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八零年代大美人 > 5.第五章
    宋姗迷迷糊糊睡着,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主要是发生的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就回到了二十年前,还是用的别人的身份。变成林素美,在她少女时的确是可望不可即的一件事,然而当她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凭借自己的刻苦取得优异的成绩,凭借着自身能力拥有了好的工作,她在这些年的生活经历里彻底明白了一件事,一个人的起点并不代表着终点,哪怕起点再低,再落后,都可以凭着自己努力创造出一个不错的未来。

    所以宋姗一点没感觉庆幸,也没有回到过去改变自己人生的想法。

    她的过去,很难堪,也是她遭受别人同情的理由,尽管她自己不愿意提及,却很明白,生在宋家二房的那些年里的经历,对她出社会后不是没有帮助。至少她勤劳不怕苦不怕累,因此得到领导认可和赏识,在面对别人冷眼时,也可以毫不顾忌的迎面而上,家庭让她负重前行,她却因此更加珍惜前行的机会。

    但她依然希望把这一切关于过去的难堪可怜同情卑微弱小全都关在某个记忆的盒子里,用一把钥匙锁上,将钥匙扔进大海或者森林,从此再不将其打开。

    回到二十年前,就意味着她不得不再面对二十年前的自己,面对父母的冷漠,长辈的漠视,全家的冷落。

    是梦吧,一个长长的梦,梦境结束后,陆宙会带着她一起去办理结婚证,从此以后她的人生不再是一个人,有困难有挫折都可以和另外一个人分享承担,从此以后她不必独自立足于一座陌生的城市。

    或许是自我暗示有了作用,她真的睡着了。

    陈冬梅叉腰在屋前的石坝子上破口大骂:“哪个在背后说我女儿的坏话,那么有本事来我面前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竟然敢说小美摔傻了,你们才傻,全家都傻。”

    “别以为我不晓得,一些人天天想让我家倒霉,就是不如意你意,我家小美好在呢!现在好好的,以后好好的,嫉妒死你们这些长舌妇。在背后说人坏话,也不怕鬼半夜来剪断舌头。”

    “我家小美从桑树上摔下来了,下面都是土,能摔个什么样,长了脑子的都晓得。我们自家的桑树,自家的土地,没偷没抢的,轮得到你们讲空话?哼,小美就是人太好,那嘴贱的要吃桑泡就上树给她摘,结果自己摔倒了,那好吃鬼却跑得快。”

    “你们这些人我就不信家里没养女儿,成天打胡乱说,别以为我不晓得是哪些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我都记着呢!哪天我心情不好,也弄个名头说你们女儿摔傻了。”

    ……

    林平的媳妇梁英抱着一岁的儿子看向自己婆婆,她对这个婆婆有些害怕,嫁进来之前都有人说过了,自己婆婆是个厉害的,所以婆婆让她往东她绝不往西,这会儿看着婆婆口沫乱飞的骂着村里人,很有一股冲动想去为婆婆倒一杯水,但总归忍住了,抱着儿子回自己房间。

    林建业坐在大门槛上,手里拿着一根老烟杆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草是自家种的,不用花钱买,村里人吃烟都这样,他瞧着自己媳妇,有心想说什么,终归是忍住了。

    陈冬梅能嫁给林建业,林建业心里甜得不行,活了这辈子,就没那么高兴过,满心想着要让媳妇过上好日子。那时候陈冬梅长得漂亮,皮肤也比一般农村妇人白,走路时姿态婀娜,反正林建业就没有见过哪个有自己媳妇好看。她说话也是细声细气,让林建业听着格外欢喜,哪怕她瞪他时不耐烦的话都听得甜滋滋,让两个哥哥都说他结婚结得人都高兴傻了。

    林建业是一腔热血希望媳妇过好一点,结果呢?

    四兄弟都跟着父母一起住,别说吃的了,住的也是那最差的屋子。林建国是老大,父母怎么都不会亏了老大,更何况林建国还有本事,能和村上有能力的人说上话。林建民是最小的孩子,父母疼幺儿这话没错,反正林建民是不得被亏待。于是乎林家被亏的就是林建党和林建业了,但偏偏林建党有一门石匠的手艺,日子过得不错,有钱,于是父母对林建党十分看重,谁让他最有出息呢?于是乎,林建业就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存在了。

    林家的屋子,住不下后,第一次扩建时,林建业出钱出力,扩建的房子却是给了二房家住,理由是二房孩子多住不下了;第二次扩建时,林建业又是出钱出力,扩建的房子给了四房,理由是老四该娶媳妇了,没房子能娶到好媳妇吗?如果林建业争那房子,就是故意不让老四找媳妇。一个大帽子扣下来,林建业不同意也得同意。

    林建业不得自己父母宠,让陈冬梅也跟着他一起受苦,刚结婚的那些年,没少闹矛盾,陈冬梅受到委屈时,没少躲在房间里哭,让林建业也看着难受。他们三房如此不受父母看待,一来是因为林建业没有听母亲的话娶母亲看重的那个女人,二来则是因为林建业在几个兄弟当中,的确没啥本事,因此他对陈冬梅一直感到愧疚,若是他能够像自己二哥那样有本事能挣钱,也不至于被自己父母看低。

    因为历史和文化环境等等的关系,当地生活没有分家一说,通常情况下都是子女结婚后便自成一家,钱财物品也在这时候分割干净,至于父母是独立生活还是跟着子女,就视每家的情况而定了。

    在老四林建民结婚后,一大家子人彻底分开了。当时穷,很穷,林建业也是几个兄弟之间条件最差的那个。偏偏这个时候,他们的父母要求,每家跟一个月,然后在林建国家住一个月后,林建党就让两个老人直接住到老三家里去。因为之前两位老人在林建党家里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林建党出门赚钱去了,陈霞身体也不好,没有办法照顾孩子,就让两个老人跟着二房,帮着照顾孩子。林建党觉得,得用那个时间抵这次的顺序,至于照顾孩子,两个老人待在哪家不会稍微照顾一下小孩?

    林建业和陈冬梅都气疯了,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他们硬气的不肯同意,林建党也不肯接受。至于老四,反正也没有轮到他,也就不参与。两个老人当时也闹了起来,这种不孝顺的事闹大了,也影响很大。最后还是林建国这个大儿子,憋着把父母接回家,继续住了一段时间,重新按照顺序来,相当于林建国用自己吃亏,解决了这次事件。

    因为林建国的厚道做法,和作为老大的责任心,也让另外三房后来一直到现在,都比较服林建国,只要是林建国提出的要求和建议,只要不是特别过分,另外三家通常都没有异议。

    可也因为那次事件,陈冬梅从弱女子变得强硬起来,若是真的按照二房说的来,他们三房恐怕这辈子都得被欺负。人该强硬的时候就必须得强硬起来,否则你一旦保持这个弱势,别人就一辈子看低你。

    后来在林平十多岁的时候,和林安一起回家,天下大雨,大人们都在抢割地里的粮食,哪里能顾忌两个孩子。林平和林安就帮忙收坝子上的粮食,两个孩子被雨淋透了,又累又饿,结果隔壁家二房正煮着晚饭(两老当时跟着二房),林平和林安闻着香味口水直流,两个老人看到他们后,没有问一句累不累饿不饿,也没有提醒他们把湿衣服换下来,而是当着两个孩子的面,直接把门狠狠的关上了。

    陈冬梅回家,看到两个孩子饿成那个样子,还委屈的说去敲爷爷奶奶的门,他们不肯开。他们不是想给自己要吃的,他们胃口大,吃得多,知道粮食金贵,不能吃人家的,他们只是想让爷爷奶奶给点米粥给妹妹喝,因为妹妹饿了在哭。

    陈冬梅听得眼泪直流,然后抹开眼泪,去烧火做饭,从那以后,她就变得无比强硬了。

    屋子不够住,林平林安兄弟两住一个屋子,陈冬梅和林建业带着女儿住一个屋子,孩子大了结婚总不能住一个屋子,女儿以后大了以后,也不可能继续跟着他们住一个屋子。

    陈冬梅咬着牙,和林建业商量着自己建屋子,陈冬梅去娘家借钱,然后自己建窑子,请懂烧砖的人来烧砖,然后他们自己另外找地方,修建了现在这栋屋子。

    现在人人都说林家老三家富裕,有那么一套屋子,却没有人知晓这套屋子背后的事,那全是心酸事。

    他们一家是咬着牙忍过来的,为这房子,欠了不少钱,吃的全是汤汤水水,但心里踏实,这就是他们自己的家,自己用双手建成的家。当然了,另外三房还是来帮忙了的,毕竟还是亲兄弟,不可能完全不帮,林建国出了钱,林建党和林建业都是出的人工,后来把之前的屋子卖给了二房,两家人关系才不温不火起来。

    林建业只要一想起这些事,想到媳妇跟着自己受过的苦,就没有办法舍得说她一句半句。以前多娇滴滴的一个女子啊,若不是跟着他,哪里会变成如此大嗓门如此厉害的女人。

    都是被逼的。

    陈冬梅说够了,这才罢休。

    梁英赶紧倒了一杯水给陈冬梅,陈冬梅接过杯子,喝了口水。原本想抱一下孙子逗弄一下,虽然因为是生的孙子,她不是很满意,林家的孩子,生儿子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于是让陈冬梅更希望能有个小孙女,不过是大孙子也还好,以后可以保护弟弟妹妹,至于有没有可能会有妹妹,这个就难说了。在听到自己宝贝女儿屋子里传来轻微动静后,陈冬梅赶紧去到女儿屋子里。

    宋姗醒了,是被陈冬梅的声音给吵醒的。

    当睁开眼睛看到自己仍旧在属于林素美的房间时,她不由得心慌起来,怎么还没有回到自己在宁海市的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