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32.32
    他的声音有些微沙哑,压低的声线透着一股迷人的磁性, 程雨只觉得好似被电了一下, 她只能呆呆的点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傻傻的样子取悦了他, 他显得有些激动, 突然一把将她搂在怀中抱着, 双臂收紧将她身体环住, 他将头埋在她的发间深深嗅着她身上的味道,然后用一种紧绷的声音问她:“这是在你的梦里还是我的梦里?”

    程雨也有些昏昏然,闻言只道:“这不是梦里。”

    “是吗?”他轻声问,尾音拖长,竟似带着几分愉悦,说完他将脸埋在她的颈边深深吸了一口, 他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她内心一阵荡漾,她便也忍不住抱住他,却没想到他突然将嘴唇凑到她耳边用一种带着警告和冰冷的声音说道:“不准离开我。”

    “……”程雨打了个寒颤, 小心翼翼问道:“怎么突然说到这个了?”

    “你只需要回答好。”他的语气依然霸道。

    程雨:“……”果然这家伙永远深情不过三秒,她不敢跟他作对,便故作不快的说了一句:“好好好, 哪里敢离开你。”

    只是她突然想到前一世自己的病,这一世她虽然格外注意, 隔三差五就要去医院做检查,但是她还是不敢保证这一世不会生同样的病。

    她之前也一直有所担忧, 只是她不想用这些还未发生的事情来影响自己, 便有心忽略, 可是如今突然听到他这样的话,她不免就想到,或许有一天她是会离开他的。

    她心里一阵难过,想了一会儿问他:“虽然我说了不离开你,可是人生总会有意外……”

    不料她话还没有说完他便冷声打断,“我不会让这样的意外发生,你被袭击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他似乎是理解错了,程雨低垂着头又道:“就算没有意外,也有生老病死啊……”

    程雨感觉他身体僵了一下,他许久许久没有说话,她感觉他身上的气场慢慢变得凝重起来,这样的他让人觉得害怕。

    他就这样抱着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要忘了我是医生,除了自然死亡,什么病都带不走你!”

    他语气轻描淡写的,仿若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给人一种他似乎真的强大到无所不能,强大到可以改变一切的感觉。

    不知怎么的,听到他这样的话,她突然就平静下来了,笑了笑道:“好了我知道陆先生的厉害,有陆先生在,我会长命百岁的。”

    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她不想再去想了,就算这一世她会生病,但是还有好几年,这几年的时间已足够她好好爱他了。

    两人就这般抱了一会儿才下楼吃饭,吃完了饭两人各自忙了一会儿便上床睡觉,很意外的,这一晚陆先生非常安分,这几天被他摧残,程雨确实很累,一挨上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程雨被手机铃声吵醒,她打开灯摸到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却愣了一下。

    她没想到竟然是陆承霜打来的,陆承霜是陆承允的姐姐,以前她和陆承允还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大姐对她也很不错,虽然她后来没有和陆承允在一起了,她时不时也会打电话过来问问她的情况,不过这么晚打过来却还是第一次。

    程雨接起电话,只听得那头陆承霜焦急的声音传过来,“程雨,你快过来梧桐大道一趟,刚刚云景过来了,带了很多人,他一来就将承允叫上了阁楼,我看他脸色不好,我怕他会对承允不测,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打电话跟你说。”

    程雨听罢也是吃了一惊,她转头看了一眼,果然身侧已经没有了陆云景的身影,那边陆承霜已经急哭了,一遍遍冲她道:“程雨我求求你快过来好不好?”

    程雨想了想冲她道:“你先不要担心,云景他不会对陆承允怎么样的,我现在马上过去。”

    程雨挂断电话便穿好衣服直接赶去梧桐大道。

    此刻陆云景和陆承允就站在三楼的阁楼上,陆云景穿着一件迷彩短袖加迷彩长裤,下面是一双行军靴,这样一身装备,更让原本就高冷又深沉的他透着一种压迫的威严感。

    陆承允见他这一身穿着,很清楚他是有备而来的,他挑了挑眉头,嘴角微勾带着几分嘲讽,“这么晚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何贵干?”

    陆云景低头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烟雾缭绕笼罩着他的脸,他的神情掩盖其间,让人看不真切,偏偏这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会让面对他的人生出惧怕。

    他动作娴熟抽了一口烟,漫不经心说道:“不要忘了,这个地方也是我的,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陆云景嘴角一抽,也不想跟他废话了,直接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陆云景慢条斯理将手套戴上,又扔了一双给他,这才说道:“我记得你小时候身体不好,陆老头就给你找了一个习武的人来教你打拳强身健体,我无意中也学了一两招,不想这套拳法倒是挺有用,少年时期瘦弱的我之所以能长成这样还多亏了这套拳法。如今你身体好了,也不知道那拳法有没有被你荒废,我今天过来就是想替你那位师傅检验一下。”

    陆承允又不是傻子,什么检验拳法都是屁话,陆云景过来就是想找他打架的。

    陆承允低头笑了笑道:“动不动就要来拳头,这就是陆家教给你的行事之道吗?”

    对于陆承允的嘲讽陆云景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他不过一脸冰冷说道:“不然呢?比手段你不如我,比能力你更是手下败将,除了拳头,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拿的出手的。”

    陆承允面容僵了僵,倒是没有再多言,将手套捡起来慢悠悠套上,算是接受了他的挑战。

    这些年陆云景一直卧薪尝胆,可以说什么苦都吃尽了,陆承允却与他恰好相反,这些年他做他的陆家少爷倒是挺舒坦,所以拳脚上,他根本不是陆云景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他的脸上已见了血。

    陆云景却是越战越勇,那紧绷冷毅的一张脸还有那发红的一双眼睛使得他周身充满了让人惧怕的煞气,他就像一头进入攻击状态的野兽一样。

    陆承允被他腿上一记横扫踹在地上,这一次却是挣扎了好一会儿也未能爬起来,陆云景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望着他,他的脸上一片冷然,这种冷带着一种残忍,莫名让人心生惧意。然而陆承允望着这样的他却是笑起来,此刻他嘴角挂着血丝,这笑容看上去简直说不出的怪异。

    “你想杀了我吗陆云景?你敢吗?你杀了我程雨可是要心疼的。”

    他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他就这般居高临下望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冷冷说了一句:“你这么想死的话,我也不妨成全你。”

    他的后背上套了一把匕首,他将匕首从皮套中抽出来,他一手扯住陆云景的领口,一手握住匕首便向他刺过去。

    他的动作很快,简直一丝犹豫都没有,本能的求生反应却让陆承允浑身一僵,急忙偏头躲过,而那扎过去的匕首便差了一公分直接扎进了他左侧脸旁边的地板上。

    陆承允依然心有余悸,看向他的目光中不由带上了惊慌,却见他面无表情将匕首抽出来,目光盯在散发着寒光的刀刃上,慢条斯理说了一句:“既然这么怕死又何必自找死路?”

    陆承允没有说话,事实上他确实也被刚刚陆云景的样子吓到了,他的眼神没有丝毫温度,似乎他手中的他并不是一个人,那样冷漠残忍似乎没有一点感情的他简直就像一个冰冷的机器一样,让人看一眼便觉得惊悚。

    程雨和陆承霜推门的进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这一幕,陆云景一手提着陆承允的领子将他按倒在地上,一只手上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陆承霜看到这一幕,吓得捂住嘴连叫一声都不敢,程雨见状也是被吓了一跳。

    陆云景看到突然闯进来的人,他这才慢悠悠站起身来,他将匕首装进后腰的套子上,这才冲程雨说道:“不好好在家里睡觉,来这里做什么?”

    他的表情实在不怎么好,说话的时候便给人一种声色俱厉的感觉。

    说真的,程雨也有点害怕这样的他,她看了一眼地上嘴角流血的陆承允,冲陆承霜说道:“先将他带出去。”

    陆承霜想也没想,赶紧将陆承允扶着出去。阁楼的门被关上,一时间就只剩了程雨和陆云景面面相对。

    他出了很多汗,迷彩短袖领口上泅了一圈汗渍,额头也被汗湿了,有几缕凌乱的头发贴在额头上,可是这微微凌乱的样子竟让他那张冰冷坚毅的脸透出几分性感。

    程雨叹了口气问他:“你大晚上跑到这里是为了杀掉陆承允吗?”

    他将手套摘下来随手扔在地上,他目光微眯,冰冷而锋利的眸光明显透着不善,“我要杀掉他,你心疼了?”

    程雨一脸莫名其妙,“我心疼他做什么?”

    他从鼻端发出一阵轻微的冷笑,“心疼他做什么?你以前不是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吗?”

    程雨:“……”

    她怎么感觉他这话有一种酸酸的味道,他不会在吃醋吧?不过她觉得像陆云景这般内敛深沉的男人应该不会因为吃醋就大老远跑过来揍陆云景一顿,这太不符合他的性格了,陆云景这种男人不会做这么不理智的事情,

    可是听着他那明显很不爽的语气她又觉得他就是在计较她和陆承允的过去。

    程雨最终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试探着问道:“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他身体僵了一下,猛地向她看来,只是对上她那探究的目光,他像是被刺了一下,却若无其事转开,他从包包中掏出烟来,走到窗边低头点燃抽起来。

    程雨一看他这种反应更觉得不对劲,她走上前去,又问道:“你是在吃醋吗?”

    他没有说话,手指夹着烟抽了一口,虽然他现在的表情实在算不上好,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这种和他较真的感觉却特别带感,而且,他这种冷静理智的人也吃这种陈年老醋,竟莫名让她觉得他有点可爱。

    程雨见他不答便又问道:“云景,你是在吃醋吗?你吃醋了对吧?”

    他突然转头向她看过来,微眯的目光带着一种危险,他将烟头掐灭在地上一丢,一步步向她逼近,他身上气场太强,再加上紧绷的脸和冰冷锋利的眼神让他透出一种可怕的煞气,程雨咽了口唾沫,下意识后退。

    她一直被他给逼到了墙角,她后背贴在墙壁上,双眼怯生生的看着他说道:“你不要这样嘛,我感觉好害怕,说好了要对我温柔的。”

    他没说话,直接将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将她完全禁锢起来,他个子比她高了很多,此刻微微躬身与她正面相对,他冰冷的目光对着她的目光,咬牙冲她道:“我就是在吃醋又如何?我就是这般心胸狭窄,连你和他的过去都要斤斤计较!”

    听到这句话的惊愕已经超过了面对气势汹汹的他的害怕,程雨望着眼前凶狠的男人,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陆云景原来真的是吃醋了,这个冷漠深沉的男人原来也有如此不理智的时候啊,她竟觉得心情大好,对着这张阴森可怕的脸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戳了戳他的胸口道:“吃醋就吃醋嘛,这么凶做什么?”然后她又勾着他的脖子道:“我才没有心疼陆承允呢,虽然我以前确实和他在一起过,可是我现在是你的妻子,我只会心疼你,我不想你手上沾上血腥。”

    陆云景:“……”

    大概是他没料到会从她口中听到这话,他的身体竟僵硬了许久,那凶狠的面容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缓和下来,许久他才问她:“真的?”

    程雨冲他重重点头;“真的。”

    他微垂下头来掩盖住脸上的表情,从程雨的角度只能看到他舒展的眉角和他微微上扬的唇角,他看上去像是在笑。

    她很少看到陆云景笑,也可以说从认识他到现在就没有看到他笑过,他似乎永远都是冷冰冰的,所以这会儿看到他仿若在笑,她竟有些激动,问道:“云景,你是在笑吗?”

    他没说话,突然将她抱起来放在一旁那张废弃的桌子上,他再抬头的时候面色已经恢复如常,又变成了他高冷深沉的模样,他冷着脸丢来两个字:“没有。”

    程雨:“……”

    他搂着她的腰让两人拉近了一些距离,垂着脑袋问她:“嫌我身上有汗吗?”

    他的声音有些微变调,听上去竟带着几分温柔,程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问,可是声音突然软下来的陆先生让她心中欢喜,她便冲他摇摇头道:“不嫌。”

    很快程雨就知道陆云景为什么要这么问了。

    可是为什么要在这里,陆家的阁楼之上!小时候她和陆承允玩捉迷藏的时候很喜欢来这里玩的,以前玩过家家的时候也在这里,如今却被陆云景按在墙壁上做这种羞耻的事情……

    不过程雨抗拒无效,毫无招架之力被陆云景要了个够。

    此刻,陆承允和陆承霜就在楼下,陆承霜用碘酒给陆承允擦他受伤的嘴角,也不知道是房子太老隔音效果不好还是陆云景实在太猛了让程雨控制不住叫出声来,哪怕隔了一层楼,却还是有隐约的声音透进两人的耳膜。

    陆承霜有点尴尬,却仿若没听到一样,小心翼翼给陆承允擦伤口,陆承允却没有陆承霜那般淡定,他先是握紧双手闭上眼睛控制自己不去在意,可是她那抑扬顿挫的叫声依然像一种魔咒一样钻进他的耳朵。

    他无法忍受,猛地坐起来几个大步走到那挂着陆老先生遗像的地方,他抓住那遗像便往地上狠狠一摔,似乎这样还不能解恨,他愤怒到浑身都在颤抖,对着那遗像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背叛母亲?为什么偏偏要在母亲怀我的时候出轨?!”

    他双眼布满了红晕,吼得声嘶力竭,陆承霜简直吓坏了,急忙走过去拉住他道:“你这是做什么?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们的父亲啊,再说死者为大……”

    他却自嘲笑起来,“死者为大?他为什么这么轻易就死掉,他该好好活着,他该好好看看他自己创造了一个怎样的怪物!”

    陆承霜听到这话,吓得急忙捂住他的嘴,小声警告道:“不要再乱说话了,你挨的拳头还不够吗?”

    陆承允双手紧握成拳,因为太过激动,他额头青筋一根根暴突出来,他闭上眼睛强忍住控制自己,再睁眼的时候,却从他发红的双眼中滑下两行泪来,陆承霜见状也是双眼一红,却急忙帮他将眼泪擦掉。

    陆云景结束的时候程雨已经累得睡过去了,他帮她将衣服穿好,又将他的衣服套在她身上,这才抱着她下楼,走到楼下大厅,看到那躺在地上略显狼藉的遗像,他不过淡淡瞟了一眼便冷漠移开目光,他抱着熟睡的程雨向门口走去,出门之前,用一种明显警告的语气冲陆承允道:“好好记住今天的教训,不要再来招惹程雨。”

    程雨大半夜被陆承霜叫起来,又和陆云景做了好一会儿激烈运动,她实在是累得不行,直接就在他怀里睡着了。

    她现在可真是有点后悔了,当初为什么要那般不知死活勾搭他,陆先生这种体力可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程雨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她醒来之后很意外的发现陆云景居然还在。他就坐在距离床边不远的一张圈椅上看书,他双腿交叠,腰背挺的笔直,书就摊开放在他的膝盖上,修长的手指翻动书页,动作优雅又迷人。

    程雨看了好一会儿才坐起身问道:“你今天怎么没有去公司?”

    “不忙。”他轻声说了一句,然后将书页合上放在一边向她走过来,他走到她跟前站定,问道:“还难受吗?”他压低的声音中透着柔意。

    大概是他帮她抹了什么东西,此刻她身上也并没有那么难受,不过程雨依然觉得这种频率太可怕了,再这样下去她怕是招架不住。

    程雨道:“没有那么难受,不过以后我们还是节省一点做吧?”

    他没有说话,深邃的目光望着她,程雨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便换了个话题道:“我这边没什么事了,你去忙你的正事吧?”

    “这也是正事。”

    “啊?”程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一脸理所当然道:“陪你。”

    他的意思是说,他陪着她也是正事吗?程雨知道他平时很忙的,有时候节假日他都没空休息,可是他却愿意花半天时间在家里陪她,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平日里太过冰冷了,他暖起来的时候便格外熨帖,程雨只觉得浑身舒坦得不行,仰脸望着他眯着眼睛笑,“原来陆先生你这么在意我呢。”

    他没有回答,他很多时候都像这样不会表达自己,每每这个时候他给人的感觉就是高冷又难接近的,程雨不太喜欢他这个样子,便又问道:“你说你是不是很在意我?”

    他依然没有回答,就用他那双黝黑深沉的眸子望着她,程雨不满了,拉着他的衣袖扯了扯道:“在意我对吗?”

    他却突然弯下腰来,将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他强势的气息顷刻之间就将她笼罩,哪怕和他做过最亲密的事情了,程雨还是无法适应他的骤然靠近。

    她心猛的跳了跳,却也没有躲避,任由他将她圈起来,他将嘴巴凑在她耳边,用一种很轻很轻的声音对她说:“在意你。”

    就像一只小火苗从耳朵钻进了身体里,程雨感觉整个人都热起来,程雨真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高冷的人却这么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