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修真小说 > [综]金木重生 > 582.通过梦境
    第五百八十二章

    回家的车上,和修研就不再扮演另一个人格了。

    “爷爷, 想我了吗?”

    在永近英良那边得不到“最爱”, 他抱着爷爷的手臂依偎在对方身边, 问都不用问, 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定是爷爷最喜欢的孩子。

    和修常吉想要端坐保持威严, 但是有这样一个孙子,注定了他无法摆总议长的架子。

    “研……你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吗?”

    “没有呢。”

    一不留意,他说出的话里飘起可爱的尾音。

    和修研顿时被和修常吉瞪了一眼,乖巧地坐直身体,放开手, 开始诉说自己这些天在做什么。艰难的程度被他夸大形容, 防止被爷爷知道他其实就是在一边修建精神世界的神社,一边看着金木怎么在海里寻找出路。

    和修常吉没有放过任何细节,听完后沉吟:“关于壁虎的记忆怎么办?”

    和修研的身体微颤。

    和修吉时不了解详情, 疑惑地看着不说话的侄子,“父亲, 那个‘壁虎’是您让我派人去调查的大守八云吗?”

    和修常吉问道:“找到他的尸骨了吗?”

    和修吉时小心地组织语言:“我派了潜伏在喰种那边的人去找, 线索断在一个叫‘嘎嘣脆先生’的富豪喰种那里,不管怎么去调查, 都查不出这个人是谁。”

    和修常吉的眉头深深地皱起一道缝。

    “不过有尸骨的可能性很低。”见父亲的表情不妙, 和修吉时改变口风,“喰种世界有很多人记得当年发生的事情, 壁虎的尸体被送到拍卖会拍卖, 但是味道奇差, 被人退货了,所以壁虎的尸骨很有可能被毁尸灭迹了。”

    和修常吉对这个结果不满意,然而尸骨都没了,他也没有办法。

    “研,他已经死了,你看开一点。”

    老者的手放在和修研的手背上,给予对方面对过去的勇气。和修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眼神从爷爷的脸上划到叔叔担忧的面孔上。

    “我知道。”

    人死无法复生,死了也没办法鞭尸。

    和修研怀着一丝心不在焉回到和修邸,仍然无法决定何时再经历后面的梦。即便是承受过有马贵将的训练,他想到壁虎照样头皮发麻。

    上楼回房,和修研一见不理他的神代利世就笑出声,心情转好,果然自己不开心,看见比自己更不开心的就开心了。

    “利世,我回来了不说一句‘欢迎回来’吗?”

    “少自恋了。”

    神代利世面不改色地坐在梳妆台前,把和修研的话当作耳边风。

    也只有这样,她才不会被对方气死!

    “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一点动静,你听到了就当作没听到吧……”和修研来到她的身后,从她迟迟难以决定的指甲油瓶子里挑出一瓶给她,“这瓶颜色好看一点。”

    神代利世嫌弃地看着他选的黑色指甲油。

    “难看。”

    “很适合你。”

    和修研睁着眼睛说瞎话,利世涂这种指甲油只会更加像黑寡妇。

    神代利世说道:“晚上什么动静?”

    和修研的眸光暗了下来,“要做一个不太好的梦。”

    神代利世的动作一顿,慢慢拧开指甲油,漫不经心地涂抹在粉嫩的指甲盖上,“你要是撑不住就喊一句救命,我会帮你去喊人的。”

    和修研低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好心?”

    神代利世转过身,趁其不备地拧了一把和修研嫩得能掐出水的脸蛋。

    和修研吃痛地瞪大眼睛。

    “金木君的过去,我多少知道一些。”神代利世露出胜利的神色,涂抹了指甲油的手指放到和修研的眼前,让和修研联想到另一个自己手上的颜色。

    “你这家伙,害怕就说出来吧,当我没有体会过1000-7吗?”

    “……你体会过?”

    “具体情况你就不必知道了,我只是告诉你——1000-7或许让你痛苦,但它是唯一能让你保持清醒活下去的办法。”

    “……”

    和修研看着提醒他的神代利世,难以想象对方是怎么撑过去的。

    连女孩子都可以——

    他的眼中狠厉之色一闪而逝,下定决心去看完记忆。

    不再说话,和修研走向卧室,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而真正的强者不惧怕任何失败和跌倒,因为他们拥有爬起来再闯一次的毅力。

    当夜。

    梦里,和修研回到了那间满是呛鼻血腥气息的趣味屋。

    他以为的刑虐没有持续下去,仅仅需要忍受蜈蚣在脑海里钻动的恐怖感觉。他满脸忍耐和痛苦,眼神却相当冷静地注视着壁虎。耳朵里被放入异物固然可怕,但是只要不被继续钳断手指和脚趾,他觉得这些还勉强能忍受。

    接下来,他遭遇了一场人性拷问。

    一男一女被抓来,他们都是壁虎的手下,却因为帮过金木研而惨遭毒手。

    壁虎掐着一个女人举起,猖狂地问道:“你选谁?”

    只有选择杀死一个,另一个才可以活下来!

    在地上被捆着的男人哭泣地喊着“选我”,而女人也拼命摇头,这对相爱的恋人都不希望对方死去,齐齐用哀求的目光看向金木研。

    “……”

    和修研突然想笑。

    眼泪在身体影响下沾湿了他的脸颊,宛如神经被逼到极限后的癫狂。

    这样的问题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对金木研来说就不一样了。他感觉到了喉头的哽咽,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抓紧,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了金木研那时候的崩溃。

    一个温柔善良至极的人,就这么被逼得接近疯狂。

    和修研恨其不争,又哀其不幸。

    要是没有这样的经历,金木研也不会是后来强大的独眼蜈蚣,是壁虎打破了金木研软弱的躯壳,让那份历经痛苦和折磨的心灵得到解放。

    “……你……”

    壁虎听到他发出沙哑的声音,威胁他的举动停了下来,等待他的回答。

    “罪恶……至极……啊……”

    你知不知道,你在撕裂一个怎样的人的心扉。

    “哈哈!”壁虎急促地笑了两声,“我罪恶至极?善良的人可无法生存下来,我这是在教你怎么正确地做出选择。”

    他不再给金木研机会,掐断了女人的脖颈,又用赫子捅穿了男人的身体。

    两个人的身体被丢在地上。

    看着死去的女人,奄奄一息的男人用憎恨的目光看着和修研,仿佛把所有的错误都怪在了没有做出选择的人身上。

    和修研笑得眼泪流得越来越多,弓着身体坐在刑椅上。

    心在疼。

    身体在哭。

    他的眼前晃过大片雪白的花田。

    在这片花田里有母亲辛劳的身影,有童年时的各种不幸和幸福,金木研的前半生就是在这样不断受到伤害的情况下遍体鳞伤地活下来的,苦苦坚持着底线。

    而底线根本无用。

    它救不了金木研,反倒把他推向妈妈的那种境地。

    “我……就知道……”

    和修研在壁虎根本不明白的眼神下,仰起头去看趣味屋的天花板。

    “你……”

    “和我一样恨着姨妈啊哈哈哈……”

    “而且、而且……”

    “你还恨着妈妈!恨着这个世界!金木研,你根本没有像你说的那样能原谅一切伤害,你只是在自欺欺人,告诉自己不要去恨而已!”

    “我终于明白……你……了……”

    梦里的趣味屋里,在歇斯底里哭泣又说话的少年眨眼间褪去黑发,白发满头。

    这一夜,给予金木研人生的天翻地覆,也给了和修研明悟。

    梦破碎。

    和修研出现在鬼海神社的世界。

    在崭新的神社里,他身上是曾经参与『龙神祭』的华美和服,黑色和服上绣着云纹与龙,站在乌云压抑的阴暗世界里就像是一位堕落的龙神。

    他擦去眼角的泪珠,不言不语,却又扬起温柔的笑容。

    在远方。

    金木研似有所感地从海面上浮起,白发湿漉漉的贴着脸颊,目光看向神社。

    【通过了吗……】

    自己人生中最难的一关,也是对和修研勇气的考验。

    一直在温室里的花朵需要的是风雨。

    感受着海水带来的刺骨阴寒和疼痛,金木研喃道:【而我的考验也在进行。】

    不再浪费时间,他一头钻入海水的深处,身体游动,宛如一条灵活的鱼。他能够夜视的赫眼直直地看着海底的尸山血海,隐去哀痛,目光之中渐渐多出一抹坚定。

    【这是我的罪孽。】

    【和修研可以不在乎,我不能,我要给他们一个解脱。】

    数万栖息在这里的亡灵啊。

    能否原谅他一次——

    或者。

    在这地狱般的世界里,接受他给予的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