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八零年代大美人 > 147.第一百四十七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谢长玲竟然没有半点反应。

    陈思雪心里一阵失望, 然后是无力, 她眼里的泪水早已经让她的视线模糊,却睁大了眼睛, 要看清楚面前这个人。她想上前抓住她,想带自己女儿走, 却狠狠咬着嘴唇, 连问都没有再问一句。

    陈思雪转身, 准备走了, 这一个转身, 仿佛万般艰难, 她挺拔的腰,一下子就佝偻了起来, 仿佛一瞬间就沧桑老迈。

    谢长玲还有些发懵, 仿佛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何会打自己,更不知道, 为何明明自己受了那么多委屈, 母亲来这里,不是帮着自己骂公公婆婆, 不是来改变自己的生活,而是给自己这么多耳光。

    但看到陈思雪离开的身影, 谢长玲一阵忐忑,她似乎才明白了什么。

    谢长玲想站起来, 想要追过去, 起得太急了, 身体又倒在了地上,她直接急急的从地上爬着,直接爬到陈思雪身边,抱着陈思雪的腿:“妈,你别不要我,我跟你走,我跟你走……”

    别不要我,现在已经没有人要我了。

    陈思雪的眼泪砸在地上,没有说话,直接把谢长玲从地上拉起来,然后直接离开。

    至于周父周母那些虚与委蛇的话,陈思雪完全当做没有听见。

    陈思雪拉着谢长玲就要回九山村去,谢长玲却不愿意,但她这一刻不敢挣扎:“妈,要带佳佳走……”

    陈思雪这才愣了下,点了点头,但却并不是向着学校那边去,而是直接去谢长萍家里。

    她们并不知道,也并没有心思注意其它,这时候的谢长渝一直开着车跟着她们。他是在陈思雪到了周家没有多久到的,他没有出现,而是在等待着某种结果。

    陈思雪直接带着谢长玲去谢长萍家里。

    谢长萍一看到谢长玲那肿胀的脸,直接气炸了,都不知道她怎么做到肚子那么大伸手还那么敏捷的,不管不顾的要冲出去,周家人欺人太甚,她要去和那家人拼了。

    “你干什么?”左明生吓得脸色苍白,赶紧拉住谢长萍。

    “我去找周家那些人算账,竟然敢打我姐,我要去把他们打成猪头。”

    谢长玲原本怯怯的站在陈思雪身后,她以为自己这个样子,会得到长萍的讽刺或者嘲笑,却没有想到,长萍的第一反应是这个。

    陈思雪也看向自己二女儿:“我打的,你是不是要把我打成猪头?”

    谢长萍果然不再闹着要冲出去了,可她看看谢长玲又看看陈思雪,完全没有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为什么打姐啊?”谢长萍还是难以置信。

    陈思雪和谢明就算打孩子,也不是别人家长那种打法,也就是小打小闹的吓人而已,更何况还是谢长玲,她和谢长渝小时候只有被喊着学学谢长玲的份儿。

    谢长萍好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

    “她不听话,自己要犯贱,我还不能打了?”陈思雪越说就越气,她的女儿啊,竟然在那种人家过了那么多年,这些年究竟过的是些什么日子。

    “妈……”谢长玲再也忍不住,不断的哭着。

    谢长萍眼神闪了闪:“那现在是怎么样?姐和周家那边算怎么回事?”

    陈思雪大吼一声:“离婚,不离你都不是我女儿,我女儿没有那么懦弱无能还犯贱。”

    谢长玲张张口,下意识的竟然想找出个不离婚的理由,但公公婆婆有对她好吗,周良生有对她好吗,唯一不离婚的理由大概就是佳佳了,但佳佳生活在这种环境下,真的对她好吗?

    周父周母并不看重这个孙女,哪怕没有打骂,生活上也不克扣,却也没有几个好话,周佳佳在家里,越来越沉默了,也不爱说话,一坐哪里都能坐好半天,别人不知道周佳佳是个什么情况,但谢长玲却是很清楚。

    谢长玲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后才无奈的笑了笑:“嗯,离婚。”

    谢长萍伸手猛的一拍旁边的桌子,连把手拍疼了也不管:“就是该离婚,那种人有什么好留恋的,姐你别怕,我们都会帮你的。”

    谢长萍慢慢上前,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很坚定的,直接将谢长玲抱住:“姐,你受委屈了。”

    谢长玲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

    谢长渝到的时候,直接把周佳佳带了过来。

    周佳佳怯怯的看了谢长玲一会儿,慢慢的走过去,替谢长玲把眼泪抹掉:“妈妈你别哭。”

    周佳佳用自己的小手,一点点替自己妈妈擦眼泪,但谢长玲的眼泪怎么可能止得住。

    谢长渝走上前,看了谢长玲好一会儿:“姐,你有什么打算?”

    “离婚,我要佳佳,除了佳佳,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谢长萍:“那不行,那个店铺你买的,凭什么不要?必须拿回来。”

    谢长玲这才点点头:“对,店铺得拿回来。”

    ……

    一家人都松了一口气,却是没有怪罪谢长玲什么,只是安慰她,就算离婚也没有什么,谁敢欺负她,谢长萍第一个不准。

    陈思雪听着孩子们说话,他们都在说小时候的事,甚至因为角度不同,对有一件事的记忆有所偏差,这时候就轮到陈思雪出马了,他们都让陈思雪说这是究竟怎么回事,让陈思雪去判断谁说的是真的。

    陈思雪看着看着,眼眶再次湿润,这一幕她都奢望了好久了。

    ——————————

    谢长玲离婚的事,办得很迅速。

    周家的确想霸占了那个店,但有谢长渝出手,周家人再不要脸也没有办法,毕竟谢长玲即使再蠢,当初买下店铺的时候,也是写的她自己的名字,没有周家人什么事。

    不仅如此,周家还出了一千块钱,这可把周父周母给心疼了好久。

    但谢长渝说了,要是不给钱,那他就出去宣传周良生干的好事,他不怕丢脸,反正他没有错,让别人评价评价也不错。

    于是在周家的人还了店铺给了一千块钱后,谢长玲和周良生正式离婚,孩子归谢长玲抚养。

    于是谢长玲就这么带着周佳佳回了九山村。

    于是谢长玲成了九山村八卦的中心,大家也不是什么恶人,只是在背地里说说这件事,对谢长玲的遭遇,他们也不清楚,所以更多的是唏嘘不已,谢长玲结婚的时候,当时多轰动啊,嫁城里去了,鼓舞了不知道多少人,现在却落得离婚的下场。

    而谢长玲则多半待在家里,不愿意出门,唯一出门就是骑着自行车送周佳佳去上学,现在的小学离九山村有些远,所以她上下学都是骑着自行车去接送。

    谢长玲回来了,陈思雪和谢明自然都把心思放在了女儿和外孙女身上。

    就因为这个情况,林素美被陈冬梅给单独喊回了林家去。

    “谢长渝姐姐回来了,以后就直接住娘家了?”陈冬梅看着女儿直接问道。

    “应该是吧?”林素美觉得这事对自己没什么影响,她和谢长渝有自己住的地方,谢长玲在不在都一样,其实从私心来说,有谢长玲在,她觉得挺好的,可以陪着公公婆婆。

    陈冬梅即使不和女儿住一起,也没有太大感觉,因为她有两个儿子四个孙子,每天家里都热热闹闹的,一听到电视机声音,就知道是孙子们放学回来了,然后家里再次闹腾起来。

    孙子多了,吵架甚至打架次数都不少,别看是男孩子,有时候委屈上了,照样不消停。

    大概是住一起,孩子都是一起养,对对方不是自己亲兄弟都没有概念,都觉得是最亲的那种,比如林晨林夜就是如此,不是一个爹妈,买衣服啥的有时候肯定不同,但他们两个的想法只有一个——为什么对方有这个东西,自己没有?

    于是这对兄弟,不管买什么,都得买两份,也就是不管林平夫妻还是林安夫妻,要给自己孩子买东西,都要买两份,否则另一个孩子要闹。

    家里天天都热闹,陈冬梅当然不会闲着,更何况还得守着杂货店。

    但陈思雪谢明就不同了,两个女儿嫁出去,谢长渝也不在家住,多少有点孤单,这也是谢长渝和林素美觉得有些对不住两个老人的地方。

    陈冬梅叹了一口气:“现在谢长玲出了这事,你那公婆肯定会护着她些,对他们外孙女也会多几分关照,你别和他们计较。”

    林素美睁大了眼睛:“妈,你真的是我妈妈吗?”

    陈冬梅直接瞪了林素美好几眼。

    林素美也觉得好笑:“我还以为,你是心里不舒服呢,没有想到竟然是来劝我。”

    “这有什么办法?谢长玲都离婚了,不住家里住哪里?更何况这年头离婚的人不多,你瞧瞧看你海燕姐,被说成什么样了,你海燕姐可一点错都没有。谢长玲这样的,更会被人乱说……哎,大家都不容易。”陈冬梅摇摇头,然后拍了拍女儿肩膀,“你那公婆心思都放在他们自己女儿外孙女身上,就没有多余的时间管你和长渝了,你们肯定过得更自由一些。”

    陈冬梅眨了眨眼睛。

    林素美:……

    搞了半天,陈冬梅想的还是自己女儿。

    陈冬梅想得很实际,谢明陈思雪再偏心谢长玲能偏心到哪里去?把家底都给谢长玲也不过是点钱和家里的东西,谢长渝和自己女儿现在赚多少?眼皮子不用那么浅盯着那些东西,还是自由些更好。

    可这东西不能这么算,怕就怕自己女儿看着陈思雪的做法觉得不平衡,所以陈冬梅才想拉着女儿说道说道,千万不要放心里去。

    “我知道了。”

    ————————

    晚上林素美和谢长渝说起这事的时候,两人都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陈冬梅的话虽然好笑,但说的却是实话,现在陈思雪的心思的确在谢长玲母女身上,尤其是周佳佳,陈思雪觉得孩子可怜,虽然是他们家要孩子,但周家那边明显也是不想要,这就让陈思雪更心疼自己外孙女了。

    林素美和谢长渝当然不介意陈思雪和谢明的态度。

    “周家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林素美想起了这事,窝在谢长渝怀里问道,“不如意吗?”

    谢长渝看起来,脸色也不见多好。

    “你问的是什么话?”

    林素美捏捏他的脸:“你少来了,你姐这么容易离婚,我就不信你什么都不想做。”

    周家那边,心里巴不得早点离婚,然后周良生可以再娶一个,谢长玲离婚,那可不是给周家带去了麻烦,那是在帮助周家。

    要是真这么算了,完全不是谢长渝的风格。

    谢长渝摇摇头:“他们那种人,平时得罪的人肯定不少,哪里需要我做什么,自然有人落井下石,然后倒大霉。”

    “他们倒什么霉了?”

    “周良生被人举报生活作风有问题,已经和一个同医院的女护士双双被开除了,那女的说是被冤枉的,闹了很久,医院方面压根不理会。女方家里气不过,直接找上周家,闹腾了很久,最终也不知道怎么解决的……”谢长渝轻轻嗤了一声,“听说周良生还被人套上麻袋给揍了,脸肿得跟猪头似的,现在都不敢出门了。”

    “那周家人得罪的人真多。”林素美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看谢长渝,“然后你都不用动手,只需要看笑话就行。”

    谢长渝哑了口,扯了扯嘴角,然后伸手捏她的脸。

    非得这么故意说他,不揶揄就过不下去了吧?

    “哎,我也是没有办法。你也知道谢长萍那人,没有看到周家人倒霉,她连睡都睡不安稳……”

    “嗯,你这个绝世好弟弟,一会儿给大姐撑腰,一会儿帮二姐心情愉悦,不错,真不错。”

    “错了,我主要还是绝世好老公。哪儿都不错,不信你试试看。”

    “哼。”

    谢长渝抓着她的手就往自己身上摸,弄得林素美也口干舌燥脸色绯红,但自己家的小院子,就是这么点好,那些旖旎暧昧都被笼罩在夜色和围墙当中。

    ——————————

    在周家倒霉的时候,林素美心里都有了一点不好的预感,但当时她没有说,总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周家的打算是周良生和谢长玲离婚,然后再娶一个,周家仰仗的也就是周良生有一份好工作,未来儿媳妇也是医院工作的人。现在准儿媳妇跑了,周良生失业了,现在周家愁云惨淡。

    这种时候,周良生会不会突然想起谢长玲的好,然后求着谢长玲回去?

    林素美就是那么一想而已,哪里知道,这会变成真。

    这天谢家本来欢欢喜喜的,陈思雪突然想到,女儿都离婚了,为什么佳佳还要姓周呢?于是当即提出了意见,改名字,他们自己养的孩子,凭什么姓周,应该姓谢才对。

    正商量着改名字呢,周良生就来了。

    一看到周良生,陈思雪和谢明都没有好气。

    “玲玲。”周良生看到谢长玲,立即忍不住走过去,然后又看着他自己的女儿,“佳佳……”

    陈思雪当即忍不住:“你来干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你滚,你给我滚。”

    周良生直接给岳父岳母跪下了:“爸妈,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玲玲,也对不起佳佳,都是我的错。我被猪油蒙了心了,做出了那么多错事,全都是我的错……”

    周良生自己给自己两个耳光,痛斥着他自己的那些行为,他不该那么做,他就是工作太忙,压力太大,一个人养一家,然后谢长玲又喜欢一个人胡思乱想……

    都是他的错,现在才知道,只有谢长玲才是真的对她好。

    至于外面传的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那都是假的,只是他当时和谢长玲闹不愉快,所以不想解释,传来传去就传成了这样,结果不仅害了自己,还把对方也给害了……

    “都是误会。玲玲,我没有对不起你,也没有对不起我们的孩子。你回来,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行不行?我知道错了,你就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

    谢明见周良生认错得如此真诚,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而陈思雪死死瞪着自己女儿,让谢长玲自己说话。

    谢长玲心情复杂,闪过了很多个念头,她慢慢的走到周良生身边,然后她伸出了手,似乎想扇周良生一个耳光,但扇到一半,却是抚摸周良生的脸:“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心里有你,以前只是天芒忽略你了,但现在我有时间陪你和佳佳了。”

    谢长玲这才看向自己爸妈:“爸爸妈妈,我想给他一个机会,也给佳佳一个完整的家。”

    周良生大喜,还以为要花很多时间谢长玲才会回心转意,没有想到竟然这么一会儿而已,就是跪下和扇自己耳光让人不爽。

    陈思雪气得脸色发白。

    但谢长玲却是执拗的要跟着周良生走,他们夫妻多年,能继续在一起的话,当然是在一起更好,更何况还有一个女儿。

    陈思雪和谢明都不准他们走,甚至还跑去把谢长渝给喊回来。

    谢长渝知道这事后,也是气得不行。

    “你真的要跟他走?你是老糊涂了还是傻了,忘记了以前被他怎么对待了?”

    谢长渝完完全全无视了周良生。

    “他都知道错了。我要给他一个机会。”谢长玲倒是很镇定的模样,“佳佳才转到这里读书,就让她先在这里待一学期吧,麻烦你们帮我照顾一下佳佳。”

    周良生想说这样不行,但谢长玲给他眨眼,示意他别说,夫妻两立即有了默契,孩子放在这里,可以调和关系,与此同时,还能节约生活费。

    于是周良生也不说话了。

    谢长玲就是一股脑的要跟周良生走。

    谢长渝气得脸色阴沉,想拦住他们,却被林素美给拉住了。

    “长渝。这是你姐自己的事。”林素美见他真生气,小声的说着,“我感觉,不是那么简单。”

    林素美瞧了眼自己公婆,他们也是气得不行,于是拉着谢长渝走,走了一段路,她才开口:“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古怪?”

    “什么古怪不古怪?”

    “你姐才和周良生离婚多久?但凡一个正常人,心里都有气,哪里可能这么容易就原谅对方?即使她心里有周良生,也不该这么快就原谅,至少也得再让周良生多求她几次……”

    “那她就是不正常。”

    “你……我不和你说话。”

    林素美说不说就是不说,谢长渝也知道自己是气死了,就周家那浑水,好不容易出来,竟然还跑回去,他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似的。

    “小美……”

    “小美你说话……”

    “我妻子怎么变成哑巴了?”

    “真哑巴了?是哑巴了还是聋了?”

    “真成小龙虾了?”

    谢长渝要去检查她耳朵和嘴巴,被林素美一巴掌拍开:“走开。”

    “老婆大人,那你说说看,我姐这是想做什么?”

    “不知道。你这个绝世好弟弟都不清楚,我怎么会知道?”

    “……”

    ——————————

    谢长玲究竟想做什么呢?

    很快大家都知道了,因为周父周母跑来九山村大哭,却被人赶走了,周家人无所不用其极的去宣传谢长玲有多么恶毒。

    周家人也是没有办法了,儿子没有工作了,还被人给揍了,虽然没有证据,但他们想着,肯定是因为谢长渝的关系。

    所以他们想着,还是让谢长玲回来,只要谢长玲在,不愁没有钱花,以前是他们想错了,觉得谢长玲没用,拿回来没有多少钱。

    现在却是想明白了,人家是亲姐弟,哪里可能真的一点都不管?

    谢长玲回来了,还会有一个店铺呢,有钱了,周良生再在外面生个儿子,谢长玲愿意过就过,不愿意过就拉倒。

    计划很好,谢长玲也回来了。

    但谢长玲说了,现在她在家没有一点安全感,再加上回来了,她父母很生气,说他们肯定有所打算而不是真心,要让周良生证明真心。

    怎么证明呢?

    那就是家里的钱,得让谢长玲掌管,一开始周父周母不肯,谢长玲也不高兴,然后周家人一商量,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于是委委屈屈同意了。

    谢长玲这时候和周家人关系就不错了,周良生也认为自己重新挽回了谢长玲的心。

    然后谢长玲就说了,她爸妈说的,如果周家肯把房子写在她一个人名下,才同意他们复婚,才能证明周家对她是真心的。

    周家人非常生气,可是谢长玲很坚持,然后没有多久,房子成为谢长玲的了。

    谢长玲只做了一件事,店铺卖了,房子低价卖了,然后拿着钱,回到了九山村。

    ……

    这下子,谢长玲彻底出名了。

    没人知道,谢长玲拿着周家的钱时,她内心有多疯狂,在那个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疯子,她终于为自己报复回去了一次。

    离婚靠的是她娘家,周良生倒霉靠的是她娘家,而她自己,什么都没有付出。

    她想了那么多次,要和周良生同归于尽,要和公公婆婆彻底闹翻,要去医院揭露周良生真面目。

    她想了好多好多次呀,可是一次都没有变成行动,她那么懦弱,懦弱到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她要为自己狠狠教训那些欺负她的人。

    她做到了,她终于做到了,哪怕全身颤抖,哪怕心里燃烧着一团火,哪怕她觉得自己疯了,可她真的做到了。

    周家人,哈哈,没钱没房子了,看他们怎么过。

    而这些钱,远远不够她给出去的,但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拿回来,她才觉得自己活着,真正的活着。

    周家人的宣传,虽然对谢长玲有影响,但影响不大,因为谢长玲一直补贴婆家的事,大家都清楚,再说了,都是一面之词,谁能证明这是谢长玲做的?说不定是周家自己想搬走,想以这种方式敲诈谢家呢?

    谢长玲回到家,继续住在家里。

    谢长玲做的事,把陈思雪和谢明都给吓了一跳,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女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但女儿做的事,他们还是得为她收尾。

    而谢长玲,只是在谢长渝来的时候,将一个布袋子拿出来,交给谢长渝:“你建厂的时候,我不要脸的找你要了一万块钱,现在我还给你。”

    谢长萍说了,做人,自己的才是自己的,看别人的没用。

    谢长玲也想学学那种感觉。

    然而谢长渝却没有收:“你自己拿着。”

    谢长玲却不肯要。

    谢长渝:“这笔钱,我不是给你的,是给我外甥女的,她要念书,要学东西,肯定得花很多钱,这是我这个做舅舅给她的钱。她现在还小,你帮她保管着这笔钱。”

    谢长玲忍不住哭了。

    谢长渝从那一万块钱里,抽了八百块钱出来:“这钱是我修那旅馆买东西的成本,我一口价卖给你了,以后你就守着那旅馆,好好照顾佳佳。”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