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41.41
    带她看了房间之后叶夫人又带她去逛后院, 后院种了一大片葡萄,此刻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一串串葡萄垂在架上,看上去晶莹欲滴, 非常有诱惑力。

    叶夫人握住她的手,问她:“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你养父母对你怎么样?”

    虽然这种话叶夫人是用一种很轻松的口气问的,但是程雨看的出来她很在意这些, 程雨想了想冲她道:“我过得很好,我养父母也对我很好,我小时候很凶的,都没有人欺负我。”

    叶夫人松了一口气, 笑道:“那你是随了我的性子, 我也凶着呢。”

    叶嘉轩接话道:“可不是吗,天天把我凶来凶去的。”叶嘉轩凑到程雨跟前一脸委屈的样子, “妹妹你不知道,我在这个家里最受气了,你看我还有个孪生妹妹这件事情,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也不告诉我, 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怜?”

    程雨想起来那日在里昂家, 当叶嘉轩得知她还有个妹妹时那懵逼的样子她就觉得挺好玩, 不过她却忍着笑意, 一脸同情对他说:“是呢, 二哥真是个小可怜。”

    这一声二哥简直叫得叶嘉轩心里别提有多畅快了, 他得寸进尺,便弯着腰将脑袋凑到她跟前冲她道:“那你摸摸我的头安慰我一下。”

    叶嘉铭看不下去了,直接在他脑袋上削了一下道:“你适可而止。”

    叶嘉轩痛呼一声,抱着脑袋一脸不满望着大哥,不过却是敢怒不敢言,然后又一脸委屈巴巴望着程雨,程雨望着这张和她很相似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孪生子血脉相连的缘故,竟真的有点心疼他,便在他头上摸了摸道:“好了好了,二哥别生气。”

    叶嘉轩顿时一双眼睛都亮起来,笑得嘴巴都要裂烂了,“果然有个妹妹就是好。”说完还不忘丢给大哥一个得意的眼神,叶嘉铭懒得理她。

    叶振凯和陆云景谈完了事情这会儿也走过来,他一脸乐呵呵冲程雨道:“嘉琪看过房间没有,喜不喜欢?”

    程雨道:“喜欢的。”

    叶振凯笑得更开心,“喜欢就好,喜欢就好。”看得出来叶振凯心情很不错,他说完又道:“刚刚我和陆云景谈过了,嘉琪你的眼光很不错,他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忠厚又老实。”

    程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然后她仔细打量了叶先生一眼,见他表情认真,想来不是在跟她开玩笑。程雨简直震惊极了,陆云景值得托付倒是不假,但是忠厚老实……程雨脑补了一下陆云景那一张阴冷的脸,这家伙跟忠厚老实可一点也搭不上边的。

    她倒是不明白了,她这个爸爸可是商场上的大佬,不会是那种昏庸无脑的人,陆云景究竟用了什么诡计会让他有一种他是一个忠厚老实的男人的错觉。

    不过程雨倒是也没有拆自己老公的台,就笑了笑没说话。

    程雨和家人一起在后院散了一会儿步,这才得空去楼上会客室找陆云景,她推门进去的时候陆云景正一脸悠闲坐在沙发上品茶,见她进来,他便故作漫不经心的道:“看样子你和家人相处得很快乐,你父母对你很好,你的两个哥哥对你也不错。”他慢悠悠抬起头来,略有些沉的目光看着她。

    程雨和他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有问题,她目光向会客室的窗户扫了一下,从窗户可以看到后院的情形,刚刚她和叶家一家人在一起的场景他多半也看到了。

    程雨知道他就是一个醋缸子,这会儿便没客气,问他:“你该不会是在吃我那个二哥的醋吧?就因为我刚刚摸了摸他的头?”

    陆云景双眸微眯,更加锋利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然后他起身走到她跟前,一把将她搂在怀中抱着,不等她回过神来他就直接亲上去,亲痛快了他才将她放开,略带压抑的声音对她说:“你说得对。”

    程雨:“……”

    他回答得这么爽快她也是挺惊讶的。

    程雨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家伙的占有欲未免也太强了,不过她对这个男人也没办法,便只能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好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没一会儿叶家的帮佣来叫吃饭,程雨和陆云景这才下楼去,晚饭已经准备好了,非常丰盛,而程雨这才明白叶先生口中所说的陆云景是个忠厚老实的人是什么意思。

    程雨望着那在叶先生和叶夫人面前乖巧的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的陆云景简直下巴都要惊掉了。

    那个强势又冰冷,哪怕沉默着也会让人心生畏惧的陆云景全然不见了,此刻在叶家二老面前,他的气质非常温和,又谦逊又有礼貌,叶先生说什么,他都点头应着,简直乖巧得不像样子。

    程雨看得好半晌没回过神,总感觉陆云景像是被不明物体附体了,竟让她有一种很恐怖的感觉。

    一般家风比较严的人家,女儿和女婿一起回娘家是不能睡一起的,程家是这样,叶家也是这样,所以这天晚上,程雨睡叶家二老给她准备的房间,而陆云景则睡客房。

    程雨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房间装潢非常精致,看得出来这个房间叶家人一直精心维护着的,房间置物架上放着各种各样的小东西,有叶嘉轩给她的手办和机器人,还有叶嘉铭给她的轮船模型,床上还放着叶夫人为她准备的各种毛绒玩具。程雨望着眼前这一切,总感觉有些不真实,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她居然就这样和她的亲生父母相认了。曾经她真的以为自己是被抛弃的,她暗暗下定决心,不管亲生父母是谁她都不想认,可是现在她才明白,原来她不是被父母扔掉不要的孩子,原来她的父母这么疼爱她,甚至为了找她耗尽心血。

    程雨真的没有想到原来她的身世可以有这么美好的结局。

    程雨发了一会儿呆就准备睡觉,可是又想到陆云景一个人睡在客房,不知道他习不习惯,程雨正准备给他发条短信问问情况,不料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听到有人敲自己的窗户。

    程雨吓了一跳,但想着叶家守卫森严,不可能有坏人进来,程雨猜测很有可能是陆云景,她急忙走过去将窗户打开,果然如她所料,来人是陆云景。

    却见陆云景此刻就蹲在窗户外面的台子上,他身上还穿着睡衣,那蹲在窗台上的架势有点猥琐。

    程雨小声问他:“你怎么来这儿了?”堂堂陆大总裁竟然干这种翻窗入室的登徒子勾当。

    陆云景没说话,直接翻窗进来,那娴熟的动作,简直像干惯了坏事的大坏蛋。

    他进来将窗户关上,抱着她就往床上走去,他抱着她躺上床,再将她紧紧搂在怀中,这才道:“睡觉!”

    程雨:“……”

    他还真是没有她在身边就睡不着了吗?大晚上的还像个登徒子一样翻窗进来?不过他的怀抱也是真舒服,程雨躺在里面,只觉得温热的气息一个劲往脸上烘,她有点昏昏然也就没有再说他什么了。

    不过想着吃晚饭时陆云景那太过异常的表现程雨还是觉得惊奇,便问他:“你怎么在我父母面前那么乖啊,比在我面前还要乖,都乖得不像你了,我猜你是想讨好我父亲想让他答应和你合作对不对?”

    他许久没有说话,程雨以为他睡着了,抬头看去,却见他睁着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那一双暗沉的双眼在昏暗中异常显眼。

    他将她的脑袋按下去,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工作上的事情还不足以让我如此。”

    “嗯?”程雨很疑惑:“那你是因为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堂堂通明集团的掌门人不是我能抗衡的,如果他要阻碍我们在一起的话,我反抗起来会很吃力。”

    这话听得程雨吃了一惊,原来他之所以在叶家二老面前表现得那么好,就是担心他们会阻碍他和她在一起吗?甚至不惜装乖巧讨他们的欢心。

    他能为她做成这样,程雨心里很欢喜,可是又心疼他,她捧上他的脸,用鼻子在他鼻尖上蹭了蹭说道:“你不用担心,这世上谁都没办法阻碍我们在一起。”

    这话似乎取悦了他,他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那暗沉的双眼中绽放出迷人的亮色,他说话的语气也透着愉悦,“原来你这么想和我在一起?”

    程雨猛点头,“嗯,很想很想。”

    陆云景:“……”

    他似乎愣了一下,随即又将她猛地搂在怀中抱着,然后翻了个身,让她像一只小青蛙一样趴在他身上,他在她鼻端吻了一口,用着愉悦的却又透着沙哑的声音对她说:“你放心,你想和我在一起,我会一直满足你。”

    程雨:“……”

    什么啊,明明是他担心有人阻碍她和他在一起啊,怎么现在变成她想死皮赖脸和他在一起了,不过程雨看他心情不错也就没有说什么了,就舒服的趴在他身上。

    在天快亮的时候陆云景才翻窗出去,他做得不知不觉的,想来应该没有人发现。

    早餐依然很丰盛,程雨和陆云景吃完了早餐便和叶家人告辞。

    听到她要走,叶先生和叶夫人那热切又慈爱的笑意就这么凝住,叶夫人忙问道:“怎么才住了一天就要走了?”

    叶先生也道:“你们再多留几天吧,我和云景也可以好好谈一下合作上的事情。”

    程雨听到叶振凯这话,不由向陆云景看了一眼,这么说来叶振凯已经答应了要和陆云景合作了?程雨真替他高兴。

    陆云景道:“关于合作的事情我想先回去系统的做一份合作企划出来,然后再来和岳父详谈。”

    每次陆云景叫他岳父的时候叶振凯心里就很乐呵,叶振凯觉得这个年轻人简直特别讨喜而且也很有诚意,他笑眯眯的道:“你说得也有道理,把合作的方向规划好了,谈起来也要轻松一些。”

    听到叶振凯这话,叶夫人却瞪了他一眼,然后便冲陆云景道:“如果你实在是因为工作忙要回去的话,我们也不便强留……”她说完转头向程雨看去,又道:“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就在这边住几天,我们也好和你多说说话。”

    程雨知道他们是真的希望她能留在这里,不过她也很无奈,“之前我养父离开的时候给我留了个公司,我都出来几天了,公司里肯定堆积了很多事情,我得回去处理。不过你们放心,等我处理完了我就过来看你们。”

    叶振凯和夫人对望了一眼,两人面上都不由得泛起失落,叶夫人依然不甘心,又问道:“再留一天都不行吗?”

    程雨无奈的笑了笑,“我过几天就过来了。”

    叶夫人见此路不通,便又想了想说道:“那要不我们和你一起过去,你养父母把你养这么大,我们再怎么也得过去感谢一下。”

    叶先生也道:“你妈妈说得对,你养父不在了,可我们再怎么也要和你养母见上一面。”

    程雨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情我还得先回去和我养母商量一下,毕竟她还不知道我已经跟我亲生父母相认的事情。”她用着商量的目光向二老看过去问道:“你们看如何?”

    叶振凯和夫人又怎么听不出程雨的意思,她暂时不想让他们出现在她养母面前,虽然他们心里难过,但也不想让她为难,便勉强答应了。

    吃完了早饭,叶家一家一直将程雨和陆云景送到了大门口,程雨坐在车上,开了老远了还能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们,程雨心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直到程雨所坐的车子完全消失不见了,叶夫人才将脑袋靠在叶振凯身上,她双眼发红,有些委屈的问他:“你说她是不是恨我们当初不小心弄丢她了啊?她现在跟我们都不亲近,这么几天了她也没有叫我一声妈妈。”

    叶振凯心里也不好受,不过却还是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好了,孩子找回来了不是一件好事吗?我们给她一点时间吧。”

    叶夫人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她只是还不适应而已,等她适应了她自然就会叫她们了。

    程雨回去之后就开始着手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堆积的事情很多,还好陆云景安排了人过来帮她的忙,不然她一定手忙脚乱。

    她和陆云景回国后的第二天正好就是陆承允和简朱妍结婚的日子。前一世程雨并没有参加两人的结婚典礼,一来是前世她太过消沉,不想出现在人前,其次她也不想和陆云景一起出现在这种场合。

    这一世,实际上她也不太想去,但是作为陆承允的弟弟,陆云景自然是要参加哥哥的婚礼,程雨是陆云景的老婆,不和他一起去又说不过去。想了想,程雨还是决定去参加。

    两人去的时候稍微晚了一些,结婚仪式已经完了,此刻新郎和新娘已经开始向宾客敬酒了。简朱妍换上了一件香槟色的敬酒服,陆承允则是一件贴身的燕尾西装,两人站在一起倒是挺登对的,只是不同于简朱妍的笑意盈然,陆承允的面色看上去却有些苍白。

    陆云景这种自带光环的人,走到哪里都能成为焦点,而程雨和他站在一起,被他的光环影响,也成了所有人瞩目的中心,两人一进场瞬间成了全场焦点,倒让今天的主角显得黯然失色了。

    程雨和陆云景才进来,便有一个人疾步上前道:“程雨,你今天好漂亮啊。”秋棠笑得别提有多热情了,语气中明显带着讨好的味道。

    秋棠是简朱妍的狗腿子,简朱妍今天结婚,秋棠会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程雨望着秋棠那一脸谄媚的样子,突然想到那天在同学会上,她还为了讨好简朱妍让她给简朱妍伴唱的情景,这才过了多久啊,她竟然就完全变了一副嘴脸了。

    对于这种墙头草,程雨懒得和她多话,只礼貌又客气说了一句:“谢谢。”

    程雨的表情有点冷,秋棠笑容微僵,她又悄悄的看了一眼程雨身边那让人望而生畏的陆云景,她现在可一点都不敢和程雨结下梁子了,眼看着程雨就要走,她忙道:“程雨,以前是我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计较。”

    程雨脚步一顿,微眯着目光望着她:“不懂事?你以前对我做了什么不懂事的事情?”

    秋棠嘴角一抽,干笑道:“就是我以前经常脑抽,然后就会做一些遭人讨厌的事情。”

    她这样自黑,程雨却并不想给她台阶下,只冷冷道:“既然是脑抽做的事情我又何必计较呢?”

    秋棠面容僵了一下,正要说话,却不知从哪里跑出一人来一把将她推开,来人是文熙,文熙后面还跟着明欣瑶。

    文熙凑到程雨跟前便一脸不快冲程雨道:“我说程雨,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也不回,你还把我们当朋友吗?”

    程雨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两人心情不免有些复杂,不过她不想闹出什么变故,便冲两人笑道:“我最近很忙,这不,昨天才从国外回来,抱歉嘛!”

    文熙瞪了她一眼道:“你忙得朋友都不要了?”

    程雨:“……”

    不同于文熙的满脸责备,明欣瑶却是一脸担忧问她:“程雨你最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程雨耸耸肩道:“没有。”、

    实际上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两个好朋友了,那个凶手把自己隐藏得很深,以至于现在都还逮不住他,如果他真的就是她们其中之一的话,那只能说人心太过可怕,程雨每每和她们呆在一起便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所以她现在是能不和她们见面便不和她们见面。

    正说着话,简朱妍和陆承允也走了过来,简朱妍笑道:“程雨,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我原本还以为你不来呢,你能来,我和承允都很高兴。”她说完向陆承允看去,“是吧承允?”

    陆承允低垂着头没有说话,他的面色有些难看,苍白得不太正常,看上去像是生病的人。

    文熙一向看不惯简朱妍,尤其不喜欢她说话时那阴阳怪气的语气,这会儿听到她这么说便道:“你结婚程雨当然得来送上祝福啊,不过看简朱妍你今天红光满面的样子倒真像是办喜事的,可我怎么感觉新郎好像不太高兴啊,你看看他那脸色,搞不好人家看到还以为在办丧事呢!”

    简朱妍听到这话笑容也维持不下去了,可她今天是主角又不好跟宾客杠上,便只客气的笑了笑,程思檬是她的伴娘,简朱妍不好说什么,她却是忍不住,冷声道:“我说文熙你能不能在嘴上积点德,好歹今天是朱妍的大喜日子呢。”

    文熙吐了吐舌头一脸不以为意的样子,简朱妍忙又做和事老,“好了好了,今天是我的好日子,大家能来我真的很开心。”

    程雨不想凑热闹,也不想成为热闹,她正要挽着陆云景的手离开,不料却有一群衣着与宴会完全格格不入的人突然跑进来,那为首的一个面容有些沧桑的妇女一溜烟跑到程雨跟前对着她哭道:“小凤,小凤我们可算找到你了。”

    程雨看到突然出现的这几人,面色就是一沉,廖家这群人怎么来这里了?还有他们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

    那妇人说完,廖老头便也哭道:“小凤,这些天你一直躲着我们,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

    廖老头的儿子廖老大也是一脸语重心长冲她道:“小凤啊,爹娘是真的知道错了,都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你又何必做得这么绝情啊,他们当初扔掉你是不对,但他们当时也是没有办法啊。”

    廖老大的媳妇儿也上前劝道:“小凤,你就原谅爹娘吧,你看你现在过得这么好,其中也有爹娘的功劳不是?”

    廖家小妹进来之后已经完全被大厅里金碧辉煌的一切吸引住了,此刻嘴里塞着宴会上的东西,手中还拿了一杯香槟,她一边喝着香槟一边冲程雨道:“二姐,你不知道这些日子爸妈为了你的事情都吃不好睡不好,我和哥哥看着都心疼。”她说完还打了一个满足的嗝,然后她笑呵呵的四处打量了一下,又冲廖家二老说道:“爸妈,这里可真漂亮,我以后也能经常出入这种地方吧?还有这些东西我以后也能经常吃到的对吧?”

    廖老头瞪了她一眼,却不忍心说她,廖老太却忍不住说道:“以后有你吃的,你先别闹笑话。”

    廖小妹吐了吐舌头不搭理她。

    这一家子跑进宴会来这么大的动静,在场的人自然都注意到了,再听到他们对程雨说了这番话。程雨只是程家养女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且据说她当年确实是被亲生父母抛弃不要的,是程家大房从垃圾堆里捡到的,捡到的时候都奄奄一息快死了。

    这一家子搞不好就是程雨的家人。只是,众人目光在她们身上扫了一眼,大家都忍不住在暗地里撇撇嘴,这些人不管是从穿着还是谈吐上来看上不了台面。

    程雨冷眼望着这群人,这都好几次了,可这群人每每看到她都是这几句台词,让她体谅他们当初的困难,让她原谅他们曾经丢掉了她,然后他们才好如吸血鬼一样附着在她身上吸干她的血。

    今天这酒店是被简家和陆家包下来专门用来结婚的,安保措施都做得极为不错,这几个人是怎么跑进来的,他们又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

    还好她之前就在国外与亲生父母相认,不然如果这几人突然出现,然后他们偏偏还知道当初她被扔掉的地点以及她身上那长命锁,到时候他们死认了他们就是她的亲人,她就是有十张口都说不清,今天来的这些人也都是有头有脸的,自然也认识陆云景,搞不好陆云景还会被她连累,弄得颜面尽失。

    程雨还没说话,便见简朱妍的妈妈简夫人急匆匆走过来一脸关切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她目光向廖家那群人看了一眼,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在这边?”当着这么多人,虽然简夫人看到这群人穿得土里土气的影响了这里的氛围,但说话的语气还是客气的。

    简朱妍忙回道:“听刚刚这几人的话,他们好像是程雨的亲人。”

    “啊?”简夫人吃了一惊,问程雨:“是这样吗程雨?他们真的是你的亲人?”

    程雨望着简朱妍和简夫人,她也看不明白她们是真的不知情还是只是在一唱一和,程雨想到那天简朱妍竟然亲自将喜帖送上门来,而且还非常诚恳对她道歉,她如此有诚意,是真心希望她能参加她的婚宴,还是说她有别的目的?

    周围人此刻都将目光落在她身上,似乎都在等着她的回答,她甚至看到好多期待的目光,好像那些人非常希望程雨承认眼前这几个就是她的亲生父母。

    程雨低垂着头没有说话,金黎阳这会儿却突然走过来在陆云景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陆云景便转头冲她道:“叶先生和叶太太过来了,听说你在这里,他们要过来看看你。”

    程雨猛地抬头向他看去,便见陆云景慢慢凑到她跟前,轻声对她说:“他们思女心切已经过来好一会儿了,只是不敢跟你打电话先给我联系的,当然他们是以参加我哥哥的婚礼过来的,怕你多心。”

    程雨:“……”

    程雨总感觉这件事有什么蹊跷,叶氏夫妇怎么知道今天陆承允结婚的,这件事如果不是她说的那一定就是陆云景跟他们说的,可是陆云景为什么要跟他们说呢,他明明知道他如果告诉了叶家人,哪怕他们只是看在礼节上也会过来的。她突然想到上次陆云景说他自有办法对付廖家人,那么这也是他对付廖家人的一种方式吗?那么这一次廖家这群人能顺利进入宴会是不是就是他在其中帮忙,又或者说,他早就将有心人想利用廖家这群人让程雨出丑这件事看在眼中。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不得不感叹,陆先生的心机真是深不可测。

    程雨调整了一下呼吸才冲金黎阳道:“你去告诉叶先生和叶太太,就说有一家姓廖的人来认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