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反派老婆不好做 > 47.47
    易铭杰呆了半晌之后才回过神来, 他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一脸惊恐望着她, 完全一副被雷给劈了的表情, “你……你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吗?”

    文熙:“……”

    说实话, 在一旁观望的程雨也被文熙这模样给吓了一跳,那个暴躁大小姐突然变得这么温柔,咋一看还真像被鬼给附身了, 就连程雨这种整天和她凑在一块儿的人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也难怪易铭杰会被吓到。

    谢博艺还站在她跟前, 此刻他偏着头一脸吊儿郎当的望着她, 用一种很不正经的语气问道:“我说,你家陆先生知道你跑来这种地方吗?”

    程雨并不想和他废话,淡淡瞟了他一眼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谢博艺一听这话就不爽了,“我说你态度能不能好一点,你还欠我钱呢!”

    程雨冲他咧嘴一笑, “我老公不是说帮我还吗?哦,我记起来了,他说他会找个壮汉帮我还钱来着,你还记得吗?”

    谢博艺嘴角一抽, 他低咒了一声什么,大概是觉得跟她说话没意思,他便不再搭理她, 转身离开了。

    文熙望着易铭杰那一脸惊恐的样子顿觉泄气, 她觉得这种斯文的方式可能不太适合她, 她想了想,索性直接一把提着易铭杰的领子,将他拖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

    程雨也跟着过来,文熙这才将他放下,易铭杰揉了揉被抓皱的领子,他也没生气,挑眉看了两人一眼道:“找我干嘛?”

    程雨将录音笔递给他:“你先听听这个。”

    易铭杰扫了她一眼,倒是没说什么,接过录音笔打开,不同于得知这件事情之后程雨和文熙的震惊,易铭杰倒是挺淡定,他听完将录音笔丢回去,双手插兜,挑着下巴冲两人道:“所以你们究竟想干嘛?”

    程雨和文熙对望一眼,易铭杰的淡定倒是超出了两人的预料,程雨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会儿她便一脸诚恳冲他道:“当初是我和文熙年少无知,太过轻信朋友所以才冤枉了你,如果你想翻案的话,我和文熙可以帮忙。”

    易铭杰却冷笑一声,一脸嘲讽道:“牢都坐过了,挨的骂都挨遍了,如今翻案还有什么意义?”

    程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低垂着头,过了一会儿才道:“对不起易铭杰,当初是我和文熙错了,是我们对不起你。”

    望着两人那愧疚的模样易铭杰倒有些诧异,从读书的时候开始程雨和文熙就看他们不顺眼,倒是也很难得从她口中听到这些话,易铭杰感觉心头莫名大爽,然后转头向文熙看去,文熙一对上他的目光,便心虚的低垂着头,虽然感觉很别扭,倒也和程雨一样道:“我也对不起你。”

    易铭杰双手抱胸,微眯着双眼在两人身上来回扫了一眼,“对我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你们确实对不起我。”

    程雨和文熙低垂着脑袋没说话,易铭杰想了想又道:“要不是你们当初煽动舆论我还不至于坐牢,而且还被骂了这么多年的强=奸犯,我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可是因为做过牢,都没女孩愿意嫁给我,搞不好我以后就要打一辈子光棍了,我这么大的损失你们怎么负责?”

    程雨和文熙对望一眼,没明白他什么意思,程雨便小心翼翼问他:“你是想我们帮你介绍女朋友吗?”

    易铭杰瞪了两人一眼一脸理所当然,“为什么要介绍别的女孩让我祸害人家?你们祸害了我就该由你们来对我负责!”

    程雨却是一脸为难,“可是……可是我已经结婚了啊!”

    易铭杰目光一扫落在文熙身上,慢悠悠的道:“这不还有一个没有结婚的吗?”

    文熙当即双眼微眯,用一种非常不爽的声音问他:“你几个意思?”

    “几个意思?”被她逼视着的易铭杰却毫不退缩,他一步步向她走过去,声音掷地有声冲她道:“自己想一想我当初是为什么要坐牢?!当初程雨能力有限,煽动舆论有百分之八十的手笔可都是出自你手,最该对我负责人的就是你,我现在名声被毁,甚至还被家人放弃,我连老婆的娶不到了,你这个罪魁祸首竟然还问我什么意思?”

    也不知道是不是易铭杰气场太足了,文熙这个暴躁大小姐竟被他给逼得步步后退,她被逼得抵在墙上,易铭杰却还一步步向她走过来,他一拳头砸在她身侧的墙上,文熙当即就被吓得缩了缩身体,易铭杰那铿锵有力的话还在继续,“既然要弥补当初的亏欠就该拿出点诚意来,既然害得我讨不到老婆你就该补我一个老婆。”

    文熙觉得被易铭杰这种傻逼这样凶着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可是这家伙靠得这么近,她想推开他,不料双手一时间又不知道往哪里放,文熙顿时一脸焦躁道:“行了!你要老婆我给你介绍就是了,保证胸大屁股翘!相当满足你的胃口行了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文熙这话刺激到了易铭杰,那锤在墙上的拳头又重重砸了一下,他提高了声音冲她吼道:“老子谁都不要就要你!”

    文熙:“……”

    不仅是文熙,就连程雨也被他给吓到了,没想到易铭杰发起火来这么吓人,就连文熙都被他给震得服服帖帖。

    周围陷入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程雨总感觉周围的气息有点暧昧,甚至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显得很多余,就在她考虑要不要悄悄溜掉的时候,便见文熙猛地将易铭杰推开,一把拉过程雨的手便逃也似的出了酒吧大门。直到坐到车上文熙才一脸不爽道:“易铭杰那家伙是脑子被驴给踢了吧,竟然让我嫁给他?”

    程雨沉默着没有说话,文熙看了她一眼,不快道:“你那是什么表情?要是他让你嫁给他你愿意?”

    程雨认真想了想说道:“如果说我没有结婚而且也没有喜欢的人的话,我想我会愿意,毕竟是因为我的缘故才让他变成这个样子。”

    文熙:“……”

    文熙呆了一会儿,然后冲她翻了个白眼骂了一句:“神经病。”

    离开酒吧之后两人去了明欣瑶家,有些事情,她们必须要向明欣瑶问清楚。来之前她们并没有打过电话,所以明叔叔和明阿姨看到她们两人都愣了一下,随即便热情冲两人道:“你们之前也没说要来,我们也没准备什么东西,你们先坐一会儿,我和你阿姨这就去买东西。”

    每次她和文熙来明叔叔明阿姨都很热情,而且他们对她和文熙都很好,简直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自从她看清明欣瑶的面目之后,如今再看着两位和蔼的老人,她也不知道他们的热情究竟有几分真心了。

    文熙表情很冷,说话的语气也很冷,“不用了,我们一会儿就走。”

    她说完目光就向明欣瑶看去,她们来的时候她正坐在桌边将茶叶分类,看到两人出现,她不再如以往那般热情迎上来,而是依然静静坐着,就像是没看到两人一样。

    明叔叔和明阿姨也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文熙从程雨手中夺过录音笔打开,录音笔中程雨和明欣瑶的对话很快响起,明父明母一听完之后简直大惊失色,明父已被录音的内容深深震惊到,他一脸不敢置信望着明欣瑶问道:“你……你真的那样做了?”

    明欣瑶将手上的东西一扔,直接冲程雨和文熙道:“既然不再是朋友,你们也不要来我家了。”

    也不知道是被录音笔中的内容气到还是被明欣瑶此刻的态度气到,明父有些激动,从电视机旁操起鸡毛掸子就向明欣瑶打去,一边打一边骂道:“我怎么教出你这样的女儿!”

    明母在一旁看着,简直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只无奈哭起来。明欣瑶也不反抗,就任由他打,直到被打了几下实在是被打痛了之后她才一把夺过明父手中的鸡毛掸子丢在一边,她双眼发红,满面怒容冲他道:“我之所以这么做还不都是因为你们!”

    明父简直气得半死,怒道:“你还敢犟嘴!”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委屈事,明欣瑶的眼泪扑簌簌从眼中滚下来,“你们一直教育我要与人为善,对人要忍让,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是你们又怎么知道,什么与人为善根本是屁话,越是善良越是被欺负,越是退让,别人越是欺负得更狠。我小时候在学校被人欺辱,回来之后告诉你们,你们不帮我讨回公道就算了,还一味劝我忍让,我忍让什么?!我一次次忍让换来的只是一次比一次更可怕的欺凌。我不甘心就这样被欺负,我反抗一下又怎么了?你凭什么打我?!”

    明父大概从未想过一向乖巧懂事的女儿竟然如此跟他说话,他望着她竟有些失神,一时间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后退一步,他满脸疲惫拉着明母往楼上走去,离开之前还冲程雨文熙道:“你们有什么话单独和她说吧。”

    明父明母走了,客厅里就只剩下了三人,明欣瑶将眼泪擦干净,用一种憎恶的目光看着她们,她嘲讽一笑道:“满意了吧?”

    对于她那嘲讽的目光程雨不为所动,她冷冷道:“你不必如此,造成这一切的不是我和文熙,是你自己。”

    明欣瑶偏开头去,冷笑一声:“事到如今也不用废话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文熙藏不住话,听到这话便道:“行,我问你,你和程思檬这群人有仇,你对付她我可以理解,易铭杰经常欺负你,你耍手段对付他我也可以理解,但是我和程雨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无冤无仇?”明欣瑶却像是听到笑话一样,她一脸愤慨望着她们,理直气壮道:“比起他们,你和程雨这种冷漠的看客更加可恶!当初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你们明明可以出声阻止却选择视而不见,现在竟然还觉得无辜,你们不觉得你们很可笑吗?”

    文熙气不过,正要说话,程雨拉了拉她,直接冲明欣瑶道:“可笑的人是你!你受欺负的时候我们没有出声阻止所以我们就罪该万死?这世界上不平的事情有那么多,难道我们都该一件件去阻止吗?我们不是正义侠客,我们只是普通人而已,再说了,说句难听的话,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那时候我们跟你只是普通的同学,我们没有那个义务站出来帮你,你就因为这个来对付我们?你真是太可笑。更何况和你成了朋友之后你的事情我和文熙哪一件不是不是亲力亲为的?所以你就只看得到我们对你的冷漠就看不到我们对你尽职尽责的热心吗?”

    明欣瑶没有说话,不过刚刚那理直气壮的气势却是淡了一些,文熙便又接着道:“好好看看你自己吧,没有我和程雨你早不知道被程思檬那群人欺负成什么样子了,你还能好好站在程思檬跟前和她对着来吗?念在曾经朋友一场,我劝你一句,你好自为之。”

    文熙说完便要拉着程雨离开,不料明欣瑶却突然笑了起来,她向文熙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语气中也透着似有若无的嘲讽,“我倒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我记得那一天我用手给易铭杰……总之在他最痛快的时候,她抱着我不断重复着一句话,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不等两人回答,她便又道:“他抱着我,不断叫着,文熙文熙……”

    她说着,面上透着一种恶作剧般的笑容,就这般望着文熙。程雨很清楚,明欣瑶这样说是在故意恶心文熙,因为她知道文熙一向不喜欢易铭杰那群人。

    程雨下意识向文熙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她一脸吃了屎一样的表情,不过这一次,这位暴躁大小姐并没有在气到要上前找她干上一架,她只是冷冷一笑道:“无聊。”说完她便拉着程雨离开了。

    出来之后文熙倒是也没说什么,程雨见她都没说什么便也没有多嘴,不过车子开了一会儿之后文熙却突然说了一句:“我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程雨也能理解,不管是谁,被个白眼狼反噬心头都不太痛快。之前程雨以为凶手就是她两个朋友其中之一的时候还感叹过人心的可怕,如今虽然凶手并不是她们其中之一,但是她还是借这件事发现了前世所没有发现过的事实。

    想着自己前一世竟和明欣瑶做了那么多年的朋友,完全不知道她只是在利用她们她便觉得脊背发凉,如果这一世不是因为突然出现的凶手让她对她心生警惕发现她隐藏的面目的话,她多半依然还被蒙在鼓里。

    说来说去,人心还是可怕的。

    程雨并没有直接回去,她先去了一趟程家,正好程思檬也在家,她打算将录音笔拿给程思檬,录音笔中的内容对于程思檬来说,无疑是打击明欣瑶一件最好的利器,撕碎明欣瑶的伪装,让陈鄞州真正认清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直就是程思檬最想做的事情,奈何一直找不到证据。

    程思檬接过录音笔却道:“不要以为我会感激你,我知道明欣瑶背叛了你你也想收拾她,不过是想借我的手来对付她而已。”

    反正东西都已经送到了,程雨也无所谓,耸耸肩道:“随你怎么想。”

    程雨离开之后程思檬握着那录音笔冷笑一声,暗道,明欣瑶你个小贱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程雨回到风岚雅望已经是下午了,此时正是日落时分,坐在后院看过去,日头正好落在对面的山尖上,像一枚烧红的铜钱一样烫红了半边天。红彤彤的光照过来,她的一张脸也变得红彤彤的,周围很静谧,偶尔会有几只飞鸟从天边经过。

    陆云景回来之后见屋里没人,问过七嫂才知道她在后院,他进来一眼就看到她坐在后院看日落。她的身影被裹上了一层红彤彤的光晕,就像在梦里出现的,散发着福气的福娃娃一样。

    陆云景看得有些恍惚,一时间竟也忘了要做什么,程雨听到动静转头看过来,却见他就站在不远的地方,背挺得笔直,双手插在裤兜中,落日的余晖落在他身上,他那张高冷的脸也被照得赤红,他身上一下子就多了一种烟火的气息,他比平日里看上去更亲切更可靠。

    不知怎么的,她突然就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她心头欢喜,冲他微笑:“怎么站在那里不说话?”

    他这才回过神来,走到她身边坐下,望着前方的落日。

    程雨笑了笑,将脑袋靠上他的肩头,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今天去见明欣瑶了,我问她为什么会利用我和文熙,她告诉我因为我和文熙都是冷漠的人,当初她被欺负的时候不施以援手,我们就是两个无情又冷漠的看客。虽然我当时非常有理有据的反驳了她,可是事后想一想,其实她说得也没有错,我确实是一个冷漠的人。因为我冷漠,让人心生恨意,因为我冷漠,所以当初我跌倒的时候才会墙倒众人推,因为我冷漠,当初知道身世的时候做了很多让养父母伤心的事情,你看我真的是一个冷漠的人。”

    陆云景将头靠在她的头上,似乎很享受这一刻和她呆在一起的安宁,他说话的声音也透着慵懒,“如果你真是冷漠的人,当初你养父出事你就不会回来,你也就不会嫁给我。”

    程雨摇摇头,“那只是因为我多少还有点良心。”

    陆云景道:“有良心就不是冷漠的人。”

    程雨:“……”

    有良心的就不是冷漠的人,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也不知是不是跟陆云景说了这些的缘故,她心头淤积的情绪也一点点释放开,夕阳无限好,这个时候的一切都真的太美太美。

    她又问他:“陆云景,你究竟喜欢我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回答:“忘了。”

    程雨瞪了他一眼,“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忘了?”

    他没有说话。

    程雨却故作深沉叹了口气道:“你看我这么笨,还被最好的朋友利用,被那么多人讨厌,我这样的笨人怎么能招人喜欢?”

    陆云景搂住她的腰轻声道:“太过聪明了不是什么好事,笨一点反而有血有肉很可爱。”

    程雨噗嗤一声笑出来,“看样子陆先生还是挺会安慰人。”

    他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我不过实话实说而已。”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们两个人中有我一个人聪明就够了,你没有必要再费尽心思去聪明。”

    程雨:“……”

    也不知道是不是夕阳太美,程雨简直爱极了这般和他相处的时刻,虽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最美好的时光居然是陆云景给她的,可是她却无比贪恋和他相处的感觉,她只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她甚至希望将和他相处的时光永远定格。

    可是她不免又想到了前一世她的那一场病,虽然这一世她格外注意,但是她不知道命运会不会继续捉弄她,让她得一场绝症。

    尤其越是和陆云景难舍难分的时候脑海中就越是跳出前世得病的情形来。

    她重病昏迷,他杀人救她,他们两人最终都会走向绝路。

    前世发生的事情真的就像是噩梦一样。

    此时此刻,想起前世的事情,程雨心头便不免萦绕着那样的担忧,凶手抓到了,少了一桩心病,可是她前世的病,也不知道能不能避免。

    程雨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告诉他。

    她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对他道:“你记不记得我曾经告诉你我做过一场噩梦,在梦中我生了重病,然后你为了救我杀了很多人最终也葬送了自己?”

    他似乎并没有当成一回事,他闭着眼睛,声音慵懒道:“一场梦而已。”

    程雨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得太轻巧了,便又正了正面色冲他道:“虽然是一场梦,但是那样的梦很真实,我怕我会得和梦里一样的病,我怕那样的厄运会重演。”

    他这才睁开眼来,暗沉的双眸落在她身上,静静看了一会儿才问道:“什么病?”

    程雨低头假装想了想才道:“病毒性心肌炎。”

    他皱眉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拽着她的手便往外走,程雨一脸疑惑:“你带我去哪儿?”

    他头也没有回一下,“去医院。”

    陆云景果然将她带到了北城最大的一家私人医院,这医院是他投资修建的,在顶楼有属于他独立的实验室,在路上他已经问过她情况,程雨也一一告诉她,她自从做了那场梦之后就去医院检查过,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陆云景将她带到顶楼的实验室之后就拿了两个小塑料盒给她,问道:“大小便有吗?”

    程雨知道他是要给她验大小便,虽然他是她的丈夫,但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和他商量道:“要不我们换个医生?”

    他面色沉沉的,“我就是最好的医生。”

    程雨不敢反驳,接过小塑料盒子,小小声说道:“那……我酝酿一下。”

    程雨去卫生间呆了好一会儿才搞定,这卫生间是实验室自带的,她推门出来的时候却见陆云景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他将那件严谨的西装脱下,换上了一身白大褂,此刻他正微弯着腰在某个仪器面前调整设备。这还是程雨第一次见他穿白大褂的样子呢。

    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是和一身西装的陆云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他身上气质依然冷淡,那高冷的一张脸依然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可是这一身白大褂套在他身上,总有一种天使与魔鬼结合的冲突感,似乎很不协调又似乎本就如此,这种视觉的分裂效果反而给他增添了一种职业化的魅力。

    总之,他看上去真的好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