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修真小说 > 我不成仙 > 177.第177章 过河人
    口吻之中, 带着几分很轻松的玩笑意味。

    夏侯赦站在原地,暗红色的衣袍袍角轻轻垂落, 垂落在黑暗的河流边,也垂落在荒野杂草上,有轻微的声响。

    在听见见愁这一句话的时候,他忽然沉默了一下,像是听不懂见愁在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才回道:“心意珠一节之时,我接了三枚心意珠,并不知三枚心意珠所从何来。不知,见愁师姐指的是哪一枚?”

    “江山胜事, 我辈登临。不识吾者如君卿, 愿得为挚友知交,渺云汉四方台,放白鹿青崖间……”

    声音渺渺, 混杂在流去的河水声中。

    见愁顿了一顿, 而后低眉敛目,只道:“海内知己, 天涯比邻。”

    夏侯赦听着, 并未说话。

    见愁看他:“我的三枚心意珠, 有恶、有困、有善。恶与困,我都已知道去了谁手中, 唯独最后的一枚‘善’至今不知到底被谁取走了, 便如同石沉大海……”

    没有回应, 总是让人觉得心里好像有些不大对劲就是了。

    在见愁目光注视之下,那站在水边的少年,面上没有任何的波动,只有唇角有那么一丝弧度,带着几分轻嘲:“似见愁师姐这般竟会在心意珠中放入善意之人,着实少见。不过,我并未收到见愁师姐这一枚心意珠。只怕师姐是问错人了。”

    “是么?”

    见愁不置可否地一挑眉,只笑道:“便当我是问错人了吧,只是可惜了这一枚心意珠,到底最终还是一个谜了。”

    夏侯赦没有回答,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只看向面前的两座桥:“见愁师姐选哪座?”

    选?

    见愁瞥了一眼他面前那一座“无情”独木桥,又回头来看一眼自己面前这一座独木桥,只道:“人合其桥,我自然是眼前这一座桥了。”

    有情人,行有情桥。

    整座独木桥,不过只有一尺宽,五寸厚,在这茫茫的大河之上,向着对面的黑暗延伸,看不到尽头。

    见愁没有什么犹豫,只一步迈出,便占了上去。

    整座独木桥虽然给人一种颤巍巍的感觉,可站上去的时候却是稳稳当当,没有摇晃一下。

    见愁走了两步,便站在桥上,回首看向夏侯赦:“此桥暂时没发现什么异常,不过下师弟上桥之时,还是当心些。”

    夏侯赦没有说话。

    他一副冷淡的模样,并不喜欢与人接近,即便是方才对见愁,也不过是因为此刻只有他们两人,无奈之中凑到了一起。眼下听见愁说话了,他只点了点头。

    迈开脚步,就要如见愁一般,一步踏上独木桥。

    却没想到,就在他脚面即将落在桥面还上的瞬间,一道强悍的阻力,忽然从整座独木桥上弹起,竟然像是一道屏障一样,轰然朝着夏侯赦挡来!

    这一瞬间的变化来得极快,极陡!

    就连见愁都没反应过来,便听得桥头前面“砰”地一声响,夏侯赦整个人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这忽然出现的屏障撞得朝着后方倒飞回去。

    还好他反应够快,在被撞出去的一瞬间,便已经将自己的身形稳住,重重落到了地面之上。

    巨大的冲击力带得他点地的脚尖在河岸边的杂草丛里,化出了一道深痕!

    夏侯赦愣住了。

    彻底愣住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那静静悬浮在河面之上的独木桥,上面刻着的的的确确是“无情”二字!

    怎么可能……

    见愁还站在自己那一座桥上,这一刻也愣住了。

    唯有那低矮的天空之下,沙鸥扑棱着翅膀,从两座独木桥的上空飞过,发出奇怪的叫声来,像是嘲笑。

    ***

    依旧是河边。

    依旧是桥。

    不同的是,这两座桥,很长,很大,很宽阔,是两条长长的康庄大道。

    桥身通体是一整块白玉,精致的花纹雕刻在桥头、桥栏甚至是桥面之上,从花鸟虫鱼到飞禽走兽,各式各样的雕刻纹路,瞧着有一张堂皇之感。

    两座桥并联在一起,最前方的桥头猛兽柱上,站了一只虎皮鹦鹉,正非常讲究地用喙整理着自己身上漂亮的羽毛。

    如花公子手中捏着折扇,忍不住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这只鹦鹉。

    虽然刚才这一只鹦鹉已经在他们面前展露出了“学舌”这种技巧,按理说没什么好观察的了,可他怎么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这鹦鹉,有那么一点爱美?

    还觉得自己挺美?

    看看这模样……

    “陆仙子,咱们走吗?”

    如花公子看了半天,终于还是一回头,向着自己身后不远处的那一名白衣女主说道。

    陆香冷静静站在两条道前,强压下了心中的担忧,只道:“聂小晚师妹在玉简之中曾言,这隐界之中有诸多的灵兽守护,想来我们之前遇到的猪,还有那施展挪移之法的神秘人,包括眼前这一只鹦鹉,都能算入其中。对方手段超绝,分开且搬运我等来此处,悄无声息。想来,即便对方称我们为不速之客,应当自持主人身份,不会对我们下杀手。”

    有道理。

    如花公子听着,点了点头。

    陆香冷道:“见愁道友有伤在身。我等不能在此多留。”

    回头一看,身后无路,留给他们的只有这河上的一座桥。

    想必,即便是要找人,也都是过了河之后找。

    陆香冷微微拧了眉头,看了一眼那刻着有情无情二字的两条大道,只向着“有情”二字而去。

    如花公子脸上没露出半点惊讶的神情,最后只将目光移向了另一边。

    白月谷药女陆香冷,悬壶济世,医者仁心。

    早在她金丹初期的时候,便行走于中域左右三千之间,道中采药寻丹,救治过不少修士的性命。尽管白月谷只是左三千之中的“上五”宗门,可因着陆香冷这一份济世的仁善心肠,倒有不少人听过白月谷的大名。

    心思剔透,为人出事有礼有节,自是白月谷下一任掌门的人选。

    心怀苍生,悲悯天下,医者有情,自然是有情道。

    至于他么……

    如花公子用那扇子轻轻在自己嘴唇前面一比,勾出一道近乎诱人的弧度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他当然是——

    无情道!

    宽大的衣袖一甩,如花公子几乎与陆香冷同时抬步向前,就要踏上这一片平坦的长道。

    蹲在桥头之上的虎皮鹦鹉,在这一瞬间,忽然歪了歪自己五颜六色的脑袋,看了看如花公子,又看了看陆香冷。

    如花公子注意到了这鹦鹉的动作,还没等他想明白这当中到底蕴藏着怎样的玄机,那迈出去的脚步一下就停住了。

    原因无他,整个长道之上,竟然出现了一股无形的阻力,阻止着他的进入……

    这一瞬间,如花公子不客气地一皱眉:“这桥什么意思?”

    不是说人与道相合就能过河吗?

    心念一动,他下意识地转过头,想问问陆香冷,没想到,一转头,却只看见另一侧,陆香冷怔怔地站在桥头前,眼底带着几分没想到的错愕。

    诧异。

    费解。

    不相信。

    陆香冷有些僵硬地将自己纤细苍白的手掌伸了出去,因为常年接触各种灵草灵药,所以便是连指缝里,都缠着几分清苦的药味儿。

    她已经熟悉这种味道,平日里这样的味道能让她的心平静下来,可在此刻,半点没有作用。

    触到了。

    一片屏障。

    就在她探向这一座石桥所在的范围的同时。

    “……”

    脑子里忽然有些乱。

    陆香冷知道如花公子正在看她,也说了一句话,她该转过头去回答的,可是这一刻,她竟没有动。

    石桥桥头柱上刻着的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有情。

    “……怎么会?”

    宽阔的河面,依旧流淌,鹦鹉懒洋洋地抖了抖自己的翅膀,发出一阵意味不明的咕噜声。

    ***

    两只爪子抓着船桨,慢慢在水里划动。

    “哗啦,哗啦……”

    一下又一下。

    每划一下,船就朝前面行上一点点,速度着实不快,灰毛老鼠已经年迈了,半点也不着急,只偶尔向着船行进方向那一片黑暗之中看去。

    谢不臣站在船头上,望着那一片河面。

    茫茫的雾气,笼罩了河面,什么都看不分明,不过已经隐约出现了一片浓黑的影子,对面的陆地,似乎快到了。

    他一身青袍,人皇剑已归入鞘中,面容之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隐晦,只侧头向来处看去。

    小船划开一道道鱼尾一样的波纹,慢慢飘荡远了。

    在那一片压抑的黑暗里,另一只一模一样的小船倒扣在河面之上,漂在水里,随波荡着。

    谢不臣望着,久久没有收回目光。

    黑暗里不知时间流失几多,也不知过去了多久。

    那灰毛老鼠将船桨慢慢靠在了船边上,只对谢不臣开口,声音依旧尖利,只是多了一份苍老:“无情魂,你到岸了,下船吧。”

    谢不臣转过身来,便瞧见这一条小船已经停靠在了一片浅滩上。

    他躬身对着那灰毛老鼠一拜:“多谢。”

    灰毛老鼠站在船上,一双灰暗的眼睛转了转,目光落在他身上,却没说话。

    仿佛,除却传达鲤君的意思之外,它什么也不会说。

    谢不臣亦没有多言,下了船,踩过那一片浅滩,便到了岸上。

    顺着这个方向朝岸的那头望去,过了一片荒草从,地势便高了起来,那竟然是一座高高的云台,以白玉搭建,云台尽头好像有光,不过站在这个地方,他也看不分明。

    “哗。”

    水声再起。

    谢不臣回头看去,只见那方才送自己渡河而来的灰毛老鼠,已经重新划着船桨离开。

    那小船上刻着的“有情”二字,也慢慢去远了。

    直到再也看不到那小船的影子,谢不臣才转过身,径直穿过了那一片荒草丛,向高处云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