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宇智波鼬从小就是个想得多的人, 少年老成、沉着冷静一直是他的标签,但这样一个人, 当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伸手去挖父亲的眼睛的时候, 也不由得颤抖了。

    宇智波富岳脸上血淋淋的一对黑眼眶, 手里虚虚地握着自己的一对眼珠子往前一递, 声音依然是那么威严:“拿着。”

    宇智波鼬没去接,他这时再次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直接跪倒了,抖得几乎发不出声音:“……为什么、为什么啊?!”

    宇智波富岳说:“这是我身为父亲的私心,哪怕冒险, 也想要将力量传给最令我骄傲的儿子。”他的声音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期待和忐忑,“鼬,你开启万花筒了吗?”

    宇智波鼬茫然地摸摸自己的眼睛, 只摸到了一手血, 他闭上眼感受了一下,低低地“嗯”了一声。

    “果然如此,鼬,我没有看错,你绝对有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资质, 这我就放心了。”宇智波富岳说,他摸索着将自己的眼睛装在早已准备好的容器中, “拿着吧。”

    宇智波鼬迷茫地接过来, 再次低声问:“这究竟是为什么……”

    “力量和诅咒相伴而生, 这就是我们一族的命运。”宇智波富岳用早已准备好的绷带包扎住还在流血的眼眶,轻声说,“跟我来。”

    等待宇智波鼬的,是宇智波家族密室中早已布置好的手术室,以及等候已久的三代火影。

    换眼并不是什么复杂的手术,忍术博士猿飞日斩也并不出人意料地精通医疗忍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密,他将亲自为宇智波鼬换上他父亲的眼睛。

    “我要解释。”宇智波鼬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小玻璃瓶,眼中又开始流出血泪,“给我解释清楚啊!”

    解释十分简单明了,宇智波、木叶、乃至整个忍界,需要永恒的万花筒写轮眼。

    宇智波带土几年间潜伏不露面、晓神秘莫测,宇智波斑的阴影笼罩不散,无限月读如同一柄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于世人头顶。

    木叶不是不能等,这是全世界所有忍者的危机,本该是所有人共同出力解决。

    但宇智波不能等。

    宇智波富岳所担心的是,如果这件事为世人——尤其是其他四国——所知,这次的危机解除后,以后呢?为了防止这件事再发生,他们将如何对待掌握了所谓无限月读的宇智波?

    所以如果能将此事悄无声息地解决那是最好,如果不能,那知情人的范围最少应该控制在木叶。

    宇智波富岳这两年间与三代火影走得极近,之前的人才交流计划再次提上日程,不仅限于止水和鼬这样极优秀的年轻人,其他人如果对警备部的工作没兴趣也可以尝试加入木叶各部门,作为交换,警备部也对整个木叶开放,任何报名忍者都将和宇智波的年轻人一起公平竞争。

    这算是将整个宇智波家族绑上了木叶的战船,鹰派团藏又已失势,在宇智波是保卫木叶的重要力量的前提下,宇智波富岳对于木叶保下宇智波倒有几分信心——只要不面临来自各国的外部压力。

    他决心尽快将无限月读之事解决。

    既然万花筒能够看到的内容有限,不知道无限月读实现的方式,那就制造永恒万花筒去看。

    宇智波富岳的第一步就是跟妻子合力演了一场戏。

    那是唯一知道他万花筒写轮眼存在的人,他的妻子美琴虽然已经回归家庭十几年,但作为曾经身经百战的上忍,她有着超出常人的坚韧神经和远见卓识,一直是宇智波富岳最信任的人,只是平日里打理家务、抚养孩子体现不出来,难免叫人误以为她唯一的特异之处就是有一个做了宇智波族长的丈夫。

    宇智波富岳原本打算以幻术让人在鼬出任务的时候通知他鼬的死讯,遭此重创,他作为父亲受到刺激开启万花筒也就理所当然了——反正现在火影和顾问们都已经知道万花筒是怎么回事儿了。

    但宇智波美琴听了他的计划直接建议说:“让我来吧,你的计划中变数太大了。”

    没过三天,宇智波美琴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就将自己折腾进医院了,而且几度病危,宇智波富岳适时在病房外按照计划露出了他的万花筒写轮眼,却也不由得担心妻子假戏真做。

    两个儿子更是被吓得够呛,年龄小的佐助天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哭,连一直独立又冷静的鼬也一反常态地依恋起母亲来。

    幸好宇智波美琴实力不减当年,一众医忍没有一个发现蹊跷,她也渐渐好起来。

    宇智波富岳公开自己的万花筒后,威信更胜往昔,在此基础上又在族内吹了一波风,宇智波专注于战斗,对于医疗忍术、封印术等特异技术并不擅长,但现在与战国时期不同,随着各族忍术的融合,一个村子没有这两样就难以在世界上立足,他第一次提出,如果我们叛出木叶成功但是没有其他家族追随,那我们单独一个家族要如何在忍界生存呢?太容易被阴了。

    两个知道无限月读之事的长老也一唱一和,一个坚持反叛、一个想要放弃,明里打擂台实际向偃旗息鼓偏,再加上近来宇智波与村中忍者交集渐深,高层也不再暗暗怀疑他们释放九尾害死四代,处境的改善显而易见,反叛的声音也渐渐变少了些。

    然后就是第二个万花筒,前前代族长的孙子宇智波止水,终于不负众望在一次战斗中因为牺牲的队友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但是富岳与他的血缘关系太远了,二者写轮眼合一成功的希望不到一成。

    再者宇智波富岳也有自己的私心。

    在决心制造永恒万花筒后,宇智波富岳就明白,这个永恒万花筒或者会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但他永远也无法成为让众人心悦诚服的宇智波族长。

    眼睛对宇智波来说太重要了,那是他们的生命之源、力量之本,是他们的骄傲和荣耀,许多人宁愿死也不愿失去自己的眼睛,也永远不会发自内心地相信有人会因为爱而将自己的万花筒写轮眼赠与他人。

    按照旗木卡卡西的说法,族中流传的宇智波斑抢夺弟弟泉奈的眼睛之事就是误传,他们兄弟二人感情极好,都恨不得将自己的眼睛给对方才对。

    可是为什么几十年后传成这样?

    正是因为大多数族人都不相信会有人自愿挖掉自己的眼睛——而且还是那么强大的万花筒写轮眼。

    所以得到永恒万花筒的那个人,就无法再成为合格的宇智波族长了,他将正如昔日的宇智波斑,再强大的力量都无法带来族人的真心拥戴。

    哪怕是要拼那一成的几率,将眼睛给了止水,那宇智波富岳失明又失去力量,自然要下台,现在宇智波一族中还有足够冷静沉着、能在重重危机中带领宇智波前进、并且保护老幼安全的人吗?

    宇智波富岳数来数去,这样的人只有两个,止水和他的长子鼬。

    且不说鼬这么小的年纪又一贯受到同龄人甚至年长者的嫉妒排挤,能不能在父亲失明后顺利继承族长之位。

    当威势和力量只能给孩子留下一个的时候,经历过两次忍界大战的宇智波富岳选择力量。

    他决意将自己的眼睛留给长子。

    在宇智波鼬即将年满十四岁的时候,宇智波富岳深深为他的实力和天资所震撼,他坚信即使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够开启万花筒,那个人也必将是鼬。

    遂设下了那个以幻术控制儿子,让他亲手挖下父亲眼睛的局。

    并且按照衍生的计划,鼬将由此背负弑父的污名作为叛忍加入晓,成为卧底打探晓的虚实。

    一周后,宇智波鼬眼睛上的绷带拆下来了,他眼中的图案兼具两个万花筒的特点,这就是永恒万花筒了。

    为他检查的三代火影慈祥地问:“感觉怎么样?鼬。”

    宇智波鼬略有些茫然,他刚开启万花筒就被换眼,根本没机会体会两者之间的差距,只是点点头。

    “那就跟我来吧,富岳在南贺川神社中等你。”

    悄无声息地进入神社后,宇智波鼬面对石碑,果然看到了以往不曾出现过的内容:“……天下一神,欲求安宁,分级阴阳之势;互斥二力,相与为一,孕得森罗万象。”

    这依然不是实现无限月读的方法,而是得到永恒万花筒之上的眼睛的方法。

    很明显,当年的宇智波斑得到了。

    至于所谓阴阳之势、互斥二力,三代火影分析,阴之力,再没有比写轮眼的瞳力更极致的存在,而阳之力,医疗忍术算是典型使用阳之力的遁术,而近百年来,再没有比千手柱间的医疗忍术更强大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