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修真小说 > 我不成仙 > 566.第566章 再借长夜简

566.第566章 再借长夜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当真是毫无悬念的获胜。

    从头压制到尾, 到了最后更爆发出了让仙尊都无法不为之侧目的恐怖实力!

    见愁所能调用的, 竟然是混沌之力。

    宇宙诞生之初, 在最初的荒古时代,便是一片黑暗,没有光明。整个宇宙中更没有任何星辰的存在,有的只有无尽的混沌。

    这混沌,便是世界最原初的力量。

    下界修士修炼需要天地灵气,上墟修士修炼需要的是仙力,其实都从混沌中来。

    因为混沌分开阴阳清浊。

    他们作为人,需要的只是那些清的、阳的、属于光的,而那些浊的、阴的、属于暗的,则都被舍弃, 遁入虚无之中。

    唯有极少数圣仙及以上的仙尊,才能调用几分混沌之力。

    可见愁方才与不语上人对战所用之力,分明便是混沌。

    于是只那一瞬间, 许多人的疑惑便得到了解答。

    有关于所有人为什么无法准确判断她的实力,有关于她此刻的躯壳中为何只有极少量的仙力……

    因为, 她根本就不依赖此界的仙力!

    整个宇宙都是由混沌化成, 不管有形还是无形, 不管是在他们的头顶还是脚下,但凡见愁想用,都能将它们变成自己力量的来源。

    换言之……

    她的实力, 也许不仅仅在能轻易击败不语上人的层次, 只怕比他们以为的还要高、还要高。

    这荒域的入口处, 安静极了。

    所有人目视着见愁从斗法台上走下。

    那一根原本属于不语上人的长夜简正在她指间,陈旧的漆黑犹如攫取远古时代那笼罩整个宇宙的长夜染成,纯粹而幽暗,衬得她执简的手指葱白如玉。

    白鹤大帝等人望着她的目光,都有些迟疑沉默。先前还口无遮拦的黛黛,已经默默变回了一架白骨的模样,似乎想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绿叶老祖却是看了斗法台上的不语上人一眼,才转过眼眸来看她,眸底掠过了几分复杂,但最终还是一笑。

    不语上人来自元始界。

    元始界算她的地盘。

    可此时此刻她半点没有追究的意思,只是叹了一声:“看来他连神魂都已消亡了。”

    “是。”

    见愁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心下虽同样复杂,却也还是这般答道。

    她回望绿叶老祖,试图看出她的心绪。

    但除了方才那一瞬间的波动之外,这一位曾名垂元始界的大能,再未泄露自己半分的情绪,显得如此无懈可击。

    盘古荒域还在星空中移动。

    时间也已经流逝了不少。

    绿叶老祖并未再浪费时间,只道:“既然见愁小友已经取来了长夜简,便也算得到了能进入荒域的资格。若无人再有他事,我等……”

    “且慢。”

    所有人以为,方才这一桩便算是以不语上人的惨败为结束了,可在这种时候,见愁竟然又开口了。

    众人眉头都是一皱,向她看了过去。

    见愁却是平平一笑,半点没有被这么多人注视着的畏惧和心绪,反而坦然向周遭道:“诸位放心,在下并非还要寻衅。只是今日来得仓促,方才虽得了从不语上人处借得的一根长夜简,可这时候才想起,一根还不够。我还有一位历过生死的挚友,也要进入荒域。不知,在场诸位前辈道友,谁能再借一根?”

    借?

    还要再借一根???

    若说先前见愁与不语上人交战,众人还觉得也他们没什么干系,那这一刻便算得上是一把火烧到了自己身上。

    多少人听得后脑勺冒冷汗?

    这一刹间已在心里把见愁骂了个狗血淋头,想她不管是真名还是绰号,都起得十分应景。

    毕竟谁也不愿意让出自己的长夜简。

    盘古荒域虽然危险,但一如下界的种种秘境隐界一般,藏有许多不可知的机缘,更不用说是盘古留下来的神秘传承了。

    场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隐隐然之间,甚至有些封冻起来。

    所有手中持有长夜简的修士们都警惕了起来,目光落在见愁的身上,动也不动一下,唯恐她一言不合便动手。

    反倒是一旁的白鹤大帝若有所思,摸了摸他身旁那一头雪白的鹿,竟然第一个开口,打破了此刻诡异的沉寂,道:“这个简单。”

    说完,他竟从袖中取出了一根长夜简。

    抬手弹指间,便令其化作一道乌光,飞向见愁。

    见愁略微有些错愕,却下意识将此简接住,然后目光里带了几分疑惑,向白鹤大帝看去。

    白鹤大帝道:“三十七根长夜简,原有一根是为梦天姥所留,可等到这时候,看来是不会出现了。见愁小友修为卓绝,胆识过人,若能与我等一道进入荒域,或许更为妥帖。想来小友口中的‘挚友’,该也是一位厉害人物,只是不知,此人是谁,现在何处?”

    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先为见愁的狂言,后为白鹤大帝的决定。

    但疑惑也同时升了起来。

    他们全都很好奇,见愁所说的这一位也需要长夜简的“挚友”,人在何处。

    负剑生与见愁曾有过一面之缘,但从未听她提起过什么挚友,只猜测这所谓的“挚友”说不准就是她心里那个人。

    月影则站在负剑生的身旁。

    他一身雪白鸿羽织就的衣袍依旧轻飘飘的,可在听见白鹤大帝的话后,瞳孔便微微缩紧了一些,隐约浮出几分真幻难分的幽暗紫光。

    非邪天那头都作壁上观。

    这长夜简原就是白鹤大帝先得到的,他们自然懒得去置喙对方的处置。

    可那应虺的神情,便有些不同寻常了。

    “挚友”之言,他连心神都跟着恍惚了,几乎以为见愁下一刻便要说出“朝生”两字,然而待他转眸看向见愁,却见她在垂眸看了那一根长夜简许久后,抬首看向了对面——

    那不是他所在的方向。

    见愁目光的尽头,只站着一人。

    谢不臣。

    纵然是站在那不进荒域的一群圣仙金仙之中,他也半点不会被埋进人堆里。

    这个人,天生能让人一眼看见他。

    此刻他淡漠的眉眼间,已添上了几分微凉的冷峻,好似风将起时的高楼,雨将落时的远山,连那一身氤氲的书墨气,都变得冰了些。

    果然,下一刻,见愁已望着他笑出声来,声音自然而熟稔:“谢道友,不如同去,并肩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