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36.36
    陆云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沉声吩咐一句:“把车靠边停下,你出去。”

    这话是对金黎阳说的, 金黎阳非常听话, 乖乖将车靠边停下, 然后下了车。

    车上就只剩下了陆云景和程雨两个人, 车厢里的氛围简直暧昧得让人窒息, 陆云景倒是没有急着动作, 就一脸似笑非笑望着她道:“刚就说要收拾我,不知道你要怎么收拾我。”

    实际上程雨就是一个言语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虽然她嘴上说得挺得意的,可真到要做的时候她却有点怂。

    尤其在面对陆云景的时候。

    程雨低垂着头,在他领子上扯了扯,咬了咬唇道:“你明明知道的。”

    陆云景:“……”

    望着眼前这个女人, 陆云景的双眸中渐渐燃气两簇幽幽的火焰来,从刚刚看到她她就开始勾,他一直忍到了现在, 如今看着她小脸蛋通红,双眼中又氤氲着热气,她不说话就已经足以勾得他崩溃, 她一开口,那娇滴滴的声音, 更激得他想发狂。

    可是想着她那胆小的性子他又不想吓到她,他温柔抚摸着她的眼, 微眯着眼睛稍稍掩盖住眼底生气的火热, 声音略显变调对她说:“不闹你费力了, 我替你收拾我自己如何?”

    程雨:“……”

    随后发生的事情程雨已经不想再回忆了。

    此刻已是深夜,街上虽行人很少,但时不时的还是有车子经过,却见那靠边停着的一辆路虎车用它能承受的最大幅度大力摇摆,隐约还能听到车里女孩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叫声。

    剧烈的摆动一直持续了很久才结束。

    车厢中热气氤氲,简直说不出的暧昧,陆云景已经穿好了衣服,他看上去依然简洁干练,冷淡得像一尊无欲无求的神,然而仔细看去便能发现他的额头被汗液浸湿,那打理得当的头发显得有些凌乱,而在他的裤子上还留有一摊成分不明的液体。

    相比较他衣着齐整,程雨却是狼狈得多,那白色礼服被他给撕碎了,内衣也被他给扯变了形,她就只能裹着他的西服全身酸软躺在他身上。

    直到那车子摆动的幅度完全停下了,金黎阳才上了车,他全程默不作声,一直将车子开回风岚雅望,程雨一张脸胀的通红,一边暗骂自己简直不成体统,和陆云景就在车上做这种事情,一边却又腹谤陆云景这家伙实在太过凶残太过可恶。

    回去的时候程雨是被陆云景给抱回去的,他将她抱到浴室里,说是要帮她洗澡,可是在花洒冲在她身上的时候他又将她按在墙壁上要了一次。

    程雨简直累得不行了,心头大骂他混蛋,身上却没有力气,只能完全由着他。

    因为昨晚睡得晚,所以第二天程雨起来的时候便晚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锻炼起了效果,她身上并没有以前那么酸痛了。

    程雨下了楼,却很意外的发现陆云景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拿了份报纸看新闻,这个时间他不是应该去公司了吗?

    程雨便问道:“你今天不用去公司?”

    陆云景将报纸合上冲他道:“我今天要去乌拉国,你先去吃东西,吃完准备一下和我一起去。”

    “乌拉国?”程雨一脸懵逼,“那你昨天怎么不说?”他早说了她也好早做准备,用不着起这么晚了。

    不料陆云景却一脸理所当然道:“我怕你会有负担。”

    “……”程雨眯眼看他,虽然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正经,但是那“负担”二字还是不免让她想得有点多。

    他所说的负担该不会是指如果她知道今天要出行,那么昨晚就会悠着一点,然后自然就会拒绝他一而再的索取,这样一来他就不能好好将她要个够了。

    程雨深深吐出一口气,这家伙未免太腹黑了,真是混蛋!程雨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

    不过程雨没有说什么,七嫂已经将她那份早餐端上来了,她便过去吃早餐。今天早餐是中式的,七嫂最拿手的烤饼,烤饼是肉夹心的,外酥里内,配着豆浆非常好吃。

    程雨吃了几口烤饼,想到什么又问陆云景:“你怎么突然要去乌拉国了,还有为什么非得带上我去?”

    陆云景起身向她走过来,边走边道:“并不是突然决定要去,今天去乌拉国本来就在行程中,至于为什么带上你。”他已走到了跟前,他站在她身后微微躬下身来,双手撑在餐桌边缘,正好将她圈在他的怀中。

    他身上的热气顿时扑面而来,程雨只觉得被蒸得身上一阵发痒。

    他将嘴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因为我发现,一个人睡觉很难受。”

    程雨:“……”程雨调整了一下呼吸,故作自然问他,“这些年你不都一个人睡的吗?”

    他又道:“那是因为我还没有体会过有你在我身边的滋味。”

    那滋味两个字说得意味深长,程雨听得脸上发热,她轻咳一声问他:“所以你现在是离不开我了吗?”

    不料他回答得很干脆,“可以这么说。”

    程雨心情大好,便转回头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眯眯的道:“很不错,这是给你的奖励。”

    陆云景怔了一下,大概也没料到她突然吻她,待程雨一说完他就扣住她的脑袋深深吻了一下,他将舌头伸进她的口中,搅着她的舌头肆意纠缠,还将她舌尖上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的食物勾进口中。

    他将她放开,程雨见他咀嚼了几下直接咽了下去,她看得一阵恶寒,皱眉道:“你干嘛啊?这么恶心?”

    他大概是不喜欢听到她这话,他目光微沉,问道:“哪里恶心了?你另一张嘴里的东西我不也吃过?”

    程雨倒抽一口凉气,她没想到陆云景竟然这么不要脸,直接就说出这种话来,听到他这话她脑海中顿时就跳出一些羞耻极了的画面,她的脸瞬间胀得通红,在他肩膀上锤了一下道:“你干嘛说这个?!”

    她转回头去恨恨的开始吃东西不再搭理他,她红着脸的模样完全落入他眼中,他心情很不错,那原本深沉的双眼亮起来,他收紧双手将她紧紧圈住,嘴巴咬着她的耳垂含糊问道:“你是在害羞吗?”

    程雨被他这么一问,那感觉就更是不好了,更何况此刻又被他似亲似咬的弄着耳垂,她只觉得身上又热又痒一阵酥酥麻麻的,她便故作生气的挣了挣道:“我吃好了我要上楼了,你放开我。”

    她说完就要挣开他,不料在她挣开之前,他一把拉住她的手,再将她如抱小孩一般抱起来就往楼上走去,程雨推了推他道:“你干嘛,放我下来!”

    他就像是没听到一样,一直抱着她上了楼,他抱着她进了房间,将她放在门边的柜子上,他双手撑在她两侧将她圈住,他目光含笑望着她道:“你羞什么?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有吃过?”

    程雨:“……”

    他的下流话简直了,这家伙还是以前那个冷淡又高高在上,永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陆云景吗?形象崩得这么彻底的,她也是始料未及。

    程雨被他弄得脸红心跳,可是看着他双眼发亮的样子她又有些呆,她想到了之前在陆家阁楼上陆云景那一闪而过的笑意,虽然只是昙花一现,可是那样的笑就足以惊艳她的目光。

    所以她伸手抚上他的脸说道:“陆云景,你笑一个给我看好不好?”

    陆云景身体僵了一下,他的目光一瞬间瞟开随即又落在她身上,好像有些不自在的样子,却又一脸淡定问她:“怎么突然让我笑了?”

    程雨歪着脑袋做出期待的样子,“就是觉得你笑起来很好看,我想看看。”

    陆云景:“……”

    陆云景没有说话,微垂着目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程雨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所回应,便试探着问他:“怎么了?不愿意对我笑吗?”

    不料他却慢慢抬起头来,他嘴角上翘,双眼弯成一个不是很明显的月牙,他那张冷毅的脸好像突然间打上了亮色,绽放出让人惊艳的光芒。

    他问她:“你想要这样吗?”

    她呆呆望着他,望着眼前对她笑着的陆云景,原来他的笑容这么好看,仿若一瞬间将他所有冰冷的铠甲都褪下,微弯的嘴角上扬出一种迷人的弧度,那一双眼睛不再沉冷又莫测难懂,亮晶晶的,好像将天上的星辰都装了进去,耀眼又漂亮。

    程雨也对他笑,她揉着他的脸对他说:“对,你以后就该这样笑,你笑起来真的很迷人。”

    他握住她的手,将它从他脸上拿下里,然后拿到唇边深深吻了一口,他闭着眼睛,吻得很重,将他唇间的温热留在上面。

    然后他抱住她,抱得很紧,像是要将她嵌进身体里,他的脸在她的脸颊上摩挲着,仿若无意识的呢喃出两个字。

    程雨仔细辩听,才听出他说的是“宝贝”。

    他说话的语气已经完全变得不像他的了,这样的他让她有一种被他用力爱着的感觉,他的爱很深沉很深沉。

    明明“宝贝”两个字他叫得很轻柔,可她却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他才松开,将她从柜子上抱下来,又冲她道:“时间不早了,去准备一下吧。”他的声音已恢复如常

    程雨这才想起来还要和他一起去什么乌拉国的,急忙收调整过来开始收拾东西。

    收拾妥当,两人坐车去机场,再做陆云景的私人飞机去乌拉国。

    据说乌拉国是中东的某个酋长国,因为陆云景在那边有医疗援助,所以他每隔一年都会去视察一下,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此行还有一个更重要原因就是陆云景要去那边见一个人。

    程雨问他:“见什么人?竟然让你不远万里亲自去见。”

    陆云景拿出一本杂志递给她,然后指着杂志封面上一个戴着眼镜慈眉善目的中年男子道:“这个人。”

    这是一本财富杂志,程雨虽然对财经杂志没有多少兴趣,但是杂志上面这个人物她还是知道的,他是一个米国籍华人,也是世界最大的汽车公司“通明集团”的掌门人,名叫叶振凯。

    陆云景又道:“长林集团一直有意向和通明集团合作,不过叶振凯却不愿意,他觉得如果和别国公司合资生产汽车会砸掉他的招牌。”

    程雨点点头,这点她也是知道的,如今国内只要是通明集团的汽车一律都是进口的。

    程雨却又纳闷道:“不过这叶振凯怎么去中东了?他不是一直不愿意跟别国合资吗?他在中东应该没有产业吧?”

    陆云景道:“乌拉国有一种很著名的巫师,据说可以招死人的魂魄,叶振凯每年都会带着家人去一次乌拉国,目的就是做招魂仪式。”

    这话听得程雨起了一身冷汗,“招魂?招谁的魂?”

    陆云景道:“不是很清楚,就算是巫师也不敢将叶家的秘密外泄,所以没有人知道叶家每年去一次乌拉国是招谁的魂。”

    程雨也是没想到,这种大集团掌门人,从小受西方教育,居然也信这一套,而且每年去一次,想来他们要招的应该是很重要的人的魂吧。

    程雨和陆云景到乌拉国的时候是第二天的中午,两人一下飞机就被一群人给围了起来,其中一群人装束怪异,程雨猜应该是乌拉国本地人,而另一群人则一身白大褂,程雨猜想这应该是陆云景留在这边的医疗团队。

    两人下飞机的时候那群白大褂最先迎上来,为首的是一个外国男子,陆云景跟她介绍这位是他安排在这边的负责人,叫诺雷。

    大家打完招呼之后便见那群穿着奇装异服的当地人开始围在他们身边跳舞,跳完舞之后一群人双手合十将指尖抵着额头对着陆云景做了顶礼膜拜状,程雨猜想这应该是他们这边的一种礼节。

    这个姿势一直持续了好几秒种,完了部落酋长才带着各位族长来跟陆云景问好,而诺雷就当两人之间的翻译。

    看得出来这边的人都非常尊敬陆云景,就连酋长和陆云景说话的时候都是敛目颔首,做出一种非常恭敬的样子。

    一行人说完话,诺雷才将两人送到下榻的地方,虽然这边比较落后,气候也不是很好,但是程雨和陆云景住的地方还不错。

    进了房间程雨才冲陆云景道:“看样子你在这边投入医疗设施很多啊,这边的人都把你当恩人一样。”

    陆云景打算换身衣服,他慢条斯理的解着扣子,闻言淡淡说了一句:“不是恩人。”

    “嗯?”程雨一脸不解,“那是什么?”

    他语气轻描淡写,“是神,能给他们赶走疾病带来希望的神。”

    程雨:“……”

    他语气很平淡,仿若只是在跟她简单聊天,可是程雨听到这话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是神,是那种值得人顶礼膜拜的神。

    被人当神一般尊敬他却泰然处之,然而他确实又有这样的资本。

    陆云景换好衣服,见她目光发愣望着他,他双手插兜看过来,挑了挑眉头,略带戏谑说道:“你知道名人为什么喜欢做慈善吗?你真以为所有名人都是心怀苍生的善人吗?不过都是为了自己的声望而已,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同样为了利益。”

    虽然他对她泼了一瓢冷水,但是程雨心里还是崇拜他的,在她看来,就算他是为了利益又如何呢?总之他在做好事就对了,如果这世上所有人都是这样“伪善”的人,那这个世界就太美好了。

    陆云景换完了衣服就出门了,难得有这种可以和叶振凯面谈的机会,他不想错过,不过他走之前也交待了,他等下会叫人过来带她出去逛逛,免得她在这里无聊。

    陆云景才走没一会儿就有人来敲门了,程雨开门,却见门口站着个圆脸矮个子的女生,程雨刚刚也见过她,她是诺雷的助手。

    小姑娘见到她便热情的道:“陆太太,陆总让我带你去逛一逛。”

    程雨便换了衣服随她出了门。因为战乱的关系,这边的街道显得很破旧,到处都充满了炮火的气息,街道上的人一个个表情呆滞,也不知道是被战火吓到了还是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小姑娘带着她一边逛着一边跟她闲聊,小姑娘叫张萌,有个很萌的小名“萌萌”。萌萌也是来自华国,据说从小生活在华国的农村,经历过太多苦难,所以毕业了便想帮助比她更苦难的人。

    程雨觉得这小姑娘特别善良,她也特别喜欢她。

    两人就这般聊着,在经过一个类似于避难所的棚子的时候,她看到有个老妇人倒在地上痛苦□□,她身边围着一群人,应该是她的儿女,却见他们一个个大声哭闹着,却对老妇人的病痛无可奈何。

    小姑娘是医生,见状便忙过去帮忙,程雨也不懂医疗上的知识,帮不上什么忙,就在棚子外面等着她。

    程雨打量了一下周围,像这样的避难棚有好几个,里面住的应该都是些在战乱中丧失了家园的人,这避难棚旁边有一个商店,商店用的是玻璃橱窗,程雨无意中扫到橱窗外面,却见有个男子在对着玻璃橱窗整理发型。

    程雨看到这个人当即就愣了一下,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再定睛看去的时候那男子还在,却见他整了整头发之后便转身离开了,程雨见状忙跟了上去,可是街上人太多了,拐了个弯就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程雨觉得奇怪极了,这世上怎么会有和她长得这么像的人,莫非是她看花眼了?

    诺雷的助手帮那老妇简单查看了一下,然后又打电话叫人过来将她抬到附近的医院,弄完这些她才发现陆太太不见了,她吓了一跳,忙去寻找,倒是没一会儿就找到了。

    她走上前去问道:“陆太太怎么了?”

    程雨回过神来笑了笑,“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应该只是她看花眼了,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跟她长得那么像的人,而且还是个男人。

    程雨回去的时候陆云景已经回来了,陆云景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程雨见他一脸悠闲的样子,便问道:“看样子是谈成了?”

    陆云景摇摇头,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并没有,姓叶的老头很顽固。”

    程雨很清楚陆云景此行的目的几乎都是为了叶振凯,如今没有谈成功,想来他心里也很失落,程雨想了想便安慰道:“没关系的,那老头不合作你就自己发展自己的,总有一天我们也可以造出比他更好的汽车。”

    陆云景抬头看了她一眼,他将书合上丢在一边起身向她走过来,虽然他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可是他看她的目光却很柔和。

    他走到她跟前,突然伸手将她一搂,程雨还没来得及回过神,他便低下头直接吻上她的唇。缠绵悱恻的一吻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便将她放开,他低着头,眼睛看着她的眼睛,“虽然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但是我很喜欢你关心我的样子。”

    程雨:“……”

    他用指尖挑起她的下巴,他目光微眯又接着道:“不过你大概有所不知,这世上除了你没有什么能影响到我。”

    除了她没有什么能影响到他吗?是说和她比起来,他没有谈成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也没有什么?所以,他这是在对她表白吗?可是为什么他每次表白的时候都弄得这么霸道?

    可是她真是该死的,爱极了他这样的霸道。

    程雨心情很不错,便冲他笑道:“你既然这么喜欢我关心你,那我以后就多关心关心你好不好?”

    陆云景:“……”

    陆云景望着她的笑容有些失神,然后他紧紧抱住她,沉默了许久又似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这一切都是真的。”

    程雨觉得这家伙有时候挺莫名其妙的,可是他莫名其妙的时候她又很想好好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