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45.45
    陆云景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却突然说了一句:“我把所有和你两个朋友有关的东西都收集起来了,包括她们送给你的礼物以及明欣瑶给你喝的花茶。”

    程雨从他怀中探起头来, 问道:“你收集这些做什么?”

    他的目光很深, “看看能不能发现蛛丝马迹。”

    程雨点点头, 陆云景做事确实比她谨慎。

    陆云景轻轻将她圈在怀中,他的动作很温柔,仿若稍不注意就会吓到她一样,他在她头顶亲了一口冲她道:“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轻柔得不能再轻柔的声音, 充满磁性, 他这样高冷的人,很难得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可他稍微一温柔下来便有一种无法阻挡的魅力,他的怀抱和他的话都如此有魅力,程雨的心就这样慢慢平静下来,她眯起眼睛笑了笑, 答道:“好。”

    就这般靠在陆云景怀中, 她一时间舍不得起来,而他也很有耐心,她不起来他便这样抱着, 过了一会儿她手机突然进了一条短信, 她拿起一看是明欣瑶发过来的。

    她问她:“程雨你还好吗?”

    程雨想了想,回了她一句:“明天早上我们见一面吧。”

    那边过了一会儿回到, “好。”

    这件事情总得有个结果, 而她也必须要鼓起勇气去面对这个结果。

    程雨和明欣瑶约定的地点在许满记, 这是一家港式茶餐厅,就在她们中学附近,以前上学的时候她们三人经常来这边吃东西。

    程雨先来,点了她和明欣瑶爱吃的东西就坐在她们常坐的位置,没过一会儿明欣瑶便来了,她一如往常般一脸雀跃小跑着进来,在她对面坐下,望着一桌子好吃的东西拍拍手笑道:“哇,这么多好吃的,就知道程雨你最爱我了。”

    是一如往常那般天真活泼的样子,一点异样都没有,程雨慢悠悠的倒了一杯豆浆,语气很冷淡,“行了,你不用再装了。”

    正拿着蒸饺吃的明欣瑶闻言动作一僵,将咬了一半的蒸饺放下,她微垂着头咀嚼了几下,然后慢慢抬头向她看来,用一种很复杂的笑容冲她道:“你昨天看到了?”

    程雨点点头。

    她愣了一下,没过一会儿又恢复如常,她低头笑了笑,很淡定问她:“所以,你今天叫我出来是要跟我绝交的?”

    她眯眼望着眼前的女子,竟有些恍惚,明欣瑶在她面前似乎永远都是天真可爱又诚挚的,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她在她面前褪去一切柔弱之后,冷静又不卑不亢的她。

    这大概才是她最真实的样子吧?

    “你还记得文熙去国外失联的那天发生的事情吗?”程雨问她。

    她想了想道:“记得,那天不仅文熙失联了,连你也失联了,那天我爸爸从国外带了野味回来,我给你打电话你却没接,我很担心你,一连给你打了很多电话。”

    “担心”这两个字此时听在程雨耳中却觉得格外讽刺,她将倒好的豆浆喝下去这才冲她道:“实际上那天我之所以失联,是因为我在我家位于郊外的果园遭到了袭击,有个戴着头盔穿一身黑衣的人想要杀我。”

    她眉头皱了皱,目光复杂看了她一眼,用一种带着怀疑的语气问她:“有这种事情?”

    程雨仔细打量她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藏得太好,她竟丝毫未发现慌乱的痕迹。她低头沉思了片刻又接着道:“那个要杀我的凶手大概不知道在那个果园中到处都是监控,只是刚好那天监控用的显示屏坏了,没来得及看清凶手的样子,不过几天前显示屏修好了,我终于看清了那凶手是谁。”

    明欣瑶微眯着眼睛向她看去,“是谁?”

    程雨一脸平静望着她,一字一句道:“是你。”

    明欣瑶:“……”

    明欣瑶用一种像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好半晌才道:“你在开什么玩笑?”

    程雨望着她的表情,不得不说,这个人真的隐藏得太深,这样反应简直太过自然,竟让人无法发现她的异样。不过她也早有准备。程雨从包包中掏出一个光盘放在她面前,沉声冲她道:“这是从监控录像上拷贝下来的。吧台上有电脑,你不信的话可以拿过去让吧台的人放一下,只是,你敢吗?”

    程雨眉梢轻挑,一脸嘲讽望着她。明欣瑶目光在那光盘上扫了扫却是笑了,“你觉得是我杀了你?可是我为什么要杀你,动机呢?”

    “陆云景。”

    听到这三个字,明欣瑶愣了一下,却做出越发疑惑的样子,“陆云景?我因为陆云景要杀你?”

    程雨盯着她的脸,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对她说:“你喜欢他不是吗?”

    明欣瑶却是笑了,好像在笑她的无知一样,“我喜欢陆云景?我为什么要喜欢他?我会喜欢我我朋友的丈夫?”

    “很简单……”程雨的声音平静得像是流水一样,“你和陆云景有着很相似的经历,都在小时候遭受过别人的欺辱,可是陆云景最终破茧成蝶,成了如今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人都被他给打得爬不起来。而曾经也遭遇欺辱的你看到如今的他,便对他产生了崇拜之心,因为你没有他那样的能耐将那些曾经欺负过你的人打得爬不起来,你便将他当成你的精神寄托,他成了你崇拜的对象,渐渐的这种崇拜变了味道,你开始爱慕他,所以对我心生妒忌,想要杀掉我。”

    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那么前世明欣瑶之所以要杀掉她,多半是因为陆云景自毁前程救了她的缘故。明欣瑶是她的朋友,一直都知道她和陆云景的感情状况,在陆云景杀人救她之前,她和陆云景基本就像是陌生人一样相处,所以在陆云景救她之前明欣瑶一直没有对她动手。而之所以这一世她这么快就行动,只因她重生之后很多事情都变了,当然首先变的就是她跟陆云景之间的关系,她遭受袭击也是在她告诉明欣瑶和文熙她和陆云景的关系改变之后才发生的,所以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一世她提前了这么久想置她于死地。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程雨说中了,明欣瑶的表情一时间变幻莫测,直过了一会儿她才道:“你说得对,我对陆云景确实有类似崇拜的感情,我佩服他的手段和才能,不过也就仅此而已,我对我朋友的老公并没有那么大的兴趣。更不可能因为崇拜你的老公就对你下杀手。”

    程雨却是笑了:“朋友?我们算是朋友吗?你有真心将我当成朋友吗?”

    明欣瑶一脸无所谓笑了笑道:“随你怎么想吧。”

    程雨道:“所以说了这么多,你为什么不敢将光碟拿过去放呢?你说你不是凶手,你拿过去放一下不就知道了。”

    程雨看向她的目光满是嘲讽和挑衅,明欣瑶望着那放在桌上的光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她伸手拿起来便直接走到那吧台边,将光碟递给吧台的人。

    程雨望着站在吧台前的明欣瑶,目光眯了眯,明欣瑶如此坦然就将光碟拿过去放,是因为她隐藏得太深,还是她真的不是凶手?

    吧台的人倒是挺客气,帮她把光碟放到DVD中,没一会儿大厅中电视屏幕上便出现了一段跳舞的视频,是最近网上很火的一段减肥舞,明欣瑶望着这减肥舞有些诧异,然后又转头看了程雨一眼,她明白过来,冷笑一声说道:“原来你是在故意诈我?”

    她说得没错,程雨确实是故意诈她的,那果园因为位置偏僻并没有装摄像头,如果真装了摄像头她和陆云景又何必这么费心找凶手。

    她这么做就是故意试探她,如果她真的是那个要杀掉她的凶手,肯定会心虚,到时候必然自乱阵脚。

    然而明欣瑶她并没有自乱阵脚,她甚至很淡定,是她心机太深沉猜到她就是在故意诈她所以才这么淡定还是说她真的不是凶手?明欣瑶将光盘拿过来扔在桌上,说道:“所以这些天你躲着我是因为怀疑我是要杀你的凶手?”她说完嘲讽的笑了笑又道:“说来你也是可怜,身边藏了一个要杀你的人,最好的朋友却一直在利用你,这么一看我倒是真的有点心疼你了。”

    真是没有想到啊,那个总会在她面前撒娇卖萌对她好得像是对待亲姐妹一样的明欣瑶此刻却用这么尖锐的语气挖苦她,不过面对她的挖苦程雨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不要说我了,你看看你自己吧,要是我和文熙真和你绝交了,那么你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程思檬说得也没错,她好歹还是程家大小姐呢,可是你呢,除了装可怜博取别人的同情之外你还有什么呢?读书的时候那么多人不喜欢你也是有原因的。至于我,我觉得我还好,就算失去了你这个朋友又如何呢,我还有疼爱我的老公,还有爱我的亲人,我就算没有你这个朋友,我还是人人尊敬的陆太太,就算不是陆太太,我还是通明集团的大小姐,你拿什么跟我比?”

    程雨将光盘收起来,懒得再看她一眼,“你好自为之吧。”

    程雨这话大概是真的刺痛了明欣瑶,她并不想这么轻易就善罢甘休,眼看着程雨要走她便又说到:“既然话都说成这样了,那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当初易铭杰强-奸我的事情其实是假的,那段时间我掌握了他的行踪,我知道他跟家里人闹了别扭,离家出走了,那几天他就住在学校附近一个废弃的停车场里面。那天他喝多了酒,在停车场里睡觉,我便悄悄进去”她冲他晃了晃她的手掌,很有深意的笑了笑道:“其实那天他强=奸的是这个,而且还是在他完全没有意识模糊的情况下……后来我又在他脸上抓了一下,他醒了,看到是我便将我打了一顿,这么一来便造成了他暴力胁迫我再将我强-奸的假象,我指甲里有他脸上旳皮屑,我脖子上还留着他卡我脖子时留下的汗液,当然最重要的是我身上还有用手弄出来的属于他身上DNA的东西。这些都可以作为证据,当然啰,堂堂易家少爷,易家自然有办法扭转乾坤,所以能将他‘绳之以法’还真是多亏了你和文熙呢,要不是你们煽动舆论,易铭杰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冤枉了。”

    她那嘲弄又得意的笑容简直看得人直恶心!程雨也没想到当初她跟易铭杰那件事的真相是这样的,听到她这话她不震惊是不可能的,不过自从昨天看到她在程思檬跟前惺惺作态的样子,她差不多也猜到她之前在她和文熙面前也是惺惺作态的,她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听到这话虽震惊但还不至于失去理智。

    她从包包中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录音笔冲她扬了扬,“虽然没有记录到你想杀我的证据,不过能记录你刚刚那番话也挺不错。”她笑了笑,“如果这录音泄露出去,你觉得你一直伪装的形象还能保住吗?”她学着她的模样,深沉又得意的笑起来:“还是那句话,你好自为之。”

    她说完便要离去,然而明欣瑶却有些慌了,她没料到程雨还准备了这一手,本来刚刚说那番只因为她实在看不惯程雨那种骄傲的样子,想给她难堪,不料她却准备了录音笔,她绝对不能让这段录音流出去,那样她的形象便彻底毁了。

    让程雨知道了她是什么样的人已经是一种损失了,她绝对不能让其他人也知道!

    明欣瑶趁着她转身之时,急忙扑过去要将录音笔抢下,程雨早有准备,她往一边一让避过了她,再往她身上踹了一脚,明欣瑶被她这么一踹,当即便摔在地上,她却还不甘心,猛地爬起来一边叫嚷着“把录音笔给我”一边向她扑过来。

    程雨却在她挨上她之时抓住她的手腕将她一撞,明欣瑶便又踉跄几步摔在地上。这一次却比上一次摔得更重,明欣瑶膝盖磕在地板上,大概是磕疼了,她一时间没有爬起来。

    然而程雨望着那蹲在地上捂着膝盖疼得龇牙咧嘴的明欣瑶,脑海中突然跳出那天在果园中遇袭的画面来,她下意识后退一步,她想错了,凶手不可能是明欣瑶。

    程雨从许满记出来直接开车去了长林集团,这个时间陆云景应该是在公司。陆云景给了她一张公司的卡,她直接刷了电梯卡上了顶层,程雨开门进去的时候陆云景正在和金黎阳谈事,程雨有些恍惚,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问道:“我打扰你们了吗?”

    陆云景冲金黎阳使了使眼色,金黎阳便非常知趣离开了,陆云景起身走到她跟前,他微微躬身在她脸上打量了片刻,眉头皱了起来问道:“怎么了?面色怎么这么难看?”

    程雨没有说话,她扑到了他怀中将他抱着,陆云景愣了一下,随即将她打横抱起,他抱着她坐在沙发上,望着那软成一团靠在他怀中的人问道:“不是去见明欣瑶了吗?”

    程雨没有说话,静静感受着他怀抱的温暖,让内心平静下来。

    陆云景想到一件事又冲她道:“对了,还记得我昨天跟你说过的吗?我把跟你两个朋友有关的东西都拿去检查了一遍。”

    程雨忙抬头向他看去,“怎么样?检查出了什么?”

    陆云景道:“什么都没有。”

    程雨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失落,她又靠在他怀中过了一会儿才冲他说:“凶手不是明欣瑶。我刚刚和她发生了争执,她想抢走我的录音笔,可是我很轻易就将她推倒了,由此可见她力气并不如我。可是那天要袭击我的人力气比我大得多,她很轻易就能制服我,所以凶手不可能是她。”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如今看来凶手就只有文熙了。”

    可是刚刚陆云景又说了,他将文熙和明欣瑶送给她的东西都拿去检查了一遍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也就是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证明就是文熙。现如今她已经诈过明欣瑶一次,也不知道明欣瑶会不会将这件事告诉文熙,如果她告诉了文熙那么她无疑算得上打草惊蛇了,不可能再用相同的办法再诈一次文熙。

    陆云景没有说话,他微微眯了眯眼睛陷入沉思之中,程雨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他的回应,她抬头向他看去,便见陆云景的表情有些阴沉,微眯的双眼给人一种阴鸷凝重的感觉。

    程雨心提了起来,忙问他:“怎么了?”

    陆云景微垂眸光,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我想,我可能被误导了。”他的声音有些冷,冷得让人觉得害怕。

    程雨不知道他究竟想到什么了,这样的氛围让她也不由得紧张起来,小心翼翼问他:“怎么说?”

    陆云景深深看了她一眼道:“假如你和人打了一架,完了发现自己身上多了几条抓痕,你只会怀疑是对方所为,而不会想到或许这抓痕只是打架之时你无意中用自己的手抓到的,所以这就是误区。”

    程雨一时间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她想了想试探着问道:“你该不会是在怀疑这一切都是我臆想出来的吧?”

    陆云景面色又阴沉了一些,眉眼间透着不快,“我怎么可能怀疑你?”

    “那是……”

    陆云景将目光看向远处,语气越发阴冷起来,“能避开我安排的保镖,除了你朋友之外还有人可以。”

    程雨下意识咽了口唾沫,“还有谁?”

    陆云景面沉如水,声音掷地有声,“还有保镖自己。”

    程雨:“……”

    程雨被这话给震住了,可是她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可是那她是怎么避开那条牧羊犬的,牧羊犬根本不认识你安排的保镖,她根本不可能进去得了。”只要她一进去牧羊犬必然大叫,到时候肯定会惊动看守的老伯和她的。

    陆云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转了个话题问她:“你家果园的围墙有多高?”

    程雨想了想说道:“大概有两个人的高度,而且上面还有碎玻璃。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翻进去。”

    陆云景接着道;“你说得没错,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翻进去,可若换做我,这样的围墙根本拦不住我,而经我一手培养起来的保镖,尤其是女人,身体比我轻盈,要翻进去轻而易举。”

    程雨沉思着点点头,陆云景说得也有道理,凶手不一定就走正门,她之前之所以一直没考虑过凶手是翻墙进去的,只因她认为那堵不是常人能翻过去的,实际上她的思维也有一定的局限。

    陆云景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给你安排的保镖是一男一女,男的叫齐五,你没有见过,女的就是安娜,你出事的时候齐五因为头一天吃坏了肚子,正好去方便了,所以那日在果园外面守着你的人只有安娜。

    安娜……程雨记得陆云景曾经为了刺激她让安娜冒充过他的针灸师,她记得她是个身材不错长得很美颜的女子,因为只有几面之缘,她对她的了解并不多,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陆云景的面色阴沉得可怕,“我刚刚跟你说过,我陷入了一种误区中,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我不会怀疑是我要伤害你,自然也不会怀疑是我一手培养起来的,跟我出生日死仿若我左右手一般的人要对你下手。”

    听陆云景这么一说,程雨也觉得安娜有很大的嫌疑,可她还是不明白,安娜为什么要杀她,如果说是前世她还能理解,她对陆云景忠心耿耿,最后陆云景被捕枪毙,她肯定觉得陆云景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她,所以她要至她于死地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这一世呢……她为什么要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