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如何死出铁骨美感[快穿] > 111.【第一百一十一章】鬼哭医院(5)

111.【第一百一十一章】鬼哭医院(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跟林夕在转角相撞的小年轻很快被抓回去签字了, 林夕这才知道, 对方以跟女方没有结婚为借口而拒绝在免责书上签字, 但是那女孩被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流产了,再不进行手术会非常危险,医院也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病人危在旦夕, 就这么拉拉扯扯一小会儿的功夫, 指不定就要闹出人命了。

    林夕被这一盆狗血泼了一脸, 她很识趣地移到一边的角落里围观,在周围人的闲言碎语里搞清楚了眼下的情况。

    这边的医生和护士显然都是老手了, 旁边一位医生看到林夕站在边上, 想到这姑娘刚刚被殃及池鱼, 看在美色的份上忍不住走过来安慰道:“没被伤到吧?还好撞歪了,不然正面撞上两人都要受伤。唉, 现在的这些年轻人真不像话。”

    林夕也没有提醒对方自己也是个“年轻人”,只顺着他的话继续套情报:“对方如果拒绝签字付款,那要怎么办才好?”

    “还能怎么办?打电话给女方家人,录音定下口头协议吧。”医生显然也很郁闷, “总不能让人就这么死掉吧?现在经历的次数多了,我们也折腾出经验了,做人流的宫外孕的,女方一进手术室, 转头就必须把来送人的男方给扣下来, 别的先不管, 因为要是让人跑了之后的手术费都没人付, 女方醒来要是大吵大闹不肯付钱,我们医院也难做啊。堕胎多次子宫内膜会越来越薄,最后可是会不孕不育的啊,现在的小年轻怎么就没想过做点防护措施呢?”

    林夕:“……”还能为啥,不就是渣咯。

    男女之间情到浓时来点亲密接触本来是正常事,现代社会已经这么开放了,也没必要守着一些太过老旧的坚持,毕竟男方对性这一方面总难免有些欲望,女性的欲望虽然没有那么迫切,但也难免克制不住想要和心爱之人接触的想法。但是男女之间的发生深入关系,吃亏的永远是女孩子,毕竟男方没有怀孕的风险,所以做好保护措施是很有必要的。可是总有一些人为了那些许的快/感,让女孩子承受一些足以横亘一生的伤害。

    堕胎的可怕根本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而杀死胎儿对一位母亲带来的伤害也不是简简单单几句话能略过去的。

    有些女孩甚至为此留下了一辈子的阴影,穷尽一生都无法再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不做防范措施,很多时候不是因为爱得太深,而是因为轻视,这种事情的本质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除了男人,女人也是如此。经常有人说,女孩子要自尊自爱。这不是封建思想,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毕竟这种事情闹到最后,吃亏的、承受痛苦、负担名誉污点的永远都是女孩子,而不是那个提上裤子就走的男人。忠言逆耳,有些人不爱听,却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林夕想到安清清肚子里的孩子,一时间也有些懵,按理来说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做出的事情会有什么后果心里都应该有点数了,安清清为什么会在明知道陆文彦有怀孕未婚妻的情况之下还怀上孩子呢?是被爱情迷了眼,准备当真爱的小三,还是打算逼宫夺位?这姑娘不像是那么拎不清的人啊。

    林夕怀着满肚子的疑虑准备离开,狗血剧已经看很久了,事情还一点进展都没有。

    谁知道才走没几步,身后就是一声惨叫,林夕猛然扭头看去,却发现那青年在跳脚叫骂的时候脚下一滑,突然向后倒去。这本也没什么,可是非常不凑巧的,旁边就是专门供等候的病人家属使用的长椅。林夕虽然反应了过来,但是还是来不及施救,那青年后脑勺直接装在了扶手的边角,整个人就跟断了线的傀儡娃娃一样转瞬委顿了下去。林夕心里一惊,立刻快步上前蹲下准备检查伤势,却发现对方眼球暴起几乎要凸出眼眶,竟然是直接断气了。

    怎么可能,又不是撞上什么尖锐物,怎么可能会……林夕猛然扭头看向长椅的扶手,却发现上头有一丝刮擦的痕迹,比起摔倒,倒不如说是被人狠狠地掼在了扶手的边角上,才会在这样的力道下形成刮擦。林夕第一反应就是要保留现场,但是周围的医生已经立刻围了上来。

    按理来说,医院里的突发意外是最不需要操心的,因为只要不是立毙当场,一般都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得到救援,吊着一口气想死也不容易。

    但是青年男子偏偏是立毙当场。

    突发事故显然让所有人都惊了,但是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们到底是见过太多生死的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第一反应就是保留现场、报警和调动监控录像。林夕意识到自己卷入了麻烦事里,但是却很快冷静下来打量青年的死状,眼睛里微不可查地掠过一丝茶金色的光。

    自从在缚灵地宫里走了一趟之后,林夕对仙灵之力的运用更加纯熟了,运用在眼瞳上的时候已经不需要再借助魔痕这个媒介了。

    果不其然,在林夕的眼里,青年的脖颈上有一道非常明显的淤青,那是掐痕,青年双眼暴起也是因为窒息的原因。

    林夕扫视四周,却并没有看见任何鬼魅的身影,如果有怨灵在她面前动手,没道理她什么都看不到,毕竟她修炼的这双仙灵之瞳已经能洞悉阴阳,虽然不是天生的阴阳眼或者天眼,但是也相差不离了。如果不是怨灵作祟,那还有什么东西在暗中杀人?叶青口中的异端吗?

    发生意外事故的现场被封锁,林夕录了口供之后就被请离了,虽然她在拐角处跟死者相撞,死者死亡后还第一个凑上前去,但是从监控录像上来看所有人都很无辜,似乎只是死者情绪太过激动而造成了意外,所以林夕也没有被扣押太久。但是即便如此,等到林夕回到自己的更衣室时天都已经黑了,大部分的医生和护士都已经下班了,值夜班的人也已经来到医院准备开始夜晚的工作了,这显得林夕格外的突兀。

    牵扯到命案里只能算林夕倒霉,林夕捂了捂肚子,觉得有些痛楚,今天跟青年正面撞上,她躲得及时,但是还是差点发生了意外。

    看样子是她托大了,以后行动要更小心一点才行。

    林夕在衣服里垫了一层柔软的垫子,虽然她觉得并没有什么鸟用,但是多少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吧。作为一个敢拼敢杀两肋插刀依旧浑然不怕的铁血纯爷们儿,林夕对于自己眼下束手束脚的境况也有些绝望,甚至怀疑叶青的团队中是不是有人打算坑她。心里暗暗腹诽了两句之后,林夕就火速瞄上了更衣间里的一个看起来忧心忡忡的妹子。她的八卦不是白听的,至少她掌握了很多有用的信息,能让她眼下的行动变得更加灵活和机变。

    林夕非常淡定的撸上前,状似不经意地跟妹子搭了几句话,顺利勾出对方家里出事的情报,就十分宽和的表示自己可以代替她执行夜班。

    林夕不知道安清清以前到底是个什么形象,但是小护士估计也是没有办法了,强颜欢笑着将自己的工作转交给林夕之后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值夜班无非就是预防急救电话上门,还有固定三个小时查房一次,避免一些重症病房的患者发生意外,或者病人打点滴需要更换药瓶之类的。林夕确认了自己的任务之后就朝着和叶青约好的方向摸了过去,她需要把今天的发现给叶青说明一下。

    叶青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等着林夕,为了避免后续麻烦,叶青直接黑了这家医院的监视系统,避免林夕行动不便。林夕找到叶青时就看见叶青靠在办公椅上,双手放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打着什么,林夕进门,叶青立刻分出一丝注意力给她。不等林夕开□□代今天的事情,叶青已经很快抓住了重点,开口说道:“今天发生的命案牵扯到你了?”

    林夕把门关上,立刻凑到了叶青近前,她一眼扫去只能看见叶青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数据和代码,看一眼都觉得头大,只能移开目光正直地禀告道:“你之前猜测医院里可能有异端在成型,我觉得可能性很大。今天发生的命案看似是一个意外,但是应该是怨灵在作祟,我在死者的脖颈上看见了非人类的掐痕。但是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感知到怨灵的存在,倒是能看见男子身上缠绕的怨气,这代表两个可能。”

    林夕竖起一根手指,说道:“第一,这个异端还没有完全成型,也就是说这个怨鬼还处于散气的状态,并没有形成鬼魂。但是这种情况非常糟糕,因为它还没成型就已经能害人性命了,那成型之后恐怕会形成前所未见的厉鬼——而且你要知道,一个人的怨恨很难做到这一点,这个异端很可能是这个医院里无数负面情绪与冤魂凝聚而成的,才能在还未成型的时候就害人性命。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的工作很棘手,需要更完善周全的计划。”

    “第二。”林夕竖起第二根手指,面无表情的模样看不出任何的忐忑和紧张,“这个厉鬼已经成型,并且已经附身在了活人的身上。这样的情况未必会比第一种假设好,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在动手的过程中可能还要顾及阳界人类造成的外界因素的影响。厉鬼如果形成了智慧并且拥有了自主行动能力,它完全可以制造事端甚至是借助自己附身之人的身份来对我们的任务进行干扰,这会降低我们的效率,我们需要考虑后续的影响。”

    在林夕眼里看来,眼下的情况已经非常严峻了,因为那只厉鬼已经杀了人。

    冤魂厉鬼和人类不同,人类杀了人或许会忐忑害怕,也可能会心理扭曲,但是只要还有理智,就还能控制自己,外界因素比如法律制度都会对人类造成一定的限制和影响,阻止他们更多危险的行为。但是冤魂厉鬼不一样,他们杀人是因为恨,但是不是所有冤魂厉鬼都能做到杀人这一点的。生者和死者的界限难以跨越,魂体很难对活人造成实际性的伤害,比如说佛女遇见的那个被浸猪笼的女人,她不得好死满心怨恨,但是依旧只能徘徊人间,无法复仇。

    而能杀人的厉鬼,除了那种几辈子都是大奸大恶之徒的凶魂以外,还有一种存在就是众生意念的产物——无数人的冤魂凝聚而成的厉鬼。

    这种厉鬼的怨恨浓重得堪比背负天大罪孽的凶魂,这种怨恨甚至已经沉重到跨越了生死的界限而对活人造成了伤害。

    比起冤魂厉鬼,林夕更喜欢称呼他们为“心魔”,他们是人类犯下的罪孽而谋害的生命,这些生命因为死亡而产生怨恨,越积越多,越聚越深,最后才报复到活人的身上。因人心人性而遭罪诞生的妖魔,最后会因为怨恨而害人性命,这似乎成了一件合理的因果轮回。

    “那个异端,可能是这个医院里死去的那些未出生的婴孩凝聚而成的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