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39.39
    陆云景冰冷的话音出口,在场氛围便凝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廖小妹也不知道是年纪小不懂事还是说根本没见识, 看到陆云景之后她竟一脸兴奋凑到程雨身边抓住她的胳膊道:“天啊二姐, 二姐夫竟然长得这么帅。”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双眼发亮盯着陆云景, 也不知道是不是兴奋过度了, 那抓住程雨胳膊的手有了些用力, 竟抓得她有些疼。

    程雨冷冷将她甩开,此刻因为有陆云景在,她只觉得又羞又窘,自己的亲生父母竟然是这样的德行,纵使他不会说什么,可是她还是觉得丢脸, 尤其是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

    陆云景显然也不想和他们废话,只冷冷道:“我已经报了警了,想来要不了一会儿警-察就会过来, 等下有什么话,你们再当着警察的面慢慢说。”

    廖老头和廖老太皆是倒抽一口凉气,两人有些畏惧陆云景的气场, 便冲程雨道:“小凤,小凤你看……我们都是你的亲人, 你怎么还报警了呢?”

    程雨将脸偏到一边,懒得看他们一眼, “有什么道理, 你们跟警-察讲就好了。”

    廖老大也有些生气了, 看着爹妈畏畏缩缩的样子他觉得有点丢面子,便提高了音量道:“警-察来了又怎么样,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警-察来了也管不了那么多,更何况来了还更好,该让他好好教育一下你什么叫做血浓于水,看你还敢六亲不认。”

    廖老大说完,陆云景那冰冷的目光向他扫了一眼,他当即浑身一激灵,这下是真被陆云景给唬到了,当即便不敢再多说什么。

    廖老头和廖老太似乎很畏惧警-察,两人皆显得有些慌张,廖老太冲程雨道:“小凤,你不想看到我们我们走就是了,干什么报-警?”

    她说着便催促着一双儿女快走,廖老大和廖小妹显然不是很情愿,廖小妹嘟着嘴道:“干什么?我们又没有犯法。”

    廖老头瞪了她一眼,拉着她急匆匆走了。

    这一群人离开了,程雨才松了一口气,她向陆云景看了一眼,苦笑道:“抱歉,让你笑话了。”

    陆云景伸手抚上她的脸,他的目光很温柔,“对我说抱歉做什么?你又没有做错什么。”

    难得他这样的人也露出温柔的神情来,程雨倒是怔了一下,不过听到他的话她也松了一口气,想到什么又道:“你真的报警了吗?”

    陆云景道:“没有。”

    没报警也好,不然警察白来一趟也不划算,不过这群人程雨实在是懒得应付了,她知道陆云景的手段,便冲他道:“要是他们以后再来……”

    陆云景用大拇指摩挲了一下她的脸蛋,说道:“我自有办法。”

    程雨想了想便点点头,反正陆先生神通广大,就不行对付不了他们,而且她怀疑前世他们之所以不敢再来打扰她,多半都是有陆云景在其中作梗。

    他可以暗中让那个刀疤脸保护她,自然也可以暗中帮她解决掉麻烦。

    经过这个小插曲,程雨到餐厅的时候便晚了一些,上三楼的办公区要从餐厅经过,程雨在经过餐厅快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听到有人叫她。

    程雨转头看去,却见来人是简朱妍,她似乎已经在这边等了一会儿,她走过来,满脸笑意冲她道:“你近来好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简朱妍此刻的笑意比以前那种场面的笑容要真挚许多。

    程雨要忙着工作,不想废话,便直接冲她道:“你有什么就直说吧。”

    简朱妍便从包包中拿出一张请帖递给她,“这是我的结婚喜帖,我和承允打算下周举行婚礼,如果你有空的话就过来吧。”

    程雨扫了一眼那制作精美的喜帖,她随手接过,并不是很在意,“知道了,到时候空了的话我会过去的。”

    程雨说完便要离开,不料简朱妍突然对她说了一句:“程雨对不起。”

    程雨转头看她,便见她一脸认真,态度看上去非常诚恳。

    “对不起?”程雨双眼微眯,“你对不起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用一种非常真诚的声音对她说:“所有。”

    程雨觉得简朱妍真是奇怪得很,她们从小就不对付,她却还在新婚之前突然跑过来对她道歉,她搞不懂她究竟在想什么,对于她的歉意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便道:“我还要忙就先走了。”

    程雨来到办公室坐下,望着那结婚请帖却陷入沉思,上一世简朱妍好像也给她送请帖来了,不过就只是让人寄给她的,这一世却亲自送过来,而且还给她道歉。

    她想到前一世简朱妍和陆承允结婚之后似乎过得并不幸福,陆承允经常在外面留宿,好像后来还染了病,简朱妍为此痛苦不堪,再后来简家的简式纸业被陆云景吞并,简朱妍和母亲逃到了国外,完全失去了踪迹,当然这些都是文熙告诉她的,她完全是当笑话来讲,讲完还大骂这对狗男女活该,不过那时候程雨对这两个人的事情并不是太关心,听过了便算了。

    程雨望着这精致的请帖叹了口气,不过她也没去多想,人各有命,她管不了那么多,也不想管。

    一般程雨的午餐都是餐厅负责的,有时候她自己去楼下吃,有时候太忙秘书会给她端上来。今天事情不多,到了饭点她就直接去了楼下,不料才下楼就遇到了陆承允。

    他正好从大门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来这里用餐的。既然看到了不打招呼也不太好,程雨便冲他道:“你是来这边吃午饭的?”

    陆承允冲她笑了笑,“我是来找你的。”

    程雨挑眉,“找我做什么?”

    陆承允微垂着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向她看过来,他的表情有些凝重,“我就要结婚了。”

    程雨道:“我知道,刚刚简朱妍将请帖送过来了。”说完她又客气的补充了一句:“恭喜你。”

    不想她这句话仿若刺痛了他,他双眼中漫上了红晕,他深深望着她,突然勾唇一笑,那笑容却极其苦涩,“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后悔了,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程雨眉头一皱,她又不傻,怎么会听不出他这句话的意思,她觉得很奇怪,前一世自从她和他彻底断绝关系之后,两人之间便一直泾渭分明,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可是她重生回来之后,他却一次次出现在她眼前,有时候还会过问她和陆云景之间的事情,如今甚至还跟她说他后悔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陆承允也有这种心理,看到前任没有自己却过得不是很好,反而会心安理得,可是看到前任生活幸福,他反而赖不住寂寞。

    程雨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他贱。

    但是她不想给他太多幻想,便语气冷冷冲他道:“你不要忘了,我现在可是有夫之妇,而你马上也要结婚了,这种笑话也没有必要讲了。”她态度冰冷,冷漠的眼神就像最锋利的剑一样,“如果你是来这边用餐的就好好用餐,如果不是那就请回吧。”

    陆承允就像是被她重重刺了一下,仿若她给他的沉痛太重了,他看她的目光轻轻颤动了一下,随即他苦笑问她:“你觉得我说的话像笑话吗?”

    程雨并不想跟他多言,她没有回答直接转身离开。过去的事情她不想再纠结,过去的人她也不想再纠缠。

    陆承允望着她的背影,那放在身侧的双手握紧又放松,几次之后他才轻叹了一声,从餐厅大门出去了。

    不料才出门就看到路口徐徐开过来一辆车,陆承允认得这是谁的车,他原本就不太好的面色看到这辆车后就显得更是难看了。

    车子在他跟前停下,陆云景从车上下来,陆承允知道他刚刚应该就在附近,大概也看到他找程雨的事情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再来招惹程雨了吗?”陆云景说话的语气冰冷,听得出来他此刻心情很不好。

    陆承允笑了笑:“所以,你想怎么对付我?”

    陆云景低了低头,微垂着头的动作掩盖住了他的表情,只听得他从鼻端发出一声轻哼,很轻很轻,轻得带着一种冷漠,他的语气冰冷却含着警告:“好好做你的新郎,你对程雨来说已经是过去了,你们的过去虽然已经过去,但是她回忆起来或许还能有些美好,不然若是让程雨知道了你在她最痛苦的时候竟偷偷和别的女人上床,她怕是这辈子都要恶心你了,甚至连同你给她的记忆她都觉得恶心。”他抬头,目光冰冷又残忍,“你好自为之。”

    陆云景离开了,陆承允却呆呆站了许久才离去,他离开的时候脚步沉重面色煞白,看得出来陆云景的话对他打击很大。

    程雨吃完午饭便回办公室休息,她进了门反手将门关上,不料门还未来得及关上便突然闯进一个高大的身影猛地将门推开,并将她一把抱住。

    程雨愣了愣,来人却已经低头吻住她的唇,程雨很快闻出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她便放松下来,由着他抱着她一路吻到沙发上。

    陆云景这段时间每到中午都会过来,所以他突然闯入程雨倒没觉得太诧异,只是她发现今天的陆云景却显得格外奇怪。

    他吻她的动作有些急促,他将她抵在沙发上,一边吻着便一边脱她的衣服,程雨知道他想做什么,只是她没料到他今天竟要得这么急切。

    被他抵在沙发上做了一次他才罢休,他搂着她坐在沙发上,程雨红着脸靠在他怀中,这才问道:“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猴急。”

    陆先生虽然有时候在这种事情上显得有点强势,但是也还没有到失控的地步,可是今天他的状态怎么看都像是失控了。

    陆云景没有说话,温热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过了一会儿似自言自语道:“你什么时候能给我生个孩子?”

    程雨听到这话也是吃了一惊,她猛地坐起身来,双眼一眨不眨盯着他问道:“你之前不是说过小孩很讨厌吗?怎么现在又想要孩子了?”

    他将她拉到怀中抱着,这才说了一句:“我突然觉得有个和你长得很像的小东西在我跟前吵吵闹闹的好像也挺不错。”

    程雨:“……”

    其实程雨也挺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前世她到死都没有怀孕生子,算是她的一桩遗憾,如果这一世能和陆先生有个自己的孩子那真是一件再幸福不过的事情,只是之前他明确表示过他不想要孩子,她倒是有点担心要是生了孩子他不喜欢怎么办,不过这下好了,他抽风终于抽好了,总算觉得有个孩子挺不错,程雨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陆云景在这边呆了一会儿就回公司了,临行的时候他让她等会儿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和他一起去一趟米国。

    程雨却很纳闷:“你米国那边的公司出事情了?”

    陆云景道:“没有,我们去见叶振凯。”

    程雨了然,看来上次在乌拉国陆云景被叶振凯拒绝之后并没有就此作罢,不得不说陆先生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越挫越勇的毅力她是佩服的。

    第二天一早程雨和陆云景就启程去了米国。

    因为有时差,两人到的时候米国还在白天,程雨和陆云景先在酒店休息了一会儿,到了晚上便盛装出席晚宴。

    晚宴是里昂一家举办的,陆云景和程雨到达里昂家的时候里昂夫妇亲自出门迎接,里昂先生是米国非常著名的金融分析师,陆云景在这边有产业,和他也打过交道,一来二去的两人便认识了。

    夫妇两人亲自出来迎接,也可以看出陆云景在这边的影响力,里昂先生和里昂太太非常热情,不过陆云景却一如他往常那般冷冷的样子,里昂先生也清楚他的脾气,倒是也没太在意,非常大方邀请他们进屋。

    里昂先生家挺大的,是旧式的教堂改造的,进了大厅之后,里昂先生要和陆云景谈公事,里昂太太便邀请程雨去后院散步,程雨也很知趣,欣然接受了邀请。

    今天来的人挺多的,米国金融圈和政界圈的都有人来。一同去后院散步的除了程雨之外还有其他几位太太,程雨英语说得还不错,和大家交流起来也没有问题,这些太太对她都挺客气的,程雨应付起她们来也很轻松。

    逛了一会儿之后程雨去了一趟卫生间,连带补了个妆,从卫生间出来程雨收了条短信,她拿出手机看短信,没注意到前面的来人,直接就和来人撞上,程雨手机被撞掉了,她急忙捡起来,下意识抬头向来人看去,本来正打算说抱歉的,不料看清来人的脸她当即便愣住。

    来人看到她也是愣住。

    程雨觉得这感觉真是太奇妙了,眼前站着的男子比她高了半个头,有一头乌黑油亮的头发,眼睛大而明亮,鼻尖挺翘,嘴唇厚薄适中,虽然他的五官男性化特征很明显,但是真的和她好像。

    她想起之前在乌拉国看到的那个男子,本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了,没料到一转眼又在这里碰到了。

    男子大概也觉得亲眼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这么像的人实在是一件奇妙的事情,他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她,盯了一会儿大概意识到自己的目光不太礼貌,他便抓了抓头发道:“你……我……那个……”他似乎有些激动,语无伦次的,然后他嘿嘿一笑道:“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这么像的人真是太奇怪了,我失态了,抱歉。”

    程雨也笑道:“没关系,我也觉得很惊奇。”

    就在这时候里昂太太遣了佣人过来叫她,程雨也不好让人家等着,便冲男子道:“刚刚撞到你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那个……”

    男子还想说什么,不过他大概觉得如果那样说的话会有点失礼,话到嘴边便停住,程雨见状,便又冲他笑了笑,随着帮佣离开了。

    里昂太太和其他人已经回大厅里了,佣人便直接将她带回宴会大厅。

    叶嘉轩上完厕所之后,想到刚刚看到的女孩依然觉得不可思议,这世上怎么会有和自己长得那么像的人呢,这只是巧合吗?

    叶嘉轩是一个藏不住话的人,有什么新奇的事情一定要和人分享才舒服。这会儿叶振凯和夫人以及大公子叶嘉铭已经到了,正和里昂先生以及陆云景还有国际上几位商界很有影响的人说话。

    叶家在国际上的声望很高,不过叶先生为人却极为低调,对谁说话都带着三分笑意,他是华裔,身上也带着一点儒商的气息,让人觉得很舒服。

    而叶太太相比较叶先生而言就更是低调,尤其这些年开始吃斋念佛,很少出门,今天也是看在里昂太太的面上才过来这边的。

    叶嘉轩快步走过来,正好看到没人找大哥说话便冲大哥道:“你知不知道我刚刚碰到一件特别奇怪的事儿。”

    面对叶嘉轩的时候一向待人亲和的叶振凯总会不自觉皱眉,这会儿听到这话他便皱着眉板着一张脸道:“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这么慌慌张张的样子,你这样子成什么体统?”

    叶嘉轩抓了抓头发,吐了吐舌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刚刚遇到一个和我长得特别像的女孩,真的特别像。”

    不料他这话才落下,一向在商场上游刃有余的大老板叶振凯听到这话之后就像是被雷给劈了一下一样,他眯着眼睛逼视着他,一字一句问道:“你说什么?”

    叶嘉轩被老爸这表情给吓到了,她下意识向老妈和哥哥看了一眼,发现她们的表情竟然和老爸一模一样,皆是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叶嘉轩也不知道他究竟做错了什么,怎么一家子都这么看着他,他有点害怕,不过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撒谎,他便又提高了音量道:“我没有骗你们,那女孩真的和我长得很像。”他慌张的时候目光会习惯性向周围乱瞟,不料这么一乱瞟就看到从门口进来的人,叶嘉轩立马激动道:“瞧,就是她。”

    叶家三口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待看到从门口进来的程雨之后,三人更像是被惊吓到一样,顿时身体僵直,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因为程雨穿得是高跟鞋,比叶嘉轩落后了一点进来,只是一进门就感觉里面的氛围怪怪的,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走到陆云景身边挽住他的手,一脸询问向他看去。

    陆云景拍了拍她的手以此安慰了她一下,这才冲叶振凯和叶夫人道:“叶先生,叶夫人,容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太太。”然后又冲程雨道:“这位是叶先生,这位是叶夫人,这位是叶先生的长子叶大少,这位是叶二少。”

    陆云景介绍一个程雨便说一句“你好”介绍到叶二公子的时候程雨发现这人就是刚刚自己在厕所外面看到的那个人。

    叶振凯夫妇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夫妇二人对望了一眼,彼此给了彼此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叶振凯便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冲程雨道:“陆太太是吧?不知道陆太太方不方便借一步说话?”

    如果熟悉叶振凯的人大概能听得出来,这个商场上的老油条此刻说话的语气已完全变了音调。

    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人,程雨也不是不疑惑的,只是之前陆云景也说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天下间有个和她长得很像的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她并没有想太多,不过望着眼前这一家人她却觉得怪怪的,可是她又说不出是哪里奇怪。

    她没回答,而是下意识向陆云景看了一眼,便见陆云景对她点了点头。

    程雨想了想便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