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35.35
    说完她便拽着她的手将他拉出了房间,陆云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不过他倒是也没再说什么, 乖乖被她拉着离开。

    这一次三公主的接风宴特意设了门槛, 要参加宴会的人必须得购买入场券才行,当然入场券的价格也是不菲。

    不得不说陆云景这家伙真的很有赚钱的头脑,只要有时机就要狠赚一笔, 不过他倒还没有贪心到无耻的地步,卖入场券这件事是征得三公主同意的。

    虽然入场券的价格设得很高, 但北城的商界大佬们却是挤破头都想买, 很多人都想一睹这位神秘三公主的风采, 更何况暹国是东南亚大国, 三公主又是负责商业这一块的,和三公主盘上交情, 那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再者说, 由陆云景这个北城一手遮天的人物发出的入场券,单单就凭这个就要让北城的人挤破头了。

    因为入场券是限量售卖的,所以到了那天人倒是没有太多。

    程雨和陆云景手牵手进入会场,顿时便成了全场瞩目的焦点,不得不说两人一黑一白的造型倒是挺搭配的。

    程思檬简朱妍等人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程雨挽着陆云景的手在和其他人交谈,妆容精致,举止得体,实打实的豪门富太太形象。简朱妍笑了笑道:“看样子程雨和陆先生的感情挺好的, 两人看着很甜蜜也挺登对。”简朱妍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旁的陆承允一眼, 陆承允却没答话, 仿若没听到一样。

    程思檬望着不远处的程雨,目光微眯,轻轻哼了一声道:“一会儿好戏上来,就不知道这恩爱场面能维持得了多久。”

    身后几人都没有说话,相互看了一眼,给彼此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云景,程雨,好久不见了。”

    程雨正在和某位太太交谈,突然响起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她转头看去,便见这群人不知何时走到了跟前,而说话的是简朱妍的妈妈,简式纸业的副董事长,应慧茹女士。

    简朱妍父亲兄弟众多,而简朱妍的父母却只生了她一个女人,几年前简朱妍父亲病重,听说这场病差点要了他的命,即便后来好了也留下了后遗症,再也不能在简氏集团做事,外界还以为简朱妍这房要倒了,不料简朱妍的母亲应慧茹却利用简朱妍父亲转给她的股份,硬生生在简式纸业杀出一条血路,直到如今,应慧茹已经成了在简氏集团除了简朱妍爷爷之外最大的股东,而简朱妍也女凭母贵,成为了北城首屈一指的名媛。

    当着这么多人,程雨便也客气的笑了笑道:“你好,简夫人。”

    应慧茹又道:“我听说陆先生将国贸大厦拍下来了,真是恭喜。”她笑得很热情,隐隐有一种讨好的意味。

    陆云景闻言却只是很淡漠的点点头,轻应了一句:“嗯。”竟然连一点客气的敷衍也懒得给了。

    大概北城也只有陆云景敢如此不客气甩应副董的冷脸了,应慧茹表情有些僵硬不过倒是也不敢说什么,便又转了话题道:“对了,今天不是暹国三公主的欢迎宴吗?怎么不见三公主本人?”

    程雨道:“三公主因为临时有事还没有到,望各位稍等片刻。”

    程雨说得很客气,陆太太发话了大家也都不敢说什么,便都道没关系。

    程文海有心要和陆云景拉近一些关系,这会儿便上前来笑呵呵冲他道:“云景,好长时间都不见你去程家,有空了还是和程雨一起回家看看,爷爷很想你们的。”

    陆云景眼睛都没有抬一下,闻言只面无表情的道:“程雨要回去的时候我自然会和她一起回去。”

    程文海被甩了冷脸,那奉承的笑意便有些僵硬,他不敢再造次,便冲程雨道:“程雨,工作再忙也多回去看看,爷爷很挂念你的。”

    挂念?程雨觉得很好笑,她还记得不久之前程老先生将她叫到程家逼着她交钱之时的场景呢,那时候程老先生和程文海两人对她可一点都不客气,一转眼却又满面讨好让她多去程家看看。

    程雨望着程文海那明显讨好的笑容,那一次她回程家的时候他对她可不是这样的,这态度未免也变得太快了。

    她猜想,之前大概外界都以为她和陆云景关系不太好,她这个空壳子陆太太别人虽然表面敬着,背地里却看不起她,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了,大概看出她和陆云景的关系有所变化,这些欺软怕硬的人,明着暗着也都不敢再招惹她了。

    程文海说完,跟在他身侧的一位中年妇人便笑道:“你二叔说得对,程雨你抽空多回家去看看。”

    她是程思檬和程飞的母亲,范之澜的姑妈,范瑾桦。范瑾桦和林佳人妯娌关系不太好,自从程雨养父过世之后,在程家范瑾桦可没少暗地里对付她的养母。

    程雨对她们也没什么好脸色,冷淡道:“想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

    程思檬大概是实在看不下去程雨高高在上对她父母爱答不理的样子,她沉不住气,便上前一步道:“好久不见,我没想到程雨你和陆先生的夫妻关系竟然变得这么好了。真是不巧了,之前我无意中拍了几张很有趣的照片,看程雨你和陆先生这么恩爱,想来应该只是一场误会吧。”程思檬说着便将手机拿出来点了几下,她将手机拿起来在周围人跟前晃了一圈,然后对着程雨,笑盈盈问她:“程雨你倒是说说你和照片上这个人是什么关系呢?该不会真是一场误会吧?”

    刚刚程思檬将手机在周围人眼前晃过的时候大家都看得清楚,那照片是程雨和一个男士的合照,照片背景应该是在商场中,程雨和那位男士非常亲密手挽着手,一眼看过去便感觉两人是在约会。

    简朱妍拿过程思檬的手机仔细看了一眼,当即捂着嘴做出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急忙冲程雨道:“程雨,你快跟大家说一说这应该只是一场误会吧?”

    程雨目光冷淡瞟了她一眼,简朱妍额头上的伤疤还没有好完全,只是她把前面的头发剪短了,厚厚的刘海遮住倒是不太能看出来,程雨心头冷笑,上次被她弄到的伤疤都还没有好她就又忍不住跑出来作妖了。

    程雨还没说话,程文海又拿过手机仔细端详了几眼,他顿时一脸震怒,怒瞪着一双眼睛冲程雨问道:“程雨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和一个男人这么亲密走在一起?”

    应慧茹拉了拉他道:“你先别着急,这兴许只是一场误会,先听听看程雨怎么说。”

    “误会?”程文海简直气得不行,怒道:“是误会的话她怎么不解释?我程家怎么教导出了你这么个伤风败俗的女儿出来!”程文海说完又冲陆云景道:“陆先生,是我们没有把程雨教好,你放心,要是以后你们离了婚,我一定将她带回家去好好教育。”

    陆云景没有说话,不过他的脸色看上去非常不好,程文海只以为是因为那张合照,他就像是被激励到了一样,说得更加起劲了,“程雨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陆先生对你这么好,你这样做对得起他吗?”程文海仿若真的气到不行了,似乎他程家的家风都被程雨给败坏完了一样,他继而又捶胸顿足道:“我程家怎么教出了一个这样的人!”

    应慧茹又拉了拉他,劝道:“你先别急,又不全是你程家的过错,有些人的基因本来就是天生的,程家就是再怎么呕心沥血的教导也是改变不了的。”应慧茹说完像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便笑吟吟的冲程雨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啊程雨,你别误会。”

    程雨没有说话,全程冷眼看着这群人的表演,她知道他们都是有备而来。那张照片看上去上确实很像她和一个穿着西装剪着寸头还戴着耳钉的英俊“男子”的合照,而且两人还手挽手动作亲密,他们很清楚,以陆云景的性格,绝对不允许别人给他戴绿帽子,更何况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这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丢尽脸面,他们甚至笃定了程雨一定会被他扫地出门,甚至还会更惨,所以一个个说话肆无忌惮,就等着看好戏。

    周围的氛围有有些凝重,不过摄于陆云景的威势,大家都不敢说什么,然而程思檬和简朱妍却已经等不及在脸上挂上了笑。

    就在这时候,金黎阳进来冲陆云景道:“三公主过来了。”

    程雨注意到这群人脸上的表情更加来劲了,实际上程雨猜想他们原本是想打算让陆云景当着暹国三公主的面丢尽脸面,陆云景的脸丢到连外国人都知道,他更加不会放过程雨,不过显然是程思檬太沉不住气,三公主还没有出场,就已经迫不及待想打程雨的脸。

    程雨望着那一个个仿若即将到达高-潮的脸,不由在心头冷冷一笑。

    宴会大门推开,却见一群人从门口缓缓走进来,而那群人在看到为首的一个人时,脸上那快要高-潮的表情明显僵了一下。

    三公主带着人走进来,程雨在众人面上一一扫过,冷笑一声,介绍道:“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暹国的三公主。”

    三公主明显感觉这边的氛围不对劲,用英语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事了?”

    程雨冲她笑了笑道:“有人偷拍了我和三公主一起逛街的照片,正拿着照片在这边逼着我解释,三公主你来得正好,我一个人解释不清楚,还望你帮我解释一下。”

    三公主眉头微皱,问道:“什么照片?”

    程雨便一把夺过程思檬手上的手机递给她,三公主看了一眼,面色有些难看。

    “我初来贵地,对这边不熟悉,陆太太做我的导游带我去各处逛了逛,不料被有心人拍到了拿来做文章。”看得出来三公主也生气了,语气中明显透着不快。

    程文海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急忙走上前冲三公主道:“误会,这都是一场误会,是小女不懂事,误以为三公主是……总之都是一场误会,我代小女像三公主道歉。”

    三公主身边有翻译,将程文海的话用暹国语言重述了一遍,然后她目光在程思檬身上扫了一眼:“她是你女儿?是她拍的照片?”

    程思檬吓了一跳,猛然回过神来,见周围众人都将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忙道:“我……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三公主,你剪着寸头又穿着衬衣西裤的,我怎么知道……”

    三公主听到这话却冷笑一声道:“怎么?女人就不可以剪着寸头穿着西装了吗?”

    三公主气场太足,程思檬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程文海忙又赔笑道:“三公主,她从小被我们宠坏了。不懂事,就跟个小孩一样,三公主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三公主没有说话,可面色却依然不好,一旁看好戏的陆云景见时候差不多了,便气场十足的冲周围保安说了一句:“将这群扰乱宴会的人给我轰出去!”

    气场十足的语气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周围保安闻声而动,立刻便围拢过来将程家和简家这群人往外推。

    应慧茹在走之前却不忘笑呵呵的冲程雨说了一句:“程雨,阿姨刚刚说错了话,过几天阿姨定送上厚礼赔罪,你不要生阿姨的气。”

    进退得宜的简夫人,看样子简朱妍也是受了她的言传身教,程雨却嘲讽的勾了勾唇角道:“厚礼就不必了,简夫人慢走不送。”

    应慧茹嘴角一抽,却很知趣没有再多说什么。

    程家人和简朱妍母女很快就被轰了出去,程文海刚一出门就接到一个电话,他顿时就像是被雷给劈了一下,一脸煞白立在当场,范瑾桦见状,忙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程文海抖着手将电话挂断,半晌才说道:“程家发往东南亚的货品在暹国被扣下来了。”

    听到这话程思檬和范瑾桦也都被吓了一跳,范瑾桦眼前一黑就要向后倒去,站在她身侧的程思檬急忙扶住她,范瑾桦也是一脸煞白,一个劲嘟囔道:“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如今国内有陆云景打压,欧洲那边因为陆云景的吩咐,枫国那边已经以程家的产品不合格为由不准他们在通过枫国海关,如今成家就只剩下东南亚那条路了,现如今却又被暹国那边的海关扣下来,也就是说,程家现在东南亚那条路也被堵死了。

    因为陆云景的连番打压,程家现在只能算是苟延残喘,可是现在,程家却是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了。

    程文海简直气得要死,抖着手指指着程思檬骂道:“你看看你干得好事!”

    程思檬也是委屈极了,哭道:“我哪里知道那个不男不女的人是暹国三公主,更何况我你们之前不也默认了我的做法吗?怎么现在出了事就全怪我了?”

    虽然她说得有道理,但是程文海还是不解气,又骂道:“都是你沉不住气,怎么就不等三公主来了看了情况再说!”

    被程文海这般兜头盖脸的责骂,程思檬越发委屈了,哭道:“行了行了,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简式母女在一旁有些尴尬,急忙过来相劝,正说着,应慧茹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手机,听到那头的人说了几句,她面色也是一变,简朱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待她挂断电话之后便问道:“怎么了妈妈?”

    应慧茹笑道:“没事。”说着又客气向程家一家三口道:“我家里还有事情就先走了。”说完又冲陆承允道:“承允你先回去吧。”

    简朱妍知道一定是出事了,不过她并没有多话,待得母女二人上了车之后她才问道:“妈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应慧茹沉着脸道:“简家的东西也被暹国海关扣下来了。”

    简朱妍脸色一白,可随即就不满道:“拍照片的又不是我,为什么要扣简家的东西?”

    应慧茹冷冷看了她一眼道:“在陆云景和三公主看来,我们都是一丘之貉。”

    简朱妍张了张口却发现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还以为这一次可以对程雨一击必中的,谁知道那个三公主却是个喜欢穿男装的怪物!

    应慧茹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面容透着疲惫,实际上简家如今也没有比程家好到哪里去了。如今也不过是靠着祖上积累的根基勉强维持着风光。

    自从陆云景拿过长林集团大权之后,便一举吞并了不少北城的大中小企业,而北城的几个大家族也相继遭到打压,他打压陆承允等人应慧茹可以理解,她很清楚陆云景在陆家所遭受到的欺凌,而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人也都被他逼得要么死要么疯,只是他和程家以及简家无冤无仇却也将手伸向他们,她很清楚,他这么做是为了程雨。

    而且他对付他们却并不是直接来个痛快,而是像温水煮青蛙一样,一点点剥削瓦解,让他们亲眼看到他们手中所拥有的东西是怎么一点点被他夺走,就像野兽捕获了猎物那样,他并不着急吃掉,只是将它拿在手中玩弄,让它们感受到恐惧,让它们在恐惧中每分每秒都在担惊受怕,这样做甚至比他对付其他人更加残忍。

    “回去之后自己去小黑屋中思过。”

    应慧茹的话让简朱妍回过神来,她就像是被雷劈了一下,当即一脸不敢置信望着她道:“妈……妈妈,为什么?”

    应慧茹骤然睁开双眼,一脸怒容冲她道:“为什么?简家之所以变成如今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沉不住气!谁让你弄断了程雨的腿,谁让你这么做的?!”

    简朱妍简直惊呆了,“妈妈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又扯到这件事来了?”

    应慧茹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心平气和冲她道:“你真以为如今的简家还是当年的简家吗?你知不知道简家早已经是陆云景的囊中物了?”

    简朱妍以为自己听错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道:“妈妈为什么会这么说?简家怎么会是陆云景的囊中物?这些年陆云景打击其他家族也不敢怎么动简家,难道不正是因为他忌惮简家吗?简家可比程家根基深厚多了,根本不是他轻而易举就能动摇的,更何况他连着打击了那么多人,他自己耗损也不少,如今正是养精蓄锐的时候,他哪里来的精力再来对付简家?”

    应慧茹深深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是该说你太聪明还是该说你太傻,陆云景可比你想象得可怕多了。”

    “怎么可能呢?”简朱妍简直不敢相信,“我不相信陆云景真有那么厉害,如果他真的那么厉害,如果他真因为程雨要对付简家,那么他知道我弄断了程雨的腿,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却迟迟不敢为她报仇,说到底他还是忌惮简家!”

    应慧茹目光复杂看着她,她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实话了,告诉了她,她不想她一心栽培起来的女儿承受太多压力,不想她每天和她一样担惊受怕,可是不告诉她,她却又太过自作聪明,简直到了愚蠢的地步。

    就这般沉思了许久,应慧茹最终还是忍不住冲她道:“你知道为什么凌迟处死相比较砍头来说更残酷更可怕吗?”

    简朱妍愣愣看着她没有说话。

    应慧茹冷笑了一声又道:“因为砍头好歹是给个痛快,而凌迟处死却是要你眼睁睁看着你是怎么死的,哪怕痛到极限可还是死不了,它最可怕的就是这种想死又死不了的煎熬。而简家如今就是这种情况,他不会给简家痛快的一击,甚至还让它保留它表面的风光,可是他却要让它在风光之中一点点消亡。你说陆云景不敢把你怎么样,可是你大概不知道,你现在就已经在他的股掌之中,整个简家都在他的股掌之中,最痛的那一刀还没有来,所以你感觉不到。”

    简朱妍听到这话,脸色已经白得毫无血色了,她呆坐着,好半晌才道:“有这么严重吗?简家真的已经在他的掌控中了吗?”

    应慧茹点点头,“简家和他无冤无仇,他之所以将手伸过来,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是因为什么,所以,回去之后好好在小黑屋里呆着思过。”

    简朱妍吓得浑身一抖,急忙噗通一声跪在她跟前道:“不要,妈妈我不要跪小黑屋,当年我将程雨推下楼摔断腿之后您不也没有说什么吗?”

    应慧茹没有说话,继续将脑袋靠坐在椅背上,那时候她之所以没有说什么,是因为她根本没有料到几年后会有一个陆云景横空出世,也没料到陆云景会娶程雨为妻。

    简朱妍见母亲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更是害怕起来,泪珠大颗大颗滚落下来,她哭道:“要不我去和程雨道歉,我去跪求她的原谅,妈妈……”

    她还没有说完,应慧茹便冷声打断她:“晚了。”

    简朱妍:“……”

    简朱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便趴在她膝盖上一遍遍哀求她,然而不管她怎么哭,怎么流泪应慧茹依然无动于衷。

    宴会结束之后,程雨让陆云景等她一会儿,她还有些话要跟三公主交待。

    程雨将三公主拉到一个僻静的角落,这才冲她道:“谢谢你肯帮忙。”

    三公主很客气的回道:“没有关系,之前陆先生给我投了那么多钱,这也算是我对他的回报了。”

    程雨想了想冲她道:“不过这件事情我不想让我先生知道,你能替我保密吗?”

    没想到三公主回答得挺爽快,“当然。”

    程雨松了一口气,这才和三公主告别离开。

    实际上程思檬之所以能拿到她和三公主的合照完全就是程雨一手策划的,之前程思檬安排在她身边监视她的秘书小姐她依然还留在身边,因为她手上有那秘书小姐的把柄,程雨算是将她收归己用看,不过程思檬对此事却一无所知。

    她和三公主的合照就是秘书拍下来给她的,果然没有出她所料,程思檬那群人立马便拿着这照片来对付她,不料却被她反将一军。

    当然这件事是她提前和三公主商量好的,三公主也同意了,不过陆云景却不知道,程雨也不想让他知道。她不想他看到她如此有心机的一面,她希望她在他眼中都是好的。

    程家那群人实在是太过讨厌,时不时的就要跳出来扎一下她的眼,她早就想给她们来一记重击,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直到三公主来这边,她才设了这么一个套。

    陆云景的车就停在酒店门口,程雨上了车,陆云景轻描淡写问了一句:“和三公主谈了什么?”

    程雨有点心虚,笑了笑道:“没什么,就是随便聊了几句。”

    他也没有再说话,车厢陷入一种安静的氛围之中,程雨有点累,正打算休息一会儿就听得陆云景突然说了一句:“你应该为三公主庆幸,她的取向是正常的。”

    程雨悚然一惊,猛地向他看去,他没有看她,目光望着前方,她只能看到他的侧脸,线条冰冷的侧脸,因为车上光线昏暗,有部分隐匿在黑暗中,仿若在这样冰冷的线条之上打上了浓浓的阴影,在寂静的车厢中给人一种可怕压抑的感觉。

    然而他的话还在继续,“不然,她怕是不能安然无恙回到暹国了。”

    程雨:“……”

    程雨觉得这样的陆云景有点可怕,不过大概是和野兽一起呆久了胆子也会练肥了,在这种时候她竟一脸疑惑问他:“你不会在吃三公主的醋吧?”

    他慢悠悠转头看过来,昏暗的光线中,他那双黝黑的双眸看上去更加可怕,程雨身体一僵,非常知趣的对他做了一个在嘴拉拉链的动作。

    却没料到陆云景就这样看着她,然后慢慢抬起手来将他的衬衣纽子解开了一颗。

    程雨:“……”

    在这种氛围下对着她解扣子是不是有点奇怪啊?不过程雨竟不受控制的咽了口唾沫。

    陆云景将一只手搭在座椅靠背上,就用那一双黑沉又危险的双眸看着她,说道:“知道该怎么做吧?”

    程雨记得上一次他也是这般对她解开扣子让她勾引他,有了经验,她自然明白他想她做什么。实际她完全可以像上次那样规规矩矩坐过去抱住他,只是当她靠过去的时候竟完全不受控制的,直接迈开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陆云景:“……”

    程雨:“……”

    程雨觉得她真是没救了,竟然这么……浪。

    陆云景大概也没料到她会这样,看向她的目光中竟带着几分疑惑。

    程雨觉得自己脸蛋在燃烧,可是都做成这样了,她这个时候退缩就更是丢人,然后她就如作死一般,挑了挑下巴戳着他的胸口道:“说了要收拾你的。”

    陆云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