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修真小说 > 我不成仙 > 343.第343章 新剑皇
    结束了。

    早在梁听雨为见愁所诈的那一刻,这一场非要争出个生死的战斗, 便已经结束了。

    身为旁观者的众人, 虽然不知道那一刻见愁使的到底是什么手段, 竟使梁听雨在一片大好的局面下自退一步,白白丧失了优势,可结果已经显而易见。

    “帝江风雷翼啊……”

    艰涩的声音,在白银楼某个角落里响起。

    终于还是有人,从六十年前那已经算是有些久远的岁月里, 翻出了有关于此的记忆, 以一种难以形容的腔调,叹了这么一声。

    帝江风雷翼道印,那可是十九洲已经消失很久不曾出现过的“本命道印”啊。

    昔年还是金丹期的见愁,身负此印, 与人鏖战空海之上,便惹得众人瞩目。他们中大多数人虽未曾亲眼见过, 但可以想见——

    今日此时, 这一位崖山大师姐的风采, 必是更胜往昔。

    巨大的羽翼,带着金色的幻影, 盘旋着古来的符文。每一根光滑的羽毛上, 都还能看到挟的风,裹的雷……

    就方才这般振翅一挥间, 便还了天地一个朗朗。

    已经生了退意, 失去了先前优势的梁听雨, 哪里是她的对手?

    顷刻间,便已溃不成军。

    局势的逆转,说来就那么一眨眼。

    多少人现在都还没回过神来?甚至包括梁听雨自己。

    鸳鸯钺乃是她修行了多年的本命法器,在杀了昔日所爱之后,更将其精魄神魂以秘法炼入钺中。

    可以说,一对鸳鸯钺,系着她命,系着他魂。

    如今见愁仗帝江风雷翼而起,已将这一对鸳鸯钺击得粉碎。

    原本飘荡在她身后的那一道男修虚影,瞬间便被撕了个粉碎,就连她自己都只觉五内如焚,眉心如遭雷电穿透,仿佛连魂魄都要被割裂!

    痛苦!

    几乎能将人逼疯的痛苦!

    换了任何一个心智不坚之辈,只怕早已支持不住,在多重伤势的夹击之下满地打滚。但梁听雨,依旧站着。

    身体里,仿佛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支撑着她。

    尽管,是这样地颤颤巍巍,摇摇欲坠!

    可她,竟然没有倒下!

    一双阴霾散去的眼,此刻注视着见愁,心里却还有万般的荒谬:输了,竟然就这样输了?

    就因为当时顾忌见愁那一刀的一念之差!

    一着棋错,满盘皆输!

    待到她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再没有翻盘的可能了。

    这一战,她没有败在修为上,也没有败在法器上,更没有败在其他的外物上。她只是败在了自己的身上……

    也可以说,她败给了见愁这个人本身。

    细细回想方才的这一战,可以说,方才自己为她所算计的这一幕,几乎是无法避免的。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在谋算!

    自己的每一步,每一个反应,都在对方的意料之中。

    事后回想起来,或许简单。

    可真若设身处地,换做她是当时的见愁,只怕也根本做不到这般的不着痕迹,这般的心机深重,这般的铤而走险!

    “如若我退却撤手,稍慢上片刻,此刻为屠刀所指的,便会是你了。”

    “是啊。”

    见愁不置可否,整个人已经放松了下来。因为她已经确定,此刻的梁听雨已经是油尽灯枯,即便她不杀,也撑不了多久了。

    “所以,有时候运气可能也是实力的一种吧。”

    “运气?”

    梁听雨一听,竟克制不住地笑了起来,仿佛是听见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见愁没有言语。

    梁听雨笑够了,也就慢慢地停了。

    她重新看向见愁的目光里,带着一种嘲讽,又隐隐然一种另类的钦佩,只冷笑了一声:“我已是你刀俎之下的鱼肉,何必还如此虚伪?”

    若那一刻见愁对她的“退”,没有十分的把握,又怎么可能放手去搏?

    是因为料定了她会退,所以才会这样算计。

    从头到尾,哪里来的什么“运气”的说法?

    见愁却只笑笑。

    帝江风雷翼的虚影,已经渐渐从她身后淡去,但那一枚悬浮在梁听雨身前的金色羽毛,却始终凝实,没有半点消失的迹象。

    “梁祭酒心机手段千里挑一,只可惜,阴谋算计犯我大忌——此命,终究难饶。”

    此命,终究难饶!

    此刻见愁右手已经抬起,指间光华流转,只要心念一动,指尖一动,那悬在梁听雨喉前的金羽,便会瞬间取下她性命!

    但这时候的梁听雨,听了见愁此言,却是仰天一声大笑,继而一声喟叹:“自我决意踏足此道,便从未想过有一日能全身而退。今日败在你手下,我心服口服……”

    话说到一半,她声音忽然顿了顿。

    周身的黑气与印符尽数消散,已经恢复了清明的一双眼,只这样慢慢沿着白银楼这一圈或开或闭着的雕窗看去,仿佛在看这窗后的每一个人。

    随后,才慢慢续道:“只不过,我也不喜欢一败涂地。”

    不喜欢一败涂地?

    见愁一怔,一时没有明白这一句话的含义。

    梁听雨也不同她解释,只是唇边忽然挂上了三分奇诡的微笑,竟然问了一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你以前,应该没有同元婴老怪打过吧?”

    “……”

    的确是没有,尤其是眼下这种以命相搏的。

    可是,梁听雨问这个干什么?

    等等,元婴期?!

    这一瞬间,见愁紧皱的眉头忽地一挑,一丝惊色首次出现在她眸底,脑海中已经电光石火地闪过了昔日在典籍上看过的那些东西。

    “小心!她要自爆!”

    还不等见愁再去确认,白银楼中有老辣敏锐的修士,已经察觉了此刻梁听雨的异样,想也不想就是声嘶力竭的一声大喝!

    “哈哈哈……”

    梁听雨的笑,已然变得疯狂了起来。重伤之下的身体,随着这笑不断地颤抖,可在她丹田之中,却又一团有些晦暗的金光亮起,不断朝着头部而去。

    眨眼之间,那一团金光便冒了出来,化作了一个三寸高的小人儿。

    观其形体容貌,皆与梁听雨本人一般无二!

    元婴期,之所以被人称为“质变”的阶段,便是因为“元婴”的出现。

    修士一旦修成元婴,便相当于多了一条性命。还在元婴期的修士,这好处尚且不显著,但换了下一个境界,也就是出窍期,修士便可操纵元婴,脱离自己的肉身。

    即便是肉身没了,元婴还在,修士便不会死。

    梁听雨固然没有达到出窍期,肉身与元婴暂还不能分离。

    可元婴后期的修为,却是实打实的。小小一枚元婴,凝聚着她毕生修为之精华,即便重伤之下,亦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而“元婴自爆”,则可以将这毕生的精华与力量,释放于瞬间!

    那将是多么恐怖的一场灾难?

    只怕是连这一座高达百丈的白银楼,都要被夷为平地!

    此刻眼见得梁听雨状若癫狂,元婴已经离体,所有知道利害的修士,都忍不住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注视着梁听雨那元婴小人儿的目光,尽数充满了惊恐!

    “快躲开!”

    “跑!”

    “真是疯了!”

    ……

    白银楼中无数修士已然自危,就连来自东南蛮荒的潼关驿大司马沈腰,都不禁骇然色变。

    可这一切的变化,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了。

    更不用说元婴在脱离了肉身的桎梏之后,其速度有增无减,只一眨眼就已经升到了半空中,光芒大放。

    万千道刺目的金光,如同利箭一般,穿透了小小的元婴。

    那一刻,一股恐怖的波动,便以梁听雨的元婴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原本就站在隔岸台上的见愁,必定首当其冲。可距离如此之近,哪里又是说避就能避开的?

    更不用说,台上还有个被困笼中,力量全失的左流。

    见愁根本没有要退半步的意思,甚至金色龙鳞顷刻间重新覆盖全身,还再次握起了割鹿刀!

    楼上雅间中的白寅见状,险些急得红了眼。

    这一时间,也根本再顾不得许多了,直接从高处俯冲而下,一只手握住囚笼左侧一根竖栏,抄起来就喊了一声“先退”,想让见愁避过这迎面而来的冲击。

    可这一刻,见愁没有退。

    也忽然不用退了。

    虚空里,一只略带几分粗糙的修长手掌,轻轻伸了出来。

    视若无物一般,悄无声息又毫发无伤地,穿过了梁听雨元婴自爆前一刻产生的种种恐怖的空间波动,穿过了那可轻易穿透人血肉之躯的金光……

    就这样,如同随意捉住一只稚嫩的雏鸟般,捉住那半空那即将爆裂的元婴!

    这是何等匪夷所思的一幕?!

    所有目见此幕之人,包括见愁,都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也完全无法想象——要做到这般的举重若轻,该有何等恐怖的修为!

    “想死,哪儿那么容易呢?”

    说不出是轻还是重的嗓音,说道不明是笑还是嘲的情绪。

    在这一只手出现之后,虚空中,很快出现了一片玄黑织金的衣袖,一袭沉厚压抑的长袍,一道昂藏拔俗的身影。

    刀裁墨画似的轮廓与长眉,经历了这些年的叱咤风云之后,已经凝聚了几分威压;一双深邃的眼眸,依稀还看得出昔日崖山风月浸染雕琢的旧痕,仿佛能盛下山河日月,斗转星移。

    只是比起当年来,更沉了,也更莫测了。

    在看清楚他面容的瞬间,整个白银楼中,无数修士差点惊得从地上跳起来,一时连逃命躲藏都忘了!

    见愁更是怔住。

    所有的动作在此刻暂停,所有的言语也在此刻消无。

    只有她握着割鹿刀的手,不受控制地轻颤了一下。

    曲正风,便正好在此刻看过来。

    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察觉了什么。所有人只看到,他虽一手把连梁听雨的元婴捉住了,也死死的禁锢住了,可根本没有多看上一眼。

    仿佛连看一眼,都是浪费功夫一般。

    就这么……

    五指用力,轻轻地一握!

    “噗嗤!”

    那一枚原本已经重新稳定下来的元婴,竟被曲正风硬生生捏爆!

    千千万万道灼目的光华,伴随着如浪潮席卷的恐怖波动,朝着四面八方疯狂地扩散开去,可散不到多长的距离,便又悄然消散……

    夜航船三大祭酒之一,明日星海近年来风头最劲的女修,梁听雨——

    就此殒身!

    所有眼见这一幕之人,只感觉到彻骨的冰寒之意爬满了全身,在这一刻,竟一动都不敢动。

    一个元婴后期的修士啊!

    而且还是元婴自爆!

    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可在他的手中,如此地不值一提,如此地轻描淡写!

    捏爆元婴时产生的剧烈波动,甚至没有损坏他半片衣角!

    眼底幽暗的光芒划过,梁听雨生前的一切记忆,他已经了然于胸,唇边便慢慢挂上了一抹淡笑,只是让人完全判断不出到底是真诚,还是疏离。

    他的目光,自始至终在见愁的身上,并未移开。

    “甲子不见,小师妹,长进了不少……”

    小师妹。

    听起来分明是没有异样的三个字,可落在见愁的耳中,却是如此地刺耳。昔日崖山还鞘顶上那憋屈一战的一幕一幕,一言一语,一一浮现。

    “不过是想告诉你,当崖山的大师姐,你还不够格。”

    “小师妹的‘大师姐’,来得太轻巧,太娇贵了一些……”

    “你不服,我便打到你服。”

    ……

    往日在人前,他从来都是规规矩矩唤一声“大师姐”,只有在人后,才会用那种近乎淡漠的态度,喊一声“小师妹”。

    如今当着这明日星海群修,一声“小师妹”,是讽刺呢,还是讽刺呢?

    见愁回视着他,看着他熟悉的容貌里,带着一股陌生的气息,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在进入星海之时,她便听过了千奇百怪的种种传闻。

    可直到此刻,那无数的传闻,才真正与眼前这人重叠起来,让那种故人不再的感觉,变得如此地真实,如此地现实。

    他的名字,他的身份——

    这六十年来,整个明日星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见愁,只觉得陌生。

    沉默良久,注视良久,终于还是慢慢地一颔首,用一种自己都说不清的口吻,略藏生疏,笑着还礼:“剑皇陛下,久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