断的感觉。

    疯狂又热烈的一晚,而她的名字则一直贯彻始终。程雨已经忘了最后是怎么睡过去的,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白天了。

    程雨从晨光中醒来,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宽大结实的怀抱中,她一抬头就看到陆云景那张俊朗帅气的脸。

    无法形容这种感觉,简直像在做梦一样,她居然就这样和陆云景睡了,想着昨晚疯狂的一切还有依然酸疼的身体她依然觉得脸红心跳,他果然没有骗她,他真的好猛……尤其是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发狂般动作的时候,简直吓人,好像要把聚集了二十多年的精力一次性发泄干净一样。

    他还没有醒来,闭着眼睛的他没有了往日那种凌厉逼人的感觉,使得他那冷毅的脸庞也变得温柔起来,她望着这张脸笑了笑,下意识伸手抚上,不想手指才碰到他的脸他的双眼便骤然睁开。

    深邃凝重的眼睛,带着一种警惕的冰冷,程雨被吓了一跳,急忙将手缩回去,只是手才缩到一半便被他一把抓住,然后他翻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眼中的冰冷渐渐散去,自眼底生出一种迷离来。

    他问她:“这么怕我?”

    程雨已放松下来,索性直接在他的唇角吻了一下道:“没有。”

    这种想亲他就亲他的感觉让她觉得很美妙,面上便不由带上了笑意,只是没想到陆云景眼睛却,眯了一下,略带沙哑的声音中满含威胁,“你是想明天也下不了床吗?”

    程雨脸一红,望着他这模样她有点怕怕的,怯生生问他:“什么意思?”

    他的语气沉沉的,带着警告,“大早上的不要勾引我。”

    程雨:“……”

    他说完就将她松开,拉开被子下了床,他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程雨急忙将眼睛移开,心头不满嘀咕道:这家伙怎么这么不避讳她。

    不过她转念一想,反正两人啥都做过了,坦荡一点反而更好。

    程雨觉得身上酸疼得厉害,恐怕一时半会儿是下不了床的,她索性打了个电话去公司,把今天上午的会议推迟到下午。被窝太舒服,她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程雨觉得身上好像舒坦了不少,原本火辣辣的感觉这会儿被一种请凉凉的舒服感觉代替,也不知道是不是陆云景趁她睡着的时候给她抹了什么东西。

    一想到此处程雨的脸又烫起来。现在时间还早,程雨现在勉强能下床的,她在家里呆不住,索性直接去了公司。

    之前陆云景提醒她小心她秘书的事情她一直都记得,所以一到公司程雨就让秘书小姐进来见她。

    秘书名叫夏利,之前就跟在程雨养父跟前做事,程雨接手品格简餐之后依然还将她留在公司。夏利算是公司的老人了,平时工作做得也认真,说实话在这件事之前,程雨挺看重她的。

    夏利进来,笑道:“经理找我有事?”

    程雨也不跟她废话了,直接冲她道:“之前我父亲和鲜橙签订的合同,是你故意弄丢的吧?”

    夏利面色一僵,随即便故作诧异道:“我不知道经理这话是什么意思。”

    程雨眯眼望着她,“我父亲只和鲜橙签订了三年的协议,你作为秘书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之前鲜橙来要钱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不仅如此,还堂而皇之将鲜橙要钱的账单拿到我面前。”

    夏利听到这话显然有些吃惊,竟不受控制问道:“经理,你怎么知道……”不过她随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又道:“合同的具体内容我并不知道,我一直也都是按照老经理的吩咐做事。”

    程雨背靠在椅背上,双手抱胸,微挑着下巴望着她,“既然我有办法知道协议是三年,那么我就有办法知道你是怎么毁掉之前那份合同的,还有,公司账户上出现了很多漏洞,财务将报表给我看之前会经过你的手,想来这些漏洞都给你有关系吧?”

    夏利急忙摇头道:“经理冤枉啊,我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向公司账户上伸手啊。”

    程雨不为所动,慢悠悠的又道:“不管是不是你做的,公司财务上的那些漏洞总要有人填补,而你是最大的嫌疑人,由你来填补最合适不过了,至于拿出你侵吞公司财产的证据也很简单。”她挑眉望着她,“你说如果我将这些东西都送到法院,以侵吞公司财产为名告你,你会被怎么处置?”

    夏利吓得脸色发白,忙争辩道:“经理,我……我真的没有拿过公司的钱。”

    程雨面色沉了下来,语气也骤然变得冰冷,“不想去坐牢也很简单,好好交待你是怎么毁掉那份合同的。”

    夏利咬着唇却是半天都没有说话,程雨也不急,耐心等着,夏利恐怕也担心程雨真将她送到法院,最终咬了咬牙冲她道:“是……是程思檬小姐让我这么做的,她帮我买了一套房子,让我将老经理跟鲜橙签订的合同偷偷销毁,她还让我监视你的一举一动,不管你有什么行动都要第一时间告诉她。”

    程雨目光紧眯,不由在心头冷笑,原来程思檬还留了这么一手,居然收买了她的人让她来监视她。

    夏利有些着急,又道:“经理,我真的没有拿公司的钱。”

    程雨想了想,她眉头一挑冲她道:“不想去坐牢对吧?”

    夏利非常诚实的摇摇头。

    程雨便道:“不想坐牢的话,那你就得听我的话。”

    夏利忙道:“经理放心,我一定乖乖听话。”

    程雨跟夏利交待一通便让她下去了,今天早上还有个会议,她准备了一下就去了会议室,开完会回来,一拉开门就看到有个人坐在她办公室里的接待椅上。

    程雨愣了愣,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陆云景正在翻看杂志,闻言将杂志随手丢在一边说道:“过来和你一起吃午饭。”

    程雨:“……”程雨一脸疑惑望着他,“大老远过来就为了和我一起吃午饭?”

    他回答得很干脆,“嗯。”

    特意跑过来就是为了和她一次吃午饭?程雨心里不由乐呵起来,她转过身去将资料放下,借此掩盖自己脸上的笑意,却不料坐在沙发上的陆云景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后,在她放资料的时候突然从身后环住她,他将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问道:“想我没有?”

    突然被他从后面抱住,他的气息一瞬间扑向她鼻端,她的呼吸好似停滞了一下,缓了一会儿才道:“想。”

    他很少主动亲近人,而且他也很少会暧昧的问她这些话,咋然听到他问她是否想她,她便不禁有些诧异,可是诧异过后却有一种很特别的成就感,非常享受陆云景与她暧昧的感觉。

    程雨低头笑了笑,问他:“你呢?想我没有?”

    他的手臂收紧了一些,下巴在她的头顶摩挲了几下,他闭上眼睛,并没有多做犹豫,“想你。”

    程雨只觉得好似被电了一下,身体僵了许久,不过她很快就感觉到不对劲,两人此刻身体相贴,她能很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变化。程雨甚至觉得后背被抵得有些疼。

    程雨脸颊一下子滚烫起来,咬了咬唇,最终还是提醒他道:“陆……陆先生,你怎么……”

    “嗯?”他压抑的声音有些微变调,他察觉到她在和他拉开距离,急忙将手臂收得更紧,他似乎有些不满,沉冷的语气带着一种警告,“你要往哪里去?”

    程雨感觉他的变化越来越明显了,想着昨晚的事情她还心有余悸,这会儿便哭丧着脸冲他道:“我……实在是承受不了了。”

    他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慢慢将手松开,别看他身体已经起了变化,不过他的表情却依然很冷淡,阴冷的面色带着一种望而生畏的高冷,他冲她道:“先去吃饭吧。”

    程雨目光在他裤子上扫了一眼,顿时被刺了一下,急忙将目光移开,提醒他:“你这样出去行吗?”餐厅里面人来人往的,这么明显的,被人看到多尴尬。

    他静默了一会儿然后拉着她的手向她办公室里自带的卫生间里走去,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从卫生间里出来。

    程雨甩了甩发酸的手,狠狠瞪了一眼前面高大挺拔的男人,她原本是整洁干练的进去,出来的时候衬衣纽扣被他扯掉了一颗,他大掌扣着她的脑袋发狠吻她的时候把她的头发也弄乱了。

    程雨真的没有想到陆云景居然这么无耻,关键是无耻完了他还一脸高冷难接近的样子,仿若他是一个凡人无法企及的神一样。

    程雨在心头发泄了一会儿自己的不满,这才带着陆云景去餐厅吃饭。吃饭的时候程雨依然感觉自己手心火辣辣的,那种异样感好像已经附着在她手心上了,怎么都挥之不去。

    不过陆云景倒是很淡定,慢条斯理吃着饭,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程雨让厨师准备的是餐厅的招牌菜,陆云景似乎也挺喜欢,程雨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最近厨师研究出来的菜品还是拿的出手的。

    吃完了饭,他用餐巾擦了擦嘴冲她道:“餐厅隔壁的大楼好像还空着?”

    隔壁之前是一个电子公司,好像是倒闭了,大楼便空了下来,还没有租出去,不过程雨有些不解,问道:“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陆云景道:“我打算把公司搬过来。”

    程雨吃了一惊,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忙问道:“为什么啊?长林集团现在的地方不是挺好的吗?”

    他突然抬眸向她看过来,目光之中有一种冰冷的危险,“你似乎不喜欢我搬过来?”

    程雨嘴角一抽,笑道:“没有,我是说搬公司是大事,你要三思而行,当然我知道陆先生是一个做事稳重的人,你要真想搬公司自然有你的打算。”

    “嗯。”他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我打算以后每天和你一起睡午觉。”

    这话听得程雨有点懵逼,她一脸诧异又惊愕望着陆云景,不确定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之所以将公司搬过来是想我和一起睡午觉?”

    “嗯。”他简单应了一声,好似漫不经心的又说了一句:“那时候你身体差不多也锻炼好了。”

    程雨:“……”

    程雨深深咽了一口唾沫,那句“你的身体差不多已经锻炼好了”是什么意思她不是不明白的。程雨感觉脸又开始烫起来,又隐隐感觉有点……害怕,这导致在送他上车离开的时候表情还有点不自然。

    直到陆云景的车走远之后她僵笑的脸才恢复如常,刚刚陆云景的话并不是跟她开玩笑的,他是真的想将公司搬过来。

    而且搬过来的理由还特别奇葩,就是想和她一起睡午觉……

    她想了想陆先生的为人,总觉得他不是这种感情用事的人,可是……

    陆云景就那么想和她睡吗?而且他的瘾也未免太大了吧?那个高冷又难以接近的陆先生居然是一个欲望这么强盛的人,这点真的让程雨始料未及。

    晚上下班回来,程雨吃过晚饭就直接回房间洗澡睡觉,她不敢跟陆云景多说话,躺在床上就赶紧催自己快点入睡。

    昨天实在是折腾得够呛,白天又在公司里忙了那么久,她觉得如果今晚再来的话她可能会死的。大概是真的太累了,她躺下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而陆云景这一晚也没有再要,程雨这一觉睡得很美。

    只是第二天一早她就被摇醒了,醒来看到陆云景那严肃板正的一张脸,她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了大半,只听得陆云景用一种命令的口吻冲她道:“从今天开始每天早上和我一起锻炼。”

    程雨之前也想过要锻炼一下,不然她觉得以陆云景那种运动强度,再要几次她可能就被拆散架了,听到他这么说她便乖乖起床,当然更主要的是陆云景那严肃认真的样子让她不敢有半点反抗的意思。

    陆云景让她先绕着训练场跑几圈活动一下,完了之后他又招招手让她进训练场,程雨乖乖进去,陆云景指了指不远处的单杠,命令她:“吊上去。”

    程雨看了一眼那高度,总感觉陆云景是在逗她,不过她不敢多问,只说道:“太高了,我吊不上去。”

    陆云景大概也觉得直接让她吊上去实在太难为她这只弱鸡了,便走到那单缸跟前冲她道:“过来,我抱你上去。”

    程雨乖乖过去,陆云景握着她的腰很轻松就将她举起来,程雨双手握住单杠,不过她有点害怕,说话的语气不免透着担忧冲他道:“云……云景,你别松手啊。”

    陆云景冷着一张脸,“我不松手,你怎么做引体向上?”

    引体向上……她觉得陆云景实在太看得起她了,不过望着他阴冷的一张脸她又有些为难,可是要做引体向上她觉得她的手可能会断,纠结了一会儿,她索性直接将手放下来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哭丧着脸道:“我……我的手好疼,我之前都没怎么做过运动,突然一来强度就这么大,我怎么做得好嘛!”

    程雨觉得对付陆云景这种强势的家伙还是撒娇卖萌比较有效果,程雨说完低垂着头又一脸委屈巴巴冲他道:“还有……都已经一起睡过了,陆先生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凶?”

    陆云景:“……”

    对上陆云景那面无表情的一张脸程雨立马又低下头来,不敢再多说了。

    陆云景没说话,直接抱着像树懒一样吊在他身上的她走出训练场,冲站在外面候着的金黎阳等人道:“将毛巾递给我,你们出去!”

    金黎阳立马将毛巾递过来,几人非常知趣,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程雨有些纳闷,问道:“怎么了?你不练了?”

    陆云景没说话,直接抱着她进了不远处的花丛,距离训练场不远就有一个花园,花园中种了紫罗兰和向日葵,此时正是花朵盛开的时节,花开得很灿烂。

    陆云景将她抱到向日葵花丛中,将长毛巾垫在地上,然后将她往毛巾上一放,高大的身躯跪在她跟前立马开始解他的皮带。

    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