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被迫成为万人迷之后 > 207.他的大魔王(62)

207.他的大魔王(6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奴里安的神灵, 除了至高的神官之外, 其他的信徒并不需要保持身体的纯净。所以温饶在听到阿诺这句话之后, 即刻怀疑起了阿诺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其实阿诺无论是从外形还是条件, 都属于非常惹女性青睐的哪一种类型, 在他担任侍卫长一职的时候,神殿里不少侍神期满, 即将离开王宫的女奴向他示爱。甚至宫中一些贵族夫人, 也为自己即将成年的女儿, 向他抛出过橄榄枝。

    阿诺曾经也考虑过,甚至也和某个女性有过密切的来往,但是在他遇到神官之后, 他发现自己没办法再和那些女性有正常的交往了。

    一开始是因为神官的圣洁,他拒绝女性的时候, 也是用的这个借口——

    “我不想让自己的不洁,玷污神官大人。”

    当时他一心仰慕神灵, 拒绝了那个女性。后来在和神官大人逐渐的相处之中,他发现对方并不想自己想象出的神灵那样圣洁无瑕,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仰慕对方。因为这样,才让对方并不像他假想的神灵那样遥不可及。他承认,自己在内心有对发现神官并不完美,而自己正好知道这不完美地方的卑劣窃喜。

    温饶看着面前低着头,显得卑微至极的阿诺, 神色复杂, “阿诺, 难道你……”

    跪在地上的阿诺神色一怔。难道神官大人发现了吗?发现了他从一开始就抱有的……

    “不举?”温饶艰难的说道。奴里安算是相对保守的地方,再加上阿诺在他面前表现的,就是一个和欲望不沾边的虔诚信徒。

    阿诺仰起头迎上了温饶的目光,他眼中的迷惑也映入了温饶的眼中。

    温饶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就是,你是心里没办法接受女人,还是身体没办法……抱女人。”

    阿诺一下子明白了温饶的意思,身为男人,他该马上否认温饶问的话的。但是他一想到,如果自己说自己一切正常的话,那神官大人,会不会马上再提让他和女人结婚的事呢?

    “是……身体没办法。”如果说是心理的话,神官大人一定会发现吧?毕竟他一直都跟随在神官大人的身边。

    温饶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阿诺的脸颊,红的都快要滴出血来。他都说了什么呀!

    温饶将手放在阿诺的肩膀上,他就说,旁人哪里能拒绝这么好的事呢,“起来吧,阿诺。”

    阿诺站了起来,温饶认真的想了想,“你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帮你治好的。”

    阿诺实在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神官大人纠结太久,他含糊的答应了几声,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

    希尔曼的政策,在奴里安进行了全面的推广。温饶看着他天天在宫里宫外进进出出,忙的脚不沾地,想到的那个同样忙碌中的西沙。

    西沙的魔药,不知道做没做好,他的那些乌鸦奴仆,不光晚上要去为他奔波,连白天也往外飞。也得亏希尔曼这段时间忙着应付宫外那些贵族,没察觉到,不然他身为一个神官,早就察觉到异常呢。

    西沙根本懒得掩饰自己的行为举止,也许是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自己认真经营了多年的神官身份了,现在破罐子破摔,连基本的掩饰都懒得做。温饶听到神殿的女奴,开始讨论最近神殿外的乌鸦突然变多了,正在希冀她们察觉到点什么,报告给希尔曼的时候,另一个女奴说,是神灵显示的神迹。本来用神迹当借口屡试不爽的温饶,现在听到这一句气的不轻。

    就在温饶热衷于听外面那些女奴议论的时候,一只乌鸦从神殿窗外飞了进来,落在神像的肩膀上。温饶看乌鸦直视他的眼睛,就知道那是个乌鸦奴仆。

    果然,乌鸦张口说人话了,“西沙大人要见你。”

    本来还在庆幸,那个巫师没找自己的温饶,听到乌鸦的传信,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他表面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有什么事吗?”

    乌鸦奴仆没有再说话,扑腾着翅膀,‘呀呀’的叫了两声,就飞出去。

    大概西沙是没有给他说第二句话的权限吧。

    温饶从接手这具身体的时候,就大概的知道了西沙大概是个什么人,如果他现在不回去的话,过一会他可能自己要亲自过来了。只不过手段就不是这么温饶的了。

    “我先离开一下,神殿里有什么事,你们处理就好了。”和女奴说完,温饶戴上兜帽,返回了自己的住处。

    他的住处外,站着两个女奴,只是两个女奴已经不会再向他行礼了,因为温饶亲眼看见,西沙已经喂她们喝下了某种能控制她们的魔药,她们现在形同于西沙的傀儡。打开石门,温饶庆幸没有再温饶那浓郁的近乎实质的血腥味了。他沿着台阶走下去,看到了亮着幽幽蓝光的房间。

    西沙背对着他,他的一只手上,正捏着一个装着魔药的小瓶,他的魔法书,摊开放在他的面前,看样子像是在斟酌什么剂量。

    温饶走过来时,他微微倾斜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侧过头,阴欲的目光望着他。

    温饶看着他被蓝光照亮的半边脸,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感觉这张熟悉的脸,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本来少年是那种平短的眉,鼻梁也有些平,但是现在,他眼睛深邃,眉尾长而上挑。加上穿着神官的衣服,被兜帽一盖,温饶恍惚间又想起了自己才穿过来时,看到的西沙。

    虽然换了一张脸,但给人的感觉没有一点变化。

    是他同化了这具身体吗?这个想法,让温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我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明天我就将启程,前往参加巫师的聚会。”处于变声期的少年,声音本来有些尖细,但西沙占用了之后,他声音也低沉了许多。温饶为他的声音走神了一瞬间,等他反应过来西沙说了什么的时候,嘴角差点没控制住上翘。

    终于这家伙要走了?

    从西沙手中的瓶子里,倾倒出来的药水,在黑暗中还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光辉,温饶看到那药水落在地上,瞬间跳跃出像火焰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温饶站得远,没有感觉到有没有温度。

    “你也要和我一起去。”西沙像是洞悉了温饶心中所想。

    温饶表情一下子凝固住了,“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去?”

    西沙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希尔曼也是一个神官,再加上他现在掌握整个奴里安,如果他要找我麻烦的话,我也会很麻烦的。”

    “你还怕他呀。”温饶出言相激。

    “我当然不怕他。”西沙根本不受他干扰,“带上你,只是为了防止他派人来抓我时,我好有个可以交易的筹码。”

    温饶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地上那紫色的火焰,忽然像是一条蛇一样,围绕着西沙,在干燥的地上游曳起来。温饶看着西沙抬了抬手,那条火蛇就一下子窜上了墙壁,头顶那些乌鸦,受惊似的大叫起来。听着那凄厉的叫声,温饶一下子又住口了。

    西沙故意问他,“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掌握着巫术这种大杀器,不就形同于端着一把装了子弹的枪吗。他敢在枪口下,说出什么异议来?

    “没有。”

    西沙对冒牌货的识时务很满意,“明天我在城外等你。”

    温饶看了一眼那条追逐着头顶乌鸦的火蛇,那些乌鸦拼命的扑腾翅膀想要躲开它,以至于翅膀撞在墙壁或者柜子上,黑色的羽毛不停的往下掉。西沙仰着头,纵容着自己‘宠物’的这种行为。

    温饶不知道西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从石室里离开之后,返回了神殿。神殿外的女奴,一看见他就对他说,“神官大人,阿瑞斯王子在神殿里等您。”

    嗯?以撒回王宫了?

    温饶抬脚走进神殿里,正看着双臂抱着胸,站在神像面前望着神像的阿瑞斯。一般的信徒,会在神像面前解下自己的佩剑,但阿瑞斯没有这种自觉,他腰间仍旧挂着他那把锋利的刀。

    温饶从门口走进来,“阿瑞斯王子,有什么事吗?”

    阿瑞斯听到温饶的声音,笑着转过头来,“神官大人,你刚才去了哪里?”

    “去处理了一些小事。”

    阿瑞斯没有听出温饶声音里那一瞬间的慌乱,他笑眯眯的走过来,在看到对方面无表情的一张脸时,又狠狠的皱起了眉头。

    温饶看他脸色变了几变,还以为是有什么事,心里也一下子紧张起来。没想到阿瑞斯下一秒就颇有些委屈的说,“神官大人,您最近很忙吗?”

    “不忙。”难道阿瑞斯察觉出了宫中的异常,所以回来调查了?

    “那为什么很少见您出宫了呢?”阿瑞斯真的很讨厌回到王宫里来,除了希尔曼的召唤,他几乎从不主动回来,这一次却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温饶了,从前无论怎么样,都能碰见经常出宫的温饶,现在忽然看不到了,总觉得缺了什么似的。

    温饶,“?”他出不出宫和阿瑞斯有什么关系?

    “那些平民,都在等着您的赐福呢。”他也是啊。虽然赐福对他来说,也没什么用。

    温饶以为阿瑞斯是帮他那些手下问的,毕竟他在信徒们的眼中,还是很吃香的,“如果有人需要的话,现在就可以。”毕竟他还欠着阿瑞斯人情呢。

    阿瑞斯闻言很是惊喜,“那就现在吧。”

    刚回到神殿,还没站多久的温饶,就跟着阿瑞斯出宫了。他本来以为,阿瑞斯是帮他那些宫外的平民朋友要求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荣幸得到神官的赐福。但是阿瑞斯将他带去了一个收容流浪儿的地方。温饶从那些小孩对阿瑞斯的拥簇中,知道了这里就是阿瑞斯自己出钱建立的。

    那些儿童并不知道神官,阿瑞斯牵着他们,把温饶介绍给了他们。说向他请求赐福,会得到神灵的庇护。一群小孩即刻拥簇过来,向温饶许愿。

    上过战场,身上杀伐之气颇重的阿瑞斯,在这个时候却异样的温柔,他半蹲在地上,抱着一个瞎了一只眼的男孩,“神官大人,为他们赐福吧。”本来他想带温饶去更有趣的地方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带他来了这里。

    连他的哥哥希尔曼也不知道这里的存在。

    温饶一直站在那,看着一群小孩,平常那些祷告词,一句也说不出来。阿瑞斯以为他是嫌恶这些平民里的小孩,他知道这并不怪温饶,每个贵族对平民而言,都有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连他的哥哥们,也会不自觉的露出一些对于平民的轻视。阿瑞斯来自于平民,他被誉为神之子,但其实他内心比谁都知道,他只是一个运气比所有人都好的,平民的孩子而已。

    温饶转身离开了,阿瑞斯拍拍一个小孩的头,准备追出去时,看到温饶又走了回来。

    “怎么了?”阿瑞斯问。

    “你有钱吗?”

    阿瑞斯迟疑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的钱袋,解开交给了温饶,他刚想问温饶准备做什么,就听温饶说了句‘回神殿了还你’这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他看到温饶,向外面的小贩,买了许多东西。

    都是些廉价的东西,身为神官,他应该不缺这些才是。

    “你买这些干什么?”阿瑞斯问。

    与此同时,那个被神官光顾小贩,正受宠若惊的推辞,“神官大人,这些东西您要的话,就直接给您了——不,不需要钱的!”

    那个被神官光顾的小贩把东西全都给温饶之后,还露出了一种捡便宜的欣喜感。

    温饶已经习惯了他们想要什么了,被贵族压迫的平民们,只期望自己在死后,能进入神灵所虚构出来的安逸国度。

    “神灵会祝福你的。”

    “是吗?那真是太感谢了!”

    温饶看着欣喜若狂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打心底生出一种悲哀来。确实没有神啊,在千百年之后的未来,一切都证明了没有神灵的存在。只有现在,贵族们以神灵的名义,奴役着这些平民。

    “把这些送进去吧。”温饶一个人实在拎不动。

    阿瑞斯问,“送去哪儿?”

    “送给那些小孩。他们不是说,想要吃甜甜的浆果吗?”

    阿瑞斯想起了,刚才一个小孩问他,赐福可以得到什么,他说向神灵许愿的东西都会成真。

    “与其等虚无缥缈的神灵,不如现在就满足他们的心愿。”温饶说。

    阿瑞斯和希尔曼一样,是不相信神灵的存在的,但是莫名的,在这一刻,他相信了。

    “西沙。”他很想叫他的名字,而不是神官大人。

    温饶听到这个名字却十分的膈应,脸色都不太好了,“不要这样叫我。”

    “那……神官大人。”阿瑞斯纠正了自己。但这样叫的时候,却比平常或戏谑或尊敬,都多了几分亲昵的味道。

    东西根本不需要温饶买,就有无数的人自己送了上来。温饶将他们供奉上来的东西,散布送给了这些孩童。他确实是个普通人,被环境轻易的改变,但始终有些东西,是没办法改变的。

    “是不是只要向神灵祈祷,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呀?”有拿到他递过来的食物的小孩,这样仰着头问他。

    “想要什么,就要自己去努力。神灵也许会给你,但要等太久太久了。”因为王妃离开奴里安,一蹶不振的温饶,突然觉得,希尔曼当国王也没那么坏。他和王妃有能力改变奴里安,希尔曼也能。

    阿瑞斯站在一旁,看着温饶。

    在这一刻,他是真的相信神灵的存在。因为他就在自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