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31.31
    程雨一见这情景顿时感觉头皮发麻, 忙问道:“你……你要干嘛?”

    他没说话, 将裤子脱完了便直接压下来, 将她的双手举到头顶,一边用嘴巴堵住她的唇,一边用手掌将她的运动短袖硬生生撕下来……

    向日葵大大的花盘就在头顶, 透过花盘的间隙,有点点阳光照射下来, 在她跑步的时候他已经在训练场中锻炼了一会儿,此刻额头凝结了汗水, 可是很快就有更多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部线条流下来。

    阳光落在头顶上,他背光跪在她身前, 他的脸上笼罩了一片阴影, 使得他脸部线条越发紧绷,而他那双深邃的双眸更显得深不可测。

    可是慢慢的,她看到他的双眼中有点点红晕弥漫, 那幽深的双眸微微眯起来,有一种异样的光芒在他眼中绽放,她看着他紧绷的脸, 看着他和往常完全不同的目光, 看着他因为用力一块块鼓出来的肌肉,她原本还有些抗拒, 可渐渐也意乱情迷起来, 索性完全由着他。

    半个小时之后, 陆云景终于从她身上爬起来穿好裤子, 他的面色已恢复如常,依然还是如往常那般阴冷的模样,只是在离开之前他却用大掌温柔地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你先休息一会儿。”

    他说完就自花圃中出去了,程雨全身酸软躺在毛巾上,身体软得不像话,过了许久了小腿还在颤抖。真的没有想到原来陆先生是这种人。

    瘾又大,吃相又难看。偏偏还一幅高冷出尘的样子。

    程雨一大早就被他给拉起来,这会儿又做了高强度的运动,她实在困得不行,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陆云景精神抖擞训练完过来找她,却见她还躺在毛巾上,连衣服都没穿,望着她的身体,他目光泛起一抹暗色,不过随即就被他强压下去,他抿着唇,紧绷着一张冷脸将他手上的迷彩短袖套在她身上,他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过于宽大了,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又用长毛巾在她腰上裹了一圈,这才将她打横抱起来往别墅中走去。

    程雨被他弄醒了,顿时警惕道:“你又要做什么?”

    他也没看她,就抱着她往前走,闻言只轻声丢过来一句:“不弄你了。”

    程雨:“……”

    干嘛要用“弄”这个字啊,感觉好粗野的,不过想了想这几次的经历,程雨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很粗野。

    陆云景将她抱上了床,程雨这会儿却没有了睡意,程雨记得今天好像是程思檬母亲的生日,她想了想便冲陆云景道:“云景……把你那枚戒指借我用一下可以吗?”

    陆云景正在拿换洗衣服准备去洗澡,闻言微蹙眉心看了她一眼道:“你要拿什么自己去拿就是了,这屋里什么不是你的,连我都是你的。”

    程雨:“……”

    他说得一本正经,好像只是一句简单的陈述,他说完就去了卫生间,程雨却是呆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她低垂着头笑了笑,看不出来这种高冷的男人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程雨跟陆云景借戒指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她记得今天是程思檬母亲的生日,而作为程思檬母亲的内侄,范之澜一定会来程家。

    下午下班之后程雨就直接去了程家,她先去跟养母说了一会儿话便来前院找范之澜,程雨问过佣人,范之澜在后院游泳池和程家兄妹一起游泳。

    程雨来到游泳池,果然看到范之澜坐在游泳池边休息,而程家兄妹则在游泳池中嬉戏,陆承允靠在游泳池边上和程飞说笑,程雨皱了皱眉头,没想到陆承允也在这里。

    程思檬先看到程雨,原本正跟陆承允说笑的脸一下子冷淡下来,她皱眉向她看过来,一脸不欢迎她的样子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程雨耸了耸肩膀,“这里是我养父的家,我为什么不能来?”

    程思檬没说话,轻哼一声自去游泳了,不再搭理她。大概也是上次被陆云景教训过的缘故,如今程思檬看到她已经不敢像往常那般和她争锋相对了。

    程雨面色自然走过去在范之澜旁边的凳子上坐下,范之澜穿着一条游泳裤,正捧着一本书看。他个头长得不高,又生了一副娃娃脸,性格有点腼腆,有点像个小女生。

    范之澜看到她,倒是挺自然跟她打招呼,“程雨,好久不见了。”

    程雨也冲他笑笑,“好久不见了,你最近在忙什么?”

    范之澜冲她指了指手中的手,做出一脸愁苦的样子来:“最近在忙着学术论文。”

    范之澜是建筑学博士,是个实打实的学霸,实际上她和范之澜的关系说不上友好,不过也不算坏,哪怕程氏兄妹近些年时不时都要欺负她一下,作为程思檬的表哥,范之澜倒是没有和程氏兄妹一样来欺负她,相反有时候看到还会客气的跟她打声招呼。

    如果要杀她的那个凶手是他的话,程雨也实在想不出他杀她的动机是什么。难道是因为陆云景吗?但是这个人跟陆云景也并没有多少交集。

    程雨拧眉沉思了片刻,便故作无意将手放在桌上,她的大拇指上就套着那枚红宝石戒指,范之澜自然也看到了,不过他也只是随意的瞟了一眼,并没有当成一回事。

    程雨一直仔细观察他的表情,他看到这枚戒指的时候表情非常自然,如果他是凶手的话,他的表情不该这么淡定。

    程雨正不解间,突然有个帮佣过来说她养母找她过去,程雨也不知道养母突然找她做什么,不过也没有多想,和范之澜告别之后便离开了。

    从这边去养母住的地方要经过一个偏僻的小道,是用修剪整齐的灌木丛隔开的,程雨路过一个弯道的时候,却从那弯道外面拐出一个人来。

    他出现得太突然了,程雨被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后退一步与他拉开距离,待看清来人随即一脸诧异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陆承允冲她笑了笑道:“刚刚那帮佣是我叫去的。”

    程雨就觉得奇怪,养母有什么事情刚刚不说,她一走就让人来叫她。

    程雨面色带着些许不快,却还是客气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没说话,目光在她右手大拇指上扫了扫,脸上的笑意突然淡了一些,“这是陆云景给你的?”

    程雨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如实道:“是他给我的,怎么了?”

    他的目光突然向她脖颈处扫来,眸光骤然眯紧,说话的语气似乎也冷了许多,“那也是他给你的吗?”

    程雨下意识摸了摸脖子,她知道上面有陆云景留下的吻痕,被陆承允用这种目光打量着让她非常不舒服,她面上明显透出不快,语气也不那么客气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你跟陆云景上床了?”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程雨脚步一顿,面带疑惑向他看去,却见他嘴角含笑,可是他的语气中却明显透着一种嘲讽的意味,陆承允一向温文尔雅,很少会说出如此露骨的话来。

    这么直接质问她和陆云景的隐私,不免让她多出了几分火气,她冷冷一笑道:“你这样问不觉得太无礼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那冷淡的语气刺到了,他目光微闪,垂下头来,好一会儿才抬头,他似叹了口气道:“抱歉,是我无礼了,我不过是担心你会受陆云景所骗,你该知道他并不是善类。”

    程雨并不以为意,冷冷道:“谢谢你的提醒,不过你这样当着我的面说我丈夫的坏话是不是不太好?”

    陆承允:“……”

    程雨不想与他多言,说完便要转身离去,不料陆承允却又道:“你知不知道你父亲的死也跟他有关系?”

    程雨脚步一顿,转头向他看去,她目光微眯,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陆承允一向带笑的脸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他从裤包中掏出手机,在手机上点了两下再递到她面前,拧眉问她:“这个人你认识吗?”

    手机上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个目光犀利的男子,他头上裹了一张头巾,脸上有一条刀疤。程雨认得他,他就是当初她在国外留学时救过她的那个人。

    陆云景又冲她道:“他是IAO基地组织的人,一年前米国发生恐怖袭击就有他参与。另外,他和陆云景认识,并且有所勾结,也就是说,一年前那场发生在米国的恐怖□□也有陆云景的参与。”

    大概在一年前,养父亲自去米国请著名西点大师到品格简餐教授技术,只是时运不佳,车子开到爱尔街的时候正好遇到恐怖袭击,他没办法,只得绕小道逃生。很不巧,小道上恰好正在盖高楼,受恐怖分子袭击影响,高楼的脚手架被炸落下来正好击中养父所乘的车辆,养父未能幸免,和司机一起命丧当场。

    虽然养父是意外而死,但是这场意外确实也和当时的恐怖袭击脱不开关系。

    程雨正拧眉沉思间,却听得陆承允又道:“陆云景是个奸诈之徒,直到现在米国政府都还没有找到他参与恐怖袭击的证据,不过一旦找到,米国政府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我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你知道,陆云景绝不是善类,他虽不是直接杀死你养父的人,但他跟你养父的死绝对脱不开关系,对于他你不该心存半点善意。”

    两人所站的位置靠近程家前院别墅,正上方正好是程老先生的书房,此刻陆云景就站在程老先生书房窗前,厚重的窗帘挡住了他的身影,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他,然而他却能透过窗帘的缝隙将楼下景象一览无遗。

    他双手插兜,腰背挺拔,暗沉的目光望着楼下的两个人,他面色阴冷,也不知是因为窗帘挡住光线的缘故还是因为他此刻心情不佳,他的脸上笼罩了一片可怕的阴影。

    金黎阳战战兢兢站在一旁,他自然也听到了楼下两个人的交谈,此刻见老板面色不好,便试探着问道:“先生您……”

    陆云景却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金黎阳便不敢再多言。

    楼下陆承允的话还在继续,“程雨,你该离陆云景远一点,最好是直接跟他离婚,他太危险了,他的危险不是你能承受得了的。”

    他一脸忧心忡忡,难得一向温和的人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竟带着急切,生怕他说晚一点她就会万劫不复一样。

    程雨回过神来,却是一脸不以为意道:“你刚刚也说了,就连米国政府都没有找到陆云景和恐怖分子勾结的证据,那么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一年前的恐怖袭击和他有关?”

    陆承允有点着急,忙道:“陆云景和刚刚那个人是认识的,他们有来往。”

    “有来往又如何?难不成我因为认识杀人犯我就成了帮凶了?”

    “……”

    陆承允被她给堵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觉得程雨太过冥顽不灵了,此刻他面上竟多了几分火气道:“就算陆云景和恐怖分子无关,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他这些年做的事情你看不到吗?他是用什么手段得到现在的一切的,这些年又有多少人因为他而死?如此心狠手辣人人得而诛之的人,你还要为他说好话吗?”

    程雨听到这话也是不爽了,她冷笑一声道:“陆云景得到现在的一切确实是用了手段,那么他的这些手段哪一条是不被法律允许的?如果他这些手段真的不被允许,他现在还能好好坐在那里吗?再说了,‘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谁强大,谁有能耐才能鹿死谁手,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本来就是自然法则,至于你说多少人因为他而死,是他亲手杀了这些人吗?那些输掉就自我毁灭的人,不过是被自然淘汰,与他无关。”

    陆承允脸色非常难看,“好,就算他所做的一切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那么道德呢?”

    “道德?”程雨冷笑,“你有什么资格要求陆云景道德?在我看来,陆云景比你们这些自诩名门世家子弟,身份尊贵的人要道德千万倍,你要求他道德,那么他以前一无所有,被欺凌被侮辱的时候什么人给他道德了?!”

    “……”

    陆承允被她逼得无话可说,程雨也不想和他废话了,直接转身离去。

    站在楼上,隐匿在黑暗之中的陆云景,脸庞笼罩的阴影就像是被一阵和煦的微风吹散了,那暗沉的双眸也漫上了点点陌生的笑意。

    金黎阳见他面色好了不少,终于松了一口气,问道:“要和太太一起回去吗?”

    陆云景道:“不用了,等她走了再回去。”

    他说完,转头向那坐在大书桌后面的程老先生看了一眼,语气沉冷,明显含着警告,“好好记住我的话,不要再去找程雨的麻烦。如果程家想安然无恙呆在北城的话就听话一点,不然……”他眸光微眯,整个人仿若突然被一阵寒意笼罩,他笔直站在那里,像一把染血的利剑,“我会把程家的‘肉’拿来喂狗,明白吗?”

    程老先生嘴角一抽,他好歹在北城也算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如今却被一个小辈威胁,他真是又不甘又愤怒,然而他却无可奈何,连话也不敢说。

    程老先生觉得程家也是挺倒霉的,怎么偏偏就撞上了一个横空出世的陆云景。原本程老先生觉得陆云景对付程家只因为程家这块肉太肥,毕竟程家在之前和他并没有什么过节,直到最近他才慢慢醒悟过来,陆云景对付程家是因为程雨,不然他不会闲的连程雨和程家之间的家事矛盾都要过问。

    程雨离开程家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去,她开车在路上绕了一圈,虽然刚刚她反驳了陆承允的话,可是他的话依然扎到了她心里。

    实际上,她并不确信陆云景是不是真的和恐怖组织无关,如果当初那个救她的人真的是恐怖组织的成员,如果陆云景和他联系真的和恐怖组织有关,那么养父的死必然和他脱不开关系,那么她又该怎么面对他?

    而且他对她说过,他之所以不断让自己变强大就是为了得到她将她据为己有,那么让养父意外而死,再出手帮她,之后顺手推舟让她嫁给他,这些是不是也是他为了得到她的计谋?

    程雨在外面转悠了好几圈才回去,此时天已经黑了,她直接回了房间,房间里并没有开灯,想来陆云景还没有回来。她伸手将开关拧开,却很意外的发现陆云景高大的身影站在窗前,他正在抽烟。

    望着他的背影程雨愣了愣,疑惑道:“你怎么不开灯?”

    他没有回头,只问了一句:“试探得怎么样?”

    程雨知道他问的是她试探范之澜的事情,她叹了口气道:“这枚戒指并没有引起他任何异样,他甚至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好像不是凶手。”

    他没有再说话,夹着烟抽了一口。她望着他的背影,内心有些忐忑,想来想去,她最终还是问道:“我今天在程家遇到陆承允了,他告诉我,之前那个在我上大学时救过我的刀疤脸是恐怖组织的人,而且你和恐怖组织也有关联,我想知道是不是这样。”

    她想要知道答案,不过她不想拐弯抹角,索性直接问他。陆云景将烟头在烟灰缸中摁灭,这才转过身来看着她,他双手插兜直挺挺的站着,深沉的眸光落在她身上,让人看不透彻。

    “那个人确实是恐怖组织的人,不过他是政府军派到里面的卧底,是个警察。我和他也确实有交情,我曾经救过他,他还我的人情为我做事,我和他之间的来往与他的身份没有任何关系。”

    程雨又问道:“也就是说,你和恐怖组织没有任何联系对吗?”

    “可以这么说。”

    程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一刻,她竟觉得陆先生那阴冷的脸也如阳光一般明媚,他果然与恐怖组织无关,他果然没有辜负她的信任。

    程雨心情大好,不禁跑过去一把抱住他,陆云景望着那伏在他怀中的小脑袋,深邃的目光中也氤氲出点点柔意来。

    他抬起长臂轻轻环住她的肩膀,鬼使神差的,他竟说了一句:“我做过很多坏事。”

    程雨一愣,抬头向他看去,他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愣了一下,不过他却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又道:“我伤害过很多人。”

    程雨:“……”程雨觉得他的表情看上去有点奇怪,他看上去好像很温柔,可是又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她下意识瑟缩了一下,小心翼翼问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他眸光微眯,点点冷意自他眼中溢出,他依然自顾自说道:“我原本可以没有底线,做最坏的事,伤害所有的人”说到此处,他突然微垂眼眸看着他,语气一下子变了个调,“可是因为有你,我有了底线,你就是我的底线,我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

    程雨有些懵,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说她是他的底线,所以他这是在间接对她表达他对她的感情吗?很难得这样内敛深沉的男人竟主动表达他的爱意。

    毫无疑问,程雨听到这话很开心,她突然觉得他那冷毅的脸部线条也变得柔和起来,她忍不住用手抚摸上她的脸,她眯眼笑起来,欢喜道:“好,我知道了。”

    大概是她摸他的脸弄得他不太自在,他握着她的手,却是拿到唇边吻了吻,他吻得很轻,唇落在她手背上的时候还闭了闭眼睛。

    程雨心猛地一跳,突然有一种被陆云景深深爱着的感觉,他这样的表情真的太深情。

    她突然之间疑惑起来,陆云景为什么会这样爱着她,她又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地方呢?大概是此刻暧昧的氛围太迷人,她便忍不住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他吻她手的动作一顿,慢慢抬起头来,面色又恢复了他一如往常那般阴冷,闻言也不过淡淡丢来一句,“忘了。”

    程雨:“……”程雨不死心,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那你喜欢我什么?”

    “不知道。”是那种非常冷淡的语气。

    刚刚还觉得这家伙挺深情,一转眼又变成了这种冰冷无情的样子,真是深情不过三秒,程雨瞬间觉得一颗心冰冰凉。

    程雨心里不满,嘟着嘴巴道:“陆先生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吗?这么冰冷冷的做什么?”

    陆云景:“……”

    陆云景微蹙眉峰看着她,他那锋利的视线让她有些害怕,就在程雨心头打鼓的时候,却见他突然用双手捧着她的脑袋,一低头就吻上她的唇。

    不再如往常那般火辣热烈又凶狠的吻,这一次的吻简直就像是春日里的涓涓细流一样,嘴唇轻轻碾过她的唇,舌头轻柔在她口中缠绵,程雨浑身一僵,大瞪着眼睛完全被秒杀掉。

    他吻了一会儿才将她松开,距离却没有退得太远,他的脸就停留在以一噘嘴就能够到的距离,他望着她,压低着声音问她:“这样够温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