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1 / 2)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清炒豆角、凉拌黄瓜、红烧茄子、萝卜粉条、鸡蛋面、油条,这就是公社国营饭店今天的菜单,用粉笔写在门口的黑板上。

一道肉菜都没有,还不如她们家的早饭有诱惑力,拳头大的肉包子,皮薄馅多,肉香四溢。

杨盼盼带着虎子站在国营饭店门口,算是知道现在物资匮乏到什么程度了,如果程溪没有那个特殊的交易平台,她们家可能也还在温饱线上挣扎。

国营饭店里客人不多,里面有好几处闲置的桌椅,不过杨盼盼还是没带着虎子进去,她们在家吃饱了来的,这会儿不需要买吃的,而不买吃的却在里面占座位,下场只能是——被嘲讽着撵出门。

刚刚就有两个青年男子这么被撵出来的,服务员骂骂咧咧,白眼乱飞,就差拿扫把撵人了。

态度相当之刚的服务员,也是这个时代的特色。

怀揣着两百大洋和一百斤粮票,返程的路上,骑车的人换成了程溪,他来时已经暗戳戳记下了路线,还看好了坐公车的站点,公社没有汽车站,需要坐公车到县里,才能坐上汽车,然后还要转火车去江市。

在前面骑车,屁股要比坐在后面舒服些,但蹬车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儿。

坑坑洼洼的泥巴路,纵使程溪上车之前就做好了准备,但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体力。

别看大佬骑着轻轻巧巧,面不红气不喘,可到了他这里,骑到一半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日头渐渐升高,前后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贴在身上。

“咱们换换?我来骑一段。”

程溪甩了甩脑袋,刚刚有一滴汗水滴进了眼睛里,这感觉像极了昨天他用沾了生姜汁的手帕擦眼睛,又酸又痛。

“我可以的。”

程溪觉得现在还没到他的极限,更何况许老三那声口哨犹在耳畔,他不能回程的路上还让大佬带着。

行吧,杨盼盼有些失落地垂下眼眸,屁股都颠麻了,这滋味儿谁坐谁知道。

来时路上还精神抖擞的虎子,现在也焉巴了,哪怕后妈替他挡着阳光,小脸也热得红扑扑。

程溪则是越骑越绝望,从公社到村里这段路,是他假期结束后,每天上班的必经之路,每天起码要骑一个来回。

他已经习惯了2080年的代步车,做兼职时,连发传单都会有专门配备的代步车,自行车都已经是老古董了,属于游乐园的体验项目,不像现在,拿它来代步,还是在这样的泥泞路上。

而明天,他要去公社坐公车,肯定就不能骑着自行车去了,否则连放自行车的地方他都找不着。

靠两条腿跑过去,想想都让人心惊胆颤。

老程家的石头房里,程海军在外头待了好几天,昨天半夜里总算回来了,倒头就睡,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醒了?”孟慧珍柔声细语的道,“先吃块桃酥垫垫,我去给你热饭。”

在外头混了好几天,程海军吃饭全靠蹭,今儿在这个哥们家,明儿的那个朋友家,吃好吃孬全凭运气。

昨天他运气就不怎么样,哥几个盘算好了吃狗肉,为此还搭上一个馒头,可那带了馅儿的馒头刚扔到大黄狗跟前,还没进嘴呢,狗主人就来了。

白瞎了馒头和他们特意搞来的药。

巴掌大的桃酥,几口就下肚了,这玩意儿好吃归好吃,可是却不顶饱:“媳妇儿,你再给我拿几块桃酥,老公肚子饿着呢。”

孟慧珍干脆把剩下的半包桃酥都拿了过来,半点都不心疼:“老公你先吃着,桌上有热水,我去给你热饭,等等就好了。”

“嗯嗯。”程海军一边吃,一边嘟囔不清的道,眼睛一直看着孟慧珍,直到对方走出屋子,看不见了为止。

桃酥可是好东西,就这么一包能换一麻袋地瓜干了,他从小到大吃的桃酥加起来都没有结婚后吃的多。

可就是这样,他瞧着孟慧珍也一点儿都不心疼,可见手里头还有不少余钱。

也对,程溪这几年攒的钱都在孟慧珍这儿,不提他们那个大哥程海的接济,光是供销社给的工资就不少,一个月二十四块钱呢。

多好的工作。

他对去供销社按部就班的上班不感兴趣,但孟慧珍可以去,领了工资,不还是花在他身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