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网游小说 > 大师兄貌美如渣[穿书] > 76.第七十六章
    商陆此次并非独自一人出来, 而是与同门一起接了个任务,出来剿匪的, 他们两人分别外出打探消息,约好午时在城中酒店内碰头,商陆是在归来时, 正好遇见了景黎。

    “剿匪?”景黎有些意外, 倒不是对这个任务本身奇怪,而是对于这商陆两人的任务地点有些意外, 一般来说, 匪徒不都是找个偏僻些的地方,自立山头之类的么?怎么会在江陵城这种大型城郡附近。

    “是。”商陆点了点头, 解释道,“我们这次出来接了不少剿匪的任务, 此处正是最后一个。”

    剿匪任务虽然麻烦, 但报酬却很不错,听到商陆说还接了不少,这般高频率的刷任务, 景黎的头一个反应便是, “你最近, 手头很紧吗?”

    一般来说, 很少有人会一次性的接下许多同类型的任务,还是剿匪这种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也给搭进去的麻烦任务。

    商陆一愣, “倒不是手头紧, 只是马上就到了阴山试炼, 想着多攒点贡献值,去天枢阁兑换些得用的资源,早作打算。”

    “阴山试炼?”景黎茫然,那是什么东西?

    “是啊,上一回我修为不够,没轮上去,这回正好赶上。”商陆没听出景黎的困惑,只以为这位师兄在外面历练时没注意时间,一时没记起这事,还语带憧憬道,“头回参加阴山试炼,虽不敢奢望能像大师兄那次那样,拿到魁首,但求能在榜上占有一席之地。”

    所以说这个阴山试炼到底是什么?听起来倒是和之前的比武大会差不多,不过试炼,说不得是去个什么地方拉练。景黎想了想,问道,“这阴山试炼什么时候开始?”

    “正好在十日之后,待剿完匪,回去宗门,正好赶上。”商陆算了算时间,发现景黎回来的还挺巧。

    景黎挑了挑眉,“这么说来,我倒是正好赶上了?”

    “是啊。”商陆点点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会,才道。“大师兄现在已是金丹期,这回咱们这一队的领队说不得要换人。”

    至于换谁么……

    商陆下意识的把目光落在了对座之人身上。

    一般来说,阴山试炼的各队领队都是各位长老的亲传弟子,大师兄这回肯定是在金丹期修士那一队了;惊涛峰的辰砂师兄不久前也已结丹,也不会带他们;至于玉泉峰的南星师兄,也不知这次会不会参加。

    将几位长老的亲传弟子数了一圈下来,筑基期的只有听雷峰的白蔻师姐;踏雪峰的闻人师兄;以及眼前的这位。

    景黎不知商陆心中所想,下意识接口道,“换谁?”听商陆这意思,金丹期与筑基期是不同的队伍,到时候自己估计混不进苍麒那一队。

    “不是景师兄,就是白蔻师姐,或者是闻人师兄吧。”商陆也说不准,反正按以往来看,应该就是在三个人里挑一个了。

    不过就私心来说,他比较希望是景黎带队,而非白蔻或是闻人异。

    究其原因,一是因为白蔻的修为是三人里最低的;二是因为他和闻人异不曾接触过,两相比较,作为苍麒的崇拜者,商陆自然是更倾向于苍麒的同门师弟。

    一听到闻人异这个名字,景黎就忍不住眼角直跳。

    自己得到的是元神攻击秘笈,那么九幽冥火应该是在另外三块牌子中的一块里,不知道,会不会是苍麒手里的那一块。

    就算不在苍麒手里,他也宁可是被那个妹纸得到了,也好过落在闻人异的手里……

    不过听商陆的意思,带队似乎都是亲传弟子?景黎正想问清楚,不想耳边却突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

    “咦?景师兄也在这?”

    景黎侧头看去,一个圆脸少年跑了过来,看其形貌,也不过十七八岁模样,却已是筑基期修为,笑眯眯的和自己打了声招呼,显是之前跑的急了些,这会正毫不客气的端起商陆面前的茶杯一口饮尽。

    商陆忙介绍道,“这是山柰,正是此次和我一起出门任务之人。”

    景黎笑着见了礼,看山柰一脸兴奋之色,想到之前商陆曾说他们两人分头去打探消息,想来定是有所得。

    果然——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那伙匪贼日前刚洗劫了一番,现在已回了老巢,我们这会过去,定然不会落空!”

    商陆面上并未露出惊讶之色,显然这个消息他之前也打探到了,看山柰一脸急切,不由道,“从此处前往鹿清山也需得半日,就算现在出发,待到那里,天色已晚,不若明日再启程,那些匪贼既然已干了一票,短日内必然不会再出门。”

    山柰面有不甘,还想再说,商陆却摇了摇头,满面不赞同之色,认真道,“我刚才打听到,除了那匪贼头子之外,他们还有一个金丹,你我就这么鲁莽而去,定然吃亏。”

    山柰闻言一撇嘴,满不在乎道,“怕什么,现在景师兄他们不是来了么?我们现在有四个人呢。”说完又下意识的寻找起某道熟悉的白色身影,“怎的不见大师兄?”有大师兄在,就算他们有两个金丹,又算的了什么。

    景黎:“……”更心塞了。

    反正就是留下来也只能干等着,又听说对方有两个金丹,怕商陆两人吃亏,第二天一大早,也跟着一起去了鹿清山。

    商陆取出地图仔细看了看,“应该是这附近没错。”

    “啊?可是这一路走来,别说山,就是个土包都没瞧见啊。”山柰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可是被布下了阵法?”

    “应该是了。”这个地图是揭下任务榜单时附带在后面的,不可能有假,再联想到此处匪窝的臭名昭著,也不难理解对方将老巢隐藏起来。只是他对于阵法并不很精通,要他在短时间里找到出路,恐怕有些麻烦。

    商陆不由望向身边,赧然道,“不知景师兄对阵法可有所涉及?我们对于这个,着实不怎么擅长。”

    “精通倒说不上,不过破解眼前这个倒是没什么问题。”

    听到前一句还以为没戏,一听后面那句,山柰立刻来了精神,眼巴巴的看着景黎,就等着他破解了眼前的幻阵,好让他们进去匪贼老巢。

    景黎闭上眼睛,放出神识探查了一番,睁开眼,朝着某几处位置并指一点,空气中仿佛有无形的壁障在晃荡。

    不多时,眼前便出现了一条路来,远处,隐约能瞧见一座山峰的影子。

    山柰边走边道,“这些匪贼倒是会挑地方。”这一路好山好水的,绿意盎然,真是便宜了这些匪贼。

    来之前,景黎已经听商陆介绍过,这伙匪贼的大致情况,一共有七八十人,两个头目现在都已是金丹期修为,手下筑基期有十数人,其余皆是炼气期,且多在炼气七层以上,算的上的一伙不小的势力,也难怪能在这么个好地方,作威作福这么久。

    这伙匪贼不时出没于通往江陵城的大小道路之上,专门劫掠往来之人。

    若仅仅只是劫掠往来之人,倒也不至于弄得怨声载道。

    可这伙匪贼不但越货,还喜欢杀人,尤其两个头目更是残虐成性,凡是死在他们手下的人,尸体浑身上下,竟是找不出一块好肉来。

    他们在这作威作福的这许多年,倒也不是没有人来剿匪过,只是这两个头目手里有一件能蛊惑人心的法宝,往往那正义之士前去,最后都没落得个好下场,反而成为了这伙匪贼夸耀的资本;而那些大能们,除非与身边亲近之人有关,否则又有哪个会有闲心来管这些。

    故而这伙匪贼一直逍遥至今。

    景黎他们出发的早,天还没亮就启程了,赶到之时,许多匪贼都还在屋里,山上没瞧见几个人。

    景黎抬眼看了看山顶,“两个头目我来解决,剩下的交给你们。”

    商陆两人无异议的点头,他们没大师兄那么凶残,就不过去凑热闹了。

    既然三人达成一致,景黎也就没再耽搁,一个大轻功往山头纵身而去,去找那两个头目。

    山柰仰起脸看着那道粉色的背影,以及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花瓣,赞叹道,“景师兄的身法还是那么华丽。之前还听见门里不少师姐在打听景师兄所习的是何种身法秘笈呢。”

    商陆:“……”

    山顶之上甚为空旷,整个两顶被一分为二,左边那一半仿佛被人一刀削平了一般,裸露出黄褐色的土地,似乎是平日练功之处;右边则是维持着山顶本来的面目,两株高大的树木一左一右栽种在洞府前,茂密的枝桠,正好将洞口掩盖住。

    整个山顶静悄悄的毫无动静,如果不是确定洞府中有人,景黎还真以为这回走了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