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局局长詹姆斯·戈登,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一辆时速逾120的兰博基尼超过。

    对方的车速太快了,他甚至没看清车牌。

    必定又是这座城市哪个醉酒或是享乐的富人在搞事。

    想也没想,义愤填膺的局长往车顶置上警灯,呼啸着赶上。

    兰博基尼识相地放缓了车速,停在了马路边。

    是他的错觉吗?在他打开车门低头抬头的一瞬间,他好像看到有什么东西被抛出了窗外。

    戈登局长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配枪,小心翼翼靠近驾驶位。

    银灰色的兰博基尼绚丽流畅的线条下,设计理念却以纯粹、极端、不妥协为代名词,正如它的驾驶人一样,非常不妥协不配合地抛下了车,跑了。

    虚掩的车门后,驾驶座空无一人。

    现在的年轻人,不仅车开得快,溜得也快。

    暂时想不到驾驶人是没有驾照才跑的戈登局长,把这归咎于醉驾后的心虚。

    只要扣下这辆价值八位数的超跑,他相信车主在酒醒后一定会找来的。

    然而,贫穷限制了这位警局局长的想象力。

    ***

    迦娜在停车后,飞速挂挡拉手刹,拔出钥匙就往窗外抛。

    从拉开车门到躲进路边建筑物的遮掩里,在常人眼里,她只花了短短1.5秒。

    比起无证驾驶的拘留加车辆扣押,她选择让她的老板老老实实去交超速罚款领车。

    车没了,她再去韦恩庄园也没有意义了。

    平凡的夜色中,迦娜站在马路边。直到看到了马路对面路过的人。

    或许不应该以“人”去称呼那种生物。

    他今天没披黑色的拖地长袍,黑衣黑裤,双手插着口袋,宛如正常的市民。

    ——如果他有影子的话。

    路灯灯色斜打在他身上,脚边形不成任何黑色的轨迹,只有突兀的人身沿着人行道在前行。

    迦娜本能的双手抵住肚子上的伤口压了压,一点也不痛。

    她对他很好奇,对自己也是。

    于是穿过了马路,追了上去。

    他停在了一栋大楼底下,几秒后转过了身。

    西服正装打扮的女性,在他几米远外,同样停下了步子,目光无畏地望向她,紧拽着裤边的双手却出卖了她。

    远处的迦娜见他张了嘴,无声地吐出了她的名字:迦——娜——

    转眼间,栗金色短发的男人沉入了地下。

    “等等!”迦娜赶到他先前所在的位置,毫无踪影。

    低头一阵,迦娜又扬起了头,这幢建筑中的大楼,距离方才她放老板下车的地方不远。

    大约十几层的地方,她看到了灯光。

    大楼的边架还没封口。这时,有人好像被扔了出来,腾在了十几层的半空中。

    又在迦娜还没反应过来时,被类似绳子一样的黑色物体卷起带了回去。

    看着跟溜溜球一般心惊胆战的一幕,迦娜嘴角抽了抽。

    随后,一身漆黑的人形蝙蝠状物体在楼层外围借着什么荡了一圈,下身朝里好像踹在了什么东西上。

    她在楼底都能听到隐约的一声惨叫。

    是不是这个生物每次出现,都会伴随死亡?

    为了确认,迦娜爬上了高楼。

    等她到了十几层的地方,发现现场正在经历一场火拼。

    两队来自不同战营的人手横七竖八倒在地上,以及前脚说自己是去和美女相约,现在已经换了一身打扮的蝙蝠侠在一打十。

    或者说,已经过了一打十的镜头了,剩下还能动的几人正忙着逃窜。

    迦娜确认没有危险后现了身,但似乎给了最近的一个大个子男人希望。

    他手里的小刀方向一转,对着迦娜就冲了过来。

    蝙蝠侠解决完手里最后一个毒贩回过头时,就发现自己最近才聘用的女保镖,用一种熟练的手法巧妙夺过大个子手里的刀子,借着对方的冲劲一个过肩摔,大个子大叫一声,瘫痪在地。

    随后这位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女人,安安静静地双手摆在身侧,夺过刀的那只手一松,对她而言的5、6秒对他而言只有一瞬,刀尖钉在混凝土地面上,传来低沉的穿透声。

    她看向他的目光,淡褐色的眼眸里,奇妙地透露着无辜。

    “我的英雄,我又见到你了,上次的事还没当面谢谢你。”轻快的语气中,丝毫没有刚才那个过肩摔的狠冽。

    面具下,蝙蝠侠眯起了眼睛,他不是让她回去了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的声音经面具口的变声器处理过,她绝对听不出来。

    迦娜无奈地勾了勾嘴角,她发现大英雄们好像真的都很喜欢这种能改变声音的设备。

    “我正巧路过,看到有人被从这里抛了出来,又拉了回去。”她还顺带用手跟玩溜溜球一般比划了一下,“然后我就看到大英雄你在墙外转溜了一圈又回去了。”

    她看着他将毒贩们分成两堆,各自捆绑住束缚在一起,最后在绳索处挂上了蝙蝠镖。

    虽然这些毒贩都鼻青脸肿,却没有人死亡,奇怪。

    随后这个她口里的英雄,看上去有些愤怒地凌越到她面前,蝙蝠面具近在咫尺,逼得她想后退,却被他牢牢按住了一边的肩膀,“你以为这里是游戏吗?你的好奇心迟早会害死你的。”他的口吻配合他的变声器,恐吓味十足,又考虑到她的伤不久前才好,手里的力道松了,“你应该庆幸这个人手里的是刀,而不是什么机枪。”

    迦娜很想告诉他,她早就不怕死了。

    有时候,在所谓的死亡之后睁眼再次等待死亡的降临,比闭上眼睛陷入永久的黑暗更是一种折磨。

    但在这种恐吓包装的劝诫下,迦娜不会这么说。

    “对不起。”她真诚地道歉,“不是对你,是对我自己的命。”

    肩膀上的力道完全松了,宽慰地拍了拍她。

    楼下传来了警车的警笛声。

    迦娜脸一僵,“大英雄救救我,我再也不好奇了。”

    她怕的不是被怀疑成毒贩同伙,她怕的是被翻出无证超速驾驶的旧账。

    于是蝙蝠侠带着她,从十多层仅靠蝙蝠枪射出的绳索滑落到地面。

    然后一辆改装过的蝙蝠车从暗处驶来,蝙蝠侠一跃进了驾驶座。

    蝙蝠车开走了,迦娜被留在了原地。

    “……”

    总觉得正常的女主剧情不是这么走向的,起码不是走着离开这类现场。

    ***

    如果蝙蝠侠和毒贩全部安然无恙,那么哪里出了问题呢?

    迦娜重新绕回路口,街道的斜对面,是一栋亮着灯的小矮楼。

    一对夫妻立在门口,神情悲痛。

    “医生,真的没救了吗?”

    被叫做医生的男人摇了摇头,“很抱歉,把这孩子埋了吧。”

    迦娜叹了口气,替他们惋惜。

    “死亡并不是一切的终点,没必要唉声叹气。”

    迦娜猛地回过头,阴影里,灰眼眸的家伙,目光里没有怜悯。

    他一身黑衣,娃娃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怀里抱着一只矮脚吉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