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网游小说 > 大师兄貌美如渣[穿书] > 177.第一百七十七章
    景黎一直觉得子苓妹纸是属雷达的, 因为她每次都能及时的发现目标,就好比现在——明明是一脸无奈加心酸的在向自己倾诉她这些日子在浮屠塔中的悲剧经历, 但织织那句声音并不大的疑问,却非常恰巧的被她的耳朵成功接收,然后……

    “呀!苍麒师兄也在。”子苓从景黎身边探出个头, 略有些激动的打着招呼, 一双水润润的杏眼里惊喜满满。“你和景黎师兄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和见到景黎时的高兴与激动不同,在苍麒面前, 子苓总是有些羞赧的, 没好意思直接看对方,而是半垂着眼, 偷瞄,同时脸上也渐渐染上了一层薄粉。

    在瞧见苍麒点头后, 嘴角的笑意忍不住又加深了一些。

    “唔……”织织看了看子苓, 又看了眼苍麒,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景黎身上,似乎明白了什么, 嘿嘿怪笑了两声。

    景黎看着子苓激动的模样, 想着如果这妹纸知道她家男神被自己拿下了, 会是什么反应。说起来, 虽然妹纸喜欢苍麒,但是因为自己的关系, 苍麒并不十分待见这妹纸, 这么一想, 莫名的觉得有些对不起妹纸……

    当然,虽然有点同情,不过他家师兄是他的,绝逼不会让。

    子苓每次见到苍麒都会小激动一下,然后……该干嘛干嘛。

    “我这回在浮屠塔里遇上了不少麻烦,还是多亏了九华宗的一位师兄帮忙呢。”高兴完了,子苓想起正事来了,回头向着自己来时的方向张望了一会,却没发现那道黑色的身影,不免有些奇怪,“咦?刚才明明还在的,怎么不见了?”

    对于九华宗的弟子,子苓还是较为熟悉的,毕竟来玩比较多,而且不乏优质男青年,她有几位师妹的伴侣都是九华宗的弟子。

    当时差点一个不慎,差点落入妖兽口中时,突然出现个看着面熟的帮了自己一把,她自然是感激的,而待危机解除之后,再看那人,越发觉得眼熟,细细回想了一番,发现是九华宗的弟子后,心中对其更是亲切了两分。

    只是对方忽然不见了踪影,让子苓有些莫明——苍麒和景黎都在这,都是一个宗门的,怎么闻人异非但没过来叙旧,反而直接不见了。

    子苓两人出现时的动静太大,虽然子苓本人没什么自觉,不过景黎和苍麒都有瞧见当时站在她身边的人影,是闻人异。

    而闻人异并未走过来与他们一起,景黎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他们之间也没什么交情,反而对方还曾经被苍麒撞见过与魔族中人有染。

    因为瞧见闻人异,景黎倒是想起另一件事来了,前些日子苍麒去围观那本什么仙魔录的时候,好像有遇着闻人异,不由侧脸看向苍麒,当时因为后者的半黑化,没来得及细问,这会想起来不免有些介意,难道那次两人之间有发生什么不成。

    苍麒的目光一直落在景黎身上,更准确点说,之前是落在了景黎被子苓抓着的袖子上,在景黎神色自若,极为自然的抽回手后,才转开,这会见景黎看过来,眼中似有询问之意。

    即使对方并未开口,但他大致能猜到对方想问的是什么。苍麒微微摇了摇头,他当日之所以提起九州仙魔劫与闻人异,不过是为了试探闻人异的来历罢了,不过……

    想到进入天澜秘境之前,在灵舟上闻人异对景黎的反应,莫非是发现了什么?

    织织眼珠向左一瞥,景黎在看苍麒;眼珠向右一扫,苍麒的目光落在景黎身上;扳回视线,瞧见子苓略带茫然的站在原地。

    “再看下去,眼睛就要被胶水黏住啦。”

    凉凉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调侃,两位当事人还没反应,子苓就反射性的低下头看向了脚尖。

    织织:“……”

    又见苍麒不以为意与景黎继续眼神交流,忍不住在心里啧啧两声,这姑娘的段数太低,根本就不是那剑修的对手么。

    “师姐,那边有动静。”

    萧邙一直注意着周边的情况,见原本是墙壁的位置突兀的出现了一扇雕龙石门,而那些人都相继走了进去,不由出言提醒,示意对方他们是否现在过去。

    那边的动静除了尚在发愣状态的子苓之外,其余三人都有注意到,见通道里只剩下了他们几个,也没耽搁,一齐向着石门走去。

    景黎走时还不忘拉了一把子苓,随即便被苍麒伸手拉回了身边,恰好和子苓错开了一个身位。

    景黎闷笑了一声,果然还是介意的么,却也没戳穿他。

    倒是不明所以的子苓进门后瞧见里面的情景哎呀了一声。

    浮屠塔第九层肯定有传承,这一点进塔的八个人全都心知肚明,只是不知道这个传承究竟是以何种方式出现,或者是挑选有缘人。

    因为前面那些楼层的尿性,景黎以为第九层也是个大杀器,把人虐的不要不要,最后在给出一线生机的那一种,没想到,进了门,发现门后的世界意外的和谐。

    满目的碧色苍翠欲滴,灵气充裕的几乎实质化,不过是一扇门之隔,却仿若天壤之别,门内的灵气密度起码是门外的五倍以上。

    从踏进门的那一秒起,便觉肺腑之内皆是灵气,周身感觉畅快非常,在这里修炼一天,效果怕是比在外面的十天还要有效。

    夕照峰上有一条灵脉,已是灵气聚集之地,此地竟然比夕照峰上的灵气还略胜一筹,景黎心中暗暗惊奇,忍不住抬眼打量四周。

    当初布置下这一切的前辈实在是位天才,不单修为高深,更难得的是在阵法之道上,堪称登峰造极。

    也不知道他/她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将一株近十丈粗的古木连那许多数不清的根系分枝全部转移到了此地,并以这株大到离谱的古木为中心,将整个浮屠塔内的所有机关阵法,全部以投影的形式,一字排开,悬浮在树冠之上。

    每一条分枝对应一个投影,一些分枝上还间或有一丝绿芒闪过,而当那绿芒闪过之际,投影中的景象亦随之变化。

    景黎忍不住蹙眉,该说幸亏这扇门是在八个人全部上得第九层之后才打开的么,不然先来的人岂不是能够通过这些投影将其他人在塔中的经历了如指掌?

    要知道浮屠塔中不但危机四伏,机缘也同样不少,试问有谁会乐意让别人知道,自己究竟在塔中得到了什么?一个不好,反而还会引来祸事。

    想到这一点的不止景黎一个,几乎进来的所有人,都在看见那些投影的第一时间,拧起了双眉——也亏得是大家都一起进了,不然什么时候被人坑了都不知道。

    “!——”

    似是知道众人心里不满一般,一道道圆形光束忽的从古木根部蹿起,形成一道道两尺有余的光柱,一直没入树冠。

    与此同时,一个低沉浑厚,又有些悠远的声音突然在这个空间响起。

    “吾乃阳明山弘阳平,虽与数位道友联手将群魔斩杀与此地,然我等亦时限不多……吾此生不曾收徒继承衣钵,毕生所学无所继,倾尽最后之能,在浮屠塔内留下我与道友传承,以待有缘后辈者来此……”

    这位弘阳平前辈的话并不很长,大致介绍了一下关于浮屠塔内传承的情况,而眼前的这八道光柱,就是他对后辈们的馈赠。

    当然,这并不是说着八道光柱里面都有传承,能不能成为那位有缘人,关键还看自身。

    不过弘阳平倒也不需要他们真枪实弹的做什么,只是进去那光柱里,他将毕生所学都藏于其中,能不能领悟就看各自的机缘与天分了。

    在他的声音消失之后,几乎是立刻,便有一道身影钻入了就近的一道光柱,在他进去之后,那光柱周身泛出一圈红铜色的符文,地上刷刷冒出数枝藤蔓,将那光柱护于其中,以免旁人打扰。

    而在那人进去之后,又有两人不甘落后的闪身进了光柱,同样的,那两道光柱之外也升起了符文与藤蔓的保护。

    那些光柱的位置各自分散,相互之间皆有一段距离,看不清光柱中究竟是何情况,且又有额外防护,倒也不怕中途有人蓄意使坏。

    相较于其他人的迫切,景黎对此倒并不是很在意,做人不能太贪心,他已经得到了两场机缘,眼前的这个,随缘就行,通共也就七位前辈,他能得到其中两位的指点,就已经很幸运了。

    织织的想法和景黎差不离,她只对毒感兴趣,而那位擅使毒的前辈的传承,已经被她得了,现下倒也不像其余人那般心急,反而在原地等了一会,见那些先进去的人进去后没什么事,才和景黎打了个招呼,拉着萧邙去了北边的两道光柱,边走还边对萧邙嘀咕,“也不知道那人用不用刀……”

    “可是我已经……”

    “傻瓜,好处怎么能嫌多……”

    ……

    隐隐听了一耳朵的景黎笑着摇了摇头,看来织织和她家小馒头的运气都不错,都已经在下面的那些楼层里得到了机缘。

    “师兄,我们也进去吧?”

    苍麒微微颔首,跟景黎一起向东边走去,子苓瞄了眼,瞧见那边正好还有一个空,立时跟了上去,余光瞥见远处的黑色身影,才不忘冲对方挥了挥手。

    “闻人异的运气一贯不错,不知道会不会在这里再得一场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