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比例不足60%才会看到这句话哦  11

    日向由美叹气, “开始就开始。”然后一手刀插进土里, 地底下连个惨叫都没机会发出,只是拔|出手臂的时候溅了一身血。

    与此同时,枇杷十藏抡起斩首大刀, 一圈打下来三个人,一个整个上半身都被砍掉了,剩下两个躲开了。

    日向由美皱着眉打量这些人,黑色斗篷、奇怪的面具,真是熟悉的装扮。

    “雾隐村的暗部?”

    枇杷十藏纠正她, “准确的说是这些家伙是追忍部队, 专门负责追杀叛忍处理尸体的。”

    “所以他们都是冲你来的了。”日向由美懒洋洋地甩甩手,“那你自己解决吧。”

    其中一个追忍打量了日向由美一眼,“木叶叛忍,日向由美,公认最强的白眼,一个月前杀死日向日足在内五人后叛逃。”

    “枇杷十藏, 你在背叛了雾隐村后为何又跟着这个木叶叛忍一起踏上水之国?”

    枇杷十藏咧嘴笑, 尖牙利齿在火光映衬下熠熠生辉,“我当然是为了回报村子里之前对我的‘照顾’,至于这个家伙, 你们可以自己去问她。”

    日向由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我来考察一下雾隐村的景观人文, 看看这里适不适合养老定居, 毕竟我都是退休好几年的人了。”

    追忍冷笑一声, 正要继续说什么,忽然全身一僵,“你什么时候……”

    “你那四个埋伏着的同伴?”日向由美笑,“影分|身嘛,是谁给你的自信觉得化身为雾气我就看不到?”

    白眼能看到查克拉,这个已经是忍界常识之一,不过不只是那个追忍,连枇杷十藏也忍不住多看她两眼,日向由美面容平整,分明没有使用白眼时那种半张脸都静脉曲张的狰狞相。

    日向由美向他解释,“分身也能用白眼。”

    而且几个影分|身互相交错着看,还没死角,唯一的缺点就是解除影分|身的时候传回来的画面重叠交错,复杂得让她头疼。

    不过这次行动最大的难点其实是在使用忍术的时候就把影分|身分别投放到不同目的地、而不是让她们直接出现在自己周围,这一点据她所知,还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日向由美在发现了有人潜入后就直接分出四个影分身投放到较远的地方,然后从对方埋伏人员的身后发起攻击。

    影分|身是少数几个她用得比体术还熟练、并且用出了新花样的忍术,和飞雷神一起构成了她独特的对战多人大部队的战术。

    她话音还没落地,枇杷十藏冷不丁就是一刀向着那追忍砍去,而日向由美也出手攻向另一个追忍。

    片刻后枇杷十藏的目标血溅五步身首异处,日向由美却只是把对手放倒在地上。

    “还活着么?正好。”枇杷十藏过来踢了那人一脚,把他面具踢掉了,露出一张年轻秀气的面孔,“唔,没见过的新人。喂,认识鬼灯满月吗?用变身术变个来看看。”

    那个被点了穴倒在地上连头都抬不起来的雾忍一言不发,不管眼神还是表情都那么麻木,似乎在思考又似乎什么都没想,不到几秒突然呕出一口黑血,死了。

    日向由美愣了下,喃喃道,“你们追忍部队……很严格啊。”

    枇杷十藏撇撇嘴,“反正回去了也活不成,再说也不能让他活着回去。雾忍对待叛忍比你们木叶重视多了,这才三个小队,应该不是发现了我特意过来,大概只是凑巧路过附近。不过如果让村子里知道我回来了,那我们下次就该面对百人队了。”

    “……雾忍人手真充足。”

    “杀一儆百,多付出点代价也是应该的。”枇杷十藏冷笑,“让你的分|身把另外几个人的尸体也拖过来,我找找他们有没有带着叛忍通缉名录,上面应该有鬼灯满月的照片。”

    日向由美一边发出指示一边看着枇杷十藏戴上手套在几具尸体上翻找,“那个鬼灯满月,你也没见过他吗?”

    “见过一面,不过那时候他才十岁,现在长相肯定有变化。”

    “等等,就是说他还是个小孩子?”日向由美有点接受不了了,砍死带回去尸体什么的。

    枇杷十藏无语地看着她,“小鬼怎么可能成为忍刀七人众,他现在得有十七八了。再说了,忍者十岁还小?我听说你十岁都中忍了。”

    在三战时候作为敌国木叶罕见的天才人物,日向由美的情报基本人手一份,而且是雾忍最想杀的人之一——在天才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就让她夭折,听起来感觉挺好的不是吗。

    所以八年前那次遭遇战,在迈特戴出现之前,他们七个真觉得自己撞了大运呢。

    日向由美心想我当然不一样,我是新瓶装旧酒,其他人的十岁可是真十岁。

    影分|身们都回来了,不过她们拖过来的不全是尸体,四个人中只有一个受伤过重咽了气,另外三个虽然都被点穴点成了木头、不管是查克拉还是手指头尖都动弹不得,但确实还活着。

    枇杷十藏看日向由美,柔拳的杀伤力这么弱?不像啊,她攻击地底下那个的时候可是一个手刀下去对方就毙命了。那就是影分|身的实力比本体弱了。

    日向由美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问那三个俘虏,“你们见过鬼灯满月吗?”

    问完不到十秒,仅存的三个活人也一声不吭变死人了。

    日向由美都呆住了,不是说她不能理解这种行为,木叶的暗部或者根好像也是这样的风格,但这也太干脆了吧?

    他们连个吐槽、叫骂、反问目的、等待村子里来救之类的都没有,这……

    枇杷十藏哈哈笑,一边笑一边翻尸体,完了扔给她一个打开的小册子,“这个就是鬼灯满月,我处理尸体,你可以开始搜索了。”

    照片上的鬼灯满月是个清秀少年,白发白眼——对,他瞳孔颜色特别淡,淡到猛一看还以为是白眼——日向由美把照片传给影分|身们看。

    “还有没有其他情报?他既然是在逃亡,肯定会做伪装。另外他是什么时候从雾隐村逃出来的,该不会现在已经跑出水之国了吧。他身边多少人,都什么实力之类的,佩恩说了吗?”

    “一个半月以前逃走的,带了不到十个人,除了他自己都是老弱病残,没什么好在意的。鬼灯一族的血迹是水化之术,可以把身体化为液体,无主的忍刀有三把,他有可能召唤使用,但他自己用的平目鲽并没有带走。水之国对外的联系只能通过一月一次的物资船,既然我们上岸的时候没有发现他,那他现在肯定还在水之国,在一个月内找到就行了。”

    日向由美已经让四个影分|身去了四个不同的方向,她们的探查范围跟她是一样的,这样组合探查比较节省时间。“很厉害嘛这个人,一拖十还能跑掉。”

    “出其不意罢了,没人能想到出过二代目水影的鬼灯末裔也会逃走。”

    因有追忍部队的威胁在,两个人的行程骤然紧张起来,在枇杷十藏的指路下,她们沿着水之国比较荒僻的地方连续搜索了十几个小时,日向由美终于说,“十一点方向,大概十五公里的地方,有很激烈的查克拉反应。”

    枇杷十藏回忆了一下,“是枝源峡谷,确实是藏身的好地方,我们走。”

    在距离拉近以后,打前站的分|身传来消息,交战双方一个确实是照片上的鬼灯满月,但只有他一个人,而另一方看打扮是雾忍的追忍部队,地上横七竖八全是打扮一样的尸体,站着的只有三个人。

    日向由美转述给枇杷十藏,“鬼灯满月大半个身体被冻成冰,看起来快死了。”

    “冰遁么,确实是水化之术的克星。”枇杷十藏把斩首大刀往地上一插,靠在上面,“那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会儿,等他死了再过去吧。”

    日向由美不满,“喂,佩恩不是说尽量带人回去?而且就算鬼灯满月死了我们成功截胡,通灵卷轴他也不一定带在身上,总要留个活口问问看吧。”

    “你描述的那个使大刀的胖子,应该是鲛肌的主人西瓜山河豚鬼,另外两个人里也肯定有一个冰遁忍者,我能应付西瓜山,但你用了这么久白眼还剩下多少查克拉,能对付剩下两个人吗?哦对,不是两个,还得加上鬼灯满月。”

    “查克拉?”日向由美双掌一合,解除了所有分身,分出去的查克拉又回到了她身上,“我杀人不用考虑查克拉。”

    “不好意思,我想你误会了,虽然我现在已经叛离了木叶,但这只是因为私人恩怨罢了,我对加入其他国家和忍村没有任何兴趣。”日向由美说,“尤其是像阁下这样明显从木叶叛逃的人所在的组织。”

    “是吗?虽然叛逃却仍然对木叶心存幻想啊,但木叶的高层恐怕不这样想呢,对你的追击可不像是要跟你和平分手的样子。”

    “他们怎么想都无所谓,除非三代火影或三忍之类的出手,否则木叶里没有能正面对上我的存在。”日向由美说着笑了一下,“不,应该说就算他们出手也没关系,我不觉得他们真的能在一对一中击败我,哪怕被围杀,跑掉的自信我还是有的。”

    “看来在你的假想中已经将整个木叶都当做敌人了。”男人轻声说,他略带沙哑的声音因为刻意压低而显得格外诡秘,“看来你也明白,所谓村子是一个多么残酷的存在。日向宗家公然将人数几十、几百倍与他们的分家成员当做仆人和奴隶,这件事在木叶人尽皆知,可是爱好宣扬火之意志、以爱和守护为口号的火影们几十年来一直对此视而不见,对他们来说日向宗家能够完全控制分家,而木叶只需要安抚好人数寥寥无几的宗家就能将整个日向家作为战斗力,这是比解放分家更合算的事。”

    “只是杀了几个趾高气扬的宗家就叫你心满意足吗?难道坐视着分家悲惨命运,只要能够维护整个木叶的稳定不惜牺牲你们分家的火影不是他们的帮凶?”

    日向由美最多只放了两分注意力在那男人的话里,她虽然闭着眼睛,但仍然保持着发动白眼的状态,这能让她的感知能力成百倍地扩大,方圆两公里的生物都逃不过她的感知。

    这男人确实是孤身而来,他敢单独前来招募她,要么是对自己的实力太有自信,要么是瞧不起她的实力,目前看来是前者。

    这男人表现出来的能力实在太诡异了,他的出手确实出其不意,既没有声音也没有查克拉的波动,而且还对日向家视为绝密的白眼死角了如指掌,只是在他动手的瞬间泄露了一丝丝杀气,这才被她察觉。

    她那闪电般的一脚踢了个空,并不是这男人在那一瞬间躲开了,因为她一点都没感觉到急速移动引起的空气扰动,那就像是……他本身就是空气、被她的脚穿了过去似的。

    “我确实对木叶有很多不满意,你说的我也都清楚,但这不满意还不至于让我冒着风险去与整个木叶为敌。”

    日向由美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她正在逃亡之中,一贯小心谨慎,之前在族地大门外的树上打上了自己的飞雷神术式,一旦事情不对瞬间就能逃走,但这男人的能力太诡异了,又对她心怀恶意,哪怕今日离开了日后也没办法随时随地防范着他,如果可以,还是在这里干掉他比较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