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给你一杯水让你泼她, 一边却可怜兮兮地看着你希望你别泼。

    你是泼呢还是不泼呢?

    迦娜想的很透彻,泼与不泼,只是一杯水的区别。

    一杯水消除死神的愤怒,这绝对是个划算生意。

    一秒、五秒、十秒,然而迦娜等得笑容都僵硬了,沙发上的奥西里斯还是没有把杯子接过去。

    “你认为这是一杯水可以解决的问题?”奥西里斯终于接过了这杯水, 却把它重重地敲在了遥控器旁边。水杯内的水撞上杯壁,溢出了一些到桌面上。

    “那……”迦娜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两杯?”

    “迦娜。”奥西里斯清晰地喊出她的名字,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两人的距离太近, 他比她高一个头, 目光咄咄地盯着她,逼得迦娜朝后退了一步,“你知道我要什么。”

    迦娜收起所有虚假的笑容,点了点头:“……我知道。”他要她的命。

    奥西里斯正想再说点什么,却发现面前的人类咬着唇,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明明是她欺骗了他,为什么会有一种是他在欺负她的感觉?

    他明明是带着脾气来的,现在忽然发现一点不剩了。

    “这一次希望你遵守承诺。”

    房内的灯光和电视机的荧屏同时熄灭, 夺去了迦娜所有的光感。

    又在一秒后重新亮起, 她面前的“人”已经消失了。

    迦娜转身坐到那张沙发椅上, 上面的绒绸丝丝凉凉, 没有一点刚刚被人坐过的痕迹。

    她拿起那杯水, 缓缓地灌入自己的喉咙口,一整杯喝完后放回原处。

    恐怕这一次,她还是无法遵守承诺了。

    不过死后的事,死后再想吧。

    ***

    在临近晚餐前,贝克街花店的门又被敲响了。

    意识到萝拉打开门一言不发就把人放了进来,迦娜就知道是谁了。

    此时的迦娜和萝拉正要制作晚餐,刚起了个头。

    她手里握着一把小巧的切菜刀,在看到麦考夫后脱口而出:“Boss,你今天怎么穿成这样?”

    今日的麦考夫穿着一件领口硬朗的白色衬衣,外面是露出了大半衬衣纽扣的黑色燕尾服,领口还有一只黑色的蝴蝶结。

    “今天要去的地方有些特殊,你必须换一身衣服。”麦考夫没有解释他的行头。

    迦娜这才发现,麦考夫的身后还跟着别人,是那位迦娜初来时的叫醒她的办公裙装的女性。

    她手里捧着一件用洗衣袋装置的衣服,熟门熟路地往楼上的方向走,“海瑟小姐,请跟我来,我带你去换衣服。”

    迦娜下楼时,麦考夫刚刚结束和萝拉之间有关监视夏洛克的谈话。

    转身看到打扮过后的迦娜后,他蹦出了一句:“很合适。”

    深红色的长裙映衬着她红棕色的及肩短发,一对银质耳坠颇具魅力地荡在耳垂上。

    迦娜想想自己的,再看看麦考夫的装束。

    “派对?”迦娜猜测着询问。

    “接近了,不过这个派对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举办的。”

    迦娜唇角翘起:“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不是你吗?”

    麦考夫毫不迟疑地微笑否认:“我想你大概误会了什么。”

    车辆驶入某个英国富含标志性的建筑物时,迦娜就清楚了这所谓的国家最有权势的人是哪位了。

    不过至于是最有权势,还是空有头衔,这就要另当别论了。

    “我需要做点什么?”迦娜看着窗外奢华的花园布景,“我可不认为你带我来单纯是因为这场派对只出售双人票,而我是来凑票的。”

    “当然不是。”麦考夫清楚迦娜迟早要问的,“MI6收到了情报,某个来自北欧的特工会出现在这次的派对上。而那些尊贵的人又不喜欢和太多打扮严肃的保镖待在一起,所以台面上放在大厅的人手有限。“

    车辆停稳后,车门被侍者从车外打开。

    “北欧的特工?来这里坐什么,偷定制的酒杯吗?”迦娜随着麦考夫走了出去。

    鲜红的地毯,通向的是高贵又奢华的白金汉宫。

    “这次到场的有一位著名的上校,他那里有不少重要情报,想解决他的人也同样不少。“

    麦考夫弯起右手手臂,示意迦娜挽上。

    迦娜犹豫了几秒才挽上,“这也是双人票的规定?”

    “不,这是礼仪。”麦考夫回答。

    大门近在眼前,有人已经迎接在门口。

    “踏进那扇门以后,别提双人票,别提偷酒杯,给你的上司一点面子,可以吗?”麦考夫面上的笑容不减。

    “当然可以,不过我们……”要以什么身份参加这场派对?

    “嗨,诺福克公爵,最近怎么样?”

    迦娜的话被打断,麦考夫与和他类似穿着的男人打招呼。

    面对这种场合迦娜有一丝压力,只好默默在嘴角拢起笑容。

    *

    从麦考夫和旁人的交谈中迦娜得知,这场派对是小公主的生日派对。

    一场生日派对能把全国各界有头衔、名号的人集齐一大半,恐怕也就这种身份的人才做得到了。

    “是他。”麦考夫的一声低声提醒后,朝着某人应了上去,“希维力上校,好久不见。”

    军装笔挺,胸口戴着一排功勋章的被称为希维力上校的男人,朝着麦考夫敬了个礼,“是,好久不见了,长官。”

    “长官?”迦娜困惑地看了一眼麦考夫,“你还带兵打过仗?”

    “不,他最开始是我的下属。”麦考夫解释。

    “对,是麦考夫发现我在战场上的天赋后引荐我的。”希维力上校朝迦娜伸出手,“不打算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女伴吗?”

    “迦娜,这是希维力上校。”他对她的称呼一下子变得让迦娜有点不适应,“希维力上校,这是海瑟。”

    迦娜握了握那只手,她也稍稍改变了一下称谓,“我听麦考夫谈起过你,你的军功显赫,非常了不起。”

    至于谈起的时间,就在刚才的车上。

    希维力上校对麦考夫身边会出现女性感到很有兴趣,“我记得你以前不像是会带女伴出席这种场合的人。”

    麦考夫回答的从容:“时代变了,你也应该带上某个姑娘介绍给我认识。”

    迦娜:“……”这可一点不像麦考夫会说出口的话。

    希维力摇头:“我从事的事业太危险了,我可不希望哪天我的姑娘发现我回不来了。”

    迦娜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一个小小的派对都会有人对他下手的人,在其他时候会有多危险就不言而喻了。

    *

    转过身,麦考夫提醒迦娜:“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希望你能看紧他。”

    迦娜微笑着:“怎么做,抛弃你然后做他的姑娘去?”

    麦考夫自然不会回答,而接下来的时间,迦娜在派对上的目光,只好一直紧跟着这位上校的身影。

    迦娜的目光停滞了,她在人群里看到了某个熟悉的人——娜塔莎。

    她一身性感迷人的红发黑裙,捏着一只高脚杯穿梭在人群里。

    迦娜充满怀疑地眨了几下眼睛确认自己是否看错。

    她和上个世界,不应该早就没关系了吗?

    正想着找个理由跟过去看一眼,一名侍者朝着他们走了过来,“福尔摩斯先生,女王请你去用餐。”

    “哪个女王?”迦娜低声问出口。不过下一秒她意识到,还能有哪个女王。

    迦娜正准备松开挽着麦考夫的手臂,侍者再次提醒道:“女王希望你带上这位女士。”

    迦娜:“???”

    他们一路被侍者引导着走出了宴会厅,去向宴会厅旁边的一处小会客厅。

    路上,迦娜提醒麦考夫:“那位上校怎么办?”娜塔莎又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暂时会盯着,等下你找个借口离开。”

    找个借口离开女王的晚宴?

    这还真给她出了个世纪性难题。

    布置高贵的装饰环境,和精美的圆桌晚宴,以及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集聚一堂。

    女王、首相以及那些迦娜只在电视上见过的王妃、公主。

    “非常感谢你的邀请,殿下。”麦考夫礼节性地弯腰。

    迦娜紧跟着行了一个屈膝礼,她虽然没有学过这方面的礼仪,但是她在电视上见过一些。

    上桌后,迦娜看着大大小小的刀叉、白盘和玻璃杯,陷入了沉思。

    如果这里坐的是优秀的特工迦娜·海瑟,她有没有学过皇室的用餐礼仪?

    迦娜不知道,反正她是没学过。

    就在她盯着五个不同规格的玻璃杯看的同时,她的耳内传来了一个声音。

    这个内置耳麦,是下车前麦考夫要求她带上的。

    “海瑟小姐,按照Boss刚才的吩咐,接下来我会指导你如何进行皇家餐桌用餐。”

    迦娜小小地瞄了一眼麦考夫,他正在和首相谈话。

    她发誓,这是她吃过的,最难以承受的一顿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