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娜赤着脚行走在黑夜中,她纯白的吊带裙,被鲜血浸透。

    她的脑海中,满是神秘的青年问完那句话后,那一点点勾起、饶有兴味的嘴角。他戴着娃娃脸般的面具,看似在笑,相反,那对冰冷却越发深究的灰色眼瞳,盯的迦娜浑身发麻。

    由于职业的特殊性,她很少没有真正怕过什么,但那一刻,她就跟脱水黏在刀板上的秋刀鱼,恐惧渗透进脊髓,生死不由她。

    在恐惧的驱使下,心脏剧烈跳动,激起心电仪的警报声,在陷入黑暗前,她看到一名护士小姐推门而入。

    睁开眼睛时,迦娜发现自己侧躺在阴冷、黑暗的狭长小巷内,身上湿漉漉的。染着暗红鲜血的水果刀,刀尖对着她的胸口,也正是血色最深、由此晕开的那一点。

    浓重的血腥味和被红色液体染透的白裙都在无声向她叙述,这具身体本该死于今晚。

    迦娜又一次接手了。

    这是个阴冷、昏暗的城市,漆黑的夜云连一点点月光都不舍得放进来。

    她顺着黯淡的路灯光线,漫无目的地徘徊在街道上。

    冷风刮在她湿透的裙身上,冷得她只打寒蝉。

    留这么多血会不会死迦娜不清楚,但她相信再下去她一定是冻死的。

    跑起来会不会暖和点?

    这具身体能不能承受住?

    这两个念头将将划过,从拐角的阴影里走出了三个混混,手里自认为很酷地挥着折叠小刀。

    这街道上没有别人,他们的目标无疑是迦娜。

    三人一步步朝迦娜靠近。

    迦娜没有一丝恐惧,比起那个出现在她病床前的男人,这些人跟地里的小白菜差不多。

    但这三名接管此处街道的混混,并不清楚自己被面前看似柔弱的女子当成了三颗菜,还是小的。

    其中一位小个子还很中二的舔了舔刀口,为了掩盖不小心割伤舌头,又咽下了自己的吃痛声。

    迦娜:“……”她可全都看在眼里了。

    “今晚夜色不错,陪我们三个玩玩,你还有机会见明天的月亮。”中间的,迦娜猜测在三人中占主导地位的纹身男人,嘴里吐着每位反派必备的台词。

    不过这个“反派”漏了个前缀,“活不过三句话的炮灰反派”。

    “玩玩吗?”迦娜慢慢地重读了这个词。

    忘记一提,她曾经在警校学院,徒手扳倒过五名同级男性。

    以及,她刚在路边随手捡了根小树枝。

    *

    蝙蝠侠游荡在哥谭市的黑夜中,巡视着这座罪恶的城市。

    漆黑的巷口处,三名手拿小刀的男混混,一步步接近着一名手无寸铁的独身女性。远远望去,她洁白的长裙上,是一抹抹夺目的血渍。

    为首的混混举起瑞士小刀,前后甩动,做出一套较为连贯的动作。

    “这套瑞士军操是我自创的。”

    蝙蝠镖已经被他夹在两指间就位,就待靠近时的最佳一击,一箭三雕。

    抓钩枪射出,他的斗篷在空气的阻碍下,飞舞在他身后。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在他正准备扔出蝙蝠镖的那一刻,女人在夜色中摇摇欲坠的身躯,忽然朝空中抛出了什么东西,接着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爆发出一击左勾拳再接一个后旋踢,最后一个压低下盘的绕后式下绊脚补一击全身力道的至上而下的肘击,期间夹杂的小动作,快到他看不清晰。

    等他反应过来时,先前被白裙女人扔出去的物体已经砸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而她正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脚前躺着三名后脑勺通通着地的街区混混。

    寂静的夜色中,想起她清亮的嗓音:“这套教你们做人是我刚编的。”

    在半空中荡一半的蝙蝠侠,此刻已经收不回来了。收回抓钩枪的那一刻,他双脚着地的位置正是女人的正前方。

    女人在见到他的短短一瞬,脸上划过了复杂的神情,下一秒,先前一打三坚毅的面庞整个以一种博取同情的势态软和下来。

    她捂着胸口那抹鲜红的血渍,双臂仅仅把自己反搂住。

    连口吻,都似精疲力尽的可怜人,“英雄……救救我,我要死了。”

    蝙蝠侠看看她,又看看就倒在自己脚边的三个混混。

    面具下的脑门上,浮现出三个大大的问号。

    蝙蝠侠:???

    ***

    迦娜躺在病床上,吊着点滴。她好像与医院订了合同,一天不来就浑身难受。

    昨晚她在抛出树枝的那一刻,考虑到了这具身子的状况,特意把动作放得很慢,说是打太极也不为过。

    不过在普通人看来,树枝从抛起到落地的那几秒也足以来不及反应,就被她撂倒在地了。

    她也没料到解决完三个混混后,黑得几乎融进夜色中的身影从天而降。看清面前的人是谁时,迦娜忽然就觉得这座城市的夜会这么阴冷也不稀奇了。

    这具身体撑不了多久了,这可能是她今夜求救的唯一机会。

    这个身体比她那具固定在床上丝毫动弹不得的要好太多了,起码脚能走手能抬。

    她想多续一段时间。

    也不管这只大蝙蝠看到了多少,迦娜都坚持示弱请求帮助。

    蝙蝠侠把迦娜公主抱到了医院——那是不可能的。

    他叫来了警车和救护车。

    这点是迦娜自己强调的。她没有钱,也只有这种被害者的待遇,能暂时在医院住一晚。

    病房的门被敲响,是来了解情况的警察。

    迦娜也巧妙地从他们口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份,一名可怜的孤儿,白天住在廉价的公寓内,晚上在面包店值夜班。事发当晚正好是自己下班的时候,胸前被人捅伤,又遇到混混。混混就案了,但捅伤她的人她当然自己也说不清。

    好像没有问题,但直觉让迦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警察走后,又有护工进来送餐。

    “我没有叫这个。”迦娜知道病房的三餐是收费的。

    “有人替你付了半个月的医疗费,还有三餐也是。”

    估计做这个,只有那位好心的蝙蝠侠了。

    迦娜碰了碰胸口才缝合的伤口,也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

    午餐是很简单的汤加两片面包,还有一份蔬菜色拉。

    迦娜咬了两口面包,然后嘴里嚼到一种奇怪的物质。一张类似在幸运饼干里才会出现的纸条,被她从咬了一口的面包内抽出。

    上面用油墨印了一排小字:第一步你完成的很好。

    接下来的食物迦娜吃的很仔细,但那纸条好像是唯一的。

    她怀疑是不是护工送错了人。

    *

    过了几日,躺在病床上小睡的迦娜,被门外走廊的嘈杂声吵醒。

    “怎么回事……”医院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的病房是两人间,昨日空着的床位,今早新来了病人,是一位面色白的吓人的小男孩。

    他的情报似乎比她更充分,弱声告诉迦娜:“好像今天这家医院的投资人会来慰问病患。”

    这家医院的投资人?

    那无非就是挑一两位病人,嘘寒问暖一番留两张照片。跟她没关系。

    ……个鬼。

    当她看到一帮子护士医生带头涌进她的病房时,一脸心很累的迦娜,觉得命运在欺骗自己。

    投资人比他想象中要年轻,西装革履,带着成熟男人的人格魅力。

    迦娜意外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医生向他介绍着病房内唯二两位病人的病情。

    在说到她时,医生用了这样的语句:

    “这位病人是迦娜·凯特琳,她送来时所受到的伤,在我们看来她本应该已经死了,但她现在还活着,简直是一个奇迹。”

    投资人点了点头,朝她伸出一只手:“你好,凯特琳女士。”

    本应该死了的迦娜,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个新名字,“您叫我迦娜就好,请问您是?”

    旁边的医生们面色有些僵硬,就连投资人自己都愣了一下。

    迦娜一秒就明白了他们的意思:这个人非常有名,有名到整个城市就连应死之人都该叫得出他的名字。

    他还非常有钱,又一心向善,于是投资了医院。

    投资人回答的同时,一个名字在迦娜脑海中呼之即出。

    ——布鲁斯·韦恩。

    “我是布鲁斯·韦恩。”

    蝙蝠侠,哥谭,布鲁斯·韦恩。

    迦娜严重怀疑这一次是不是又要被超级英雄反复救出于水火了。

    她象征性地握了一下那只手又很快松开。

    医生又一次对她的病情添加了描述:

    “我们相信这位小姐是一位坚强的病人,很快就会好起来。”

    “医生,你确定吗?”

    这句话来自迦娜自己,她严重怀疑,身体内的伤口,真的会愈合吗?

    韦恩又想起那日,被鲜血染红白裙的女人,孤独无力地立在夜色中。

    得知她是个孤儿时,这让他想起了他自己,独自一人在这个黑暗的城市长大,这不禁让这位投资人动容了一下,一起安慰道:

    “你受了那么重的伤都脱离危险,会好起来的。”

    “是吗?”迦娜又一次质疑,用只有坐在她床头的男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如果我等下说着话突然死了,你可千万别惊讶。”

    布鲁斯·韦恩感到奇怪,当初不想死的是她。现在反复强调自己会死的也是她。

    只有迦娜自己清楚,苟住一天是一天,万一苟不住了,也就是秒秒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