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日, 附近都在传布林克街酒吧一夜蒸发的新鲜事。

    平日不算冷清的博士酒吧,仅仅过了一天,人去楼空,不论是服务员还是老板都消失了。

    有小道消息传言,位于同一街区177A的武术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 和酒吧人员火拼了一架,其结果当然是武术馆完胜。火拼的第二日, 如果不是剩下的酒水和设施, 这个酒吧的老板和顾客简直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酒吧和武术馆, 没有竞争关系也毫无交集, 他们两方会起矛盾在普通人看来是天方夜谭, 因此谈起来都是一笑而过。

    而人们口中的布林克街假·武术馆馆长,真·伦敦圣殿大法师迦娜,安然度过了两日后,收到了很奇怪的邀请。

    政府想就这次的事件,和这个“武术馆”的馆长谈一谈。

    为什么是政府不是警察?迦娜也怀疑过真假。

    但挂着特殊牌照的政府车辆上下来的人,言行举止都不像是作假,他们在见到这座建筑物内穿着打扮和时代与建筑都格格不入的法师时,都异常沉得住气。

    他们宣称隔日会亲自上门接他们的“馆长”去与想见她的政府官员面谈。

    迦娜为此在前一晚特意找了斯特兰奇博士商量了这件事。

    普通人当然是不知道法师的存在的, 那唯一可以解释的, 大概是他们被误认为某个奇怪的组织了。

    不过他们也确实不普通……

    “斯特兰奇博士, 这种和政府打交道的活, 我觉得更适合拥有两个博士学位的你。”她扮演圣殿大法师已经够累了, 这次还要扮演武术馆馆长?

    “我是个遭遇过车祸双手粉碎性骨折的医生,我去才更容易被怀疑这个世界上存在超自然事物。”显然,他要把这个任务委任给迦娜。

    迦娜就是不接,“一个受伤后重新振作通过武术改变人生的医生,这么有说服力和感染力的人物不去表现一下太可惜了。而且谁说武术馆馆长一定不能是个曾经双手骨折过的医生?你就说你通过理论知识让学生们掌握武术精髓不就行了?”

    斯特兰奇:“……”他觉得她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但是——

    “虽然我很想去,但是我的身份信息现在还在美国,没有去英国的航班信息,也没有出境、入境记录。我昨天还去过医院看一位朋友,他能证明我一直到昨天晚上十点还留在美国……”斯特兰奇博士语速快而不乱,“所以很可惜,我没有办法在英国做武术馆馆长了,况且,这里的注册信息内,现任法人代表还真的是你。”

    迦娜:“???”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武术馆馆长兼法人代表,迦娜·贝儿女士,有一点绝望。

    第二日,在等政府人员来接的迦娜,再次把那枚吊坠拿出来观察。她通过这两日的研究发现,无论是有意丢弃,还是无意遗失,它总会出现在自己视线可及之处。

    像是活的物件一样。

    在无法确定吊坠的来历前,她暂且把它定义为选中了自己的法器。

    在它的帮助下,她学会了一些之前无法使用的法术,旋戒也使用的越来越得心应手。

    吊坠上嵌着的橙色宝石在光照下熠熠发着微光,迦娜盯了一小会,越发感觉到一种强烈的,直达身体深处的吸引力,像是在吸引着……她的灵魂一样。

    说起来,自她逆流时间之后,她再也没见过奥西里斯了,她现在只要闭上眼睛,依旧可以回忆起当日他看她的表情,尤其是那对让她发慌的灰色眼睛。

    迦娜安慰自己应该庆幸,这位死亡的化身终于远离她了,但即便这样还是高兴不起来,甚至有一点……欺骗他后的愧疚。

    这时,有人来告诉迦娜,政府的人来接她了。

    迦娜一身干练的白色练功服,刚到门口,就愣住了。

    这位来接迦娜的政府人员,她见过,就在她被冠上海瑟这个姓氏的时候,他是麦考夫手下的一员。

    “贝儿小姐?请跟我们来。”见她待在原地没了动静,男人出声。

    迦娜的脚步重了许多倍。

    “想见我的人是谁?”迦娜问他。

    如果说会魔法的斯特兰奇和大侦探福尔摩斯长得很相像是巧合,那么再出现一位和上个世界长相相似、甚至可以称得上一模一样的人的几率会不会也是存在的。

    不过这样的人,在两个世界都被迦娜遇见的几率会有多大?

    “我的上司。”男人回答的模棱两可,“你去了就知道了。”

    迦娜很想告诉他,很可能去了就已经晚了。

    但是这位负责的政府人员显然不会轻易让迦娜拒绝今日的面谈。

    而迦娜在反复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巧合”后,坐上了专车。

    迦娜并不了解伦敦,上个世界也没待长,看着后退的景色,她并不清楚自己会去哪里。

    车辆停稳后,她知道了。这里是位于伦敦的军情六处总部大楼门口,她作为海瑟的时候,第一天就是在这栋楼内醒来的。

    车辆后门被人打开后,迦娜没有一点要下去的意思。

    “为什么情报机构会找我谈话?”

    男人又是一句废话:“这你要去了才知道。”

    犹豫了好一会,迦娜还是下车了。即便不下来,她相信他们自然也有办法让她下车。

    跟着男人她进了大楼,门口的安检异常严格,安检员对着她仅有的两样物件翻来覆去看了半天,然后举起旋戒问她:

    “女士,这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

    “当然是戴手上的。”迦娜微笑,“难不成是用来打开异世界的大门的吗?”

    但她的“笑话”似乎对这些训练有素的人不起作用,他们只把吊坠还给了她,“抱歉,女士,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恐怕要由我们替你暂时保管你的……两指戒。”

    迦娜不露声色地点了点头,多看了一眼自己那只能打开异世界大门的戒指,她唯一的后路好像也被断送了。

    再往内的结构和布置,和她记忆中的场景越来越相似。

    坐了楼梯往下了一层,迦娜心中的微妙感越来越强烈。当初麦考夫的办公室也是地下一层。

    在一扇办公室门口,男人停了下来,敲了敲门。

    迦娜屏住了呼吸,随后听到了一声“进来。”

    门被从内打开,迎面的女人迦娜也认识,那位叫醒海瑟,后来带她换上礼服的办公裙装女性,麦考夫的秘书。

    一个人是巧合,那么两个长相一样的人呢?

    特别是那个说话的声音,迦娜不会听错的。

    “上司在等你,进去吧。”秘书小姐侧身让了路。

    迦娜又在门口迟疑了几秒。说来也奇怪,虽然换了姓氏,但是名字和某些细微的特征都没有变。就比如她的发色,无论在哪里,都是甜美又性感的红棕。

    她走了进去,门在背后被关上。

    办公桌后的男人没有太大变化,相比她认识的,看上去瘦了一些。

    是同一个人,还是平行世界的不同人?

    “麦考夫·福尔摩斯。”他看了一眼对面的椅子,“请坐。”

    无论仪态还是口吻,他表现的都和她认识的麦考夫,是一样的。

    “迦娜·贝儿。”她在说起自己的名字时顿了顿,同时从麦考夫的脸上看到了转瞬即逝的凝滞,她带上微笑,“不过我相信你在邀请我来之前,应该调查过我了。”

    她的话音落下后,面前的麦考夫话音不急不缓:“迦娜·贝儿,威尔士人,三年前来伦敦读大学,结果中途辍学,加入了布林克街的武术馆,辍学前成绩优异,没有不良嗜好,也从未表现出过任何对武术的喜好,现在却成了武术馆的馆长。”

    迦娜没有任何被揭穿背景的不安,她点了点头:“对,你调查的很清楚。”比她知道的还要清楚。

    麦考夫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问道:“我很想知道,这个武术馆是哪里吸引了你?”

    哪里吸引了她?

    如果作为伦敦圣殿的法师,那就不得不提违背自然法则的法术,随时可以穿越的空间,分离出肉体的灵魂和逆转的时间。

    但现在她是武术馆馆长,就必须义正言辞的这样说:“在大学的时间我一直很迷茫,找不到人生目标,而在这个武术馆,我不仅找到了人生的目标,还了解了生命的意义。”

    “你觉得生命的意义是什么?”麦考夫平时不会问这种在他看来毫无意义的问题,那些自以为自己看透生命的,大多数都是愚蠢又可笑的人。但今天,他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候已经问出了口,可能是因为她也叫迦娜吗?

    相比他的西装,她的练功服在此刻看上去太怪异了,不过口吻却让他有一种惊人的熟悉感,“是死亡。生命的意义是死亡。”

    就连她在紧张时,撩头发的那个小动作,他也没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