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网游小说 > 大师兄貌美如渣[穿书] > 258.第二百五十八章
    景黎两人心里担着心事, 速度便愈发的快了,本该是数天的路程, 也硬生生打了个对折的赶到。

    才行进九华宗地面,打一眼就瞧见了那山门伫立,直插云霄, 两人便先松了一口气——既然山门还完好无损, 那情况未必如他们所设想的那般糟糕。

    再没犹豫,身形似闪电般向着门内掠去, 带出一条长长的光带, 人都已经飞过了太一殿,那光带的尾巴尖还尚在山门那头。

    看见山门无损便先松了口气, 等真到了宗里,才知晓这口气松的太早, 原本连绵苍郁的山头有好一些都给夷成了平地, 满目焦黑不说,便是隔了这么多天都还在半空都能闻到那股血腥气。

    从前从这上头飞过,时不时还能听见一声鸟啼兽吼, 如今却是寂静一片, 连个活物都没能见到。

    外围都这样了, 里面的又该如何?

    景黎没敢往里深想, 脚下不停,直往太一殿那头去了。

    路上又是多处坍塌焦黑, 九华宗成百上千的弟子, 这一路竟是没瞧见几个影子。

    直到了太一殿前, 见殿前广场上虽不比往日人头攒动,却也不似别处那般狼狈,殿宇依旧,草木依旧,唯独缺了人气。

    因为没感觉到殿内有人,飞过时便也没停下,一气直接飞回了夕照峰。

    再看夕照峰,却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一切都与他们出门前一个样子,没见缺枝少叶,溪流依旧潺潺。

    景黎两人一愣,便见远处一阵风起,一个偌大的身影扑将过来,带起阵阵劲风与草叶,定睛一看,却是青鸾。

    这几次出门都未曾带得它同行,青鸾独自一个在夕照峰过的好不惬意,每日不是压榨着众多小弟们作威作福,便是打盹睡觉,似它这类的,睡觉便也是在修炼了。

    日子好过,闲暇时倒也没空去惦记主人了,这回九华宗出事,各种鸡飞狗跳。

    青鸾睡了数日,醒来还浑然不知外面变了天,照旧想着去别的山头找小弟们,却发觉自己出不了夕照峰了——明玄走时怕它不知轻重乱跑,索性把结界给打开,拘了它。

    在自己地头上欺负自己人,哪有去别的山头作乱威风,眼见着出不去,青鸾倒是又想起主人来了,等了又等也没见主人回来,连那白毛都没了影子,这才焦躁起来——以它的性子,哪里待的住。

    且它虽离不了山,但感知却还在,远处隐隐的灵力波动与炸裂声,全都停在耳内,还有身下地面被余波带起的震动,也知道肯定是出了事,便越发待不住了,好不容易感觉到自家主人的气息,可不撒欢冲过来了么。

    每次见着青鸾都得被糊一脸沙子,早已习惯的景黎这会也没心思去计较这些,见前者这般活蹦乱跳,想也知道没事,又急道,“师尊呢?”

    青鸾拍了拍翅膀,又卷起阵风吹带起沙石,这回倒不是故意,又冲着远处撇了撇脑袋,叫唤了一嗓子,那意思便是明玄不在山上。

    可要问它人去了哪,它也答不上来——毕竟它一觉醒来才觉出不对劲来。

    一再扑空的师兄弟两个正思量着去何处寻人,冷不丁就听见有人抖着嗓子喊了一声大师兄。

    两人同时转过脸去,景黎却不认得,但看身上穿的衣裳,是个内门弟子,此时正白着张脸,瞪着眼睛望着这边,面上神情说不出是惊喜多一些还是委屈多一些。

    好不容易终于遇见个活人,终于找到了打听的对象,景黎两人立时飞过去一问究竟,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将宗门里弄成这样。

    不问还好,一问,那本就萎靡的弟子立马红了眼,哑着嗓子道,“明月师……明月闯入禁地,将那里面的魔物给放出来了。”

    只这一句便叫两人愣了。

    景黎愣住是因为明月此人虽然存在感不比明玄明静他们,但也是一峰峰主,素日里待人宽厚温和,又是诸位峰主中唯一的一位女性,在众弟子心中的印象很是不差。

    提到她只有好话的,再没想到平日里那么低调的一个人,竟会做出这种事来。

    苍麒则是因为提到了禁地的魔物,而不免多了一层思量——是否,上辈子九华宗之所以败的那般快,那般彻底,也是因为此?

    事发时,那弟子不曾在中心地带,所经受的被那些身处中心圈的弟子幸运了很多,虽然受了伤,好歹保住了一条命,却也因此,对于当日之事的细节知晓的并不多。

    只知道是明月私闯了禁地,放出了禁地中的魔物,那魔物出来后便大开杀戒,血染了九华。

    其余的知之甚少,九华宗经此一役,人员伤亡惨重,幸存下来的人们都在忙着救人与善后,也没心思去深究那些其他。

    这名弟子这会正巧路过,便是因为要去给伤员送药,为了赶时间抄了个近路,这才往夕照峰的方向经过,巧合碰见了两人,不然景黎两个到现在都还是一头雾水。

    知道出了什么事后,又急着打听明玄与其他人的下落,一叠声的追问,却只得那弟子嗫喏的一句,“明玄真君受伤了……”

    景黎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虽然来时也曾经设想过,但当真的听到时,却还是接受不能。

    自穿越之后,明玄一直待他不薄,他也是真心拿对方当自家长辈看待的,一开始的传讯如石沉大海便知不妙了,现在竟被证实了。

    “师尊现在何处?”

    他听见身边人这么问,便也下意识的去看那弟子,这他倒是知道,便答,“明玄真君现在玉泉峰。”

    玉泉峰有明清在,他最为擅长炼制丹药,峰内丹师不少,此次的伤药全是由玉泉峰所出。

    几位长老峰主或是受伤,或是不在宗门内的,也全亏了还有明清主持大局,不然真的是一团乱了。

    打听出明玄的下落,苍麒带着景黎,化作一道白练向着玉泉峰所在的方向疾掠而去。

    那被问话的弟子被乍起的狂风吹的头发迷了眼,好不容易拨开了,眼前早就没人了,兀自呆了一回,便继续起身往前头赶去——那里可也有不少伤员,等着他送药哩。

    *

    玉泉峰——

    明清的玉泉峰景黎以前没来过,这次过来,鼻息间满是各种灵药与丹火之气,全峰上下不少人全在开炉炼丹,少有人走动,便是走动间,面上也是神色匆匆。

    看见两人先是一愣,随即与在夕照峰外碰见的那个弟子一样,眼睛红了一圈,低着嗓子喊了一声大师兄。

    这几日他们过得实在是自进入九华宗来最为艰难的一天,那许多熟悉的师兄弟都在一夜之间皆尽陨落,甚至好些个都是尸骨无存的,叫人想起来便是心酸。

    又有诸多长老都遭了道,好些现在都还在明清那躺着,一个宗门能立住的根本,就是人,不但是弟子,还有长老们——若是这些守护神们都倒下来,是谁都能来踩上一脚,宗门又如何守得住。

    因为这一层,在听见苍麒问明玄在何处时,先难受了一番。

    他这一难受,看在师兄弟来个眼里,可不是自家师尊不好了么哪里还站的住。

    一阵风般消失在原地。

    掠至峰顶,正好撞见明清从屋里出来,这位素来严肃刻板的峰主的面上,此刻也难掩疲惫,抬头撞见神色有异的师兄弟两人,也没多想,只当是听见了消息赶过来的,伸手按了按眉心,疲惫道,“你们师尊便在里间,眼下还不曾醒,你们进去看看也好。”

    等的就是他这一句,苍麒潦草的点了点头道谢,跟着景黎一起进了屋里。

    心里再急,手上推门的动作与脚步声却还是下意识的放轻,唯恐惊扰到了里面的人。

    明玄静静的躺在一张踏上,脸上是景黎从未见过的苍白,头顶的血条只剩下了一层血皮,还被一层黑气萦绕着,看着就叫人心惊。

    屋子另一头,还躺着个同样昏迷中的明真,头顶的血条比之明玄更叫人心惊,就剩下了薄薄的一层血皮,上头的黑气更甚。

    这才多久不见,竟然就消瘦了这许多。

    满肚子的话,在见到榻上的人便悉数咽了回去。

    低头开始翻找起各种灵药,拣那等最上成的,效果最好的喂进明玄口中,许多灵植灵药皆是入口即化,便是明玄这会还未醒,也不妨事。

    景黎又切了云裳将那血量少的可怜的血条给刷满,尽管那上面依旧是黑气缭绕,到底是放心了不少。

    才做完这些,就听见门上转来动静,扭头看去,却是一身风霜的辰砂,眼窝下挂着两抹青色,脸颊瘦削,头顶的血条半满,显然也是受了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