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修真小说 > (仙侠)我是系统 > 167.阴谋诡计
    夜——

    晚风轻拂, 一片寂凉。城中街道即便是夜半三更, 也有一队队的人在巡逻着, 城门之上也有守城卫守着。

    偌大的越阳城池上方终散去了一片火云, 让夜晚恢复该有的颜色。只是那三十六朵火莲冉冉的漂浮在半空,如同流水中流放的河灯一般, 飘飘荡荡, 起起伏伏。

    看上去漂亮的很。

    一晃又是三月。越阳城也开始步入寒冷, 只是现在城中大半都是修行之人, 不畏寒冷变化。

    也不知道是不是火莲灯的缘故, 魔门的动作骤然安静了下来。只是时不时的蹦哒一下, 刷一下存在感, 证明他们还存在着。

    魔族不在来犯, 但也没有离开, 只蛰伏在暗处没动,而越阳城又恢复成之前修为不错的武者组队外出猎魔的状况, 越阳城也白天黑夜严格防御巡逻着。

    只是在严格的防御也御不过真正有心或者有本事之人的来去。

    天空之中,一道残影落到了越阳城的周家。

    另一边, 房间里黑暗之中的叶清琐睁开了眼睛, 虽然‘看’到了某道残影, 但睁开眼睛却不是为了那道残影。而是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门前的身影。

    起身, 掀开被子,赤脚踩上地板, 走到门前, 打开。

    顿时夜风吹起衣角, 带着一丝丝寒凉。

    而门口,站着的是如今只高叶清琐半个脑袋,许久不见的白千翎。

    依旧一身白衣,瀑布般的黑色长发,身上已经没有了那股时时常在的血腥的气息,还有吞噬人的生机的黑气,看上去十分的干净清晰又舒服。

    修为——武宗巅峰。

    只是叶清琐推算,似乎这个武宗巅峰也不是她原本的修为。

    经过扫描,对方体内的某种能量生生不息的运转着。

    对方正在快速的恢复中,恢复它原本的实力。

    女子容貌依旧清丽绝然,气质淡渺如风,却又温柔如水,让人感觉与之相处十分的舒服。对方移了移目光,看向开了门的人,清清淡淡的开口道:“本就是过来找你的,来时城外却偶然间听到了你的名字,你与我有恩,便候着听了一两句,谈论你的那人也来了这城中,可要出去看看?”

    叶清琐想了想,既然与她有关,便点了点头。

    在这越阳城,武宗来去,若是想的话,不会有一人察觉,更莫谈白千翎原本有更高深的修为。

    被白千翎一拉,两人便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原地。房门一关,恢复平静,就像从未有过痕迹,从未有人踏足过一般。

    被白千翎带到了周府,于半空中翩然落下,落在了一处屋檐之上。

    这是周家小姐周阮玉的院子,两人脚下所踩屋檐的下方,正是周家小姐周阮玉的闺房。

    此刻周家小姐周阮玉正睡得香熟,或者,应该说睡得不怎么香熟。

    黑暗的房间里,床上的人因微微的动着,露在外头的脑袋小脸儿上满头密汗,像是雨水直接洒上去的一样,两道弯弯的柳叶眉间蹙起,无论如何也放不开,连放在盖在身上被子上面的双手,也紧紧的揪着。

    这一点一滴,无一不昭示着她此刻可能正在做着一个噩梦。

    “啊,不要!”一声轻呼,周家小姐醒来了。

    从床上直直坐起,一双素手就急忙的就摸向了自己的脖子,模样之恐慌,像生怕自己的脑袋不在自己的头上了一般。

    周阮玉好一阵大喘气,良久才安静下来,然后侧了侧目光,偏了偏脑袋,忍不住望向窗户。

    窗外寂静,一片安和,甚至耳边还能听到窗外风吹树叶的声音。

    但周家小姐却神情慌张,仿佛有什么东西会破门而入一样,高声一喊,“香儿!”

    于是一阵脚步声打乱了这片寂静。

    不一会儿,房门被推开,一个长相秀丽丫鬟打扮的姑娘从房门外走进房门间,衣裳和头发细处还有些凌乱,像刚从被窝里钻出的一般。“小姐怎么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然后走到周家小姐的旁边坐下,用手拍着周家小姐的背,轻轻地安抚着对方。

    周阮玉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抓着旁边名叫香儿的姑娘的手。

    又是好一半天。

    “小姐可好些了。”

    周阮玉点了点头。

    名叫香儿的姑娘笑了笑,嘴角边浮现出两个梨涡,然后轻轻地开口道,“那小姐赶紧睡下吧,不然睡不着的话,躺着修炼一番也是好的。”

    对方并没有应答。

    “小姐从别处求的安神香和宁神丹似乎不管作用啊!”

    “……”

    那个叫香儿的姑娘细细的拍着周家小姐的肯,自顾自的又说道:“没有用的话,不然我给小姐将那香给撤下。”

    虽然还是将人抓得紧紧的,但周阮玉总算仿佛把话听进了些,再次点了点头,让丫鬟松了口气。将手抽出,“那小姐歇息,奴婢就告退了。”

    丫鬟轻手轻脚的离开床边,走到旁边的香炉那里,伸手将香炉捧着离开,打开房门,走出,又重新关上。

    细微的房门声音被关上后,房间重新恢复黑暗和安静。

    周阮玉呆坐在床上,双眼空洞无神,愣愣的坐了好半晌,才又慢慢的躺下了,将自己缩成了一团。

    只是另一边,那名叫香儿的姑娘回到房间后,也就是周阮玉旁边的房间,并没有睡下。

    而是打开了那个香炉,纤细的手指捏了一道水诀,一道小小的水柱凭空而出,将香炉里面燃烧的香块一下子便给扑灭掉了,术法之纯熟清灵,不像她本身透出来的修为——武士二阶。

    而黑暗之中,从房间的角落走出来了一个影子,全身都笼罩在黑暗中,轻声对那名叫香儿的姑娘说道:“听司徒姑娘说,差不多了,可以将东西停了。”对方的声音有点嘶哑低沉,像是嗓子受到了什么损坏一样,听不太清透。

    只能依稀分辨是个男子。

    “停了吗?”那香儿听到这话一抬头,问,然后抱着那个精致的香炉放在了旁边的桌上。

    对面那个隐在黑暗之中的声音,轻轻的应了声:“嗯。”但哪怕只是这一个声音,也是难听的很。

    香儿姑娘往桌旁坐下,把玩着香炉的盖子,漫不经心的说道:“司徒姑娘的心还真是比我魔道中人还要歹毒!再怎样也是曾经玩过的小姐妹,周小姐也是无辜得很哪。”

    对面的声音:“于我们有益就行了。”

    那名叫香儿的姑娘又抬头问:“其实我还是有些好奇,最开始不是说我们修罗宗不参与越阳城的斗争吗?特别是不要去碰叶家,怎么现在又做这些手段了呢?还是暗底下来,特意吩咐不让其他弟子知道。”

    对方对于这个问题似乎也有些疑惑,有些嘶哑的声音说道:“我也不知。这是宗主的吩咐——尽管听从司徒姑娘的话,之前也是宗主的吩咐不准碰越阳城,不准碰叶家,谁知道变得这么快。或许,从来没变过,毕竟听说那位叶家小姐与那位有些关系……”罢了又觉得这样说似乎不妥,又道,“说这些做什么,我们这些做门人弟子的只管听从就是了,不用多加猜测。”

    那位香儿姑娘轻轻叹了口气,似怜悯,又似可悲,望向旁边隔壁周家小姐的方向:“也是……”又道:“也不知道那司徒小姐心里头是怎样想的,也是让人猜不出心思,瞧着让我这魔道中人都觉得害怕。明明平日里也是笑吟吟的,看上去可亲极了,谁想到算计起人来这般信手拈来,还真是应了一句话,人面笑,里面刀。看她的样子,似乎只是针对着叶家。或者说叶家的那位叶小姐,可这叶家又哪里得罪她了?”

    “想这么多做什么?”

    “只是好奇罢了,还有可怜无辜的周小姐。虽然说之前觉得她的性格有些难以伺候,但后头又感觉有些可怜,死前还得受这么一番折磨。”

    “行了,我不听你唠叨了。我还要回去向长老复命,你自己好生些。”

    “知道了,必不让阿晖哥哥你担心。”

    “嗯。”音色一落,那道黑影便又消失在那房间之中。

    月光下,屋檐瓦片顶上,白千凝看着那道消失的黑影忽的就勾出了一道有些莫名其妙的笑容,“呵,修罗宗还是这个样子,惯会暗底下来做些动作。然后静静观看,坐收渔翁,”似乎有些嘲讽。

    然后又看一下没什么反应的叶清琐,“小友……”顿了一下,又自言自语道,“再叫小友就有些生疏,你若不介意,我直接叫你清琐?”声音依旧温柔,仿佛方才的嘲讽只是错觉。

    叶清琐:“不介意。”

    白千翎勾出了一个笑容,仿佛开心了些,然后抬头望向天边的火莲灯,又收了笑容,轻轻道:“清琐怎么没什么反应,这似乎就是针对你们叶家的,听他们的言语似乎针对的那个叶家小姐就是你。”

    “嗯。”猜都不用猜了,扯上了司徒,那么除了司徒雪还能有谁,针对的就是她。

    见叶清琐没有反驳,白千翎又问道:“你与他们口中的那位司徒小姐有仇?”

    “嗯。”系统君在不停的往深处想,又觉得脑袋不够用了。严格算来,叶清琐小时候这么被欺负,主导人又是这司徒雪,叶清琐才是心里应该报有仇恨做出什么来的那位才对,却仿佛总是司徒雪在动作着。

    凡事都有源头。

    倘若之前的皇甫静是因为不甘心,心里不平衡还有曹卓然。

    那司徒雪又是为何?

    不甘心?司徒雪对叶清琐没什么可以不甘心的。不管是身份还是感情,而且这司徒雪,仿佛从小就在针对与她毫无关系的叶清琐。还常常并不亲自出面。

    其他人是为了好玩痛快,司徒雪呢?这样的针对性,并不像只为孩童之乐。

    这边白千翎又继续问:“那下面睡着的那个小丫头于你又有什么关系?”

    “也算是有仇。”

    “有什么仇?”

    “小时候欺负过我。”

    “喔?”白千翎觉得有些惊奇。“我看你不像是被欺负的人。”

    系统君确实不会被欺负。

    “为何?”白千翎清清淡淡的又问,声音清透好听。

    “小时候我是个不能修武的废材。”说的平平常常,像是其他人的事一样。

    “是吗?那这司徒小姐又怎么冲对付这周小姐来对付你?”

    “不知道。”嘴上是这么说的,脑海中却想起在幻境时的场景,和幻境里叶清琐的一些记忆。

    比如——死去的那几位曾经与叶清琐有‘仇’的小姐,全部都被说成是叶清琐说下的毒手。

    还是有一丝幻境里面的轨迹。

    “那你怎么无动于衷?”

    “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枉然。”所以,专心提升实力就好,专心提升实力才是王道。

    像幻境里面的那样,把人杀干净了,谁还相信叶清琐是投靠魔族的小人。

    白千翎笑了,那一闪即过的笑容让人心酸:“好一个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枉然。”

    安静了一会儿。

    “那这下面的周家小姐呢?好像她做的那些噩梦,有一半是因为你。看来她对于欺负你的事还是挺介怀的。”

    “不知道,可能吧。”叶清琐想了一下,“我不恨她。”被引着多说了点话。

    或者说叶清琐并不恨她,其他比较印象深刻的人或许还有点,所以到时能救则救。

    至少不能让因为对付她而让周阮玉死,然后又将这个黑锅栽在她身上。

    这样的换算有些不值当。

    坐在人家的房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天,白千翎就将人又送回了叶家,将人又送回叶家之后,白千翎离开之前又说:“现在越阳城倒是热闹的很,若有需要,可是找我。”对方纤细好看的手指递过来了一块晶莹剔透十分漂亮的玉牌。四四方方的,呈透白色,上面只有一些简单的花纹,刻着一个简单的法令。

    “对付这么一些跳梁小丑,我这点修为还是够的。我最近这段时间可能都会在越阳城附近,若要找我,将玉牌捏碎即可。再多说几句,对付你的人,你若想知道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就继续等着,若是嫌麻烦,就直接拿下人。左右那叫香儿的还留在那个周家。”又道,“不过我觉得你也不会想这么多,什么都是处变不惊,真让人羡慕。”最后道:“好生继续休息吧,不打扰你了。”身影一飘,便又消失于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