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 4 章(1 / 2)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小孩的‘功力’比程溪想象中更强大,原本只晾了一杯白开水的他,在小孩发功过半的时候,便果断又晾了一杯,还往里放了些许的食盐。

虎子抽噎难以自抑时,便收到了他爸递来的淡盐水,一边喝,一边更想哭了:“小白菜,地里黄,两三岁,没了娘呀~好好跟着,爹爹过呀,就怕爹爹,娶后娘呀~养了个兄弟,比我强呀~他吃菜呀,我喝汤呀~哭哭啼啼,想亲娘呀……”

还真别说,小孩唱的句句都在调上,用哭腔来唱这首歌,非但不难听,还挺合适。

后爹跟亲爹还是不一样的,如果是亲爹,大概已经心疼的不得了了,或许已经丢掉了‘一天一块糖’的原则,但是后爹,非但没心疼,还有点想笑。

三岁的小娃娃唱《小白菜》,这场面颇为‘梦幻’。

“姥姥教你唱的?”

程溪根本想不到别人会办这样的事儿。

虎子的亲妈孟慧珍,是良山村的‘娇小姐’,她爹孟老实是村里的会计,弟弟是村里的小学老师,孟慧珍打小就没下过地,嫁给原主之后就更没下过了,不工作、不做家务、不带孩子。

孟慧珍不做,这些事情总得有人做,家务活原主都包了,但他要去供销社上班,没办法一直带孩子,只能托岳母帮忙照看。

原主娶了心尖尖上的人回家,本来就把岳父岳母当亲爹妈孝敬,岳母帮着照顾孩子后,那就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了,就差把岳父、岳母接过来一起住了。

原主没有对不起这一家的地方,倒是这一家子对不住原主。

孟慧珍婚内移情别恋,要死要活非得离婚,原主居然也同意了,不到一个月,孟慧珍就嫁给了村里的混混程海军,也就是原主同父异母的弟弟。

但就算是这样,原主还是对前妻念念不忘,之所以再娶,一是孩子需要有人照顾,二是孟慧珍让原主娶的。

都离婚了,还安排前夫的下一段婚姻,连人选都定好了,也是奇葩中的极品了。

原主跟失了智一样,居然任由摆布,这位也算是极品中的奇葩了。

刚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程溪就被气的不轻,好不容易有本书的男主跟自己同名同姓,结果就……这玩意!

虎子口中的姥姥,原主的前丈母娘,在书里也没少搞事情。

虎子挺起小胸脯,一脸骄傲的点了点头,像一只等待夸奖的小孔雀。

程溪……夸不下去:“这歌不好听,爸爸教你一首更好听的歌。”

他可是从小唱儿歌长大的,表演儿歌是福利院的固定项目。

小孩忘性大,一首首新歌学起来,这首小白菜慢慢也就忘了。

程溪即兴唱了一首《一分钱》,小孩一开始还有点儿不太情愿跟着学,后来越唱越认真,躺在小床上睡午觉的时候,嘴里还在哼这首歌。

趁孩子睡觉的功夫,程溪跑到厨房,关好门窗,心理默念淘宝,果然那个透明的手机界面又出现了。

他这两天就要去部队接孩子,总得给家里留下足够的口粮,顺便准备好行李。

挂面十斤,小米五斤,大米十斤,大豆油十斤,差两个月就过期的豆奶粉两袋,保质期只剩下半个月的小面包一箱,水果糖两斤,五只金属外壳的打火机,15升的军绿色水壶,门锁三个,小喷雾瓶两个,特辣辣椒粉一斤,生姜一个,两米宽的棉布四块。

林林总总加起来,去掉优惠券和红包,总共2216。

辣椒粉冲水倒进小喷壶里,就是防狼喷雾了,而且这可比在网上直接买防狼喷雾便宜多了。

本来他还想买个催泪棒,结果在淘宝上一搜,全都一百多,索性直接买了块生姜,又买了几块布料。

布料可以用来做床单、被罩,也可以裁剪衣服,剪下一小块来抹上生姜汁,不就等同于催泪棒了吗。

生姜和布料的钱加起来都不到一百,剩下来的还能吃能用,多划算。

把东西归置好,晾上两杯淡盐水,该锁的地方用门锁锁上,不是防自家人,是防外人,这年头固然是民风淳朴,可哪都不缺坏人,良山村也有偷鸡摸狗之徒。

蘸了生姜水的棉布在眼睛上一抹,再想想他那永远都用不了的十三万存款,程溪不由得悲从中来,眼泪稀里哗啦往下流。

出了门,一路往西,奔着老孟家的方向就去了。

此时正值大家伙下工的时间,路上的人那叫一个多。

喜欢看热闹是人的本性,尤其是在没有多少娱乐活动的时候,夫妻俩在家里拌个嘴,隔天就能传遍全村。

程溪,一直被大家伙津津乐道,无论是供销社的工作,还是‘耙耳朵’的名声,在附近几个村子都是‘知名’的。

当然,最近名声更响了,老婆出轨小叔子,被戴了绿帽子,还被离了婚,被个小混混挖了墙角。

这故事劲爆到连公社那边几乎都传遍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一个当了父亲的大男人在路上哭哭啼啼,再联想之前那些事儿,大家伙既同情又好奇,这……是又出什么事儿了,被戴绿帽子都没哭,离婚也没哭,程老大牺牲倒是哭了阵子,但不是都过去十多天了,还能为什么事哭?

孩子不是自己的,新媳妇也出轨了,家里的钱被偷了,孩子病了……

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种猜测。

“老二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儿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