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如何死出铁骨美感[快穿] > 120.【第一百二十章】封神鬼婴

120.【第一百二十章】封神鬼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林夕醒来第一件事,是抄起通讯耳钉, 阴沉着面色就是一声吼。

    “亲爱的给我抓住那小-逼-崽-子帮我带回来!我敲他奶奶的!”

    一声吼完, 林夕也没有去叫醒还在睡觉的宋雯,直接打开修养仓内的链接渠道枢纽, 将自己的意识体送往叶青所在的位面。叶青口中的意识体就是唯心主义者口中的灵魂, 林夕灵魂出窍, 一身黑袍,眼瞳鎏金, 抓着一大截骨链宛如天魔临世,一时间也说不清楚是恐怖还是妖异。林夕雷厉风行地穿过空间渠道直奔叶青大本营,她携满腔怒火而来, 行走抬步阴风飒飒, 令人遍体生寒, 又敬又畏。

    林夕凭空出现在数据虚构而出的幽蓝世界里,耳钉里传来接入正轨的机械提示音,很快林夕就觉得四周景象一变, 立刻映出一间极具未来赛博感的房间。在这个有点像是实验室的地方,好几个身穿笔挺军装的人在工作, 看见林夕出现时众人皆是一呆, 彼此面面相觑, 双目放空,眼神涣散。

    一脸懵逼。

    “你们好。”林夕拖着森白的骨链从传送仪器中跳了下来, 低头看了看自己虚幻的魂体, “有没有什么可以让我附身的东西?能保证自主行动的。”

    一个带着眼镜长相非常斯文败类的男人扶了扶镜框, 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看起来十足的冷淡。但是他身周气势沉凝,颇有领导风范,哪怕林夕神出鬼没,他也面不改色,只是二话不说地转头对着一边呆滞的人喊道:“没听见你们嫂子发话了吗?去调一个纳米生化人过来!”

    工作室里的人动作很快,没过多久林夕就看见一个放在冷冻仓里的人形被送了过来,这个纳米生化人没有五官头发,看上去有点像是专门拿来试衣的模特人偶,只是身体是布满了绿线的黑色,看起来充满了未来的高级感。林夕跳入生化人,很快就感觉到灵魂被容纳进了驱壳里,脑壳子猛然一晕,痛楚席卷而来,没等缓过神来,就听到呲呲的喷漆声,等到她头晕脑胀地从冰冻仓里爬出来时,生化人的驱壳已经变成了她的模样,身上也穿上了利落的军装。

    林夕随手抹掉额头上的冷汗,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中站定,开口就问:“叶青呢?”

    “队长还没回来,不过已经接到回归讯号,估计很快就能返航。”一位穿着白色制服的青年茫茫然地看着林夕,开口说话的语气都透着小心翼翼,“嫂子……第一次融合生化人驱壳是很痛的,就算是咱们都要缓个半小时才能喘过气来,您……您还好吧?”

    “嗯?”林夕用手背擦拭了一下滴到下巴处的汗水,俊气的眉眼染着肃穆的凝练之色,“我耐痛力比较高,没什么。”

    林夕说完,立刻感觉到自己留在叶青体内的火种微微一动,她朝着众人胡乱摆了摆手,就朝着气息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

    众人满脸敬畏地看着林夕消失在走廊拐角处的背影,感慨道:“嫂子……真乃铁血纯爷们儿是也。”

    “对啊,初哥……咳!希哥说要调生化人的时候我都懵了一下,希哥也不怕队长回来揍他,居然敢欺负嫂子。”

    “意识体在外太久也不好,希哥是为了嫂子着想……不过嫂子也太彪悍了,我第一次用生化人都疼得怀疑人生了。”

    “你那哪是怀疑人生?你个汉子都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爹喊娘差点没把自己塞回去重新投胎,我看嫂子在另一个世界怕不是又一个炸碉堡的董存瑞……”

    “董存瑞是谁?”

    “就是指嫂子这样的人吧。”

    林夕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这么短短一段时间内声名就被污了一把,她现在怒火上头,满脑子就是想要揍那坑娘的熊孩子一顿。她找到了叶青的休息室,发现这高大上的房间想要进入居然要扫描虹膜和指纹,没等她泄气,那探头居然自动伸过来“滴——”了一声,门就缓缓地开了。

    林夕:“……”好吧,突然就不是那么气了。

    林夕撩汉总是干脆果断,一个直球砸得人晕头转向,而叶青对爱的表达总是润物无声,唯有在枝端末节之处才能细品出一二来。林夕推开门往里走去,说是休息室,其实看上去有点像是小型的公寓,有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感觉。但从摆设和整洁度来看,叶青显然是个严于律己的人,房间不仅打扫得十分干净,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整个房间都透着一股子处女座的性冷淡风。

    林夕顺着火种的气息转进一个应该是卧房的隔间,却恰好撞上叶青拿过衬衫往身上套的场景。

    林夕从认识叶青开始,对方一直是一个非常禁欲端方的好少年,衣服扣子永远扣得整整齐齐,头发清爽却不凌乱,白衣黑裤往远处一站,那就是所有少女清纯年代的国民男神。而林夕思想根本就是个老干部,正经的不能再正经,曾经以为叶青只是她的梦中人时,她还打过一辈子不嫁人搞帕拉图的念头,可想而知心态是有多端方正直了。所以对于大部分女孩子恋爱期都会想过的“男朋友衣服底下是什么”,林夕是从来都没有思考过的。

    这个时候淬不及防之下看见了叶青赤-裸的上身,林夕顿时一懵,等到叶青不慌不忙地把衣服穿上,她才回过神来。

    叶青一点也没有被人看光了之后该有的羞耻感,大概是刚从充满营养液的休眠仓中爬出来的缘故,他发丝带着水汽,俊颜清润,睫毛上似乎还凝着水珠。大概是着急着林夕的情况,他只穿上了衣服,没来得及扣扣子,就这样半敞着衬衫朝着林夕走来:“你还好吗?”

    林夕被报了个满怀,眨了眨眼睛,很快就受用地回抱了一下:“欸,没想到你脱了衣服也挺好看的啊,我都习惯你穿衣服的样子了。”

    叶青无言以对,原本几乎要撕碎理智的愤怒和心痛在这样的打岔下淡去了几分,当下抱着人往床边一坐,摸了摸林夕的耳根:“纳米生化人?附身的时候会很疼,你怎么这么着急,等我过去找你也好。第一次穿越就受了伤,有没有觉得哪里难受?”

    “还好,没事,小意思。”林夕面无表情地应声,一边给叶青扣扣子,一边问道,“那个熊孩子呢?”

    叶青无意识地偏了偏头,他神情平静,却不肯对上林夕的视线:“打死了。”

    “打死了?!”林夕掐着叶青的胳膊使劲晃了晃,“你怎么将人打死了?!那个大猪蹄子居然敢给随便做剖宫产,这辈子没给我做牛做马他还有脸死?!”

    被人撕成两半的感觉十分不美妙,那种裂成两半的感觉在林夕诸多死亡记录中也是能排进前三的惊悚存在。林夕耐痛力的确是高,但是禁不住那感觉实在恶心,跟咬断舌头的恶心感有得一拼,所以对于那个没她允许就敢随便出生的小混蛋抱着森森的怨念之情。

    听见林夕这么说,叶青又面无表情地转回头来,心情却好了些许:“嗯,打个半死拖回来,让他给你做牛做马。”

    叶青很快就把那个号称要给林夕做牛做马的大猪……哦,小崽子从一个黑漆漆的手环里拽了出来,让林夕有些意外,她生出来的居然不是一个小怪物,落地之后居然变成一个白白胖胖头上还顶着一撮胎毛的小土豆。大概是被叶青修理得狠了,他一出来就浑身黑气缭绕凶神恶煞想往叶青身上咬,被林夕一把抓住小脚丫子倒提了起来,一双紫葡萄一样滴溜溜打转的眼睛就对上了林夕那张面无表情的死宅脸。

    小土豆看了林夕好一会儿,似乎认出了自己的妈妈,立刻高兴地扯着嫩嗓子喊道:“妈妈——”

    小家伙即便是鬼婴,也长得娇软甜萌宛如小天使在世,肉嘟嘟的脸颊两侧是两个甜蜜蜜的小梨涡,笑起来的时候娇憨可爱极了。他看到林夕似乎很高兴,伸着小胖手就要去够林夕的脸蛋,哪怕被人倒提着脚丫子都没有一点不高兴,只是笑得甜滋滋地一叠声地喊着:“妈妈,妈妈!抱抱我!抱抱我!”

    可惜,他长得再萌,林夕也不会忘记这张人皮底下凶残的本质,只见她冷冷一笑,将人往自己膝盖上一放一摁,抡起手掌,开打。

    林夕在来的路上已经想清楚了这一段历程的来龙去脉,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被气得差点没原地爆炸。她一开始被陆文彦脚踏多条船的绯闻八卦给迷住了眼睛,下意识地就以为安清清肚子里的孩子是陆文彦的,虽然厌恶渣男,却没有想要剥夺腹中孩子的生命,才一路小心谨慎地护着,打算将孩子生下来后一同带走当做养子。但是谁能知道安清清怀的居然是鬼婴?还是已经成型的鬼婴?那医院怨灵的主魂根本不是那个女童,而是安清清肚子里的鬼婴。

    鬼婴一般指的是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死去的婴孩,是世间最凶煞的鬼魂,因为它们胎死腹中,所以还处于先天胎息的状态下,灵体十分纯净,化为凶灵之后也格外强横。那家医院因为风水的问题导致婴孩的灵魂无法转世,时间久了就凝聚成了怨鬼,林夕知道这些,却没想到这厉鬼居然已经强横到了灵体能够实体化的地步。灵魂实体需要培育一个灵胎,安清清灵媒的体制会被选上真的一点都不意外,但是培育鬼婴灵胎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

    如果不是林夕从中横插一脚,这个孩子诞生之后估计就会占山为王,自成领域,黄泉地书上会写上他的名字,从此成为一方鬼王。只要不滥杀无辜残害众生,冥界也不会随意捉拿他,可以说是逍遥于天地间,堪称一代美猴王了。

    成为鬼王就相当于摆脱了怨灵的身份,踏上了鬼道仙途,严格来说这个孩子修行的道跟林夕相似,只是林夕的怨气来源于外界,而它的怨气来源于埋骨之地的风水或是己身。许多鬼魂在还未成就鬼王之身前就已经魂飞魄散,能够保有灵智并且得到的少之又少,却无一不是一方大能。比如林夕曾经在阴山山脉见到的“小虞山鬼母”,那是一位从远古存活至今的鬼仙,以日产十子晚间又把十个孩子吃掉而闻名于世,在鬼门大开的时候跑去了阴山,后来却不知所踪。

    而林夕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灵气贫瘠的小千世界,居然诞生了一位有资格在地书上请位封号的鬼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