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综]花音少女 > 356.第三五六章
    这周榜单好像已经被我日完了, 放个新坑第一章给大家看着玩, 晚点儿替.换。

    脑洞了一个几乎要玩脱的融合世界观, 忍不住就烧脑的写了起来。

    指路律律专栏的预收坑《[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欢迎收藏留评啊[坏笑.jpg]

    提前说一下, 是个耽美同人, 么么哒。

    ————

    ————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第一章

    巨大的飞行船底部闪着红色的光,呼啸着越过天空。

    距离天空最高的大楼楼顶上,手机的屏幕亮着。它的主人, 一个身穿黑色外套的亚麻色短发青年躺在血泊中,似乎是在艰难的和手机那头的人说着什么。

    我快要死了——十束多多良心想。

    他想到了自己的过往, 走马灯里全是他和尊、和出云、和吠舞罗的大家的回忆。

    这个大楼太偏僻了, 刚刚来的路上顺便看了眼终端机, 知晓最近的几家英雄事务所正在处理附近的犯罪事件。

    求救也来不及了——没有人能来救他。

    那么……

    他死了之后,尊……怎么办呢?

    泪水溢出眼眶,模糊了视线。

    所以,在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魔法阵一样的门、还从中走出了什么人时,他还以为自己已经失血过多出现幻觉了。

    “唔, 真巧, 是赤色的啊。”

    为首的少年漫不经心的感慨着,嗓音稚嫩而沉稳, 竟让十束多多良想到了尊。

    “药研,给他手入一下。”

    “主上, 这是人类不是刀子。”

    “……是喔。”

    晕染着似是透明的雾气又似是七彩琉璃的光芒散落。

    那是属于王权者的力量。

    如少年的瞳色般美丽, 干净, 纯粹……温柔而强大。

    ——

    “……综上,鉴于本次审神者【无色】坠剑事件造成了时间线扭曲这一严重恶劣结果,按照《时之政府审神者分级处分法》给予禁足十年的惩罚。禁足流放的世界线已录入时空轮.盘,请在二十四小时内前往报道。”

    身着白西装制服的男人声音微微颤抖的宣读着手中牛皮纸上的内容。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鬓发已经湿掉了。

    负责录像的工作人员也在三脚架后尽量削减着自己的存在感。

    他们……在恐惧。

    就像是弱小的草食动物面对凶悍的食物链顶端的肉食动物、甚至可以称之为幻想种的存在那般,本能的敬畏着,恐慌不安着。

    这一切威压都来自于面前的这位少年。

    少年大约只有十三岁,或许称之为正太也不为过。嫩白的肌肤,精致的五官,冷淡的气质,银白且有几分透明的发丝扎在脑后落下一尺长的马尾,穿着宽大的和服式审神者制服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精雕细琢的白瓷娃娃。

    他的身畔是一棵两人合抱那么粗的樱树,身后是一片绿草茵茵。

    草地上,以最为稀有的天下五剑三日月宗近打头,依次按照短刀十六振、胁差六振、打刀十四振、太刀十六振、大太刀四振、枪三振、薙刀一振的顺序,整整齐齐的跪满了一本丸身着出阵服的刀剑付丧神。

    全都低着头。

    只有最前方伫立着的他们的君主——他们的王,仍旧是一副面无表情心不在焉的模样,淡声回应着时之政府的处分:“我知道了。”

    三日月宗近俯首起身上前,恭恭敬敬的接过了处分判决书和小巧的时空轮.盘,再度退了下去。

    “啧。”少年的忍耐告罄,终究是不耐烦的小声咂了下嘴,皱起了眉头。

    那双如琉璃色雾霭般流光溢彩的眸子扫过全场,无形的威压碾得所有时政工作人员们膝盖一软,打了个冷颤。

    “那么,到此为止了。”

    一只有着尖利指甲的素白修长的手绕过冷汗津津的录像师,啪嗒一声摁灭了正在直播的摄像头。

    这人是个青年,也穿着一身白,和那少年的装扮有几分相似。然而,他却头顶着一对儿扑灵灵的黄色白尖儿毛耳朵,黄色的长发柔顺的落在腰间,看起来毛绒绒的;下.身衣摆鼓囊囊的,从下摆钻出了数条黄色的蓬松大尾巴,尾巴尖儿还是白色的,晃来晃去竟有几分可爱。

    ——赫然是个狐狸精,九条尾巴的那种大狐狸。

    “时狐大人。”白西装们恭敬的、或者说是有几分[得救了]的意味,忙不迭的退开。

    “你们先回去吧。”青年冷着一张妖异俊美的脸,轻轻的挥了下衣袖,地面上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传送法阵,“工作辛苦了。”

    白西装们迅速的收拾了工作用品,井然有序异常迅速的消失在了传送阵中。

    本丸的春景中,一把撩起刘海脑袋后仰的少年眯起眼睛深吸了口气,懒洋洋的开口:“都给我站起来。”

    刀剑们整齐划一的起身中,少年只昂着头冷冷的看着步步走进的狐狸精:“时狐,禁足十年是个什么意思。”

    青年行至少年的面前,敛眸俯身,单膝而跪。

    他牵起少年的手轻吻指背,声音暧昧而冷清,带着几分柔软哄诱与发自真心的崇敬意味:“王——”

    “……啧。”少年再度无奈又烦躁的咂嘴,抽出被对方献于忠诚之吻的手,使劲儿的揉乱了对方的狐狸脑袋,“都已经是时之政府的BOSS了,就不能有点儿上位者的气势吗,啊?”

    “您知道的,臣下不过只是个……”

    少年一巴掌糊在狐狸青年的头顶打断了他的话:“起来,什么样子。”

    “是。”

    青年愉快的站了起来,那双红玉般的眼睛熠熠生辉的望着少年,满是不舍:“还没见到王上多久就要分别,真是太难过了,呜……”

    “判决书不是你下的吗,现在哭什么呢。”三日月宗近微笑着说出了毫不配合的冷酷话语。

    时狐·大狐狸精·时政BOSS哽了一下。

    “主上,站了这么久累不累?请坐在我怀里吧!”压切长谷部趁着三日月说话的空档,迅速朝着自家小巧的审神者伸出了手。

    “哼,真是愚蠢,主上身为王,需要的当然是足够舒服的座椅,而不是你这单薄的身板。”龟甲贞宗立即在少年的脚边跪下,摆出了人体座椅的姿势。

    “啊,真是不错的主意啊,龟甲殿下……”笑面青江眼前一亮,“那么我也……”

    原本严肃的场景一秒朝着不利于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的污糟糟气氛转变了。

    “也什么?”

    烛台切光忠一脚踩趴了龟甲贞宗,已然刀锋出鞘插在了又要作妖的笑面青江面前,唇角笑容和善极了:“所以,时狐阁下,十年禁足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主上的肉身重铸没多久,力量还没完全恢复,贸然离开本丸……您是打着什么主意呢?”

    “这……”

    “是我家小流的主意。”

    一道身影自时狐的身后凝现。

    那是一个穿着白色拘束服的正太,绿色的长发中闪烁着电光。

    同一时刻,自樱花树上落下了一个穿着宽大的白色和服、发色与少年审神者差不多的正太。

    他们有着相似的面容。

    “绿板。”白和服正太挡在少年身前侧,声线疏离的打着招呼。

    “无板……”绿发正太唇角勾起一个玩味的弧度,以故意的语气缓缓补充了后半句称呼,“哥哥。”

    “你还是这么宠溺无色之王啊。”染上了绿色的人形德累斯顿石板嗤笑着,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注视着属于无色之王的德累斯顿石板,“就是因为这样,你家无色才会越来越没节制的坠剑。”

    “只要有我在,无色就会一直拥有着[不死]的无限重铸属性,直到我的力量耗尽——你对于绿之王比水流而言也是这样的存在,有什么好说的。”

    被自家作为审神者的王权者【建立联系】终身绑定拐带回家的石板,成为对方无论怎么作死都不会死的保障之后,互相冠以被染上的色彩为名戏谑的称呼对方,已经是这两位来自不同世界的石板的小乐趣了。

    “你在这里……”少年无色却意识到了什么,脸色沉了下来,“小流怎么了?”

    “小流他啊……”绿之王的德累斯顿石板唇角的笑意抹平了,他以一种复杂的视线盯视着无色,“他,坠剑了。”

    对于他们而言,坠剑又不会死——所以一定还有别的原因在。

    无色之王瞬间便想通了这一点儿。

    “然后呢,和这次禁足有什么关系?”

    “小流坠剑的世界就是你接下来要去的世界,无色。”[绿板]从时狐手中顺走了他之前看直播用的小平板,狠狠地瞪了审神者无色少年一眼,“小流的要求是你必须控制自己十年不坠剑,并且搜集到他坠剑之前都为了那个世界的稳定进行了什么操作——达成了这两个条件之后,他才会苏醒。”

    突然之间被好友以命相逼的审神者·能掉剑解决的问题绝不动脑子·无色之王:……

    虽然喜爱暴力解决问题,但他又不是真的没脑子!

    无色曾经在成为【无色之王】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自己是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来着——作为一缕沉入尚且埋藏在地底的德累斯顿石板的魂魄,突然获得了王权者的能力【穿越】和【不死】,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谁就穿越到了疯狂的战场,被狐之助哀求着解决暗堕刀平定混乱的时政……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处于不明就里的战斗状态,在狐之助不知道哪儿搞来的德累斯顿石板的帮助下,多次坠剑清理暗堕本丸,最终把时之政府的病灶全部拔除,成立了全新的时之政府,规范了审神者系统,梳理了不少乱糟糟的世界线。

    他秉持着和自己无关的原则,对政权什么的没兴趣,所以顺势成了时政新BOSS的就是进化后的狐之助——时狐。

    可以说,他爱坠剑解决问题的习惯都是面前这个狐狸精给引出来的。

    大狐狸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儿,眼神游移了一瞬,相当心虚。

    为了避免石板的力量弱化,狐之助建议无色去各个世界拐带新的石板增强原本这块石板的力量。【平行世界同一事物同一生物无法共存】的原则在本就有着时空之力庇佑的本丸内完全不存在,加上不少平行世界里石板最终的命运都是被白银之王给坠剑摧毁,有灵魂的存在必然渴求着存活,所以拐带石板回家进行融合也逐渐成了就任审神者之后的工作目的之一。

    有着无色之王的前车之鉴,难得遇到另一位王权者成为了审神者同僚,无色便建议比水流也开始往家里拐带那些正常世界线里注定被毁灭的德累斯顿石板——这才有了两位石板精对峙的奇特场景。

    “也就是说,你要跟着去?”穿着白和服的石板精眉头一皱,“你不该离开绿之王。”

    “所以我拜托时狐暂时冻结了小流本丸的时间,他的刀剑与他本身的灵魂全都进入了沉睡,已经被封锁了。”绿发石板举起手中的平板挥了挥,上面显示着绿之王比水流开发的游戏【jungle】的休眠绿树界面,“小流只留了唯一一个任务,就是我来看管你十年不坠剑。”

    “坠剑也没关系吧?我一定会复活无色的!”白和服石板不满的表达了抗议。

    ——万一出了意外复活不了呢?

    刚刚还在打闹的刀剑们此时全都面色凝重。只要身为王的无色还活着,他们作为无色之王的眷属就可以无限制的凭借着对王的忠诚、凭借本丸仓库里任一振自己的备用刀被王再度唤醒,甚至还在时狐的暗箱操作下可以积累等级。但是王呢?若是哪天他坠剑坠上了头,在德累斯顿石板能量不足的情况下坠剑死了,该怎么重铸本体刀——达摩克利斯之剑?

    是的,无色早期认为自己是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原因就是,本体是一缕灵魂的他成为无色之王后,只能以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形象出现。

    而剑的眷属选择刀剑付丧神,再合适不过。

    “既然是吾王友人的心意,那就没办法了。”同样暗箱操作成为了初始刀的太刀·三日月宗近盈盈一笑,半蹲下身抬起头来,以那倒映着弯月的眸子温润的注视着他们的审神者,他们的王,“是吧,主上?”

    无色环视一周,从自家刀子精们的脸上全都看到了赞同。

    “……嘁。”怎么都把他当成需要操心的笨蛋啊,“我知道了。石板你留在家里,三日月,起身。”

    “是,主上。”天下最美之剑微笑着起身,深藏功与名。

    “可是……”

    “同一个世界里不能出现两个同样的东西,你知道的吧。”无色堵住了自家石板不情愿的嘟囔,虽然按照辈分来看,诞生他的那块石板应该是父亲,但是自己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找到诞生自己的那块板子……姑且就只能把这两块板子都当做小叔叔了。

    他一直以来都是个很有礼貌的王权者啊。

    “话说,既然你要跟着去……小流坠剑的那个世界里没有石板吗?”

    “有。”绿色的石板露出一个诡谲的笑容,他舔了舔唇角,“不过,那块石板的灵魂已经……被我吃掉了哦。”

    “所以,别妄想能串通当地的石板作弊!”绿板把游戏平板往拘束服的大口袋里一揣,双手叉腰,挑眉哼笑,“我会认真的替小流监督你,绝对要改掉你动不动就坠剑解决问题的坏习惯!要知道,你给无板吃的石板太多了,你现在坠剑的威力都可以破坏时间线了!再发展下去,说不定就会被更根源的存在给抹杀掉的!”

    无色:……

    啧,不愧是Jungle的游戏开发者。

    “好了,别啰嗦了,具体要怎么做?”少年揉了揉鬓角的碎发,望向时狐,“我能带几个人去?本丸正常出阵还是和小流的一样冻结?二十四小时的准备工作不是站在这里说闲话吧?”

    “一队,上限六人,本丸冻结十年。王,这次不是去战斗而是去生活的!”时狐强调。

    下意识想要选择强战队伍的无色少年顿了一下,妥协:“好吧好吧。”

    回头就看到一本丸六十一振刀子精全都双目灼灼的盯着自己,顿时压力略大。

    三日月宗近在最近的距离冲着自家主上倾国倾城一笑。

    “队长,三日月宗近。”既然是出远门,当然首选是近侍刀。要考虑生活方面,还要能管得住自己的话……

    “药研藤四郎,烛台切光忠,宗三左文字,鹤丸国永,笑面青江。”

    “接下来都去做休眠之前的准备工作,三日月……不,烛台切光忠你负责出远门的物资准备。”少年不确定的转向绿板问道,“小流没限制物资携带这点儿吧?”

    绿板眼前一黑。

    他刚刚还说无色的那块石板纵着这位,现在就啪啪啪打脸了。

    小流绝对不是没想到这一点儿!

    所以,比起磨性子,这是要人家无色之王去度假才对吧!

    “……没有。”

    ——

    然后,他们就来到了故事开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