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八零年代大美人 > 43.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恢复高考的消息, 如同春风拂过一座又一座山头, 露出了点点绿意, 这些消息也跟着冒出了头, 成为了几乎人尽皆知的秘密。

    有人捷足先登的弄到了资料,已经开始复习, 有人则对这些消息持怀疑态度, 依旧该干嘛干嘛, 认为这些传播消息的人肯定有所图谋, 他自己是不得受此影响, 而大多数人则是在观望, 在等待那消息最终的结果。

    很多知青都收到了家人寄来的信和物品, 有条件有能力的, 甚至寄来一些书籍, 没有条件的则也提醒子女,这恢复高考的消息应该是真的, 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弄一些资料,赶紧复习起来, 别错过了回城的绝好机会。

    回城, 光是这两个字, 就足以让这群人沸腾起来。

    这段时间, 进城的知青越来越多了,进城的那条路上, 都能够看到一些年轻的男女游走于这条道路, 一些在城里没有找到资料的人, 甚至向村长要介绍信,几个几个组队去市里弄书。

    因为这恢复高考的消息,整个生产队的气氛已经变得很不同了,林建国看着这些知青那迫切又期待的眼神,到底叹了一口气,拿着那老烟枪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着。

    林素美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开始了她的学习之路。

    当然了,因为这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林建业和陈冬梅也意识到了什么,又给林海燕他们送了一次礼,这次林海燕亲自收了下来。

    别管这礼物贵重与否,陶家至少会觉得他们家知情达理,这样一来,哪怕是帮忙,心里也舒坦一点。

    林海燕之所以主动把东西收下来,是因为林素美上学这事,还真出现了一点变故。

    按照定州中学往年高中的收生来说,老师的那名额,其实没有多少价值。因为在没有高考的时候,大家的普遍观念都非常一致,能自己考上高中就去念,考不上就想别的门路,干嘛去瞎折腾。

    但今年不同了,高考的消息一旦恢复,学校再次变得炙手可热起来,今年的收生早已经完成了,不会另外再收生,不是学校不通情达理,而是即使另外加考试收生,学校也没有那么多老师教室来安排这些学生。

    面对这样的情况,老师们手中那点名额,可不成了香饽饽?但凡是定州中学的老师,都被追着问那名额,有些人甚至不惜花费重金,愿意买下那个名额。

    这对这些老师来说,也是甜蜜的烦恼。

    林素美走的是陶金峰的名额,在之前都已经定下了,按理来说没有问题。但学校现在的氛围不太一样,也不知道是谁在那里嚼舌根,说陶金峰这样做违规,学校给的名额是指未参加学校招生的新生,陶金峰安排的人却是要就读高二,要是谁都这么乱来,学校不是就乱套了?

    这段时间陶家也是因此气氛凝重,主要是已经答应了林素美了,要是这事没有安排好,他们自己也难为情;可学校这边,说闲话的人多了,领导们给大家也不好交代。

    陶父陶母已经在同林海燕商量了,要不就让林素美从高一开始念书,她本来也没有多少基础,加上年龄也不大,其实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好,既能够好好学习,也能够堵住学校里那些见不得别人好的嘴。

    林海燕心知公婆这么想也是情有可原的事,但她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林家三房送来了礼物后,林海燕一看到这些东西,便有了想法。

    不管如何,林海燕是决定再试试,如果实在没有办法,那再和林素美商量这事,陶父陶母也是通情达理的人,见媳妇这么坚持,也没有多的话,甚至也觉得只要能把这事解决,他们自己家费点钱什么的也可以。

    林海燕主动出马,同陶金峰一起邀请学校里的一些领导吃饭,当然目的是今年的教育应该如何展开,大家可以坐在一起商量一下,大家都是人精,当然知晓真正的目的了。

    林海燕做了一桌好菜,几乎都是肉菜,还拿出了好酒好烟招待,让这些人都看得眼睛一亮。

    林海燕夫妻送走这些人时,不仅每人都送了烟,还都给了兔子肉。

    林海燕笑眯眯的看着他们:“我妹妹以后在定州中学学习,就要麻烦你们多关照了。”

    “那是自然。”

    ……

    就这么一顿饭后,事情就得以解决了。

    至于学校里那些说闲话的人该如何堵嘴,学校里的领导说了,陶金峰填资料的时候,就是填的高二,当时就通过了,大概是负责的人不认真,现在追究起来没意思,就这样算了,左右都安排好了,何必再麻烦。

    领导一发话,也就没人再多说了。

    负责这块的人自己没看清,继续闹下去的话,学校就得查当时是谁出了错。在学校工作的人都知道,也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就开除对方,但对方因为这件事被诟病调查,心里肯定会不快,这些人在弄自己亲戚孩子进学校的时候,对方使绊子该怎么办?

    因此林素美还是按照之前计划的那样去定州中学学习。

    ……

    林素美并不知道其中还发生了那么多弯弯道道的事,林海燕也没有主动提及,不过林海燕送了林素美一个新的书包,这书包不管从材料上还是精致程度,都不是一般的普通书包可比拟。

    林素美心里觉得感动,林海燕却不以为然:“我妹妹长得这么好看,当然也要用好看的书包。”

    林素美拿着书包,听话的跟着林海燕在学校里闲逛,听着林海燕介绍定州中学里面,哪里是教学楼,哪里是食堂,哪里是住宿楼,哪里是卫生间。

    林素美把书包背在身后:“姐,你这么了解这学校,没少来看姐夫吧?”

    “你这丫头,我好心好意给你介绍学校,你却只知道来打趣我。”

    “这反应……说明我说中了。”

    林海燕虽然自认为自己已经变成结婚多年的中年妇女了,听到自己妹妹说这话,脸上到底还是爬上了胭脂色。

    对比其他从农村嫁入城头的人,林海燕的日子真的算很好过了,不仅房屋够住,公公婆婆还都有工作,完全不用像别的家庭那样一个人工资养全家,每顿饭煮饭时恨不得把米都数成具体数额来,更何况陶家的人性子都和善,都是那种宁愿自家忍一忍吃点亏也不愿意与人交恶的性格。

    有对比,才会知道自己生活得好坏,林海燕是满意自己的生活了,只要再生个孩子,也就彻底圆满了。

    “你再说就自己逛,我回家了。”

    林素美一把把林海燕拉住,可怜兮兮的看着林海燕:“我错了,姐姐你原谅我好不好?好姐姐都会原谅妹妹的。”

    林海燕失笑:“我从这一刻开始,就要努力学习不当好姐姐。”

    “姐姐你没那天赋,学不会的,不要做白费功夫的事。”

    “我就偏要试试看。”

    “那我就努力搞破坏。”

    ……

    林海燕亲自带林素美去报名,然后把林素美带回家,因为明天就正式上课了,林海燕不想她再多跑一次,就让林素美在家里住一晚,明天直接去上学。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海燕直接把陶金峰给赶到沙发上去睡,林海燕则和林素美睡在房间里,姐妹两继续说女孩子之间的小秘密。

    林素美在刚才就仔细打量了陶金峰的神色,他对去沙发上睡觉完全没意见,笑呵呵的,一脸老实人的模样,和过去完全一模一样,而让陶金峰睡沙发的提议,准确来说,也不是林海燕提出,是陶父陶母自己提出的。

    林素美知道自己对陶家人的态度过分敏感了,可上辈子所发生的事,让她没有办法忽略。

    林海燕主动问起了林素美关于罗志帆的事,林素美就把村里发生的事,都告诉了林海燕。

    林海燕听到两眼放光,看到林素美明确了对罗志帆的态度后,也选择性的就忽略了林素美过去对罗志帆的爱慕心思,谁没有点犯傻的时候,及时回头才难能可贵,反正林海燕始终坚定不移的站在林素美这边。

    “哎,要是我也在家就好了,就和你们一起去揍人,那感觉肯定会不错。”

    “真那样你肯定会把大伯骂。我们第二次干坏事的时候应该被大伯看到了,他虽然帮我瞒下了,却也警告我了。”

    林海燕捂着自己胸口,收回自己刚才的话:“谢天谢地我没参与,否则我爸肯定觉得是我把你给带坏了,我一定会被教训一顿。”

    “大伯人那么好,我都没有看到他红脸,他才不会那么对你。”

    “那是对你们好不?你大哥二哥被你大伯训的次数多着呢!”

    这大哥二哥就是指林海燕的亲哥哥了,这是按照四房一起排的序,林素美自己有时候也觉得怪怪的,喊林勇林猛喊大哥二哥,喊自己亲哥林平林安也是大哥二哥。

    “我还真没有看过,好想见识一下。”

    林海燕坏心的附和:“其实我也很想。”

    姐妹两心照不宣的笑起来,就不知道林勇和林猛知道自己这两个妹妹如此希望看他们倒霉,他们会是什么心情了。

    聊着聊着就说偏了题。

    林海燕说起了她念高中的事,除了学习外,就是几个女生之间的事,当时觉得其中一个人可坏了,觉得好倒霉竟然和这样的人当过朋友,现在回想起来,才会觉得那点事能算什么,都很不可思议自己当时会那么生气。

    然后就是当时林海燕就读的一中他们那一届也有个长得不错的男生,林海燕也喜欢偷偷看对方,不过却不敢靠近,因为总觉得自己穿那么寒惨,不配和对方站在一起。

    那些少年少女的心思,在多年后,成为被笑着分享的秘密,感慨了岁月,也绽开了曾经向往的美好。

    ……

    林海燕送林素美去上学,交代了一些事,也让林素美别着急,中午的时候她会给她送午饭来。

    林素美一来就就读于高二,对于原来班级的同学,虽然感到意外,但大家对于新同学还是非常欢迎,都热情的招呼她去坐下。

    她长得漂亮,看性格也很和善,放在以前,三班的同学肯定会对她无比好奇,但现在却是一个很特殊的时期,恢复高考这消息,不仅仅是让那些知青沸腾,对这些在校学生来说,那也是非常重大的事。

    “都在传要恢复高考了,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应该是真的吧,否则大家哪里能那么疯狂。你们能想象吗,我的那些书,都被人给借走了……太疯狂了,我那些书一看就没用啊!”

    “对啊,书店的书都差点被搬空了,看着好好笑。”

    “我妈天天都唠叨我努力学习,以后参加高考,说风都是雨……”

    ……

    林素美听着同学们聊天,也觉得很有趣,每个人的消息来源都不同,在一起分享彼此的信息,互相交流。

    林素美很快就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主要是林素美那“求知”的眼神让人动容,于是大家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全都告诉她。

    然后林素美就听到了关键词。

    “我爸的同学说”“我妈的同事说”“我爷爷的朋友的儿子的同事说”……

    很快就迎来了第一堂课,结果那老师一进来,就被大家问着那恢复高考的消息是不是真的,让这位老师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说他自己也不知道,让大家别去关注那些事,专注上课。

    ……

    第一天上学,对林素美来说很轻松,学习压力没有,同学们都非常可爱,知道她是新同学,不仅主动给她介绍很多事,还让她有问题就问,大家都会乐于帮忙的。

    所以在放学的时候,林素美竟然觉得时间过得挺快,这样的学习生活,是她从未经历过的,这让她觉得新奇又满足,享受其中的每分每秒。

    可是当林素美走出学校,看到站在校门口不时张望的林平时,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她紧了紧书包的两条背带,向林平走了过去。

    “小美。”林平也看到她了,露出满脸的笑,一口洁白的牙齿在笑容中熠熠生辉,比这九月的阳光更加和煦。

    林素美只是觉得心疼。

    林平不知道她的教室在哪里,不敢进去找,怕进学校和她错过了,只能用这笨办法,就在学校门口不停张望,眼睛都不敢休息一下,否则错过了怎么办?

    “大哥。我自己可以回家的啊,你不用来接我。”

    “要的要的。”

    林平笑着,完全不觉得来接自己妹妹放学有时候问题,甚至他还觉得挺骄傲,有人问他来干嘛,接妹妹放学的。

    其实前段时间,其它生产队里出过事,有个女生在出门的时候,被人给拖进了玉米林……

    这种事在这里以前都没有发生过,私底下传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吓坏了,尤其是家里有姑娘的,现在是没玉米林了,可难保会出别的事。林建业和陈冬梅的想法非常简单,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与其天天担心着,还不如天天接送,麻烦是麻烦了点,但至少心安,不会忐忑。

    林素美知道这事没有转圜余地后,就和林平说好,以后林平来接她的话,他就别站在校门口傻等,就坐在固定地方休息,她放学后会主动去找他。

    林平也觉得这主意不错,放学的时候,一大波学生都往学校外面走,眼睛还真不怎么看得过来。

    就这么说好后,兄妹俩就亲自去挑林平以后等的地方了,选好后才慢吞吞的回家。

    林素美就和林平说起学校里的事。

    林平爱听这些事,对他来说非常的新鲜有趣,听到以后,在干活的时候,还能和别人聊呢!

    “那恢复高考的消息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心太坏了。”林平表示不满。

    “啊?”林素美愕然,没想到自己大哥是这么个想法。

    “大伯这段时间都愁得不行,自从那消息传出来后,知青们都不好好干活了,三天两头跑,把大伯给气得……”

    林素美能理解知青们的想法,这高考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一场考试能进入大学去学习,还是一次回城的希望。

    但林素美也能够理解林建国的想法,他作为一村之长,想的当然是地里的庄稼,想的是让村子里的大家日子都好过一些。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林素美叹一口气,每个人都有不同想法,很难去说清楚对错是非。

    林平撇撇嘴:“自从那消息传出来后,好多人家里都在吵架,闹得个鸡飞狗跳……已经有人从家里搬去知青点了。”

    林素美抿了下唇,突然想起一件事,这高考带来的除了希望,还有很多家庭的破灭。

    诚然很多人都能理解知青们的选择,他们从城里来,最后回城,似乎是理所应当的,可是被他们丢下的妻子或者丈夫孩子呢,这些人都不无辜?

    这话题太过沉重,林素美不愿意去多想,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看重的东西,能被舍下的,或许也是人家并不看重的吧!

    “小美,你说说看,这恢复高考的消息是不是坏的?”

    林素美闻言噗嗤一声笑起来:“哥,这恢复高考的消息怎么可能是坏的。”

    “你看啊,这还只是传言,都闹出这么多事了。”

    “哥,坏的不是恢复高考的消息,而是有些人而已。”

    林平听了这话愣了一下,然后自己琢磨了琢磨,也不知道是认可还是反对了。

    林素美和林平回到第九生产大队,她认真观察了一下,是感觉村里的氛围不太一样,干活的村民,总是下意识的看向知青点,眼神不善。

    看来大家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

    林素美在定州中学上学,就由林平林安兄弟轮流接送。至于中午的那顿饭,由家里提粮食去学校,按照斤两兑学校的专用饭票,菜就要花钱买了。

    学校也不强求,自己带饭也可以,只拿粮食兑饭票不买菜也可以,甚至还能够用饭票去换菜,在定州中学,那饭票还是非常的有价值。

    林素美在学校待了几天就察觉了同学之间也有内部交易,买卖饭票,有人没零花钱了就卖几张饭票出去,可以香香嘴巴,对家人就说自己饭量变大了,而买饭票的人,也可以给家长多报账,从中节约点钱来,总之都各自受益。

    林素美觉得也有点意思,遇到卖饭票的,她也会去买几张,用饭票去换菜,比直接花钱要节约点。

    ……

    林素美这一去上学后,和谢长萍杨春妮的见面时间就少了,所以当周末来临,谢长萍赶紧就跑来报道了。

    “哎,终于能见到你人了。”

    “有没有特别惊喜。”林素美和谢长萍说笑。

    谢长萍白了林素美一眼:“你说说看,那读书就那么好,让你舍下了我们这群好朋友。”

    “哎呀,我读书去了,你就把我开除朋友籍贯了啊!”

    “对啊,前两天刚开除,现在又把你籍贯办回来了。”

    林素美笑着和谢长萍打趣,然后说了蒋春叶在城里的生活,蒋春叶过得还不错,工作一开始上手的时候不适应,现在已经得心应手了,蒋春叶说她要是继续干得好,老板还答应给加工资的。

    小伙伴过得不错,谢长萍也为她感到高兴。

    “你上学都学些什么,和我这个文盲说说看。”

    林素美失笑,到底还是和谢长萍说了说学校里发生的事。

    “你这么感兴趣,不如也去上学,正好我们可以作伴。”

    谢长萍毫不犹豫的摇头:“哎,我不是那节材料啊,根本坐不住,你都不知道,不去上学后,我都想买鞭炮来庆祝。”

    林素美心说:我是不知道……

    林素美也是个八卦的,压低了声音问谢长萍:“你弟弟放着那批书,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谢长萍心领会神,知道林素美是什么意思,现在很多人找书都找疯了,要是把谢长渝有书的消息传出去,现在那批书一准卖光。

    谢长萍也压低了声音:“那小子说还没到时候。”

    “这……不就是最好的时候。”

    谢长萍摇摇头:“谢长渝那家伙说,要等恢复高考的消息确定了再说,否则别人这会儿在他这里买了高价书,万一那消息是假的,人家就又花费了时间又多花了钱。还说什么,现在就让那些能弄到书的人先想办法去把书弄到,等消息下来后,他的那些书,就卖给那些弄不到书的人……算了,你也别问我了,我也不知道那小子脑袋里装了什么,一天到晚都在琢磨些啥。”

    要按照谢长萍的想法,现在就卖了作数,管那么多,人家买都买了,难不成还来退货不成。

    林素美却捕捉到了点谢长渝的想法。

    谢长渝要卖高价,这是肯定的了。

    然后谢长渝打算让这些有关系有人脉的人先把书给弄到手,否则他手里有书的消息传出去,来他这里买书的人,也可能是这一批人,等能弄到书的人都弄到了,他再把这些书卖给那些弄不到书的人……

    林素美皱了下眉头,问题来了,谢长渝凭什么就确定,那些弄不到书的人,能有那个财力高价来买这些书?谢长渝肯定不会做慈善,把价格给降低。

    ……

    没过多久,林素美就知道谢长渝卖书的方式了。

    谢长渝根本没打算单独卖书,而是把书都弄成一整套,价格贵得令人咂舌,然后卖是不得卖一个人,让一个村里要参加高考但弄不到书的人,一起来买这整套书,一个村他也只卖一套书。

    一套书价格是贵,但这么多人一起买,每个人成本就降下来了,与此同时,还能保证大家都能够看到书,虽然说不方便了点,可总比没有资料书强吧?

    谢长渝这么做,既赚了钱,也给更多的人提供了机会。

    与此同时,在配不起一套书的单本书,他再分别出售。

    他自己还悄悄留下了几套书,用作别的用途,如果有那种比较有背景的人找上门来,可以用这书做人情,和对方搭上话,平时这些书没什么价值,可在这个时候,这些书就超越了金钱价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