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科幻小说 > (快穿)她有毒 > 70.歌女要改行(五)

70.歌女要改行(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者码字不易, 让我们做彼此的小天使(^_^)

    于父沉吟半刻才缓缓说道:“天诚娱乐是林盈芳做主, 但是林盈芳向来以林家继承人马首是瞻, 这不是天诚要捧他, 是林楚意要捧他。”

    于二少端着水杯的手一抖, 哭丧着脸:“所以……是因为我找那个小白脸的麻烦?那小白脸是林楚意的人?”

    于家的人猜得到,其他人也猜的八|九不离十,大家心照不宣相视一笑,哦……

    车子开去了沈越的住处, 沈越邀请楚意上去坐坐,她当然不会拒绝他, 两人一起坐电梯上了楼。

    沈越的住处以冷色调为主, 摆置非常简单,楚意坐在沙发上打量四周一会儿便没了兴致。

    她按着遥控器找自己感兴趣的节目,沈越给她倒了杯水,电视里熟悉的画面让他有点儿不好意思:“你怎么在看这个?”

    “看看你。”楚意随口答道。

    明明知道对方没有那种意思,沈越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加速的心跳, 他放在腿上的手渐渐收紧握拳, 好半天才平复下来,开玩笑道:“好看吗?”

    “当然。”楚意笑眯眯地偏头,“以我的审美观来说。”

    宽肩窄腰大长腿,穿衣显瘦脱衣……她没见过。反正嘛, 这身材是真的好, 这长相更加好, 总给人一种端方如玉的感觉, 翩翩似有风,站在那里自带特效。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楚意握着遥控器推了推他。

    沈越却是蓦地起身,低眸看着她:“你饿吗?我给你下碗面吧。”

    楚意顿了顿,她其实不大饿,但还是点头应好。沈越一直关注着她的表情神态,得到想要的答案后转身走进了厨房。

    客厅里电视的声音开的有点儿大,时不时传来一句他极为熟悉的台词,他看着沸腾的水,这一刻心里格外平静。

    她不会拒绝他。

    他不明白为什么,但事实好像是这样没错。

    沈越继承了沈家妈妈的手艺,一碗鸡蛋面撒上些葱花,加了半勺醋,面汤微酸正合楚意的口味,即便她不饿也多吃了几口,又将面汤喝了个干净,只余下小半碗的面条。

    “你的口味一向挑剔,看来我手艺不错。”沈越也放下了筷子,把纸巾往她面前推了推。

    楚意扯了一张:“是挺好的,特意学过吗?”

    沈越没有反驳,他一边笑着一边将碗筷收进厨房。

    洗了碗出来,楚意正好接到文特助的电话,她起身向沈越告辞,现在也差不多快到十点了,不早了。

    沈越放下围裙送她出门,门刚打开,一张放大的惊讶的脸跃入两人眼目。

    门口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身材微微偏胖,他两只手里都提着超市大塑料袋,里面装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楚意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她。

    高洋是真的懵了,这里是沈越的家没错啊,为什么会冒出来一个女人?沈越的妹妹他见过,不长这样啊!他木在原地盯着人看了许久,沈越眉头一皱,正要开口说话,谁知高洋却猛然睁大了眼,手上的东西啪啪两声掉在了地上。

    “你、你不是CA集团的、的……”

    楚意从屋里出来:“是我,沈越的经纪人高洋?”

    高洋搓了搓手,回道:“我、我是,林总裁好。”

    文特助又打电话过来,楚意没接。

    她拍了拍高洋的肩膀,嘱咐道:“好好照顾他,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林盈芳说,当然也可以直接找我。”

    言罢,她把文特助的电话号码给了高洋,又拒绝了沈越送她下楼的提议,按了电梯对着外面的两人点了点头。

    高洋看着手机里刚刚存下的电话号码,恨不得把那一连串的数字盯出个花来。

    他表情怪异狰狞,沈越提起地上的袋子,忍不住拿胳膊肘碰了碰他:“你没事儿吧?”

    高洋撑着墙壁走进屋,慢踏踏地关上门:“生活真是处处有惊喜。我一直以为那些霸道总裁爱上我都是唬小女孩儿的,没想到啊,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沈越一边往冰箱里放东西,一边反问道。

    “我没想到……女总裁霸爱小娇夫的戏码就发生在我身边!”

    沈越恶寒了一下:“别胡说八道,没有的事儿。”

    “你还跟我打马虎眼儿!听刚才那位的口气,林总和她搭着线,我算算,自打你签到天诚开始,公司对你的偏爱几乎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我以前想破脑袋都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算是摸出点儿门道了。

    所以你们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是正常的男女朋友,还是……是……”高洋吞吞吐吐地将‘包养关系’四个字说出口,一颗心都快揪成麻花儿了,虽然背靠大佬好办事,但是……唉

    沈越速冻饺子放进去,听见他的话莫名有些烦躁:“都不是。”

    他们大概勉强能算是朋友。

    ………………

    楚意下楼回到车里,文特助连忙把笔记本电脑递上,小声道:“小姐,先生的视频。”

    她打开电脑,屏幕上出现的中年男人梳着大背头,穿着衬衫马甲,靠在椅子上正抽着雪茄,他看见了她,皮笑肉不笑:“我刚刚听说了一件挺有意思的事,你想不想听听?”

    楚意双手抱胸,冷笑:“姓孟的跟你通信儿了?”可以啊,动作挺快的。

    “你别管谁给我通的信儿。”他玩儿着雪茄,“你为了一个男人在孟家的酒会搞事,还真是不给你孟伯父面子。”

    面子?楚意挑了挑眉:“他的面子值几个钱?”

    中年男人眯了眯眼,脸皮子一绷:“跟你的小情人比起来,我的面子也不值钱了?乖女儿,你的心大了。”

    楚意坐直了身体,她唇角勾起一抹淡笑脑袋凑近了些,眸子里溢着沉沉冷光,平淡的言语里含着十足的狠意:“你要是敢动他,我就毁了你的林家,顺便送你去死。”

    沈越要是出了一丁点儿的事,这个任务就算失败,任务失败她就不能再进入碧石了,这也就意味着她又要回到以往那种固守一方天地,千千万万年都一成不变的日子。

    她会疯的,看过了鲜活的世界又再度回到以往的岁月,她真的会疯的。

    她笑的越来越诡异:“你不妨试试看。”

    镇南王到底是镇南王,手中握了刀便如有神助,刀锋起落之间鲜血四溅,染红了紫宸殿中央铺就的地毯。

    血渍遍地,楚意眸光微闪有些不自在地偏了偏头,她生在乌暄山很少见到这样血腥的场面,下方刀剑相交难免勾起了一些久远的记忆。

    镇南王跪倒在地的时候,楚意都还没缓过来,她坐回到龙椅上,皱着眉抿了抿唇叫人将涉事者全部押进大牢,待明日早朝与文武百官商议之后再具体定夺。

    宫人各司其职打扫大殿,几位当背景板的大人相继离开,到最后整个紫宸殿只空落落地几个人。

    “陛下在想什么?”顾云深站在阶下抬头望着她,问道。

    楚意伸了个懒腰,不甚在意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个小孩儿。”

    “小孩儿?”谁?

    “一个狼心狗肺的小不点儿。”楚意比了比小指头,她啊想起那个臭小子就是一肚子的气。

    顾云深见她不欲多言自是不再追问,两人衣服都没换便忙着收拾今晚的残局。

    秋日晚风吹在人身上凉飕飕的,楚意打了个呵欠,当皇帝也不好玩儿……还不如她母后怀里的那只猫呢,吃了睡,睡醒了便撒丫子的跑,捉捉蝴蝶扑扑小鸟儿,小日子滋润的不行。

    黑夜里,捉拿沈菡的侍卫冲进云浮宫的时候,她正在挑选司衣司送来的新衣,想着换一身漂亮的衣裳迎接属于他们镇南王府的天下,却没想到迎来的是冷漠无情的禁卫军。

    她穿着新蚕丝制成的广袖留仙裙,光鲜亮丽地被抛进了阴暗无光的牢房,墙角的老鼠啃咬着枯草在欢迎着她的到来。

    镇南王妃与顾夫人被关在一处,刚巧就在她对面的牢房里,都如她一般穿着华贵妆容精致。

    “母、母妃……这是怎么回事?”沈菡提着裙摆踮着脚尖蹦到了牢门口,既是气恼又是嫌弃:“这里脏死了!”

    沈菡未出声儿的时候,镇南王妃和顾夫人还没发现是她,主要是皇宫伙食好的很,叫她丰满了不少,和以往清瘦的模样截然不同。

    “菡儿?”镇南王妃双手扒着牢门柱子,语气颓丧,“我们完了,完了……”

    沈菡遽然惊愕失色,她拔高了嗓音:“母妃,你、你什么意思?”

    尖利的声音吓的牢里的老鼠四处乱窜,镇南王妃跌坐铺满枯草的地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对面的沈涵,她也不回话,只一直絮絮地念着:“完了,完了。”

    完了,完了,她该劝住夫君的,她该劝住他的。

    “母妃你说话啊!”沈菡拍打着牢门,“什么意思?”

    她一再追问,镇南王妃不理她,顾夫人也不理她,两个女人都沉浸在无边的后悔里,造反……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沈菡嘴中不停地询问着什么意思,似乎只要没得到那个答案,她就可以一直自欺欺人下去。

    隔壁牢房睡觉的死囚也不知道从哪儿抠了一块石头,直接砸在了她身上,吼道:“吵吵嚷嚷什么?进了这里还想活着出去,美得你,死牢!知道什么是死牢?蠢货。”

    死牢……沈菡捂着胸口差点儿没了出气儿,上一次因为错杀侯府世子的事被关死牢的经历还历历在目,那个时候她是一点儿也不怕的。

    她父亲是名震天下的镇南王,她是父亲最疼的女儿,是大齐的清平郡主,杀了那侯府世子又怎么样?只要她一亮出自己的身份,别说那什么侯爷,就是沈楚意也不该动她丝毫。

    可是现在呢,现在……她的父亲从大齐功臣的神坛跌落成了造反的逆臣,她……成了逆臣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