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修真小说 > 我不成仙 > 392.第392章 空行母
    这是……

    什么情况?

    即便是见多识广, 可这样突如其来的大场面,见愁也是头一次遇到,更不用说这来者竟然是二话不说直接动手,还直呼密宗修士为“走狗”, 叫人出来“受死”了。

    她有片刻的诧异,随即眉心就皱了起来:“看来这会儿要走,是没那么容易了。”

    谢不臣显然也能想到这一点,脸上的表情与她一般, 并不十分轻松。他也没接话,只是朝着那一道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果然, 在这嚣张的八个字传遍整座圣殿之后,那声音的主人便出现了。

    她出乎意料地从圣殿的背后而来, 穿着一身鲜艳的孔雀蓝长裙,月光照着她纤细的身影, 也让她那一张看起来格外秀美的容颜展露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杏眼微眯,唇畔含笑,若不是那寒光毕露的一双眼, 怕会让人误以为良善好欺。

    可此时此刻,就是这样一名女子,高高凌于圣湖虚空之上,俯视着巍峨的圣殿!

    她的眼底深处,没有半点雪域信众对圣山和圣殿的虔诚, 更没有半点对圣殿之中强大的法王和上师的忌惮, 只有厌恶, 只有——

    蔑视!

    在她身后,一群僧人的身影,也终于显现了出来……

    分属上师殿的宗赞,如今修为已有入世后期,算是三大法王之下的第一人。

    在宝镜法王重伤,其余两位法王都不在雪域的时候,圣殿自然由他来坐镇。本来昨夜出了那一桩恐怖的事情,就有些人心惶惶,是以他连明妃都没喊来,只在自己屋里静修打坐。

    是以,在那几乎覆盖了大半个圣殿的攻击到来之时,他就已经敏锐地查知。

    那一刻是猛地一个激灵,一下就从入定的状态里脱了出来。

    宗赞下意识一个瞬移就站到了上师殿的殿顶上,这时那嚣张的声音才传了过来,只一听,他便倒吸了一口凉气。

    旁人或许不清楚,可他身为七十二上师之首,且常年待在圣殿,又怎么能不清楚,怎么敢不清楚?

    这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

    不是前些日在新旧两密争斗中对宝镜法王倒戈一击的那一位空行母,又是何人?!

    此女名为央金,本是宝镜法王的一位明妃。

    因其资质根骨奇佳,且性情温顺,与宝镜法王修行双身法时十分合拍,所以宝镜法王格外优待她,多次指点她修为,甚至赐居“白幢”。

    可没想到,央金一朝返虚,成为空行母之后,竟然恩将仇报!

    宝镜法王当时正与旧密利严法王对战,本以为央金是来与他一道对付利严法王的,大喜之下都没生出半点的防备之心,就被央金一掌拍到身上,重伤几近垂死!

    后经其余两位法王出手,才勉强保住了性命。

    境界虽然依旧没变,但修为受损严重,实打实地跌落了好几个台阶。

    从那之后,圣殿谁还能不知道?

    新密的空行母央金倒戈投向了旧密,在旧密势力被严重打压的当下,她自然成为了如今旧密一派修为最顶尖的人,乃是如今新密的眼中钉、肉中刺!

    可宗赞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敢回来,且如此嚣张!

    这一瞬间,他几乎立刻就要开口怒斥。

    可一抬头一转眸,才一下看了个清楚:央金不是一个人来的!

    在她的身后,竟然还有一行数百人!以宗赞的眼力,几乎瞬间就看出了他们的来路,一时冷汗都冒出来了!

    不仅有先前被他们驱逐出圣殿的旧密,还有那来自遥远西海的和尚们——

    禅宗!

    这两方怎么会凑到一起?

    一时之间宗赞根本想不清前因后果,只被这摆在面前的事实震得心神恍惚,连上前应答阻止都忘了。

    直到另一名很有威望的上师怒斥出声:“前些日让你等异端侥幸逃脱,你等不念及恩情,还敢外联禅宗,攻我圣殿,找死!”

    “哈哈哈……”

    凌立于半空中的央金听声,立时大笑了起来。那样不以为然的轻视,出现在她柔美的面庞上,有一种奇异的惊心。

    “恩情?放心,本座等这不是‘报恩’来了吗?”

    “阿弥陀佛!”

    站在一旁的老僧慧念也宣了一声佛号,却是满面的平和,一点也没动怒,只是双手合十,遥遥向着这边圣殿上高高立着的几位新密上师打了个稽首。

    “老衲今奉三师之命,特来了结禅密二宗过往恩怨,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海涵?

    这话声音虽然不大,可轻而易举就传遍了整片圣殿,一时之间听见这话的都气笑了,便是站着没动偷偷听着动静的见愁,都没忍住露出几许古怪的神态来。

    她只觉得,这禅宗的和尚,实在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什么叫“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这都三两下打到人家门口了,明摆着站在旧密这边,要对人新密不客气了,可话还说得这么“客气”。

    真不知道应该说是太不给面子,还是太给面子了。

    见愁琢磨着,竟一下对眼前即将发生的事情产生了几分兴趣,依旧小心地隐匿着自己的行迹,在暗中观察。

    新密在雪域耀武扬威了这么多年,即便旧密都只能在他们打压之下凄惨地逃离圣殿,又何曾被人这样看似客气实则轻蔑地怼到脸上来过?

    几位上师,包括宗赞在内,都气歪了鼻子。

    宗赞身为此刻的主事者,气一憋就直接站了出来,也不废话,直接一声大喝:“众弟子听令,速结十天大阵!”

    “是!”

    这等危险的关键时刻,但凡是听到他吩咐的新密弟子都没有马虎,连忙就站了出来,盘坐在地,双手结印,直接以人成阵,连接出了“十天大阵”。

    霎时间,一层耀眼的金光便抛洒到了众人头顶,覆盖了整座圣殿!

    新密实力的确很强,可这一次旧密也不弱。

    更不用说,此次他们有禅宗相助,可说是有备而来、出其不意,又怎么会给新密太多的反应时间?

    先前央金与他们废话,只是为了给身后修士争取些酝酿攻击的时间。

    几乎就在新密“十天大阵”结成的瞬间,旧密与禅宗新一轮的攻击已经酝酿妥当。只听得“当啷”一声,千百里夜空下,竟然有洪钟之声响彻!

    是先前说话的慧念和尚唤出了自己的法器!

    一口巨大的铜钟!

    那铜钟甫一出现,便震动起来,声音传遍四野,也直接透过了并不对此设防的新密修士。整座“十天大阵”立时摇晃起来,不少听见这声音的僧人脸色都变得煞白,更有修为低者,一口鲜血直接喷洒而出!

    “好生卑鄙!”

    宗赞一见,立刻破口大骂起来,显然没料到禅宗号称光明正大,可玩起阴的来比他们还厉害,一时气了个七窍生烟。

    但他反应也不慢,立刻就祭出了自己的法器。

    金光一现,璀璨生辉。

    他拿出来的,竟然是件与慧念同类的铃铛——不动金刚铃。只是比起慧念那一口大钟来,这东西实在小巧太多。

    “铃铃铃……”

    他运转体内浑厚佛力,直接注入金刚铃,大力摇晃起来,那清脆之间带着点悠远之意的铃声,便直直朝着对面盖了过去!

    “轰隆!”

    一声巨响!

    位于双方法器声音交汇处的圣湖湖面,立刻炸出了大片巨浪,在清冷的月光下如堆起的白雪一般。

    双方的攻击,更是再无保留,全跟在自己这方的声浪之后,朝着对面甩去!

    这一时间,场景之壮观,远胜于先前!

    旧密与禅宗来袭的时候,是单方面的动手,已经让人震慑于其威力;如今双方同时出手,且不是对着圣殿打,而是对着对方的修士打,力道难免更狠,术法难免更强!

    乍一眼看去,几乎整个圣殿的上空都被各色的华光笼罩,令人叹为观止!

    修士们动手,尤其是双方都清楚原委的动手,几乎都不会有什么废话,一个分神就可能是你死我活,所以格外迅疾,也格外惊天动地!

    更不用说,半空中还有两位入世级别的高手在对峙。

    即便到了见愁这个境界,听着那铜钟与金刚铃之间的声音对撞,都有一种心神荡摇之感,其他人又能好到哪里去?

    不出片刻,双方便都有了损伤。

    一侧是圣湖之上诸多的旧密僧人与禅宗僧人,一侧是被迫深夜聚集起来立于圣殿之上的新密僧人,双方都不很轻松。

    尤其是机宗赞和慧念,两人实力相当,斗起法来,似乎不相上下。

    可事实上,宗赞心里面已经冷成了一片!

    纵使所有人都忘记,都忽略,可他不会忘记,更不会忽略!这一会儿他们所面对的,完全不是旧密那边的实力!

    因为,最厉害的那个人根本还没有出手!

    空行母,央金!

    一个实力几乎完好的返虚大能!

    要知道,这会儿宝印、宝瓶两大法王都不在,宝镜法王还在重伤之中,她若出手,谁能抵挡得住?

    在他们都动起手来的时候,央金就站在前方,冷眼看着。

    仿佛是根本没看到这火热的战局,也仿佛根本没注意到对方难看的脸色,她游移的目光在整片圣殿飘荡了一圈,又在法王殿处停留了片刻,忽地就轻笑了一声,嗓音清泠泠的。

    “都这时候了,怎么没看到你新密大名鼎鼎的宝镜法王呢?”

    果然!

    这女人只问宝镜法王,压根儿不问其余两位法王,显然是知道两位法王不在,正好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

    阴险卑鄙,狡诈万分!

    宗赞脸色已经黑如锅底,恨不能一掌将其拍碎。

    可在这危急时刻,又能如何?

    谁也料想不到禅宗忽然插手此事,更想不到他们如此神速,才被打出去几天?竟然就敢杀个回马枪来算计他们!

    极域与十九洲本就不在一界,纵使是两位法王来回也颇为麻烦。等他们接到消息赶回来,只怕圣殿都已经被人夷为平地!

    宗赞一面加大了催持金刚铃的力度,一面着急地分出一缕灵识来,想要请宝镜法王出来,好歹撑上一撑。

    不然等央金一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但这时候,他心里也是很埋怨这一位法王的。

    都什么光景了?

    动静闹得这么大,以这一位法王的修为早就该察觉到了,却愣是没出现。到底是那位新选上来的明妃叫他太沉溺其中,还是怕了来寻仇的央金?

    宗赞心里面憋了一口气。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灵识探出,抵达法王殿的一瞬间,竟然没有感觉到属于宝镜法王的半点气息!

    不在?

    不可能的。

    白日他才刚出关,两人还见过了面,以如今宝镜法王伤重的情况,是根本不可能离开雪域的。

    脑海里,一个不祥的念头,忽然闪过……

    察觉不到气息,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人不在,一种是……

    人没了!

    宗赞心头,忽然猛地跳了一下。

    下一刻,他的灵识便强行破入了殿外那一座阵法,大殿之中那残忍又奇诡的场面,顿时浮现在了他灵识的“视野”之中……

    空旷的大殿,通明的灯火,宝镜法王端坐在蒲团上,周身透绿,眉心里更冒出了一点青翠的碧叶。

    在他身边不远处,则躺着一具明妃的尸体。

    出事了。

    真的出事了!

    不祥的猜测被所见所印证,宗赞没有半点准备,这一瞬间已是骇然色变,心乱如麻,竟是根本压抑不住内心突如其来的恐慌,惊惧地喊了一声:“法王!”

    “轰!”

    不过一声出口,不过一时分神,对面的慧念立刻就抓住了机会,猛力一催。铜钟之声顿时炸响,如同惊雷一般涨了一倍,直直朝着圣殿这边轰下!

    宗赞本想要联系宝镜法王出来帮忙,哪里想到自己竟然会看到对方身死之惨状?

    阵脚已然乱了一半,又被慧念这么一轰,立刻就不中用了。

    催持着的金刚铃,“啪”地一下,应声而裂!金色的碎片化作成百上千道灵光,四散飞去,甚至伤了旁边的新密僧人。

    宗赞自己则被打得倒飞出去,从上师殿上空摔下,砸坏了檐角!

    “啧啧,这情形都没出现,看来你们法王是死透了呢!”

    远处的央金见状,立时便猜到宝镜法王是出了什么事,一下不给面子地掩唇娇笑起来。

    那婀娜的身躯轻颤,曲线便随之起伏,一张脸精致柔美,一时竟颇有一种邪魔外道的妖气,可又勾人至极。

    不管什么原因,既然宝镜法王不出手,那可就不能怪她恃强凌弱了。

    兰花指轻轻一掐,炽烈的雪光已如刃光一般汇聚而来!

    此时此刻,央金的笑容终于褪去了先前的柔美,终于泄露出了料峭的杀机,可声音依旧甜美空灵:“诸位上师,当心些,本座这便来取尔等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